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15章 蚰蜒鉤(下)

  可是我救人心切,忘了身處斜坡之上,胯下馬前腿高高抬起,蹬地的兩條后腿失去了重心,馬蹄落下時沒能按欲期踏中蚰蜒,反而是向坡下的方向打了個踉蹌,這一下沒勒住馬,那馬順勢帶著我沖下了草坡。

  我回頭看時,只見經驗老道的“老羊皮”并沒在坡上縱馬快跑,他深知這草丘上可能還有別的鼠洞,而且這種地形,一旦一擊不中救不到丁思甜,等到再撥馬回身便已遲了,所以他比我和胖子慢了半步,此時老羊皮已將“康熙寶刀”從鞘中拽出,火紅的夕陽映得刀鋒泛著寒光。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蚰蜒便要撲住丁思甜,就見老羊皮手中刀光一閃,一刀斬在蚰蜒身側的對足上,那蚰蜒中有大的花蜒種類,一旦生得老了,外殼會逐漸變得堅硬,但是只有對足細得與身體極不搭調,經常會斷,斷了還可以再生,老羊皮這一刀揮下去,齊刷刷削去了這只大蚰蜒三條長足。

  蚰蜒疼得在長草中翻了幾翻,終于沒能咬住丁思甜,但它緊接著一扭身體,在草叢中游走如風,接著一沖之力凌空躍起,直朝老羊皮撲了過來,老羊皮見剛剛一刀沒能將這蚰蜒揮做兩段,對方又卷土重來,好在他年雖然年老,但常年的游牧生活使得身手依然靈活,急忙俯身趴在馬鞍橋上,蚰蜒帶著一陣腥風從他背上撲過,落了一空。

  蚰蜒習性奇特,晝不能見,黃昏后則出,聞腥而動,草原上的黑斑花蜒毒性最大,咬死馬匹牛羊也不足為奇,只見那撲空了的蚰蜒落在老羊皮身后,也不回身,徑直爬到那匹折了腿的棗紅馬身上,棗紅馬正動彈不得,見有條粗大的蚰蜒爬到了身上,知道若被它咬中定是在劫難逃,想翻轉馬身以自身的重量壓死這條毒蟲,但沒等它行動,就被蚰蜒的腮腳扎入神經,頃刻間雙眼發青,僵硬地死在了草叢中。

  蚰蜒雖然能毒死牛馬,但牛馬匹厚,所以平時它只食小獸,有的大蚰蜒偶爾也吃人,牧民對馬匹看得如同性命,老羊皮見棗紅馬死了,自然十分悲痛,除了心疼馬,更擔心這次連牛帶馬死了不少,回去沒法向牧區交代,但他隨即發現那條黃綠黑斑相間的大蚰蜒咬死馬匹后,又朝他和丁思甜撲了過來。

  緊急關頭也顧不上為棗紅馬難過了,趕緊把手伸給丁思甜,將她拉上坐騎,二人同騎了那匹退役的老軍馬,雙足一磕馬鐙,老軍馬載著老羊皮和丁思甜,從草丘的斜坡上虎躍下來。

  我和胖子掉轉馬頭正要再次趕回去,卻見老羊皮帶著丁思甜已經跑到了我們身邊,他們身后的草叢中沙沙作響,那條一米多長的大蚰蜒也緊隨其后追至,我看那蚰蜒來勢洶洶,一瞬間就能毒死一匹蒙古馬,也不敢再縱馬去踩它,打了個手勢,于胖子再次撥轉馬頭,眾人催馬遁入林中,想借馬速將緊追不舍的蚰蜒甩掉。

  可剛一進樹林我就后悔了,越往山坳深處樹木越是茂密,在寬廣的草原上跑馬,無遮無礙確是一樁快事,但有樹的地方騎馬實在是讓人眼暈,馬匹在樹叢中飛奔,眼看著一棵棵奇形怪狀的古木從身邊飛也似地掠過,感覺好象隨時都會撞在樹上。

  跑不多遠,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樹枝帶了好幾道口子,狗皮帽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眼看林中樹木橫生倒長,參天蔽日,再跑下去眾人非得跑散了不可,我趕緊拉住韁繩,但專門受過訓練的馬才能說停就停,我這馬并不太聽話,不但沒停反而斜刺里沖了出去,把騎馬跑在旁邊的胖子也給擠得偏離了路線。

  胖子的坐騎帶著他奔向一株老樹,老樹有條粗枝生得極低,剛好橫在胖子的行進路線上,胖子見狀,趕緊來了個蹬里藏身,這招他只看草原上的牧民使過,根本沒實踐過,他把腿從蹬里抽出,身體笨拙地在馬背上打了個斜,蜷縮著墜在坐騎一側,雖然動作難看,卻正好避過了那條橫枝。

  胖子對自己的表現頗為得意,惟恐其余的人沒看見他這一手,大呼著叫大伙注意他這邊的動作,可是他這蹬里藏身只會照貓畫虎地模仿一半,他身胖體重,再想翻回馬背可就難了,這時他的坐騎即將奔到兩株大樹之間,兩樹的寬度能過一匹馬沒問題,可馬的側面加上胖子無論如何也過不去,胖子眼看自己要撞樹上了,躲無可躲,又根本不可能讓馬匹停下,干脆閉上眼棄馬滾落在地,摔入了一團亂草之中,那匹馬頭也不回地躥進了密林深處。

  我光顧著看胖子蹬里藏身,也被一根粗硬的樹枝從馬上撞了下來,仗著衣服穿得厚實,肋骨才沒被撞斷,而且雙手抱住了樹枝懸在半空,胯下馬奔得性起,同胖子的坐騎一前一后奔進了林密濃霧之中,都在片刻間跑沒了影蹤,只留下一串馬蹄聲碎。

  我抱著樹杈懸在半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肋條被撞得隱隱生疼,剛想放手讓自己下來,可就聽腳下的荒草中“沙沙”幾聲響,那條被削去了三條對足的大蚰蜒從草間冒出了頭,張牙舞爪地昂首而起,奔著我的腳就是一躥,我一看不好,趕緊腰腿用力,翻身爬上了樹杈。

  老羊皮馬術嫻熟,雖然他和丁思甜并騎,又騎的是匹老馬,跑起來仍然在林中比我們快出許多,進樹林后就把我和胖子甩在了后邊,丁思甜回頭看見我和胖子落馬,便立刻告訴老羊皮,二人打馬回身,正撞見我在樹杈上躲避蚰蜒的攻擊。

  蚰蜒在古樹長草之見進退如電,不等老羊皮的馬到進前,它便從草叢中轉到了他們身后,人立起來張開鍔足咬在了老軍馬后臀上,我趴在樹杈上看得真切,一聲驚呼,心想可惜了這匹能解人意的退役軍馬,最后卻慘死在蚰蜒口下。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0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