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黃皮子墳>第50章 穴地八尺

  據說人死之後立刻頭下腳上,裸身倒置土中,可以把死人的魂魄給憋死,永世不得超生,晚上黃皮子來了一看死者愿意這麼干,就會不再追究他的後代子孫,這筆債就算是一筆勾銷了。自古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老羊皮為了延續香火,無論怎麼做都會在所不惜,要保住自己的子孫後代,否則黃大仙一旦找上門來,羊家後人肯定是沒有活路了,不僅家里的東西得讓黃皮子倒騰光,而且趕上個三衰六旺,都得跟小黃皮子一堆兒上了吊換命……

  老羊皮說完就和他兒子抱頭痛哭,大有生離死別之悲,我們哪里聽說過這種邪門歪道的事情,我祖父跟風水墓穴打了一輩子交道,《葬經》都能倒背如流,可我甚至都沒聽他提到過有這種”穴地八尺,裸屍倒葬”的古怪風俗,而老羊皮卻又說得鄭重其事,似乎事態已到了非常嚴重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們一時不知該當如何是好。

  我和胖子、丁思甜三人在一旁商量了一下,首先就算老黃鼠狼能禍害人,它也不可能有通天徹地的神通,我們也不太相信人死後會有魂魄投胎轉世,覺得應該阻止老羊皮這種不理智的舉動,真要是死了先在家里埋上七天七夜再挖出來,那連死亡證明也不好開。

  但我們隨後考慮到,老羊皮一家對此深信不疑,萬一老羊皮今天真有個三長兩短,畢竟我們是外人,那這責任可太大了,不如暫時答應他,好讓他安心養病,然後趕緊去旗里請醫生來給他診治病情,這是緩兵之計,雖然騙人不好,但動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於是我們異口同聲地表示,答應了老羊皮最後的心愿,讓他盡管放心,一切都會照他吩咐去做。不料老羊皮又逼著眾人賭咒發誓,我們無奈之下,只好一面對他口口聲聲發著重誓,一面在心里連說:“不算、不算、不算……”

  我想找機會溜出去到旗里找醫生來,可老羊皮緊緊盯著我們不放,反反復復叮囑著他死後的一切細節,直到確認眾人確實都領會記牢了,突然兩眼一翻,蹬腿咽了氣。

  老羊皮死得非常突然,眾人一時竟沒反應過來,等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發現已經沒法搶救了。誰也無力回天,眾人悲從中來,只能大放悲聲,哭了良久,老羊皮的兒子才求我們知青幫著料理後事,一切就按老羊皮生前的遺言辦理。

  這一來我們三人好生為難,本來想拖延一下去找醫生給老羊皮治病,誰知他毫無征兆地說走就走了,我們第一次感到了人的生命的無常,事到如今,也只好遵照他的遺言行事,畢竟人死為大,這也是一種對死者生前愿望的尊重。

  我和胖子忍著悲痛,在蒙古包地下挖了一個墳坑,之後給遺體脫衣服下葬,不宜有外人在場,我們三個知青就在蒙古包外等候,老羊皮的兒子把他爹埋了之後,就把蒙古包閉得嚴嚴實實,不去對外聲張。

  牧區本就人煙稀少,很少有外人到來,除了我們三個知青,加上老羊皮的兒子兒媳這五個人,自是無其余的人知曉此事,只有先隱忍守靈,等七天過後,再正式收殮老羊皮的遺體。

  我和胖子、丁思甜三人心情十分沉重,幾天以來朝夕相處的貧下中農老羊皮,竟然說走就走了,一個人從生到死怎麼會如此輕易?事情突然得有點讓人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坐在離蒙古包不遠的草丘上,望著無邊無際的草原,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被人用刀割去了什麼,丁思甜更是哭成了淚人,兩只眼睛都像是爛桃。

  我和胖子也沒辦法勸她,直到丁思甜哭得哭不動了,就默默坐在草丘上發呆,三人相顧無言,心神恍惚,直到傍晚,老羊皮的兒媳開出飯來,招呼眾人就餐,可誰也沒心吃喝,等到晚上就在另一座蒙古包里圍坐在一起守夜。

  我們想起老羊皮生前說今夜必有黃皮子來嚎喪,不論發生什麼怪事都不要理會,雖然這事很不靠譜,但我們心中仍是難免有些忐忑不安,誰也不能確定夜里會不會出事。丁思甜哭得累了,臉上掛著晶瑩的淚水睡了過去,我和胖子則是盤膝而坐,支著耳朵聽著外邊的風吹草動。

