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16章 怪湯(下)

  我們撥林取路,走出不遠,果然見到有口水潭,由于天黑又有霧氣遮蓋,能見度不足十米,看不清這水潭的大小,不過聽遠處那水聲流量很大,估計這潭不小,站在潭邊的青石上舉起燈來一照,只見水花翻滾,水下有許多肥大的黑魚被燈光吸引,紛紛游攏過來。

  巴倫左牧區的人視魚為天神,從來不吃魚捉魚,這片草原上大小湖泊里的魚生活得自由自在,從來就不怕人,不象內地的魚兒,一見有人就遠遠遁入湖底,不過我們可管不了這些了,這里除了魚和馬沒別的東西能吃,在這片荒涼的草原上,魚是神仙,馬是朋友,吃神仙還是吃朋友?對我們這些當過紅衛兵的知青來說,這是根本不用考慮的一個問題,毫不猶豫地會選擇吃掉前者。

  我和胖子擼胳膊挽袖子準備動手捉魚,丁思甜把老羊皮安頓好,拴住了老軍馬,撿些碎石圍成灶頭,林子里有得是枯樹枝葉,隨手就拾了一大捆,她很麻利地點了堆火,用樹枝架起鍋來燒水,先燒開一點水,把鍋涮干凈了,然后再煮些熱水給大伙喝。

  對于我和胖子這種沒媳婦的男知青來說,做飯是最難過的一關,雖然是在野外,看丁思甜還料理得井井有條,看到她忙活的背影,心中莫名生出一種惆悵的情緒,不過這種心情很快就被饑餓驅趕走了,我們倆商量了一下,這里的魚不怕人,這就免了不少麻煩,不用象在興安嶺那樣渾水摸魚,直接找了兩跟樹杈,拿老羊皮的“康熙寶刀”削尖了當成魚叉。

  有了魚叉當然也不能在水里亂戳,而是要先把煤油燈掛在水面,把肥大的黑魚都吸引過來,接下來還要耐著性子,根據水流、汽泡、水花等跡象摸清魚兒游動規律,由于光線不足,我們并沒能完全掌握水中游魚的動向,雖然準備得不太充分,可這潭中的黑魚還是被我們戳上來七八尾,其余大一些的黑魚終于明白過來有危險,頭也不回地游進了深水。

  我看捉到的這些魚體形肥大,再多人也夠吃了,但人餓起來眼就大,怎么看都覺得量少,于是我和胖子把魚交給丁思甜收拾下鍋,又再次回到潭邊,故計重施,叉了幾尾剛從遠處游過來的黑魚,這才覺得差不多夠四個人吃了,實際上我們捉的魚別說四個人吃,就算再多四個人也足夠了。

  丁思甜告訴我們黑魚用火一烤就干了沒法吃,于是用刀子切開魚腹去除內臟,刮了魚鱗,切成段下到熱鍋里,看樣子是要煮一鍋魚湯,滾熱的水氣一逼,只聞得鍋中香氣四溢,雖然沒有任何佐料,可這時候誰還管它是咸是淡呢,我們咽著口水強壓饑火,不錯眼珠地盯著鍋內的魚,看得眼珠子都快掉鍋里了。

  胖子饞得口水都掉了下來,他用衣袖胡亂抹了幾抹,對我和丁思甜說:“據說北大荒兵團那幫哥們兒一日三餐都喝湯,他們還給湯寫了首詩,喝湯之前我先給你們朗誦朗誦——??!湯、湯、湯,革命的湯!一頓不喝想得慌,兩頓不喝讒的慌,三頓不喝心發慌……”

  我和丁思甜都被胖子的詩逗笑了,丁思甜說:“胖子那詩是從哪躉來的?那可都是老黃歷了,以前的北大荒很荒涼,又有兔子又有狼,只長野草不長糧,后來兵團的人逐漸多了,把北大荒建成了北大倉,聽說現在好多了,不用整天喝湯了,我有個同學就在那邊當班長。對了,你們倆在興安盟都吃什么?”

  胖子說,我們那邊好吃的太多了,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都吃遍了,也沒覺得有什么好吃,還沒咱們這鍋魚湯好呢,這湯可真鮮,單是聞著都是一種享受。

  丁思甜奇道:“龍肉也有得吃嗎?難道老羊皮爺爺說的是真的?這世上當真有龍?”我解釋道:“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這所謂的龍肉,其實就是山里的榛雞,它俗名又叫飛龍,因為味道鮮美,是山珍野味里的極品,所以美其名日龍肉,其實跟普通的野雞沒多大區別,下次我從那邊給你弄兩只來讓你嘗嘗龍肉什么滋味,不過小胖說的還真挺對,我也感覺咱們這鍋魚湯太鮮了,也沒放調味料,怎么這味道會這么好?也許是我餓了,反正我覺得這輩子沒聞過這么誘人的魚湯?!?/p>

  說話間魚湯就熬得差不多了,只誘得人食指大動,忽聽身后一陣咳嗽,老羊皮慢慢醒轉過來,嗅著鼻子聞著那鍋魚湯:“哎呀,香的很……這煮的是甚,怎地恁香?”

  我們一回頭見他醒了,都松了一口氣,看來果然是餓過了頭才昏迷的,聞見魚湯自己就醒了,我心想不能對老羊皮說是魚湯,這老頭雖然也是貧下中農,但骨子里的迷信思想還很嚴重,封建尾巴沒割干凈,我要告訴他是魚湯,他肯定不讓我們喝了,不如先讓他喝飽了再告訴他實話,那他就沒話可說了。

  想到這我不等胖子先吃,就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馬勺,慷慨地盛了滿滿一勺湯遞給老羊皮:“我們知識青年響應號召上山下鄉,就是為了向貧下中農學習,應當多聽取貧下中農的意見,并且接受貧下中農的教育,您先來口嘗嘗,給我們點評點評這湯熬得怎么樣?!?/p>

  老羊皮也可能是餓得狠了,也可能是由于這鍋魚湯味道太香,見馬勺送到嘴邊,顧不得再問什么,接過來兩口就喝了下去,添了添嘴唇,意猶未盡,顫顫悠悠地走到鍋前,一勺接一勺的喝了起來,他也不嫌燙,一口氣喝了半鍋,連里面的魚肉也撈出來吃了許多。

  胖子一看急了,這么一大鍋夠八個人吃的,這老頭自己就去了半鍋,這干巴老頭飯量怎么如此驚人?我和丁思甜也看傻了眼,怎么跟中了魔似的吃起來沒完了?這么吃下去不是要撐死嗎?趕緊拉住老羊皮:“您知道這鍋里煮的是誰的肉嗎?不問清楚了就吃這么多,這是林中水潭里的黑魚肉啊?!?/p>

  老羊皮已經吃得太多了,撐得他直翻白眼,一聽是魚肉也嚇了一跳:“甚?黑魚肉?罪過嘛,這神神也吃得?吃了要把報應來遭……把報應來遭……”可說著話,他就象管不住自己的手一樣,又接著用馬勺去撈魚肉吃。

  我見老羊皮兩只眼睛瞪得血紅,與平日里判若兩人,一個人絕不可能喝了這么多魚湯還象餓鬼一樣,我心中當時咯噔了一下,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這鍋魚湯喝不得!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1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