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21章 兇鐵(下)

  說罷,我揮了揮老羊皮那柄“康熙寶刀”,據老羊皮講,此刀是康熙征葛爾丹時御用之物,后賞賜給蒙古王公,這把刀長柄長刃,刀身平直斜尖,不僅有長長的血槽,還有條金絲盤龍嵌在其上,鋒利華貴非同凡物。

  雖然這刀是四舊,可畢竟是皇家之物,又是開了刃的利器,一定能夠辟邪,不過這些話我也是隨口而言,至于康熙的兵刃是否能夠辟邪這回事我當然不知道,眼下必須得找些托詞讓大家覺得有了靠山,否則再碰上什么說不清道不明的異?,F象,眾人又要扭頭就跑了。

  我們下定了決心,就立刻展開行動,我們首先寄希望于找到一間未被封閉的房間,從窗戶出去,能不進地下室就盡量不進地下室,雖然樓中完全是一團黑,樓上樓下沒有任何區別,但地下室畢竟是在地下,可能是出于心理暗示的作用,我們選擇了先去樓上察看。

  四人一邊念著最高指示互相說著話壯膽,一邊走上了二樓,丁思甜說:“有優勢而無準備,不是真正的優勢,你們看這樓里所有的供電線路都被掐掉了,看來這棟樓以前的確使用過,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被遺棄了?!?

  我說:“我看這幢樓絕不是被廢棄了那么簡單,那么多用磚頭水泥封閉的房間,還有被封條從外邊糊死的窗戶縫,以及門前雙面的大鏡子,這一定是不想讓某種東西進入或離開,但咱們在里邊也沒覺得太過憋悶,說明里面竟然還有通風換氣的氣孔,實在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了,這叫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友誼,還是侵略?”

  胖子說道:“那還用問嗎,肯定是侵略啊。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反動的東西。你要不打它就不倒,把我惹急了我就把這樓給拆了,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這里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我非給它蛋黃擠出來不可?!?

  老羊皮勸道:“一定是咱們吃了水里的神神,那神神如何吃得?現在遭了報應,被關在這白匣匣里逃不出去了,敢是認了命罷了?!?

  我對老羊皮說:“一切權利都屬于我們的工農兵,什么神神仙仙的?我忘告訴您了。那魚只有你自己吃了,要遭報應這里邊也不應該有我們三個的事啊,另外這地方也不是什么白匣匣,可能是當年小鬼子蓋的樓,你們以前難道不知道這里有日本人嗎?當年你兄弟羊二蛋進了這百眼窟就失蹤了,他是不是被日本人殺害了?”

  老羊皮哪里能想到這層,頓時目瞪口呆:“打倒土豪劣紳,難道我家那苦命地二蛋兄弟,被小鬼子壞了性命?”我并沒有回答老羊皮,一個又一個迷團籠罩著“百眼窟”。這里究竟發生過什么根本難以猜想,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樓肯定是抗戰期間由日本人蓋的,與其讓老羊皮迷信的把他兄弟地失蹤事件,歸結為妖孽作祟,還不如讓他把這筆帳算在軍國主義和帝修反的頭上,這樣至少能使他化悲痛為力量,而不是不斷地嘮叨吃了幾條魚會遭什么報應。

  說著話我們已經走遍二樓和三樓的樓梯口,這兩層地房間依然是全部堵死,樓內一些原本的日文標識已全部刮掉,只剩下一些不太容易辨認的痕跡,走廊和一層一樣。被磚墻隔斷,無法進入樓內的另外半個區域,為什么會這樣?莫非是由于那半座樓中存在著一些什么?也有可能和樓中的房間一樣,另外半座樓房全部被用磚頭砌成了實體。

  我們雖說不準備打無準備之仗,可眼前地處境,簡直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在這危機四伏的神秘環境中,竟然完全不知道究竟要面對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看來再找下去也是做無用功了,我們站在二摟走廊的磚墻靠,決定回身到地下室再去找找。

  剛要動身,心細如發的丁思甜,在磚墻上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所有房間的磚墻外觀都相差無幾,似乎是在同一時期砌成的,全都結結實實牢不可破,但二樓走廊中的磚墻,有七八塊磚見方的一部分卻顯得有些特別,磚頭的顏色雖然差不多一樣,但這一片磚頭卻顯得與走廊中整面磚墻不太協調,似乎新舊程度稍有區別,而且磚與磚之間也是里出外進,不似其余磚墻那般齊整,縫隙間也沒有水泥黏合,若不是丁思甜眼尖心細,確實難以察覺,這些磚是曾經被人扒開過又回填上了,還是在實心墻上故意留下的秘密通道?

  除了老羊皮還在神不守舍地想著他兄弟地遭遇之外,我和胖子都為丁思甜的發現感到由衷地振奮,準備給她記上一功,胖子性急,一看墻上有幾塊磚頭是活的,立刻就想動手拆墻。

  我把胖子攔住,蹲在磚墻前反復看了看,用刀鞘敲了幾下,但這些磚頭太厚,從聲音上難以判斷墻的另一側是空是實,但這幾十塊磚頭確實是可以活動拆卸地,墻壁里面有什么完全是吉兇難料,我咬著嘴唇猶豫了一下,眼下已陷入僵局,不把這唯一活動的磚墻拆了看個究竟,終究不是了局,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的那盞煤油燈已經只剩下豆粒那么大的光亮了,洋油即將燃盡,而且沒有任何可以補充的燈油了,這樓里即使是白天也不會有任何光線,在徹底失去光亮之前,必須盡可能找到脫身的辦法。

  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做十二分的努力,我堅定了決心,便開始同胖子動手抽掉墻磚,丁思甜在旁邊挑燈為我們照明,老羊皮也伸手幫忙,接過拆下來地磚頭擺在一旁。

  能活動的磚頭只有幾十塊,我和胖子抽掉幾塊磚頭,看見里面還一層可以活動的磚,兩層磚墻后面,就不再有磚了,好象黑乎乎的有什么別的東西,拿煤油燈照上去也看不太清,用刀鞘一戳,有沉悶的金屬音發出,胖子焦躁起來,不耐煩再一塊塊往外抽了,伸進手去把剩余的兩層磚頭一齊扒塌了,于是走廊的磚墻上,出現了一個不到一米見方的窟窿。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2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