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20章 不存在房間之樓(下)

  其實這幢樓跟普通的老式居民樓沒什么區別,只有三層,從外面看每層大約有二十扇窗戶,全都緊緊關閉著,里面靜得滲人,胖子說:“這地方不錯,咱們進去把門一關,什么東西也甭想進來,咱就呆到天亮再走不遲?!?

  我們都知道附近出沒的蚰蜒習性是“晝伏夜出,聞腥而動”,只要天亮了再往樹林外走,就不用擔心什么了,見這幢樓結實完整,都覺得正是藏身的好地方,樓門也沒上鎖,就那么半掩虛關著,是左右兩扇合頁門,門上各有個四方的小玻璃窗子,但門前沒有任何標識。

  我為了給眾人壯膽,抬腳踹開了樓門,由于許多年沒有開合,門上的合葉都快銹住了,發出嘎吱嘎吱一陣難聽的響聲,樓中常年無人走動,到處都是塵土,角落掛滿了灰,空氣并不新鮮,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霉味,雖然也是陰晦久積之所,但比起地洞里潮濕的腥臭來,已好得太多了。

  我和胖子把老羊皮的胳膊架到肩膀上,抬腳就進了樓道,樓里實在太黑,丁思甜雖然舍不得再浪費煤油,也只得把汽燈點亮照明,邊走邊看樓房內的結構,只見樓門內裝了一道大鏡子,把原本還算寬闊的過道堵住了一大半,鏡前有道鐵閘門,閘門沒有放下,開關的板擎設在外側,里面則沒有開關,如同監獄一般只能從外部開啟,看那閘門構造應該是氣閥制動,不需電氣也可操縱,有這種裝置,說明這座樓房一定曾經是處戒備森嚴的保密設施,樓內墻壁都刷的白灰,地下也是洋灰地面,不過唯一奇怪的是,這里所有的門都被磚頭封死了,除了樓道之外。沒有任何門戶房間。

  三人大感奇怪,樓房蓋了不就是為了住人嗎?從外邊看這樓毫不起眼,怎么內部的門都被石頭堵死了?我們走到樓梯口,發現樓梯并未用磚頭堵死??磥順莾鹊目臻g只保留了走廊過道與樓梯,原來外邊的窗戶全是擺設。

  我們不由得在樓梯口停下腳步,沒辦法再往前走了,這樓房不是樓房的建筑簡直匪夷所思,我們甚至懷疑這是不是日本人蓋的兵舍了,誰會吃飽了撐地蓋一幢沒有房間的樓房?這分明就是個毫無用處的水泥塊子。

  丁思甜忽然說:“對了列寧同志,我記得你和胖子說過,你們插隊的那地方有種風俗。在房中放石頭可以…………鎮…………鎮鬼?這里…………這里地每一間房屋都砌滿了磚頭,會…………會不會是…………”

  我和胖子故意學著丁思甜說話的節奏,對她說:“你…………你…………你看你…………嚇得都口吃了。那都是四舊的迷信風俗,還能當真不成,再說在宅中埋石鎮鬼,是為了能宅子能夠讓人住得安心。這樓中的每一間屋子都用磚頭碼得嚴絲合縫,別說住人了,連大眼賊也住不進去,難道人都住在過道中嗎?哪有這么擺石鎮鬼的?這樣做還不如直接把樓拆了來得省事?!?

  丁思甜說:“不許你們學我,我真是有些擔心,也許這樓連拆都不能拆,拆了會出更大的事,只能用磚頭把房間填滿…………”

  我心想丁思甜這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得給她打點預防針了。要不然以這種疑神疑鬼的精神狀態,一定撐不過今夜,于是隨手拿出小紅本對她說:“咱們跟著紅太陽一往無前,要是有什么階級敵人想借尸還魂,咱們就把它批倒批臭?!?

  胖子插口道:“沒錯,不僅要批倒批臭,還要踏上一萬只腳,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但話又說回來了,我也覺得這樓里確實不太對勁啊,這樓蓋的簡直跟水泥棺材似地?!?

  我一聽就連胖子現在也是心里沒底??磥磉@幢樓蓋得的確不是一般邪門,鬼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其實這會兒我心里也挺發毛,但人倒架子不能倒,得給自己找個臺階下,于是握著小紅本說:“咱們雖然毫不畏懼帝修反地囂張氣焰,但這里四下子都不通風,所有的門戶又都堵死了,空間狹窄壓抑,跟那全是大眼賊的地道相比也沒什么兩樣,我看咱們不如到樓門前過夜才是上策?!?

  同伴們當即表示贊同,誰也不愿意在這跟骨灰盒似的水泥塊子里多耽,當下就按來路回去,來到合頁門前,看到門上地兩扇小窗戶我才想到,敢情這幢樓只有這大門上的窗戶是真的,從樓外往樓內看是黑沉沉的,在里面透過窗戶往開看也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我伸手剛想推門,就聽樓門外“砰!砰!砰!”發出一陣敲門的聲音,叩門之聲也不甚大,但靜夜黑樓之中聽來,格外驚心動魄,我嚇了一跳,原本已經伸出去推門的手又縮了回來,百眼窟人跡罕至,我們四人都在一起,會是誰在外邊敲門?

  不過我的潛意識告訴我,這么想根本不對,這合葉門根本沒鎖,輕輕一推就開,誰想進來根本用不著敲門,除非不是人?想到這我額頭有點見汗了,看來有些事不信是不行,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幾步。

  三人面面相覷,都作不得聲,門外那敲門的動靜停了一停,似乎是在等著回應,隨即“砰!砰!砰!”又叩了三下,一聲緊似一聲,似乎是想故意折磨我們繃緊地神經,胖子也聽得心驚肉跳,但他的脾氣秉性在那擺著,竟然壯著膽子,張口對門外喊了一嗓子:“誰???別他媽敲了,屋里沒人!”

  門外的聲音頓時停止,我們在樓內豎起耳朵聽著門外的動靜,這一刻就連空氣仿佛都凝固了,靜得就連頭發絲掉地上都能聽見,可這陣寂靜持續了還不到三秒鐘,“砰!砰!砰!“的砸門聲再次響起。

  我腦筋蹦起多高,猛然記起在林場守夜的時候,也有半夜鬼叫門的經歷,可那次應該是黃皮子搗的鬼,一想起這事當即就不害怕了,血沖腦門子,拔出“康熙寶刀”就走到門前想要抬腳將門踢開,我非得看看究竟是他媽什么東西在這鬧鬼。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1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