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第1章 白紙人和鼠友

  我的祖父叫胡國華,胡家祖上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地主,最輝煌的時期在城里買了三條胡同相連的四十多間宅子,其間也曾出過一些當官的和經商的,捐過前清的糧臺、槽運的幫辦。

  民諺有云:“富不過三代。”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縱然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敗家子孫的揮霍。

  到了民國年間,傳到我祖父這一代就開始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國華也分到了不少家產,足夠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可是他偏偏不肯學好,當然這也和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先是沉迷賭博,后來又抽上了福壽膏(大煙),把萬貫家財敗了個精光。

  胡國華年輕的時候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到最后窮得身上連一個大子兒都沒有了。人要是犯了煙癮,就抓心撓肝的無法忍受,但是沒錢誰讓你抽???昔日里有錢的時候,煙館里的老板伙計見了他都是胡爺長,胡爺短的,招呼得殷勤周到,可是一但你身無分文了,他們就拿你當臭要飯的,連哄帶趕,驅之不及。

  人要窮瘋了,廉恥道德這些觀念就不重要了,胡國華想了個辦法,去找舅舅騙點錢。胡國華的舅舅知道他是敗家子大煙鬼,平時一文錢都不肯給他,但是這次胡國華騙舅舅說要娶媳婦,讓舅舅給湊點錢。

  舅舅一聽感動得老淚縱橫,這個不肖的外甥總算是辦件正事,要是娶個賢惠的媳婦好好管管他,收收他的心,說不定日后就能學好了。

  于是給他拿了二十塊大洋,囑咐他娶個媳婦好好過日子,千萬別再沾染那些福壽膏了,過幾天得空,還要親自去胡國華家看看外甥媳婦。

  胡國華鬼主意最多,為了應付舅舅,他回家之后到村里找了個扎紙人紙馬的匠人,就是燒給死人的那種。這個扎紙師傅手藝很高明,只要手你說得出來的東西,他都能做的惟妙惟肖。

  他按要求給胡國華扎了個白紙糊裱的紙女人,又用水彩給紙人畫上了眉眼鼻子、衣服頭發,在遠處一看,嘿,真就跟個活人似的。

  胡國華把紙人扛到家里,放在里屋的炕上,用被子把紙人蓋了,心里想的挺好,等過幾天舅舅來了,就推說我媳婦病了,躺在床上不能見客,讓他遠遠的看一眼就行了。想到得意處,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溜噠進城抽大煙去了。

  沒過幾天,舅舅就上門了,買了一些花布點心之類的來看外甥媳婦,胡國華就按照預先想好的說詞推脫,說媳婦身體不適,不能見客,讓舅舅在們口揭開門簾看了一眼就把門簾放下來了。

  舅舅不愿意了,噢,你小子就這么應付你親娘舅???不行,今天必須得見見新媳婦,生病了我掏錢給新媳婦請郎中瞧病。

  胡國華就死活攔著不讓見,他越攔越顯得有問題,舅舅更家疑心,兩下里爭執起來。正在此時,里屋門簾撩開了,出來一個女子,長得白白凈凈的,大臉盤子、大屁股小腳,胡國華心里咯噔一下,哎呦,這不就是我找人糊的紙人嗎?它怎么活了?

  女人對舅舅施了一禮說近日身體不好,剛才沒出來迎接舅舅,失禮之處還請恕罪,現在突然又覺得身子大好了,今天就留舅舅在家吃頓便飯,說完就轉身進去做飯。

  胡國華的舅舅一看樂壞了,這外甥媳婦多賢惠,又生得旺夫的好相貌,我那死去的妹子泉下有知,看見他兒子娶了這么好的媳婦也得高興啊。舅舅一高興又給了胡國華十塊大洋。

  胡國華呆在當場,心里慌亂,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害怕,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到了晚上,白紙人做了一桌飯菜,舅舅樂得嘴都合不上了,但是胡國華卻無心吃喝,他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女人,就覺得心里跟吃了只蒼蠅似的惡心。她的臉很白,一點血色沒有,臉上的紅潤都是用胭脂抹上的。

  舅舅老眼昏花,也沒覺得那女人有什么不對頭,七八杯老酒下肚就喝得伶仃大醉,胡國華借了輛驢車,把他送回家中。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覺得害怕,干脆也不回家了,去城里的花柳巷中過了一夜,連抽帶嫖把舅舅剛給的十個大洋都使光了。

  最后又因為沒錢付帳被趕了出來,無處可去,只能硬著頭皮回家。到家一看屋里黑著燈,那個白紙人一動不動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蒙著被子,之前的好象一切根本就沒發生過。

  胡國華一想留著她晚上再變成活人怎么辦,不如我一把火燒了它干凈。把白紙人抗到院子里,取出火摺子,就想動手燒了紙人,這時紙人忽然開口說話:“你個死沒良心的,我好心好意幫你,卻想燒了我!”

