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第14章 紅犼

  胖子英子也看到了,他們的臉上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露在外邊的額頭上全是冷汗,我的全身上下也都出了一層白毛汗,我有點后悔之前把鬼吹燈渲染得那么恐怖。

  我看了看身后的棺槨,蓋子被我們重新蓋好釘上了,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不成?

  站在我身旁的英子最怕死尸和鬼,當下伸手就要拉掉自己的口罩,我忙按住她的手說:“不能摘口罩,你想干什么?”

  英子想吹口哨招呼獵狗們進來,我拍拍她的肩膀說:“別怕,還不到那時候,再說狗也沒辦法咬鬼啊?!?/p>

  胖子走過去瞧了瞧地上的蠟燭,回頭問我:“老胡,你買的蠟燭是多少錢一支的?”

  蠟燭是我在北京買了帶來的,價錢是多少,我買東西的時候還真沒太在意,可能是二分錢一根的吧。

  胖子抱怨道:“你就不會買五分錢一支的嗎?這么重要的東西怎么能買便宜貨!”

  我撓撓頭說:“那下次我買進口的,美國日本德國的哪個貴我買哪個,不過現在蠟燭已經滅了,你就別當事后諸葛亮了,咱們是不是把東西原封不動地放回去?”

  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手這么幾件東西,現在要全都放回去,我和胖子心里都不大情愿,那不成了湯圓不是湯圓———整個一白丸(玩)了嗎?

  胖子渾不吝,認為就算真有鬼出來,便一頓鏟子拍得他滿地找牙,這幾件東西胖爺今天全收了,想要放回去,除非出來個鬼把胖爺練趴下,否則門兒都沒有。

  英子覺得還是把東西全放回去比較好,咱們幾個都不會降妖捉鬼的法術,萬一真惹出鬼怪來,咱們仨有一個算一個,誰都甭想活著從墓里出去。

  我還沒說話,他們兩個就先爭執起來,最后他們都同意了我折衷的辦法,把蠟燭重新點上,隨便放幾件瓷器回去,看看蠟燭還滅不滅,如果還滅,咱們就再放一件回去,要實在不行,咱們就只取走那兩塊玉,別的瓷器全都留下。也許剛才蠟燭熄滅,是因為墓室外的山風灌進來吹滅的。要是不帶點東西出去,別說對不住咱們這一番辛苦,面子上可也有點掛不住了。

  胖子一拍大腿:“成,我看成,就這么著了,我先放個小件的瓷器回去,老胡你去再把蠟燭點上,要是再滅了,咱就只當是看不見了?!?/p>

  和墓主討價還價這種事,可能我是第一個發明的,如果前朝的摸金校尉們地下有知,非氣得從墓里爬出來掐我不可,真是愧對祖師爺了。不過現在是改革開放,我們都應該順應歷史的潮流,不能固守那些傳統死板的規矩,經濟要搞活,思想也要搞活,思想不搞活,經濟怎么能搞活?

  我一邊給自己找理由開脫,一邊取出火柴把墻角的蠟燭點亮,這時胖子已經把一件三彩水紋的瓷瓶放在了棺槨上邊,他圖省事,懶得再搬開棺材蓋子,直接給擺到了棺板上,走回來對我說:“這回沒問題了,這蠟燭不是沒滅嗎?咱是不是該演《沙家浜》第六幕了?”

  我忽然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情況,緊張之余,聽了胖子說話一時沒反應過來,反問道:“什么他娘的第六幕?”

  胖子給了我一個腦錛兒:“想什么呢?《沙家浜》第六幕———撤退??!”

  我沒心思理會他的話,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地上的蠟燭小聲說:“這蠟燭的火苗……怎么是他娘的綠色的?”

