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第19章 考古隊

  原來大金牙正好認識一個北京市考古文博學院的教授,他們之間也經常進行橫向的交流,近期出了一件事,這件事情的詳細情形是這樣的。

  在文革十年中被迫中斷的考古保護文物等活動,在改革開放之后,再度重新展開了,最近三年,是一個考古的高峰期,大量的古墓和遺跡紛紛浮出水面。

  古玩收藏交流交易也極度火爆,各種大大小小的盜墓團伙聞風而動,見了土堆就挖,尤其以陜西、河南、湖南等地為甚,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自從新疆樓蘭小河墓葬群被發現以來,人們好像才猛然醒悟,新疆的大沙漠之中,曾經輝煌無比的絲綢之路,孔雀河沿岸的西域三十六國,胡狐、樓蘭、米蘭、尼雅、輪臺、蒲類、姑墨、西夜……冒險者的樂園,不知多少財寶與繁榮被茫茫黃沙覆蓋著。

  一時間,無數探險隊、考古隊、盜墓賊爭先恐后地進入塔克拉瑪干沙漠尋寶。這是繼十九世紀初沙漠探險熱之后的第二次探險熱潮,但是這片大沙漠對大多數經驗不足的探險家來講,正如著名的瑞典籍大探險家斯文赫定對塔克拉瑪干的解釋一樣,那是一個有去無回的地方。死亡之海,由此得名。

  對新疆古墓遺跡的保護,迫在眉睫,然而官方沒有足夠的人力財力對塔克拉瑪干沙漠中的遺跡進行發掘保護,大批的考古人員都在河南爭分奪秒地發掘已經被盜墓或施工損毀的古墓。

  大金牙認識的這位教授,長期研究西域文化,對新疆的古墓被破壞事件憂心忡忡,一直找領導申請,希望親自帶隊去沙漠,對這些遺跡做一次現場評估,然后向有關部門申請發掘或者進行保護。

  上級則以經費不足為借口,一再推拖,其實經費是其次,主要是因為最近在沙漠里出事的人實在太多了,擔心教授他們去了出點什么意外。官場有種潛規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不犯錯就是立大功,升官發財是遲早的事。

  直到近日,有一位美籍華人出面,對教授的考古隊提供全部資金的支持,這才得以成行。目前這支考古探險隊還在進行前期準備,他們還需要找一個有豐富沙漠生存經驗的領隊,此外還缺一位懂風水觀星之術的能人,因為考古隊員大多是啃書本的書呆子,沒有領隊,進了沙漠就肯定出不來了;沒有懂得天星風水的高人,憑他們也找不到遺跡古墓之類的所在。

  找這種人談何容易,有些人來應征,多半是欺世盜名之輩,雙方一談,就露了怯,所以教授也拜托大金牙在民間找找這樣的能人。

  大金牙問我想不想去,那美國人出的價可相當高了,并且可以去沙漠里瞧瞧,到底有沒有什么大墓,就當踩趟盤子,日后行動也好有個參考。

  我說:“這個機會不錯,對我們來說是一次難得的實踐,我們從來沒跟考古人員打過交道,如果我們能一起去的話,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沙漠我倒是去過,以前部隊曾經兩次進入沙漠深處進行軍事演習。領隊是領隊,要想進沙漠,還必須要找個當地的好向導。另外天星風水我懂,只要天上有星星,我可以帶著他們找到他們想找的地方。只是,我不太明白,這個美國人為什么出錢贊助咱們中國的探險活動?他的目的是什么呢?美國人不是雷鋒,美國人很務實,最看重實際利益,沒有好處的事,他們是不會做的?!?/p>

  大金牙說:“這事的詳細情況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只知道個大概。出資的這位美國人是個女的,華人,她爹是華爾街的大亨,平時很喜歡探險考古之類的活動。去年,她爹和一批中國探險家,一起去新疆探險,她爹好像對什么精絕文化特別感興趣。他們那次去就是為了尋找那座隱藏在沙海腹地的精絕古城,結果去了就沒回來,一個人也沒回來,當地的駐軍出動了飛機去找,最后也沒找到,一點線索都沒有。她繼承了家里的大筆遺產,恐怕對她父親的事不太死心,這次出資贊助,有可能也是想在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再去找一找她的親人。她雖然是美國人,畢竟是華裔,按咱們中國人的傳統,人死之后,得埋在故鄉啊,扔在沙漠里風吹日曬的,遠在家中的親人,也不安寧?!?/p>

