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38章 防腐液

  那頭戴冰冷面具的女尸就躺在水泥臺子上,由于地下密室里漆黑一片,我們剛剛逃進來的時候,誰都沒注意到它的存在,自進了“百眼窟”之后,我們目睹了無數可驚可怖之事,不斷地疲于奔命之下,到了這里,就連神經都有些麻木了。

  所以發現這具女尸之時,我和胖子、老羊皮也沒覺得過于吃驚,因為這一帶奇形怪狀的死尸實在太多了,我們頗有些見怪不怪了,可等到三人湊近了用工兵照明筒往那女尸身上一照,電筒的光束在那女尸面具上折射出暗淡幽異的光芒,冰冷沉默的面具似乎出現了一個詭異到不能形容的表情,我們頓時感到了一股來自幽冥世界的可怕力量,那種對死亡的恐怖感覺穿透了人心,一瞬間地下室內的空氣仿佛都結成了冰,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肺置于堅冰之上,全身顫栗欲死,再也抑制不住,在給自己壯膽的喊聲中,向后連退了幾步,地上有些破碎的標本瓶,里面的人體器官和反腐液淌到地上,滑得立不住腳,我們三人心慌意亂手足無措,都險些摔倒,趕緊扶著身邊得柜子穩住重心,心中不由得生出一個念頭:“這個鮮卑女巫還活著,至少這死鬼得亡靈至今還在尸體旁徘徊著!”

  丁思甜被老羊皮放置在墻角處,正昏昏沉沉的不省人事,我疾向后退,沒看清身后的情況,一下正撞在了丁思甜身上,我感到腳后跟踩到了她的手,急忙縮腿,丁思甜嗯了一聲,竟然從半昏迷狀態中清醒過來,也不知她是回光返照,還是被我踩到了手指。由于十指連心,給她生生疼醒了。

  她掙扎著讓我扶她起來,見我和胖子,老羊皮臉上滿是驚駭之色,順著我胸都的照明筒往室內一看,當即發現了那戴著面具穿著奇特的古代女尸,丁思甜的感受大致和我們相同,她也吃了一驚,躲在我身后,問我們那女尸會不會突然活過來?

  這時老羊皮已被嚇得魂不附體了,倆腿打顫。哆嗦著就想給那古代女尸下跪,我也感覺到那大鮮卑女巫似乎隨時都可能突然坐起來,這種威覺前所未有地強烈,我只好無可奈何地對丁思甜搖了搖頭,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很可能這間密室,就是這研究所死亡旋渦的中心,那被夾在通道里的僵尸,肯定是由于這里發生了什么才會向外逃跑,否則何不躲進這嚴密隱蔽地暗室?這女巫的尸體究竟有什么力量殺了那么多人?

  我腦中思緒紛至沓來。心里越發沒底,而胖子回過神后,骨子里那股混世魔王的蠻勁就緊接著冒了上來,他有心要逞能.一晃腦袋,按了按脖子上滲血的傷口,對我和丁思甜說道:“思甜這問題問得太好了。階極敵人會不會借尸還魂?面對這樣嚴肅的問題,我們的回答是不能帶帶有絲毫浪漫主義遐想色彩的,我去踢它兩腳便見分曉……”

  我為胖子打氣說:“說得好啊小胖,不過毛主席教導咱們說要注意工作方法,你過去踢那女尸當心被她張口咬了腳,我看你還是用康熙寶刀直接剁它幾刀為上?!?/p>

  丁思甜呼吸急促地勸阻:“別……別去……我總覺得它會突然活過來……”但胖子哪里肯聽,橫眉立目地挺了長刀上前。在老羊皮和丁思甜的阻止聲中揮刀就剁了下去。

  可胖子剛一舉刀,他背后的密室鐵門就被猛地撞了開來,我們并沒有鎖死鐵門,只是用重物將其頂住了,正想再搬其余東西堵門的時候,就冷不丁見到地下室里有具古代女尸,當時鬼使神差地慌了神,完全忘了門外還有更直接地威脅。

