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10章 來自草原的一封信(下)

  我又削了幾塊,聞了聞自己的手指,頓時熏得我直皺眉頭,我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脖子,望著屯子外沉默的群山,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失落,難道我這輩子都要呆在山里削墳磚看林場了嗎?毛主席揮手改航向,百萬學子換戰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雖然這確實鍛煉人,可畢竟和我的理想差距太大,當時還太過年輕,面對自己的前途心浮氣燥,一想到一輩子窩在山溝里,不能參軍打仗實現自己的抱負,內心深處立時產生陣陣恐慌,鼻子發酸,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胖子看我神色古怪,就問我想什么呢?怎么整天愁眉苦臉的?我嘆了口氣答道:“媽了個逼的,還不就是為亞、非、拉美各洲人民的解放事業發愁?!迸肿觿裎业溃骸皠e發愁了,人家亞、非、拉美各洲人民的日子過得怎么樣,咱們是顧不上了,可能人家也用不著咱替他們操心,眼瞅著快下工了,晚上我請你們吃驢下水,到時候敞開了吃,拿他們東北話講就是別外道,可勁兒造?!?/p>

  我抹了抹淌下來的鼻涕,正要和胖子商量怎么收拾驢下水,這時候老支書回來了,他到大隊去辦事,順便給知青們取回了幾個郵包,這山里交通不便,我們來插隊好幾個月了,幾乎都和外界失去了聯系,頭一次看見有郵包信件,如何不喜出望外,當下把一切事情都拋在了腦后,我和胖子最記掛的,當然是家里的情形,可支書翻了半天,告知沒有我們的郵包,這都是另外幾個知青的。

  我雖然知道家里人現在都被隔離了,當然沒機會寄來東西,但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正要轉身離去,老支書又把我們倆叫了回來,他手里舉著一封信,說只有這封信是寄給你們倆的。

  我和胖子微微一怔,趕緊沖過去把信搶了過來,心里還十分納悶,怎么我們兩個人一封信?燕子也十分好奇,湊過來跟我們一同看信,我按捺著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地看了看信封,信是我們老家軍區傳達室轉寄來的,所以里面還有個信封才是原件,顯然發信人并不知道我和胖子插隊落戶的地址,才把信寄到了軍區,隨后又被轉寄過來。

  我拆開信件,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讀了起來,原來發信人是我和胖子在全國大串聯的時候,在火車上結識的一位紅衛兵戰友丁思甜,她年紀和我們相仿,是文藝尖子,我們一見如故,曾結伴串聯了大半個中國,在毛主席的故鄉,我們每人抓了一把當地的泥土,整整一天一夜沒有放手,結果后來手都腫了,在革命圣地延安,我們在窯洞里分吃過一塊干糧,我們還在天安門接受了最高規格的檢閱,串聯結束分手的時候,我們互相留了通信地址,這事已經過去好一段時間了,萬萬沒想到今時今日,會在山里收到她的來信。

  丁思甜的父母都是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丁家總共四個孩子,分別以“抗美援朝,憶苦思甜”為名,這也是當年給孩子取名的主流,她在給我們的信中提到:寫給我最親密的革命戰友胡八一和王凱旋,自從咱們在偉大的首都北京分別以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懷念著咱們一起大串聯的日日夜夜,早就想給你們寫信,可是家里發生了很多事……,我想你們一定如愿以償地入伍參軍了吧,光榮地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一名革命戰士也是我的夢想,希望你們能把穿上軍裝的照片寄給我,讓我分享你們的喜悅……最后請不要忘記咱們之間的革命友誼,祝愿它比山高,比路遠,萬古常青,永不褪色。

  從信中得知,想參軍的丁思甜由于家庭成份等諸多原因,只好到內蒙克倫左旗插隊,而且她顯然是不知道,我和胖子的遭遇同她差不多,也沒當上兵,被發到大興安嶺插隊來了,讀完了信,我和胖子半天都沒說話,實在是沒臉給丁思甜回信,又哪有穿軍裝的照片寄給她。

  我從丁思甜的來信中感覺到她很孤單,也許克倫左旗的生活比山里還要單調,克倫左旗雖然同我所在的崗崗營子同樣是屬于內蒙,但不屬同一個盟,克倫左旗是草原上的牧區,環境惡劣,人煙更加稀少,離興安盟路很遠,丁思甜唱唱歌跳跳舞還成,讓她在草原上放牧真是難以想象,怎么能讓人放心得下?我正思量間,發現胖子翻箱倒柜地想找紙寫回信,便對他說:“別找了,連擦屁股紙都沒有,到哪去找信紙,我看咱們在山里都快呆傻了,不如到草原上去玩一圈,順路去看看咱們的親密戰友?!?/p>

  燕子聽我說要去草原,吃驚地問道:“啥?去克倫左旗大草原?那十天半月都打不了半個來回,這么多天不干活,你們的工分不要了?回來之后吃啥呀?”

  我對燕子點了點頭,這個問題我當然不能不考慮,工分是知青的命根子,上山下鄉插隊的知青,不同于參加生產建設兵團,北大荒等地的兵團,采取準軍事化管理,都是以師為單位的,以下有團、營、連、排、班等標準軍事建制,兵團成員包吃包住每月有六元錢的津帖,兵團的優點是有固定收入,缺點是缺乏自由,不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而知青施行的是工分制,缺點是收入不可靠,優點是來去自由,請假很方便。也許會有人覺得奇怪,既然知青那么自由,為什么不回城呢?這主要是因為當時回去就沒口糧了,而且所謂插隊,既是戶口已經落到了農村,算是農村戶口,回去也是黑戶,城市里已經沒你這一號了,不可能找到工作,畢竟民以食為天,人活著不能不吃飯,沒工分就沒口糧了,所以就把人栓住了。

  前幾天我們在團山子林場撿了不少金豆子,這東西當然是不敢自己私留下來,交公之后,支書心眼好,雖然那時候沒有獎金這么一說,還是答應給我們多打出兩個月的工分來,留著過年回去探親的時候放個長假。也就是說我和胖子可以兩個月不用干活,在山里呆得煩了,又掛念丁思甜,當下便決定去草原上走一趟。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19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