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20章 不存在房間之樓(上)

  丁思甜提著燃料即將耗盡的汽燈,借著如豆般昏暗的光亮,努力辨認著水泥板上殘留的字跡:“給水部隊?3916?這是什么意思?是軍用設施嗎?”

  我和胖子聽到她的話,蹲下身來也去看那水泥,這塊編平的水泥磚,好象是刻意制作出來封住豎井的,但并沒有將井口砌死,如果使用撬鉤從上面開啟的話,輕易便可打開,水泥磚兩冊都有編碼,是某種制式建筑材料。

  自秦代起,為了便于督造管理,就已經產生了要在磚瓦上攜刻工匠姓名的規定,但怎么看這塊水泥磚也不象古物,什么是“給水部隊?難道是軍用的?3916是部隊番號?”我猜想莫非是有軍隊對隧道中央那處擺滿了鎮鬼石的洞穴進行過挖掘?我望了望胖子和丁思甜,他們同樣為之困惑,都猜不透這是做什么用的。

  我對他們說:“先別管這水泥上的編號了,百眼窟中隱藏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咱們仨就算每人再多長一個腦袋,六個腦袋加起來想破了也想不明白這些事,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費心去想了,我看這林子里危機四伏,萬一再遇到蚰蜒之類的毒蟲可就麻煩了,但林中地形復雜難辨,咱們失了坐騎,又要抬著老羊皮,想連夜摸著黑出去根本不可能,只有先找個相對安全的地方挨到天亮再做計較?!?/p>

  丁思甜看看星光暗淡的天空,憂心忡忡地對我說:“我覺得今天這個夜晚真是過得又慢又長,咱們連塊手表都沒有,也不知現在是夜里幾點鐘了,還要多久天才會亮?!闭f著把汽燈熄滅,林中有些許微弱的星光,她打算盡量節省最后一點燈油用來應急。

  我也抬頭瞧了瞧星空,星月之光雖然慘淡,幸好最主要的幾顆星星還能依稀認出,先找到北斗星的斗柄確認方向,然后尋到三星,只見三星打著橫,閃著微光斜掛在東方。東北地區在夜里都是通過三星在天空的位置來測算時間,以此判斷,我估計現在才是夜里十點前后,荒山野嶺天黑得早,自天黑下來已經六七個小時了,卻仍然未到子夜。

  胖子也會觀三星辨時的方法,他掐指一算,最少還要七個小時才能天亮,這么長的時間哪里才算是安全的呢?便提議不如回去剛才那地穴里對付一宿,天亮時再找路離開。

  可三人一想起那地洞里的大量野鼠、骯臟潮濕的環境、鎮鬼的大石、隨時都可能塌方的危險,以及“黃仙姑”那張充滿邪氣的壁畫,便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我見身旁有株老樹生得粗壯高大,便決定爬到樹上去看看附近地形,然后再做決定。

  來到樹下,我手足并用,攀著樹干爬上了樹稍,這時林中霧氣已散,我踩在樹杈上雙手抱住樹稍,低頭向下看了看,已經瞧不清丁思甜和胖子的臉了,我對他們揮揮手,也不理會他們看沒看見,便抬頭去觀察四周地形。

  可這時烏云遮月,天空只有幾點寒星,看了半天也僅僅見到附近樹影朦朧,瞧不清有什么可以容身之處,在黑暗朦朧的環境中,人總是下意識去盡力睜大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可眼睛都看酸了也是什么都沒瞧見。

  我抱著樹干,用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有扭著脖子去看另一邊,恰好在這時候,天空流云飄動,凄冷似水的月光從烏云稀薄處照了出來,借著這月色朦朧的一刻,我發現在我身后,最多隔著幾棵樹的距離,矗立著一片模糊的陰影,好象是一大片建筑物,由于所有的房屋全都是死氣沉沉地沒有燈火,所以看上去只有黑壓壓一片近似與建筑設施的輪廓。

  再想定睛細看之時,流云已再次遮蔽了月色,稍遠些的地方又是一片漆黑,連個輪廓陰影也瞧不清了,由于先前發現了那個帶有部隊編號的水泥板,所以在附近發現一些房屋我也并不覺得太過意外,不過的確沒想到竟然會離我們如此之近。

  我本想再等一等,等月光再次漏下來的時候瞧個清楚,可胖子和丁思甜在樹下擔心我失足跌落,催我趕快下去,于是我急忙從樹上溜下來,把在樹上所見對胖子等人說明,那邊似有房屋一類的設施,可是里面黑燈瞎火沒有絲毫動靜,如果真是房屋一類的建筑,縱然無人居住,它最起碼也有四面墻一個屋頂,說不定里面還能找到些吃的東西,好過在林中又冷又黑,于是三人一致同意到那里等候天亮。

  我指明了方向,三人一起架著老羊皮緩緩走了過去,走著走著我就發覺后邊有人跟著我們,可回頭看看又沒什么動靜,我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帶著眾人穿過樹林中齊膝深的荒草,迎面是一幢三層高的樓房。

  這樓房外表普普通通,但透著一股洋味,形式不中不西,窗戶上都有玻璃,保存得十分完好,絕對是座近代建筑,胖子扒著窗戶往里瞅了半天,里面沒有半點光亮,什么也看不見,只是所有的窗戶縫上都貼了封條,上面有些奇怪的日文和符號。

  丁思甜對我說:“這樓房既不象洋樓,也不象現代的中式樓房,在我的印象里,只有日本人才會蓋這種古怪風格的樓房,蘇修絕不可能在這里起樓,這大概是那什么給水部隊的兵舍吧?”這一地區在抗戰時期,曾是日軍控制區域,很有可能是兵舍一類的建筑,那時候日本人效仿歐洲,十分崇洋媚外,覺得歐洲什么都是好的,就連普通的樓房,都會或多或少吸取一些西洋建筑的特點,要真是那樣的話,現在至少已經荒廢掉二十幾年了。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心中在想,原來這里被日本鬼子占了,“泥兒會”的胡匪們是漢奸嗎?挖出來的東西都拿來孝敬小鬼子了?不知道這樓中藏著什么樣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這些事完全憑猜測是不靠譜的,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再說吧,我招呼胖子背起老羊皮,順著墻根走找到了樓門。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18.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