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1章 趕冬荒(下)

  林場中伐下來的木頭,在春水生長之時,就會利用河水把木料扎成筏子沖到下游,河的下游有條鐵路,還有個小火車頭,是專門用來運木頭的,這里的情形十分象是著名小說《林海雪原》中描寫的“夾皮溝”,“夾皮溝”在東北是確有其地,團山子的林場也有個差不多的地名,叫做“黃皮子墳”,這地名聽上去顯得很神秘,但就連燕子她爹那種老獵戶,都說不出這個地名的來龍去脈,只是都說這附近黃皮子很多,很早以前黃大仙鬧得挺兇,現在也沒人提了,黃皮子是當地人對黃鼠狼的一種俗稱。

  團山子林場雖然簡陋荒僻,但社會主義建設離不開它,所以我們才要頂風冒雪來這里值勤,不過說實話冬天的林場也沒什么正經事要做,唯一需要料理的,只是過些時候到河流下游去幫忙發送最后一趟運木頭的小火車而已。

  這林場有一排白樺木搭建的木屋,在春夏兩季,都有伐木工人在這里干活居住,由于運輸能力有限,砍多了樹也運不完,所以他們每當完成生產任務,差不多到了中秋節前后,就會離開林場回家過年,這時林場就歸距離最近的崗崗營子派人照料。

  在我們到來之前,林場是由敲山老漢和他的孫女,一個叫做“畫眉”的姑娘負責看管,本來按照村支書的安排,我們應該把他們替換回去,但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就發現林場中十分不對勁,守林人的小木屋中空空蕩蕩,爐膛中灰燼冷冷的沒有一絲熱氣,也沒有見到這爺孫二人。

  我不禁替他們擔心起來,急忙與我的兩個同伴分頭在林場中找了一圈,卻仍沒見蹤跡,我心中越發不安,對胖子和燕子說:“今年天氣冷得太快,事先又沒有半點征兆,怕是山里的野獸也要趕冬荒,敲山老爺子和他孫女會不會被猞猁之類的惡獸給叼去了?”

  屯子里的獵狗都被獵人們帶進山圍獵了,所以我們沒有帶獵狗,現在風雪交加,團山子附近嶺高林密,地形復雜,飛雪掩蓋了人獸的蹤跡,就算我們有百十號人去找,也未必能尋得到他們,更何況眼下我們只有三個人。我和胖子當即便尋思著要回屯子搬救兵,可又突然想到屯子里已經沒人可找了,那時候我們年紀尚輕,一時竟然束手無策。

  還是燕子心細,她又在小木屋中仔細看了看,屋內的糧食和干肉還剩下一些,敲山老漢的獵槍和裝火藥鐵砂的牛角壺卻都不在,獵戶最善觀查蛛絲馬跡,小木屋中沒有獸跡,東西擺放得也很整齊,他們好象還打了大量黏糕,應該不會發生了什么不測,也許敲山老頭帶著她孫女去打兔子了,又或許他是擔心大雪封山,沒等我們來替換,便提前回屯子去了,滿山老漢打了幾十年的獵,經驗非常豐富,雖然一把年紀,身手不如昔日靈便了,但既然他帶著獵槍,只要在半路不碰上剛生崽的母人熊,就不會有什么意外。

  見林場中并無異狀,我們三人才稍覺心安,一路上饑寒交迫,正是苦不堪言,這時候什么要緊事也都要扔到一邊去了,最緊迫的任務是取暖和填飽肚子,于是我們便匆匆忙忙地燒了火炕,把凍得綁硬的貼餅子在爐壁上隨便烤烤,吃了充饑。三人吃飽了天也黑透了,就開始象往常那樣胡亂閑聊解悶,按慣例輪流開吹,胖子先侃了段解放前在東北剿匪的佚事,他這些都是聽他爹說的,我已經聽他講了不下十遍,而燕子還是第一次聽這個故事,所以聽得十分著迷。

  只見胖子口沫橫飛,連比劃帶說:聚眾掠奪民財的土匪,在東北地區又叫做“胡匪”或“胡子”,據說胡匪們不同與內地響馬賊寇,他們自成體系,拜的祖師爺是明末皮島總兵“毛文龍”,明右副督御使袁崇煥設計殺了毛文龍之后,毛文龍手下的大批官兵,分別流落東北沿海諸島或深山,最開始的時候這些人還以大明官兵自居,不做打架劫舍的勾當,但歷經百年,隨著人員結構的日趨復雜化,逐漸演變成為害一方無惡不作的胡匪,不過直到解放前,胡匪們仍然尊毛文龍為祖師爺。

  這些一伙一伙的“胡匪”,到后來被稱做“綹子”,按各股匪首所報“字號”的不同,每股綹子的名稱也不一樣,例如“一鐵鞭”、“草上飛”、“桑大刀”、“鳳雙俠”等等等等。

  解放前東北頭號胡匪,魁首是個綽號叫“遮了天”的光頭,此人年輕時是廟里的武僧,學得一身銅練鐵布衫的硬功夫,但他“還俗”后也始終沒長出頭發,“遮了天”為人心狠手辣,兩手沾滿了干部群眾的鮮血。

  日本投降后東北進行土改,為了保衛勝利果實不被土匪破壞,東總成立了專門的剿匪分隊,經過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殘酷戰斗,終于把“遮了天”這股胡匪的“四梁八柱”都給鏟除了,“四梁八柱”是胡匪內部的一種組織名稱,除了大當家的稱做“大柜”之外,其余的所謂“四梁”,分別有“頂天梁”、“轉角梁”、“迎門粱”、“狠心梁”,“八柱”則是“稽奇”、“掛線”、“懂局”、“傳號”、“總催”、“水相”、“馬號”、“帳房”的總稱,這些人一完,整個綹子就算徹底倒了。

  而這“四梁八柱”中最關鍵的人物是“轉角梁”,東北俗稱為“通算先生”,他是整個綹子的軍師,專門利用一些迷信的方術來“推八門”,決定整伙土匪的進退動向,軍師一完,“遮了天”就失去了和他狼狽為奸的主心鼓,成了名副其實的光桿司令,但這人也當真狡猾至極,小分隊始終抓不住他,好幾次都被他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有些迷信的當地人就傳言說這個土匪頭子,年輕的時候救過黃大仙的性命,這輩子都有黃大仙保著他,能借土遁,就算是派來天兵天將也甭想抓住他。

  可世事有奇巧,胡匪最忌諱提“死”字,但是這個字不提也躲不了,做土匪到最后多無善終,常言道“自做孽,不可活?!币苍S“遮了天”惡貫滿盈,該著他氣數已盡,那年深山里剛好也發生了罕見的“冬荒”,老百姓管這樣的年份叫“死歲”,黃大仙終于罩不住他了。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182.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