  我們三人一直喝到晚上方散,約定了由大金牙去聯絡買家,并把我們介紹給即將出發的考古隊組織者陳教授,我們能不能加入進去,還需要和陳教授面談。

  兩天之后,大金牙帶我們去了天津,在天津沈陽道,有個小小的古玩門市,店主是個三十幾歲的白凈女人,我們都稱呼她為韓姐。韓姐是一個香港大老板包養的情婦,那位老板在香港是屈指可數的幾大古玩收藏家之一,在天津給韓姐開這么個鋪面,一是為了給她的乏味生活找點事做,二是可以收購古玩明器。

  韓姐是個不怎么愛說話的女人,但是她對古玩鑒定有極高的造詣,看了我們的明器之后,她很大方地付了六萬:“現在的行情,頂多是五萬,多付你們一萬,是希望咱們交個朋友,以后有什么好東西,請你們還拿到這來?!?/p>

  我把厚厚的鈔票接在手中,心情激動,手都有些顫抖,我暗罵自己沒出息:“老胡啊老胡,你也算見過世面的人了,當年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檢閱紅衛兵,你參加的時候激動過嗎?坦率地說當時激動過,但是沒現在這么激動。好歹你也算是大森林里爬過樹,昆侖山上挖過坑,對越反擊開過槍的人,怎么今天激動得連錢都拿不住了?唉,這就是金錢的力量??!沒辦法,你可以不尊重金錢,但是沒錢,就不能給山里的鄉親們拉電線,就不能給那些犧牲戰友的家屬們改善生活,錢太偉大了,出生入死,為了什么,就是為了錢?!?/p>

  回去之后,我把錢分成了四份,一份給英子,一份給了胖子,還有一份給支書,給大伙分分,剩下一份,留著購買裝備,以及下次行動的經費。

  胖子沒要自己的那份,他說這次的錢說少不少,但是說多也不多,給崗崗營子修路肯定是不夠,咱們一分就剩不下多少了,聽說老胡你連隊里有好多鄉下的烈屬,家里人口多,雖然有政府的補助,但是生活非常困難,甚至有的老娘,兒子犧牲了,她都沒錢買車票去云南看看自己兒子的墓。聽你說了這事,我眼睛就發酸,心里很不舒服,你干脆把我這份寄給那些烈屬和受傷殘廢的兄弟們吧。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當兵上戰場打仗,可是我爹死得早,我沒那個機會了,老胡你就幫我完成這個愿望吧,以后咱們錢多了再分給我也不遲。

  說起這事,我的眼淚也在眼眶里打轉,拍拍胖子的肩膀:“行啊,現在覺悟越來越高了。以后賺錢的機會有的是,這回咱們爭取去新疆,賺美國人的錢?!?/p>

  休息了幾天,大金牙就來通知,說約了考古隊的陳教授見面,帶我和胖子去了陳教授辦公的地方。

  教授歲數不小了,我一見面就不免替他擔心,這把老骨頭還想進世界第二大流動性沙漠?

  與陳教授一起的,還有他的助手郝愛國,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知識分子,頭發亂得像雞窩,一看就缺少待人接物的經驗,他的深度近視眼鏡向人們表明,他是一個擁有嚴謹務實刻苦鉆研的求學態度,并且不太重視自己形象的人。他這種人文革時候有不少,但是改革開放之后,隨著新知識新風潮嶄新價值觀的流行,這樣老派兒的人已經不多了。

  郝愛國認真地打量了我們一番,也不客套,開門見山地說道:“兩位同志,你們的來意我們已經知道了,想必我們考古隊的要求你們也是知道的,這次是破格中的破格,例外中的例外。我們需要的是人材,你們兩位是有沙漠生存探險的經驗,還是懂星宿風水學?這個半點不能馬虎,如果你們沒有這方面的本領,我們一概不會走后門?!闭f完看了大金牙一眼,“看誰的面子也不行?!?/p>

  陳教授覺得郝愛國說話太直了,他跟大金牙的父親也很熟,經常向他們請教一些古玩鑒賞的問題,不愿意把關系鬧得太僵,就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打圓場,請我們落座,閑聊了幾句,問了我和胖子的一些事,聽完之后微笑點頭:“不簡單啊,當過解放軍的連長,還有參加過戰爭的經驗,而且去過沙漠,真是難得啊,當我們這些書呆子的領隊,那實在是綽綽有余了。沙漠中的遺跡和古墓,大多數都掩埋在黃沙之下,孔雀河故道早已干涸難以尋覓,如果不懂天星風水術,恐怕是找不到的,不知這風水學你們二人懂不懂?”

