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13章 牛虻(下)

  丁思甜已經牽了三匹馬出來,聽到老倪的話就對他說:“您太多慮了,牛群不會跑進荒漠,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而且牧牛不管怎么跑都是成群結隊,巴倫左旗的狼不多,少數的草原狼不敢打它們的主意,應該不會有別的意外,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把牧牛一只不少的追回來?!?/p>

  我看她牽了三匹馬,便問丁思甜怎么你也要跟我們一道去西邊追趕牛群?據說那里很危險,你還是別去了。丁思甜倔強地說:“你們雖然號稱敢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但你們連馬都沒騎過,不會騎馬又怎么去追牛?再說我是這個牧區插隊的知青,牧區里出了事也有我的責任,所以我當然要去?!闭f完她又去搬來幾副馬鞍馬蹬,我和胖子根本不會騎馬,只好認可,由她帶領。

  這時“老羊皮”躊躇著走了過來,連三個知青都能為了牧區冒險接近“百眼窟”,都到這時候了,這把老骨頭還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而且最主要的是,萬一不僅牛沒找回來,知青再出了意外,那就更沒法交代了,他終于下定決心,讓兒子、兒媳去找另外幾群跑散的牧牛,然后留下來照顧好“倪首長”,并且修補牛圈羊圈,他自己也同我們三人去“百眼窟”方向追牛。

  我們不敢怠慢,在另外一座沒被牛群踩塌的蒙古包里,找出些應急之物攜帶了,眾人便匆匆忙忙地分頭出發,生手騎馬確實需要一個熟悉的過程,不過我和胖子天生就對這種事適應能力強,加上有丁思甜和“老羊皮”的指點,沒走出幾里,我們已經基本上掌握了要領。

  騎馬關鍵是不能跟馬較勁,馬匹快走和快跑的時候,小腿膝蓋和大腿內側用力夾馬,身體前傾,與馬鞍保持一種似觸非觸地感覺,并且跟隨著馬的跑動節奏起伏,千萬不能讓自己的身體發硬,四個人催動駿馬在草原上疾馳,如同在草海上御風滑行,我和胖子心中大樂,心想這回可真他媽過足了馬癮,就沖這個,也不算枉費辛苦去追趕牧牛了。

  炸了群的牧牛跑起來就不會停,而且剛才一陣耽擱,一時半會兒也追不上了,好在沿途蹤跡明顯,倒不必擔心追丟了,“老羊皮”擔心我和胖子耍過了頭,又沒穿馬靴,一旦從馬上掉下來,墜了鐙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讓我們縱馬跑了一程,就逐漸減緩了速度。

  我借這機會問“老羊皮”,那“百眼窟”的地名好生奇怪,卻是為何得名?“老羊皮”說他也不太清楚,只聽說那附近的草原上有許多窟窿,洞口大得出奇,都是干涸的水眼,地窟窿一個接著一個,可能就是因為窟窿多,所以才叫“百眼窟”,因為那邊失蹤的人畜太多了,所以好多年沒人再接近了,并不清楚是否真的如此。

  “老羊皮”始終對“百眼窟”附近出沒的黑龍感到恐懼,我覺得大概是由于當年他兄弟的失蹤,在他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心里有個解不開的疙瘩,我不知道如何勸他,只好安慰他世上并沒有“龍”那種生物,那只是一種古人創造出來的圖騰。

  說到這里,我突然想起我家傳的那本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那上面好象有許多提到相關“龍”的章節,這本破書是我家里留下的唯一財產,我一向隨身攜帶,當時還沒怎么仔細看過,于是掏將出來,在馬背上胡亂翻了幾翻,果然是有“尋龍訣”,這上邊說:“山川行止起伏為龍,地勢綿延凝結為龍?!笨磥睚堃彩巧降南笳?,這書上可沒說龍是活的。

  胖子對我那本破書一直看不順眼,見我又拿它說事兒,立刻挖苦我說:“你怎么還沒把這本四舊讀物給扔了?這種胡說八道的書是有毒性的啊,你長期看是要中毒的我的同志,而且你竟然還敢拿出來給別人看,想把低級趣味灌輸給貧下中農和革命戰友?”

  我反駁道:“你懂個蛋啊你,胡說八道有理,低級趣味無罪,何況我始終是帶著批判地眼光來看的……”正說話間,“老羊皮”忽然勒住馬韁,告訴我們三個知青,草甸子盡頭就是百眼窟了,他敢向長生天起誓,他就是在那里看到的妖龍,那恐怖的情形到死都忘不了。

  其時紅日在天,我們騎在馬上,手搭涼棚向西眺望,沉寂的大草原黃草連天,一片蒼茫,波濤般起伏的草海盡頭,有一片隆起的丘陵,看似草海上的幾座孤島,那就是讓“老羊皮”談虎色變的百眼窟了,看來牛群是奔著那邊過去了,不找到牛群大伙回去沒法交代,看來不管是龍潭虎穴,都得過去探上一探了。

  “老羊皮”帶了一把蒙古刀出來,那是口名副其實的康熙寶刀,是當年御賜給一位蒙古王爺的,后來破四舊的時候,王爺的后人讓老羊皮幫忙把刀給偷偷扔了,老羊皮知道這口刀是寶刀,當時覺悟一時沒提高上去,覺得扔了太可惜了,于是就在自己家藏了,他家的成分低,根本沒人注意他,所以就保留了下來。

  他覺得康熙寶刀能僻邪驅魔,便隨身帶了出來,可能這次對他來說已經是不打算活著回去了,顯得非常悲壯,這時候眼看即將接近“百眼窟”了,“老羊皮”刷地一聲拔刀出鞘,嘴里吼上了秦腔給自己和知青們壯膽,邊吼邊催馬前行,只聽他那破鑼般的嗓子怒吼般唱道:“趙子龍哎……”這一句秦腔脫口而出,吼得高亢激昂,悲憤莫名。

  我們被“老羊皮”這感天動地的一嗓子,吼得頭皮一陣發麻,雖然沒聽過真正的秦腔什么味兒,但都覺得他這把破嗓子實在是太地道了,這時候確實需要唱唱那位一身是膽的趙子龍給大伙鼓鼓勁了,剛想為他喝彩,他卻突然住口不吼了,眼睛牢牢盯著地面上被牛群踩踏的痕跡,原來牛群跑到這里之后,奔躥的角度微微偏離,不再是直指“百眼窟”的方向了,“老羊皮”頓時大喜,感謝長生天,這些牛祖宗們沒進“百眼窟”??墒俏覀儾]有高興太久,順著蹤跡又一路追了下去,行不數里,百余頭牛在草原上的足跡,竟然憑空消失了,紛亂的牛蹄印在一個地方噶然而止,難道這一大群牧牛全都在草原上蒸發了?眾人目瞪口呆,該不會是被龍卷風刮走了?可四周完全沒有任何起風的跡象,牛群失蹤的地方到底發生了什么?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0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