  胖子問我說:“我總覺得這麼安葬老羊皮很不妥當,他那老頭肯定是病糊涂了,把腦子燒壞了,他是打竹板的念三音–想起一出是一出啊,可咱們都有理智,具備高度的階級斗爭理論和豐富的斗爭實踐經驗,老羊皮糊涂了,老胡咱倆可不能也跟著他一塊犯糊涂。

  我點頭道:“對這種裸屍倒置安葬死者的方式,我也不能認可,從古到今我就沒聽說有這種先例,但你要知道,這人死如燈滅,不管老羊皮臨終前是不是說了胡話,咱們畢竟同甘共苦出生人死一場,算是戰友了,如果當時咱們不答應他的遺愿,恐怕他就要帶著深深的遺憾離開人世了,這是咱們不希望看到的吧?”

  我和胖子討論了一陣,純粹屬於咸吃蘿卜淡操心,最後一想,遵照老羊皮臨終前的囑托下葬,這也是老羊皮家屬的意思,我們更沒什麼資格過多干涉,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也自有一方人的活法,中國地方那麼大,肯定有許多民間守舊的習俗是我們所不了解的,雖然理論上應該批判這種歪門邪道,但有些事還是可以變通的,反正只有七天,七天之後再按正規的方式開追悼會什麼的也不遲,只要咱們五個人保守秘密,外人又如何得知?只要不傳出去,應該問題不大。

  我們又感嘆和緬懷了老羊皮的人生,覺得他骨子里缺少一種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造反精神,一輩子活得窩窩囊囊,還要如此安排自己的身後事,不知這是可悲還是可憐,反正讓人想起來就覺得心里不是滋味。

  一直候到後半夜,忽然帳外悲風四起,嗚嗚咽咽的風聲越來越緊,天空上不時有悶雷之聲轟轟隆隆地響起,我和胖子的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這動靜不善,怕是真要出事。只聽那雷聲漸增,炸雷一個連著一個,丁思甜也被雷聲從夢中驚醒,擦著臉上的淚水,神色很是驚慌,我對她擺了擺手,示意不要擔心,堵上耳朵就聽不到了。

  但草原上的雨水本就不多,現在又值冬荒來臨之際,這雷聲大作實屬反常,我們本想靜觀其變,可那雷響好像就圍著我們往下砸,讓人實在坐不住了,不得不走到外邊查看,一看天上黑云s厚重,一道道閃電就在埋葬老羊皮的那座蒙古包上空不斷出現。

  老羊皮的兒子見狀,嚇得咕咚一下就坐倒在地,我扶住他問到底怎麼回事,這雷打得也太邪了。

  老羊皮的兒子拙嘴笨腮,支吾著半天才把話說清楚,原來他覺得把老羊皮脫光了倒埋在地穴里,太不妥當,這不是人子之道啊,太不孝順了,哪能這麼對待自己的親爹?這事將來要是萬一傳出去,他永遠抬不起頭做人,於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用一層白帛把屍體裹了,然後才頭下腳上倒置穴中掩埋,這指定是沒聽老爺子的囑咐,惹出禍事來了。

  我和胖子對望一眼,都覺得奇怪,在屍體上裹層白帛有什麼大不了,那也惹不出這麼大的雷暴來,而且看雷鳴電閃,這莫非是要劈什麼呀?

  眾人都問我現在該怎麼辦,這雷照這麼打下去,肯定要出事,可此事已經超出我所知所聞的經驗,我哪知道該怎麼辦,胖子卻出主意說:“是不是老羊皮怪他兒子不肯聽話,這是給咱們一個警醒,要不然趕快去把土重新挖開,把那裹屍的白帛給他撤了。反正試試唄,萬一要是管用呢。”

  老羊皮的兒子最沒主見,耳根子很軟,聽了胖子所言,自己連抽自己耳光,肯定是沒按遺言吩咐,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也不知道現在補救是不是還能來得及,但沒別的法子了,眼下只能趕緊去那蒙古包里挖出屍首。

  我們冒著被雷劈子的危險,匆匆拎起鏟子去挖那下午剛掩埋好的墳坑,挖到一半雷聲就減弱了,卻仍在云層中不時發出沉悶的轟隆隆之聲,等徹底刨開所埋泥土一看,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墳里埋的是老羊皮還是黃皮子?

  草原上空的悶雷聲此起彼伏,老羊皮的兒子帶著我和胖子一齊動手,重新把老羊皮的尸體掘了出來,穴地八尺而埋,要重新挖開也頗費氣力,但在那催命般的陣雷聲下,我們不敢有半分拖延,沒用多大工夫,土坑中已露出一層白帛。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huangpizifen/25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