  胡國華嚇了一跳,深更半夜中只聽那白紙糊的女人繼續說:“我是看你可憐,你雖然吃喝嫖賭,但是心地還不算壞,我想嫁給你,你愿意嗎?”

  胡國華拼命的搖頭,問那紙人你到底是妖還是鬼?白紙人說我當然是鬼,只是暫時附在這紙人身上,不過你個窮棒子還別嫌棄我,我生前很富有,陪葬的金銀首飾夠你抽十輩子大煙的,你豈不聞富死鬼強似窮命人百倍?

  一提到錢胡國華就有些心動,因為最近實在太窮了,就連衣服都給當光了,不過他可不想有命取財無命花錢,他曾經聽老人們講起過女鬼勾漢子的事,一來二去就把男人的陽氣吸光了,那些被鬼纏上的男人,最后都只剩下一副干皮包著的骨頭架子。于是他對紙人說:“就算是你真心對我好,我也不能娶你,畢竟咱們是人鬼殊途,陰陽阻隔,這樣做有違天道。”

  白紙人說你既然如此鐵石心腸,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將來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你記住了,如果你的日子真到了窮得過不下去的時候,你就到十三里鋪的荒墳來找我,在那片墳地的最中間有座沒有墓碑的孤墳,里面的棺材就是我尸身所在,棺中有得是金銀珠寶,只要你敢來,那些財物就盡管隨意拿去花用。

  說完,白紙人就一動不動了,胡國華壯著膽子,點了把火將白紙人燒成了灰燼。

  后來有幾次窮得實在沒辦法了,就想去十三里鋪挖墳,但是到最后還是忍住了,東借西湊的把日子混了下來。兩年以后他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終于去了那片墳地,不過那是后話,咱們暫且不表。

  這年的春節發生了很多事,胡國華扎個紙人騙他舅舅錢的事情終于敗露了,舅舅生氣上火,一病不起,沒出三天就撒手歸西了。

  胡家的親戚朋友都象防賊似的防著他,別說借給他錢了,就連剩飯都不讓他蹭一口。胡國華把家中最后的一對檀木箱子賣了兩塊銀洋,這箱子是他母親的嫁妝,一直想留個念想,沒舍得典當。但是煙癮發做,也管不了那許多了,用這兩塊錢買了一小塊福壽膏,趕回家中就迫不及待的點上煙泡倒在床上,猛吸了兩口,身體輕飄飄的如在云端。

  此刻他感覺自己快活似神仙,平日里那些被人瞧不起,辱罵,欺負的遭遇都不重要了。又吸了兩口,忽然發現自己的破床上還趴著個黑呼呼的東西,定睛一看,原來床角上趴著一只大老鼠,這老鼠的歲數一定小不了,胡子都變白了,體型跟貓差不多大,它正在旁邊吸著胡國華煙槍里冒出的煙霧,好象它也曉得這福壽膏的好處,嗅著鼻子貪婪的享受。

  胡國華覺得有趣,對大老鼠說:“你這家伙也有煙癮?看來跟我是同道中人。”說完自己抽了一口,用嘴向那老鼠噴云吐霧,老鼠好象知道他沒有惡意,也不懼怕他,抬起頭來接納噴向它的煙霧。過了半晌,似乎是過足了癮,緩緩的爬著離開。

  如此數日,這只大老鼠每天都來同胡國華一起吸煙,胡國華到處被人輕賤,周圍沒有半個朋友,對這只老鼠惺惺相惜頗有好感,有時候老鼠來得晚一點,胡國華就忍著煙癮等它。

  但是好景不長,胡國華家里就剩下一張床和四面墻了,再也沒有錢去買煙土,他愁悶無策,嘆息的對老鼠說:“老鼠啊老鼠,今天我囊謦糧絕,可再沒錢買福壽膏了,恐不能與你常吸此味。”言畢唏噓不已。

  老鼠聽了他說話,雙目炯炯閃爍,若有所思,反身離去。天黑的時候,老鼠叼回來一枚銀元放在胡國華枕邊,胡國華驚喜交加,連夜就進城買了一塊福壽膏,回來后就燈下點燒了,大肆吞吐,和老鼠一起痛快淋漓的吸了個飽。

  第二天老鼠又叼來三枚銀元,胡國華樂得簡直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想起來以前念私塾時學的一個典故,就對老鼠說:“知管仲者,鮑書牙是也,君知我貧寒而厚施于我,真是我的知己啊,如不嫌棄,咱們就結為金蘭兄弟。”從此與這只老鼠稱兄道弟,呼其為”鼠兄”,飲食與共,一起抽大煙,還在床上給它用棉絮擺了個窩,讓老鼠也睡在床上。