  我知道這種天星風水又名天穹青囊術,是《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的天字卷,最晦澀難懂的一章,我從來沒實際用到過,不過,這時候只能硬著頭皮吹了。我撓了撓頭皮答道:“老先生,不是我吹牛啊,對于這個星盤月刻風水術,我是熟門熟路,不過這得從何說起呢……”

  為了得到這份以美金支付的工作,我把肚子里的存貨都倒了出來,希望能把他們侃倒,侃蒙。多虧了我祖傳的那本秘書,初時郝愛國看我年紀輕輕,以為我是大金牙的親戚,走后門來他們這混飯吃,我說了幾句,頭頭是道,他也不免對我刮目相看,在一旁聚精會神地傾聽。

  這個風水嘛,被稱為地學之最,風水之地可以簡單地概括為:藏風之地,得水之所。這個《葬書》① 中講得好?。骸霸嵴?,乘生氣也。氣乘風是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p>

  后世又將風水學無限擴大化了,不僅僅限于墓葬的地脈穴位,而逐漸引申為堪輿之術??拜浾?,天地也,說白了就是分析天地人三者之間關系的一門學問。

  但是今天我只向在座的教授和老師,說一說風水術中的一個分支“天星風水”。古代帝王貴族,對死后之事非??粗?,生前享受到的待遇,死后也要繼續擁有,不僅是這樣,他們還認為天下興亡,都發于龍脈,所以陵墓都要設置在風水寶地。雍正皇帝曾經將帝陵精辟地概述過,他說:乾坤聚秀之區,陰陽匯合之所,龍穴砂水,無美不收,形勢理氣,諸吉咸備,山脈水法,條理詳明,洵為上吉之壤。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句話,但這無疑是對帝陵擇地的最直接、最形象、最生動的描述,但是他只說了一半,古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不僅要山脈水法,也要日月星辰。

  從上古時代起,人們就經常觀看天象,研究星辰的變化,用來推測禍福吉兇,在選擇風水寶地的時候,也會加入天文學的精髓,天地之相去,八萬四千里,人之心腎相去,八寸四分,人體金木水火土,上應五天星元,又有二十四星對應天下山川地理,星有美惡,地有吉兇。

  凡是上吉之壤,必定與天上的日月星辰相呼應,而以星云流轉來定穴的青烏之術,便是風水中最難掌握的天星風水。

  天有二十四宿,日有二十四時,年有二十四節氣,故風水也有二十四向,二十四位。能看懂這些星星的吉兇排列,再通過羅盤定位,就能找到我們想要找的地方,不過這種天星風水流派甚多,各有章法,其中也不乏相互矛盾的,浩瀚沙海中的古跡,時隔千年,能有百分之二三的機會找到就不錯了。

  陳教授聽到此處,高興得站起來說道:“胡同志說得太好了,老天爺開眼啊,總算是給我們派來你這么個人才。在新疆的大沙漠中,時隔千年,甚至幾千年,滄海桑田,以前的綠洲和城市都變成了茫茫沙海,山脈河流都已經消失不見了,我們如果想找到那些古絲綢之路上的陵墓,依靠天星風水之術,是最簡潔有效的途徑了。我宣布,你們兩位,從現在起,正式加入我們的考古工作組了?!?/p>

  郝愛國也過來和我們熱情地握手,對剛才的不近人情表示歉意:“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這種知識分子都是臭老九,文革這么多年,一直都在蹲土窯,蹲傻了,不太會說話,請不要在意?!?/p>

  我暗自慶幸:“嘿嘿,我也就知道這么多了,再往下說非露了馬腳不可。天星風水難得無法想象,我是看不太明白的,不過想必你們這批戴近視眼鏡的知識分子,也經不住沙漠中殘酷環境的考驗,進去之后用不了兩天就得往回跑。另外我夸大其詞,把找到遺跡的概率說得極低,找不到的話,那就不是我不懂天星風水的責任了,但是我們的工錢,可一分都不能少?!?/p>

  我正想得得意,房中又進來一個年輕的女子,陳教授連忙為我們引見:“這位楊小姐就是咱們這此活動經費的出資者,她也隨同咱們一起去,你們別看她是個女孩子,可是赫赫有名的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的攝影師啊?!?/p>

  我作紳士狀,跟她握手致意,我想對方既然是美國人,我得跟人家說英文啊,你好怎么說來著?好像是:“哈……哈……哈漏?!?/p>

  楊小姐微微一笑:“胡先生,我會說中文,咱們還是用中國話交談吧。你今后叫我Shirley楊就可以了?!睕]想到她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沒有半點美國口音,至于美國口音是什么樣的,其實我也沒個概念,反正覺得她和中國人沒區別。