  那火焰正發出碧綠碧綠的光芒,綠色的火光照得人臉上都發青了,胖子和英子倆人也湊過來看,見了這種情況,也都面面相覷,做聲不得。蠟燭綠油油的火苗閃了兩閃,在沒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噗”地熄滅了。

  我心知不好,真是太不走運,頭一次摸金就撞到了大粽子,一手一個拉起胖子英子二人的胳膊,向著盜洞就跑,無論如何先爬出去再說,我可不想留在這給金國的番狗做殉葬品。

  眼瞅著就要到洞口了,身后一陣勁風撲來,若不躲閃,肯定會被擊個正著,我們三個人急忙一低頭趴在地上,先是“呼”的一聲,胖子放在棺蓋上的水紋瓷瓶從我們頭上飛過,撞在盜洞的邊緣上碎成無數粉末,隨后又是“砰”的一聲巨響,原本被重新釘好的棺材蓋子猛地嵌進了有盜洞的墓墻上。

  墓墻是用北宋宮廷秘方調配的夯土層,硬如磐石,但是那棺板也極厚重,被難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擲出,平平地嵌進了墓墻里,出口被封死了,要想用工兵鏟挖破棺板還需費一番力氣,不是片刻之工。

  把棺板拍進墓墻,這得多大的勁兒啊,這要是慢了一點,被撞到腦袋上,焉有命在?胖子雖然膽大,此刻也嚇得心驚肉跳:“老胡,你快去跟他商量商量,東西咱再多給他留幾件,翻臉動起手來對誰都不好……畢竟是以和為貴嘛?!?/p>

  第一次就出師不利,我心中無明火起,又犯了老毛病,變得沖動起來,轉過身去把英子擋在后邊,一手摸出懷中的黑驢蹄子,一手拎著工兵鏟對胖子說道:“商量個屁,門都給咱堵死了,擺明了是想讓咱們留下來陪葬,今天這對古玉胡爺我還就拿定了,操他奶奶的看誰狠,抄家伙上!跟這死鬼拼了?!?/p>

  此時主室內沒了蓋子的棺槨已經整個豎了起來,里面的古尸原本醬紫色的干皮上,不知

  在什么時候,竟然長出了一層厚厚的紅毛……

  我見狀也倒吸了一口冷氣,剛才拉開架式要過去拼命的勁頭消了一半,以前曾聽說僵尸會長白毛黑毛,稱為白兇黑兇,還聽傳說里有帶毒的尸妖是長綠毛的,這長紅毛的卻是什么?

  這難道才是傳說中的“紅犼”?這是生活在外蒙草原上的一種猛獸,身硬如鐵,喜歡在地下挖洞,當代并不多見,只是聽過一些傳聞,難道這古墓下邊是它的老窩?

  這次太大意了,本來看這么小的一個墓,避開上面的機關也就是了,沒想到在里面會遇到“紅毛大粽子”。我們的獵槍沒帶進來,挖開的盜洞也被堵得嚴嚴實實,沒辦法招呼大狗們下來幫忙,獵犬和獵槍是我們在森林中倚若長城的防身之物,如今卻只能憑手中的德式工兵鏟和黑驢蹄子跟它斗上一斗了。

  只見那紅犼就連臉上也生出了紅毛,更是辨不清面目,火雜雜的如同一只紅色大猿猴,兩臂一振,從棺槨中跳了出來,一跳就是兩米多遠,無聲無息的來勢如風,只三兩下就跳到我們面前,伸出十根鋼刺似的利爪猛撲過來。

  萬萬想不到紅犼的動作這么快,此時千鈞一發,也無暇多想,斗室之中,沒有周旋的余地,只有不退反進,以攻為守。我和胖子是相同的想法,管它是個什么東西,先拍扁了它再說,二人發一聲喊,掄起工兵鏟劈頭蓋臉地砸向紅犼。

  紅犼動作奇快,雙臂橫掃,我們只覺手中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擊,虎口發麻再也拿捏不住,工兵鏟像兩片樹葉般被狂風吹上半空,當當兩聲插進了墓室的琉璃頂,上面雖然黑暗,但是只聽聲音也能斷定,受到這么大的撞擊,頭上的天寶龍火琉璃頂隨時會塌。

