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8章 絞繩(下)

  地窨子里光線太暗,那兩盞綠色小燈一閃就不見了,我腦袋一熱,也沒多想就趕緊跳下土炕,撥開懸在面前的吊客,沖到墻側的夾空里,只見從我們手中溜走的“黃仙姑”,正用兩個前抓扒在墻上,偷過縫隙往屋里瞅著。

  隔墻后也是一間建在地下的大屋,不過這間屋里沒有吊死的人,反倒是吊了一排已經死挺了的黃皮子,黃皮子跟人換命的傳說由來已久,據說黃皮子是仙家,善能禍害人,使人倒霉,或是迷人心竅,但它道行有限,即使是修練幾百年的老黃皮子成了精,山里的精靈修煉成精十分不易,但這所謂的“成精”也不過就是日久通靈,例如能聽懂人言,或是模仿人的形態舉止一類,但人是生而為人,所以即使成了精的老黃皮子,仍然是比萬物之靈的人類低等很多,它再怎么厲害,也不能輕易要人性命,它倘若想要了誰的性命,就必須找只族中的小黃皮子跟這個人一起吊死,這類事好多人都聽說過,但誰也說不清其中的究竟,也許黃皮子迷惑人心就是通過自身分泌的特殊氣味,給人產生一種催眠作用。

  這些事在山里長大的燕子最清楚,其次是胖子,胖子的老子在解放前,曾經在東北參加過剿匪工作,對東北深山老林里的傳說了解很多,也給他講過一些,三人中只有我最不懂行,當時我對黃皮子所知并不太多,不過我看見“黃仙姑”趴在墻后鬼鬼祟祟,就知道多半是它在搗鬼,搶步過去將它捉了,拎住后腿倒提起來一看,只見它后腿上的鐵絲還沒弄斷,嘴里依然被堵著“麻瓜”,“麻瓜”就是山里產的一種野生植物,對舌頭有麻醉作用,捉了野獸給它嘴里塞個“麻瓜”,它就叫喚不出來了,而且口舌麻痹,也張不開嘴咬人。

  身后的胖子也跟了進來,我把“黃仙姑”交到他手中,這回可再不能讓著小黃皮子逃了,我看了看吊在后屋的黃皮子,剛好是七只,其中三只的尸體還帶住余溫,剛死沒多久,肯定是想跟我們換命的三只,另外四只的尸身都干癟枯硬了。

  我忽然想起點什么,回頭瞧了瞧胖子手中“黃仙姑”那雙靈動的小眼睛,又看了一眼剛剛我們上吊的方位,心想那時候被黃皮子迷了心智,伸著腦袋往繩套里鉆,當時對著面前那盞綠色的鬼火一吹,將其吹滅,才幸免于難,現在想來,那根本不是什么鬼火,而是黃皮子的眼睛,它被我吹得一眨眼,才破了攝魂術,不能讓它這對賊眼再睜著了,于是我掏了個剩下的黏豆包,摳下一塊來,把“黃仙姑”的眼睛給粘上了,這才覺得心里踏實了。

  后面這間屋中,所有的東西都與前屋對稱,也砌了土炕,炕頭有張古畫,畫紙已經變做暗黃,畫上顏色模糊不清,但還能辨認出上面畫著一個身穿女子古裝,卻生了副黃皮子臉的人形,與廟中供桌泥塑完全相同,看來這就是黃大仙的肖像,但在那畫中仙姑的腳邊,還畫了一口造型奇特的箱子,那部分畫面格外模糊,怎么看也看不清楚,當地傳說黃大仙有口裝寶貝的匣子,難道就是這畫中畫的箱子?

  我和胖子當時一點都沒猶豫,立刻在屋中翻箱倒柜的找了起來,黃大仙廟下的地窨子暗室,有意模仿人類的居室,但形制十分詭異,處處透著邪氣,例如整間屋一分為二,卻又用完全對稱的擺設,一半吊著死人,一半吊著死黃鼠狼的木梁,此間種種匪夷所思,都與尋常殊絕,我們實在想看看箱子里裝的究竟是什么東西,只好硬著頭皮不去理會那些。

  可里地窨子下里外屋,就那么大的地方,進退之間已經翻了個遍,又哪有什么箱子匣子一類的事物,我和胖子不免有些沮喪,聽到頭頂上的房粱間時不時有悉唆之聲發出,我們舉著油燈往上照了照,地窨子的吊頂有縱橫交錯的幾道木梁,再高處的穹頂上都是一個接一個的大窟窿,我恍然大悟,這從黃大仙廟中斜通下來的地窨子,從方向和距離上來判斷,已經到了黃皮子墳那個大土丘的下方了,上面鉆來鉆去鬧騰的,都是些小黃皮子,地窨子中的冷風,也都是從上面的窟窿里灌進來的。

  我對胖子說:“看來那箱子里肯定有好東西,外屋那四位吊著的,八成都是想進來挖寶的,結果中了黃皮子的套,成了枉死鬼,可能他們到死都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兒,好在咱們事先既然捉住了會妖法的黃仙姑,將它折騰的只剩下半條小命,才不至于被它害死,我想若不趁此良機找到那箱子打開來瞧瞧,豈不是憑白浪費了這大好機會?不過還有種最壞的可能性,那就是那伙人還有別的同黨,讓死個吊死鬼先趟了地雷,然后已經收漁人之利,挖走了那口箱子,那咱們可就空歡喜一場了?!?/p>

  胖子氣餒地對我說:“大小黃皮子們守著的箱子里能有什么好東西,該不會只是一堆雞毛雞骨頭?咱們犯得上這么折騰嗎?依我看一把火燒了這鬼地方,咱就抓緊回去吃飯?!毖嘧釉缇拖氡M快離開這是非之地,也勸我說:“聽說那箱子里藏著山神爺的東西,凡人看了就要招災,這不是連黃大仙廟都被山崩埋了嗎,你們還找啥啊,趕緊回林場吧?!?/p>

  我耳朵里聽著他們倆人嘮叨,但心思卻在不停地轉動,等他們倆差不多說完了我才對他們說:“你們倆不要動搖軍心,我記得燕子剛才說過,山里的金脈都是黃大仙老黃家的,我想那箱子里裝的事物,最有可能的就是黃金,而且……”說到這里,我環視四壁,頓了一頓接著說道:“而且這屋中四壁空空,也就只有火炕里面能藏箱子匣子一類的東西?!?/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19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