  那長得如同老樹精般的妖參,裹著根下那些半死不活的腐尸撞開了鐵門。胖子被柜子撞得趴在了那女尸身上,臉正好貼在那冷冰冰的面具之上,饒是他膽大包天,剛剛還掄刀發狠,這一來也嚇的哇哇大叫。連滾帶爬著從石臺上翻了過去,我見鐵門中伸出一根兒臂粗的觸須橫卷過來,也趕緊拉著丁思甜向一道擺滿標本瓶的鐵架后邊躲去。

  這間密室內再也沒有退路可行,唯一的門尸被堵,我們只好憑借室內繁雜的擺設,利用較大地縱深空間進行周旋,隨著不斷的追逐躲避,我漸漸發現這所謂妖參,很接近風水學中所說的地闕銜尸,物久自通靈性,植物也可化為生物,老參或是合手烏一類為天地靈氣所鐘,如過人參旁埋有新死者尸體,尸體可不腐不朽,年頭多了,死人和人參就長為一體,食之能得大補,長到這種程度參不叫參,尸也不為尸了,而是合為一提,稱為“地闕”。

  但這回回國產的妖參卻與地闕不同,它雖形如巨參,卻更象是一種需要地氣和尸體存活的半生物,老羊皮也是在鄉下聽得些野聞傳說,這未必就是什么回回國之物,至今那西域回回國究竟在什么地方,根本就沒人能說清楚,回回國只是一個泛稱,我看這妖參更象是產自陜西古墓墳塋之中。

  它堵住密室,把體下的許多根須蠕動伸縮,欲捕食生人,速度雖然不快,可斗室之內閃躲不便,我們四人只有胖子有柄長刀可以勉強抵擋,胖子躲在水泥臺后,揮刀遮住頭臉亂砍,切斷了幾條章魚須般的活動根藤,但妖參根須繁多,被斬去幾條也難以扭轉乾坤。

  而且我們被迫分散,又只有兩個照明筒地光線,幾乎跟什么都看不見也沒什么區別,難以相互照應,不多時就見火光亮起,原來是老羊皮點燃了棉衣,想以火驅退尸參,可那怪物全身腐蛆爛泥,這種火勢根本就燒不得它分毫,但火光忽明忽暗,我們都覺得眼前一亮,能夠大致看清身處何種狀況之中了。

  我和丁思甜躲在一個鐵架后邊,這里是火光照不到的陰影處,黑暗中聽到一陣風聲夾著惡臭攔腰卷來,我身上有傷行動不便,再加上赤手空拳根本無法抵擋,只好抄起身邊的一把椅子,橫在身前一擋,感覺一股力量奇大,撞得胸口為之窒息,我背后鐵架都被撞得晃了三晃,這一下撞得我筋骨欲折才只堪堪接住。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即便想發揚勇敢戰斗、不怕犧牲、不怕疲勞和連續作戰的作風,也已經完全不可能了??汕笊挠蜎Q心仍然還在,我擋住了那條橫掃而至的觸須,心里清楚它要是縮回去冉卷過來,我絕對擋不住第二下了,于是用每受傷的那側肩膀頂住椅背,奮力將椅子推向墻壁,想把那條觸須擠到墻上。

  不料黑暗中看不清周遭形勢,沒計算好和墻壁之間的距離,一下子退了個空。用力太猛收不住腳,合身撲倒在地,椅腿戳在了肋骨上,疼得我眼靠一陣眩暈,被我推開地那條尸參觸須卷著木椅迅速縮回,我沒能按住椅子反被揭翻在地,那根須抖得一抖。甩掉了木椅再次襲來,裹住了丁思甜向后拖了過去。

  我肋骨疼得象按了個烙鐵,感覺到丁思甜被從身旁擄去,想伸手去抓,但疼得胳膊都抬不起來,眼看丁思甜就要被卷進尸參的根里,就在這萬分危機的緊要關頭。猛聽胖子虎吼一聲,從藏身處跳了出來,玩了命地一刀砍下,斬斷了裹住丁思甜的那條根須,丁思甜恰好摔在了老羊皮的身邊,老羊皮拼著老命一手揮動火把,一手把丁思甜拖到身后掩護起來。

  我見胖子救下丁思甜,松了一口氣,丁思甜中毒已深。要不是在廣闊天地中鍛煉了半年,身體素質有很大幅度提高,大概也無法堅持到現在,可她剛才又重重摔了這么一下,哼都沒哼一聲。并不見她身體起伏呼吸,真不知是否還有命在。