  那西域火龍油非同小可,一旦潑將下來,墓室中就會玉石俱焚,這個墓算是毀定了,要想逃出去,必須短時間內解決戰斗,不過赤手空拳談何容易。

  眾人失了器械,如今只能設法避開紅犼的撲擊,向擺放盔甲馬骨的后室跑去。

  墓室中本無燈光,全憑手電筒照明,這一跑起來更看不清腳下,就在離后室門前幾步遠的地方,胖子不小心踩到了墻邊的罐子,哎喲一聲撲倒在地。

  那紅犼已經如影隨行地撲了上來,發出一聲像夜貓子啼哭般的怪叫撲向胖子。這凄厲的叫聲在狹窄的墓室中回蕩,說不出來的恐怖刺耳,聽得人心煩意亂,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曾經不止一次地發過誓,絕不讓我的任何一個戰友死在我前邊,此刻見胖子性命只在呼吸之間,哪里還管得了什么危險,飛起一腳,正踹中紅犼的胸口,這一腿如中鋼板,疼得我直吸涼氣,腿骨好懸沒折了。

  紅犼受到攻擊,便丟下胖子不管,旋即惡狠狠探出怪爪插向我的腦袋,我把手中的電筒迎面擲向紅犼,一個前滾翻從它腋下滾過,避開了它的利爪。這時我身處的位置是個死角,墻角和背對著我的紅犼形成了一個三角形把我堵在中間,如果給它機會讓它再轉過身來撲我,就萬萬難以抵擋。

  玩命的勾當我這輩子已不知做過多少次了,越是面臨絕境越是需要冷靜,這“紅毛大粽子”有形有質,無非就是一身蠻力,刀槍不入,是只野獸,又不是鬼,我怕它個球。當下更不多想,縱身一躍跳到了紅犼的背上,鼻中所聞全是腥臭之氣,多虧戴著口罩,不然還沒動手,就先被它熏暈了。

  沒了手電筒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見,那紅犼四肢僵硬,不能反手來抓我,只是不停地甩動身體,想把我甩掉。

  我一只手牢牢摟住紅犼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黑驢蹄子往它嘴里就塞,在它臉上胡亂摁了半天,也沒找到它的嘴在哪,自己反而被它甩得頭暈眼花,眼前金星亂閃,暗道不妙,再甩兩下我就先掉下去了。

  黑暗中忽然眼前燈光一閃,我以為是眼睛花了,定睛再看,原來是胖子和英子倆人嘴中叼著手電筒照明,手中抬著一支從后室取出來的大狼牙棒沖了過來,他們這是想硬碰硬啊,我急忙從紅犼的背上跳了下來。

  那狼牙棒重達數十斤,在冷兵器時代屬于超重型單兵武器,剛進入古墓的時候,我們在后室見到過它和其余的一些兵器、盔甲、馬骨都堆在地上,估計都是墓主生前上陣所用的。

  這些兵器雖已長了青綠色銅花,但是狼牙棒并不是依靠鋒利的尖刃傷敵,純粹是以足夠的力量使用重量去砸擊對方。胖子英子分別在左右兩側,用四只手抬起狼牙棒,把狼牙棒當作寺廟里撞鐘的鐘錘,猛撞紅犼的前胸,這數十斤的大狼牙棒再加上兩人的助跑,沖擊力著實不小,嗵的一下便把紅犼撞翻在地。

  兩個人這一下用力過度,累得大口喘氣,我似乎都能聽到他們兩個劇烈的心跳聲。

  我在旁邊贊道:“好樣的,沒想到你們倆竟然這么大的力氣,回去給你們記一功……”

  話音剛落,那紅犼的身體竟然像是裝了彈簧一樣,又從地上彈了起來,我破口大罵:“我操,真他娘的是蒸不熟,煮不爛啊,胖子,再給它狠狠地來一下,這回對準了腦袋撞?!?/p>

  胖子也發起飆來,這回他不用英子幫手,獨自運起蠻力舉起狼牙棒猛撞紅犼,沒想到這次沒能得手,正好紅犼向前一跳,反倒把那狼牙棒撞得飛進了后室,胖子也被掀了個屁股蹲兒,雙手虎口震裂,全是鮮血,疼得哇哇大叫。

  我心念一動,工兵鏟都插到頂棚上去了,要是想打開被棺材蓋子封堵的墓門,正好可以用狼牙棒撞擊,先去后室把狼牙棒取回來,引開紅犼,打破棺板沖出去,外邊空間廣大,有又獵槍獵狗,怎么折騰都行,留在這狹窄的墓室里如何施展得開。

