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22章 孤燈(下)

  老羊皮說:“我都一大把年紀了,我怕甚球啊,我是擔心這女娃,唉……我這輩子安分守己凈吃素了,雖說一輩子沒剃頭,也不過是個連毛僧,怎么倒霉事都讓咱趕上了……”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我知道他大概想到就算回了牧區,對牛羊馬匹的重大損失也沒法交代,老羊皮這老漢肚子里全是苦水,我怎么才能想個法子幫他和丁思甜推托責任呢?

  我們說話的功夫,胖子已經把磚墻徹底拆開,剩下的墻壁都是磚頭水泥砌死的部分了,我問胖子:“這鐵蓋子能拉開嗎?”胖子伸手摸了摸:“八成能拉開,有個鐵栓卻沒鎖擊,也沒焊死?!?

  我把刀拽了出來,讓丁思甜準備用火柴照亮,以便看清楚這鐵蓋子后面究竟有什么名堂,見一切就緒,我伸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得到信號,便抬腳蹬著磚墻借力,用兩只手去拉動那沉重的鐵門邊緣的把手,黑暗中隨即傳來“喀哧哧”的沉重之聲,只聞到一股嗆人的氣息從鐵蓋子后邊冒了出來,這味道讓人欲嘔,要多難聞有多難聞,象是一股惡心刺鼻的煤煙和油脂混合在一起,我們趕緊把鼻子堵上。

  我聽著動靜,低聲對丁思甜說:“上亮子?!倍∷继鹆⒖虅澚烁鸩?,火光亮了起來,敞開的鐵蓋子后邊,是一層一米多厚的漆黑石磚,再往里是一個圓柱形向上的豎井,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井壁內側都是厚厚的黑色碳化物,好象常年煙熏火燎而形成的。我用丁思甜的圍巾包住鼻子鉆進去探了探,下邊黑漆漆地看不到底,上面則有一小片朦朧地星光,好象在樓頂有個圓形天窗,豎井狹窄,如果用手腳撐著井壁,也許能夠一點點爬到天窗的位置。

  我回身出來,胖子也鉆進去看了看,老羊皮和丁思甜問我鐵蓋后究竟是什么所在,我不太確定的說:“我看象是……是個大煙囪的煙道?!崩涎蚱]見過這么大的煙囪。有點不大相信,我給他解釋道:“當年我和胖子思甜串聯的時候,有一回光顧著參觀革命老區體驗革命精神了。一天沒吃東西,晚上回去的時候過了飯點了,但是我們轉天還得干革命呢,晚上也不能餓著呀,于是胖子去偷了老鄉豬圈里的一頭小豬,我負責抱著小豬,把它裝進燒著的磚窯里,想烤熟了吃烤乳豬,結果沒掌握好火候,里面溫度實在太高了,愣把挺胖的一小豬給烤沒了。后來老鄉帶著人來抓我們,我們就敵進我退,撤進了磚窯廠地廢磚窯煙囪里躲到天亮,才得以逃過被革命群眾追究偷社會主義小豬的罪名?!?

  就是那次的經歷,讓我們對煙囪有了一個極其深刻地直觀體會,一輩子都忘不了,我剛才用手在鐵蓋子后面的煙道里抹了一把。都是煙灰,再一捻,黏膩膩的竟象是油煙,這煙道下肯定是火窯或是爐膛,這么久沒使用過了,為什么還會如此油膩?另外還有那令人作嘔的氣味……

  一個不祥的念頭在我腦中浮現出來,這是火化用的焚尸爐。就算不是燒死人。至少也焚燒過大量動物,是被高溫和濃煙帶到煙道里的油脂。冷卻凝固后留下的,所以歷時雖久,這厚厚的油脂依然沒有消失,二樓磚墻后的鐵蓋子也不象是爐膛,而是用來清理煙道防止堵塞地疏通作業用通道,只有火葬場的老式焚化爐才需要這種設施,因為煙道中的油膏必須以人工才能清除,聽說德國納粹用毒氣室對尤太人進行屠殺之后,會用焚尸爐來處理尸體,日本人是不是也引進了這種德國裝備來毀尸滅跡?最主要的是我們搞不請楚,如果這真是個大煙囪,為什么需要如此嚴密偽裝和封閉?恐怕這其中絕不僅是掩人耳目這么簡單。

  一想到可能是燒過無數尸體的焚尸爐,我差點把前半夜吃的烤大眼賊全吐出來,趕緊把手上的黑色油膩在衣服上擦掉,可要想脫困逃出生天,就必須有人從焚尸爐的煙道里爬上去,但這個過程中不能使用火柴照亮,以免煙將道中殘存的可燃物點著引火燒身,還有一個辦法是摸黑去地下室,不過那里應該是個大鐵爐子,未必會有出口,只靠剩余的幾根火柴去地下室也不太現實。

  我把這個打算跟同伴們一了遍,胖子立刻反對:“不成,這絕對是盲動主義,我說老胡你這可是要整高難度啊,雖說咱們早晚有一天得從這煙囪出去,可燒成了煙跟活著往上爬的感覺太不一樣了,這根本就不是給活人用的,再說煙道上糊著這么厚的一層油膏,爬起來肯定得打滑,你們可能覺得無所謂,大不了掉下去率到爐子里,摔死摔殘也不會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可萬一上邊尺寸窄把我卡到當中,上不去下不來活活憋死豈不難受?這種窩窩囊囊地死法我可接受不了,恐怕世界上從古到今都沒有這種先例,我也不想破這種世界記錄?!?

  我說:“咱們近視眼配鏡子一一必須解決目前問題,現在也沒別地撤了,不是我個人英雄主義,我看這事到如今唯有冒險一試,你們就在這等著我,我單槍匹馬爬出去,然后設法從外邊打開鐵閘放你們出去,要是掉下來……那就算我先走一步,咱們下輩子再見吧。

  丁思甜抓著我的胳膊苦勸:“千萬別去,火化爐地煙囪是爬著玩的嗎?就算不摔死,被里面的煤灰油煙嗆也能把人嗆死,咱們還是另想辦法吧?!?

  我也是仗著一時血勇的狠勁,害怕稍一猶豫就不敢再冒險爬那煙道了,人強需添九分狠,馬壯要加十八鞭,不能耳根子一軟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于是我不顧丁思甜的勸阻,再一次鉆進了鐵蓋后的煙道里,用圍巾把口鼻都蒙了,往上瞧了瞧煙囪口,從我這到出口,只隔了一層半樓的距離,并沒有多遠,加上我對自己登梯爬高的手段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咬了咬牙就把身子探進了煙道。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2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