  我擔心丁思甜性命不保,咬緊牙關,忍疼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但沒等我去看丁思甜,就見尸參主體上那老婦般的怪臉忽地探進地下室,張口吐出一團黑氣,胖子站在正對面,出奇不意之下,根本來不及躲閃,被那團濃重的黑霧噴個正著。

  據老羊皮說尸參是回回國所產的劇毒之物,但與人畜尸體長為一體后,就沒有那種奇毒了,將其分裂晾干后,按某種配方加以調和可做麻藥,但他說的未必準確,我們并不能確定尸參是否有中人立死地毒霧,我和胖子曾沾到了不少尸參中腐臭地液體,皮膚上稍感不適,只是疲于奔命,還沒顧得上擔心是否中毒。

  這時胖子被那黑霧一嗆,眼淚鼻涕橫流,好像連氣都喘不過來了,連忙干嘔著向后退開幾步,手里的長刀便落到了地上,黑霧中幾條觸須蜿蜒探出,就要去裹胖子,我見他勢危,想去相助也是力不從心,當下也沒多想,隨手抄起鐵架上的玻璃瓶子,對準那妖參干癟皺褶的老臉擲了過去。

  那標本瓶中裝地一大團,也不知是哪部分內臟,啪地一聲砸在妖參臉上,玻璃瓶子碎成無數殘片,里面的內臟和藥水潑得它全身都是,那尸參似子對防腐液十分敏感,沾到防腐液的地方都冒出一股黑水。

  我頓有所悟,怪不得這尸參只是擠在鐵門處探出觸須傷人,而不是完全沖進來吞噬眾人,開始我開以為是它有一部分根須留在泥土中,到這密室門前已是極限,原來它是畏懼這流了一地的防腐液,剛剛要不是撞翻了那些瓶瓶罐罐,它早就進來將我們至于死地了,想到這手底下更是不停,把一個接一個的玻璃瓶扔了過去,胖子嗆出一口黑血,他和老羊皮見我得手,也都學著我地樣子,抓起身邊裝有內臟器官的瓶子不斷去砸那尸參。

  密室中有上千個標本儲存罐,頃刻間強弱之勢逆轉,在防腐藥水暴風驟雨般的洗禮下,那尸參面目全非,全身腐爛流漿,抽搐著想要從密道中退回,但它體形龐大,鉆進來就比較吃力,是一部分一部分硬擠進來的,這時縮成一團,又哪里退得出去,不消片刻就癱成了一堆,再也不會動了。

  我和胖子扶著墻過去看了看丁思甜的情況,她雖然沒有停止呼吸,但面色青幽之氣甚重,任憑怎么呼喚也是不醒,我們到了這會也幾乎是油盡燈枯,只覺得心力俱廢,連手指都不想動了,遍地都是藥液和濕漉漉的內臟器官,幾無立足之地,鐵門被死掉的尸參堵了個嚴實,誰也沒力氣再去清理道路了,我用照明筒地光線掃了一圈,看到那躺在水泥臺上寂然不動的面具女尸,它依然保持著那冰玲詭異的姿態一動不動,似乎沒有什么異狀,也許剛才只是我們疑心太重了,眼前只有那個平臺還稍微干凈點,但沒人愿意在這時候去接近那具女尸,我們只好用盡最后的力氣,互相攙扶著退到地下室深處相對干燥的角落。

  我們把丁思甜抬到地上讓她平臥,然后席地而坐,后背互相倚著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成一團,恨不能就此死了,實在不想再受這份活罪了,我不時惦念著丁思甜的情況,喘勻了這口氣,就得接著為她想辦法,想到這又擔心起來,伸手去探丁思甜的鼻息,可一抬手,摸到地竟是一張冰玲凹凸的金屬臉孔,那剛才還停在遠處臺子上的大鮮卑女尸,這時候竟然不聲不響地躺在了我的身邊。

  冰冷的金屬觸感,傳遞著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氣息,那個世界當然不屬于活著的人,我手指碰到那金屬面具,出于本能,也自是嚇得立刻縮了回來,但我半坐在墻角,明明可以感受到丁思甜就躺在我身邊。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3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