  Shirley楊又和胖子握了握手,然后提出一個疑問,王凱旋先生(胖子)是和胡先生一起來的,胡先生的本事很大,指揮過部隊,還懂天星風水術,不過,王先生有什么本事,我們還沒領教過。這次去沙漠探險,事關重大,我們不需要沒有獨特技能的人。

  我沒想到美國人說話這么直接,大伙都一齊看著胖子,我趕緊替他說道:“沙漠里不太平,我這位朋友,槍法好?!?/p>

  胖子見那美國女人瞧不起自己,把嘴一撇,氣哼哼地說:“新疆算個什么,當年老爺我去新疆沙漠剿過匪,在尼雅綠洲殺得土匪屁滾尿流,還親手打死了匪首。你們瞧瞧,這就是戰利品?!闭f罷,掏出了那塊帖身玉佩在大伙眼前一晃,“見識過嗎,你們?”

  我在旁邊直咧嘴,心想這個白癡,說個瞎話都說不圓,你把你爹那輩的英雄事跡都安自己頭上了,還他娘的去新疆剿匪,剿匪那會兒你還穿開襠褲呢,你說你吃過新疆羊肉串還差不多。事到如今,看來我只能耍賴了,如果不帶胖子去,我也不去,估計他們最后只能妥協。

  然而卻沒人反駁,陳教授和Shirley楊的目光都被胖子手中的玉佩所吸引,胖子拿著玉佩的手到哪,他們的目光就跟到哪,連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Shirley楊本來不同意胖子參加考古隊,不過自從見到了胖子的玉佩之后,她就毫不猶豫地答應給我們倆每人一萬美金的報酬,如果能找到沙漠腹地的精絕古城,再多付一倍。不過這筆錢要等到我們從新疆回來之后才能兌現。

  大金牙也曾經看過胖子的玉佩,以他的老到,也瞧不出這玉的來歷。他在這方面上不如陳教授等人識貨,畢竟大金牙是倒騰玩意兒的,陳教授浸淫西域古文化研究長達數十年,Shirley楊的父親和他是好友,Shirley楊自幼受家庭環境的熏陶,對西域歷史等事物也是半個專家,所以他們二人一看這塊玉就瞧出門道來了。

  陳教授認為這塊玉至少有一千五百年至兩千年的歷史,上面刻的文字是鬼洞文。鬼洞是古時西域的一個少數民族,現在這個民族早已經滅絕了,據敦煌出土的一些典籍上記載,精絕國的女王就是鬼洞族人,而玉上的十個鬼洞文字,究竟是什么內容,還需要進一步考證。

  陳教授和Shirley楊的父親都是癡迷西域文化,精絕這座曾經繁榮華美的城市,可以說是西域三十六國中的翹楚,鼎盛時期,在西域罕有其匹,后來國中好像出了一場大災難,女王死了,從那以后這座古城就消失不見了。

  昔日的榮光已被黃沙掩埋,證明它曾經存在過的線索,只有一些古老文獻中零星的記載,傳說精絕女王是西域第一美人,她就像天上的太陽,她的出現讓群星和月亮黯然失色。

  Shirley楊的父親就是為了尋找這位女王的陵寢,中美學者一共五個人組成的探險隊,攜帶著頂尖裝備,進入沙海深處,卻一去不回。

  這次行動,一者是對沙漠中的古墓進行現場評估和勘察;二者也是想碰碰運氣,看能否找到那五名探險家的遺體,好好地進行安葬。

  Shirley楊想買胖子手中的玉佩,我和胖子認為奇貨可居,咬死了不賣,暗中合計能宰她多少美金。

  我們加入了這支由學者和攝影師組成的探險隊,我混上了領隊,胖子混上了副隊長。去沙漠的事,就這樣敲定了。

  西行的列車,飛馳在廣闊的西部大地上,我和胖子在臥鋪車廂里睡得天昏地暗,我們的第一站是西安,在那里要同陳教授的幾個學生會合,然后去烏魯木齊,探險隊的裝備將會直接托運到那里。