  我拉起坐在地上的胖子,三個人逃入古墓的后室,后室是配室,比起主室還要低出一塊,我下去之后用電筒四下里一照,只見那狼牙棒被紅犼的巨大力量甩出,把后室的墓墻撞出好大一洞來。怎么會是洞而不是坑,難道這后邊還有空間?曾經聽說過有些古墓里面有隱藏的墓室,莫非此間就是一處密室?這回可真是看走眼了。

  墓墻上被狼牙棒撞出的窟窿里黑洞洞的,用手電筒一照深不見底,似乎空間極大,是條長長的通道。

  我正自驚奇,那紅犼已夾著一陣陰風撲進了后室,我們三個哪敢怠慢,倒轉狼牙棒想把它頂出去,然后沖出后室去砸棺板,怎料這家伙的力量遠遠超乎想象,它雙臂一抬,不下千鈞之力,我們三個人雖然用盡力氣,狼牙棒仍然又被擊飛出去,在半空翻了一圈,再一次擊中身后的墓墻。

  這下墻壁上破裂的窟窿更大,此時無路可走,我們只得退進了墓墻后邊的密室之中,豎起狼牙棒準備接著再斗。

  紅犼卻不再追趕,只是在后室中轉圈,我長出了一口氣,用手電筒照了照胖子和英子的臉,除了胖子的手震破了之外,他們都沒受什么傷?;厮紕偛旁谀故抑械囊贿B串惡斗,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那真可以說是在鬼門關里轉了兩圈。

  英子忽道:“你們看看這墻上咋還有字呢?這寫的是啥???”

  我們順著英子的手電筒光線向墻壁上看去,只見有個紅色的路標,上面寫著“滿蒙黑風口要塞地下格納庫”一排大字。

  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關東軍的秘密要塞?”想不到鬼子要塞的地下通道和古墓的后室只有一墻之隔,再向里邊偏半米,早就把古墓挖開了。若不是狼牙棒被猛撞到墓墻上,可能永遠都不會有人發現這座深深隱藏在地下的軍事要塞了。

  尚未來得及細看,古墓后室和要塞相隔的那一面墻壁轟然倒塌,紅犼已經從墓室的破墻里面跳了出來。

  胖子大罵:“我操,屬他媽狗皮膏藥的,還粘上了!”說罷抓起狼牙棒就想沖過去。

  我急忙攔住他說:“別跟它死磕,先找路跑出去再想辦法?!比送锞团?。地下要塞的通道極寬廣,地面都是水泥的,完全可以走裝甲車,只是這通道又長又寬,沒遮沒攔,那紅犼來得又極快,頃刻已跳至眾人身后。

  我想把黑驢蹄子扔出去阻它一阻,伸手在身上亂摸,忽然摸到口袋里還有不少糯米,聽說古代摸金校尉們進古墓都要帶上糯米,如果中了尸氣可以用來拔毒,現在也可以當作暗器砸它一砸。

  只覺身后陰風陣陣,惡臭撲鼻,我從兜中抓了一把糯米反手撒向紅犼,這一大把糯米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盡數落在了它的臉上,它渾然不覺,只是停了一停,便徑直跳將過來。

  此時我們已經跑到了地下要塞的通道盡頭,格納庫(倉庫)半開著的大鐵門就在面前,想是那些關東軍撤退得非常匆忙,鐵門沒有上鎖,但是三十幾年沒有開闔,軸承都快銹死了,我們三個跑進倉庫,各自咬牙瞪眼,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終于趕在紅犼進來之前把這道厚重的鐵門關了起來。

  紅犼就算真是銅頭鐵臂也進不來了,就連它的撞門聲在里面都聽不到。這種軍事設施的倉庫大門,都是防爆炸沖擊波的設計,在鐵板鋼板之間還加了兩層棉被,可以吸收沖擊力。當年日本鬼子讓美國空軍炸成了驚弓之鳥,就連地下要塞也都建成了抵御大型航空炸彈的構造。那怪獸就算再厲害,也沒有美軍的高爆炸彈威力大。我們在這里算是暫時安全了,不過怎么出去還是件很傷腦筋的事。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jingjuegucheng/2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