  人鼠相安,不亞于莫逆之交,老鼠每天都出去叼回來銀元,少則一二枚,多則三五枚,從此胡國華衣食無憂。多年以后我的祖父回憶起來,總說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就這么過了多半年,胡國華漸漸富裕了起來,但是不是有那么句話嗎?發財遇好友,倒霉碰小人,也該著胡國華是窮命,他就被一個小人給盯上了。

  村里有個無賴叫王二杠子,他和胡國華不一樣,胡國華至少曾經富裕過,怎么說也當過二十多年的”胡大少爺”。

  王二杠子就沒那么好的命了,從他家祖上八輩到他這代,都沒穿過一條不露腚的褲子,他看胡國華家業敗了,幸災樂禍,有事沒事的就對胡國華打罵侮辱,欺負欺負當年的胡大少爺,給自己心里找點平衡。

  最近他覺得很奇怪,胡國華這窮小子也沒做什么營生,家里能典當的都典當了,他家親戚也死的差不多了,怎么天天在家抽大煙?他這買煙土的錢都是從哪來的?說不定這小子做了賊,我不如悄悄地盯著他,等他偷東西的時候抓了他扭送到官府,換幾塊大洋的賞錢也好。

  可是盯了一段時間發現胡國華除了偶爾進城買些糧食和煙土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戶,也從不跟任何人來往。越是不知道他的錢是怎么來的,王二杠子就越是心癢。

  有天胡國華出去買吃的東西,王二杠子趁機翻墻頭進了他家,翻箱倒柜的想找找胡國華究竟有什么秘密。突然發現床上有只大老鼠正在睡覺,王二杠子順手把老鼠抓起來扔到爐子上正在燒的一壺水里,然后把壺蓋壓上,心想等胡國華回家喝水,我在旁邊看個樂子。

  還沒等王二杠子出去,胡國華就回來了,正好把他堵到屋里,胡國華一看壺里的大老鼠,已經給活活燙死了,頓時紅了眼睛,抄起菜刀就砍,王二杠子被砍了十幾刀,好在胡國華是個大煙鬼,手上無力,王二杠子雖然中了不少刀,卻沒受致命傷,他全身是血的逃到保安隊求救,保安隊的隊長是當地一個軍閥的親戚,當時正在請這個軍閥喝酒,隊長一看這還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持刀行兇,沒有王法了嗎?趕緊命幾個手下把胡國華五花大綁的捆了來。

  胡國華被押到堂前,保安隊長厲聲喝問,為何持刀行兇要殺王二杠子?

  胡國華淚流滿面,抽泣著述說了事情的始末,最后哀嘆著說:“想我當初困苦欲死,沒有這只老鼠我就活不到今日,不料我一時疏忽竟令鼠兄喪命,它雖非我所殺,卻因我而死。九泉之下負此良友,情何以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砍傷了王二杠子,該殺該罰都聽憑發落,只求長官容我回家安葬了我的鼠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還沒等保安隊長發話,旁邊那個軍閥就感嘆不已的對胡國華說道:“他奶奶的,不忘恩是仁,不負心是義,對老鼠尚且如此,何況對人呢?我念你仁義,又看你無依無靠,日后就隨我從軍做個副官吧。”

  槍桿子就是政權,亂世之中,帶兵的人說的話就是王法,軍閥頭子吩咐手下,把那個王二杠子用鞭子抽一頓給胡國華出氣,又放了胡國華回家安葬老鼠,胡國華用木盒盛殮了老鼠的尸體,挖個坑埋了,哭了半日,就去投奔了那個軍閥頭子。

  常言說得好:餓時吃糠甜如蜜,飽時吃蜜都不甜。人到了窮苦僚倒之時,別人就是給他一碗粥、一塊餅也會感恩戴德,何況老鼠贈送給胡國華那么多的錢財,當然老鼠的錢也都是偷來的。圣人說渴死不飲盜泉之水,不過那是至圣至賢之人的品德標準,古人尚且難以做到,何況胡國華這樣的庸人呢?以前聽說在房中吸煙,時間久了屋內的蒼蠅老鼠也會上癮,此言非虛。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jingjuegucheng/10.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

6 人評論 TO "第1章 白紙人和鼠友"

  1. 回復

    匿名

    2019/10/08 02:33:50

    AS

  2. 回復

    1

    2019/12/26 21:15:05

    1

  3. 回復

    綠蘿

    2020/04/09 14:37:08

    總覺得跟我以前看的版本不同……

    • 回復

      匿名

      2021/01/08 07:39:53

      你看的應該是刪減版,里面沒有女鬼附身紙人情節

  4. 回復

    q

    2020/08/09 01:44:37

    我怎么印象中小說是以一群人盜墓開頭的

  5. 回復

    test

    2021/03/06 01:45:10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