  郝愛國一進來,就讓胖子的臭腳丫子熏得差點摔倒,他把我推醒:“胡同志,醒醒,醒醒,教授找你商量點事,過來一下吧?!?/p>

  我向車窗外看了看,天還是亮的,也不知道是幾點,都睡糊涂了,披上衣服跟隨郝愛國去到了隔壁。

  陳教授和Shirley楊正在看地圖,見我進來,就招呼我坐下,郝愛國給我倒了杯熱水,我問他們有什么事。

  陳教授說:“咱們明天早上就能到西安了,接上我的三個學生,人員就算都到齊了。你是咱們的隊長,想提前跟你商量一下路線的問題?!?/p>

  Shirley楊也在旁說道:“是的,胡先生,我和教授商量了,計劃從博斯騰湖出發,向南尋找古孔雀河河道,然后,經古孔雀河河道進入沙漠深處,沿茲獨暗河南下,尋找精絕古城遺跡,我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p>

  我心中覺得好笑,這些知識分子和有錢人,紙上談兵異想天開,你們這么走等于是在沙漠戈壁中兜圈子,哪有人敢在沙漠里走Z字形路線,就算不渴死餓死曬死,到最后也得累死。不過我一直認為他們這些人屬于錢多了燒的,吃飽了撐的,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去沙漠里遭罪,指定用不了兩三天,就得哭著喊著回去,所以什么路線并不重要,回去之后把錢給我就行了。

  我對Shirley楊說:“楊大小姐,我雖然是領隊,但是對于行進路線的安排,我沒資格參與決定,你們確定好了路線和目標,我負責把大伙領到地方,換句話說,您的,掌柜的干活,我們的,苦力的干活?!?/p>

  話一出口,我也有點后悔,俗話說得好,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人家花錢雇了我,我當然得盡到本分,于是我對他們講,關于路線的事宜,必須等到了新疆之后,找個土生土長的當地向導,征求一下他的意見,然后再決定,現在說有點為時尚早,找向導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眾人又商量了一些細節,然后各自休息去了,這次在火車上的談話之后,我隱隱約約覺得,他們這些人,決心很大,不見得進入沙漠沒幾天就得跑回來。

  在西安,見到了我們考古隊的其余成員,都是陳教授帶的學生,相貌樸實的薩帝鵬,個子高高的楚健,還有個女學員葉亦心。

  加上先前的五個人,一共八人。抵達了新疆,我聯絡了以前在部隊的一個戰友劉鋼,他是進疆部隊三五九旅的后代,在新疆土生土長,但是他和當地人也不太熟,想找個熟悉沙漠地理的當地向導很不容易,最后終于通過劉鋼的朋友,找到了一位做牲口生意的老人。

  老人的名字,已經沒人喊了,人們都稱他為安力滿,意為沙漠中的活地圖。

  安力滿老漢叼著煙袋,把頭搖個不停:“不行不行的,現在嘛是風季,進沙漠嘛,胡大他老人家,那是要怪罪下來的嘛?!?/p>

  我們軟磨硬泡,我讓陳教授出示了文件,我對他說明我們是國家派下來工作的干部,地方上的同志必須要配合,安力滿你要是不給我們當向導,我們就找警察,把你的駱駝和毛驢都沒收,讓你做不成生意。

  Shirley楊又告訴他,只要你來做我們的向導,你所有的牲口,我出雙倍的價錢買下來,等從沙漠中回來,這些牲口還是你的,錢也是你的。

  安力滿老漢無奈,只得應了下來,但是他提出了一個要求:“汽車嘛不要開,胡大不喜歡機器嘛,駱駝嘛多多地帶,胡大喜歡駱駝?!?/p>

  在這個環節上,我和安力滿老漢的意見一致,駱駝在沙漠中比汽車要可靠得多。

  安力滿老漢挑選了二十峰駱駝,出發的那一天,把我們的裝備物資都裝到駝背上,再帶

  上大量的豆餅和鹽巴,胖子邊幫他搬東西邊問:“老爺子,咱在沙漠里就吃豆餅和鹽巴?這不越吃越口渴嗎?”

  安力滿老漢大笑:“哎呀,我的烏力安江(壯實的朋友),這個嘛,你要吃也是可以的,不過胡大認為這些嘛,還是應該留給駱駝吃嘛?!?/p>

  安力滿老漢告訴我們大家,現在的季節,是沙漠中最危險的時候,從博斯騰湖到西夜城遺跡,這先前一段路,有沙漠也有戈壁灘,幸好有孔雀河的古河道相連,還不難辨認,但是想再往深處走,能不能找到茲獨暗河,那就要看胡大的旨意了。

  我們這支九個人組成的小隊,與其說是考古隊,倒不如說是古時候的駝隊,食物的攜帶量,大約維持不到一個月,清水足夠使用十幾天,在半路的幾處綠洲以及地下暗河,還可以再補充淡水。另外還有幾大皮口袋酸奶湯,在沙漠中渴得受不了的時候,喝上一口解渴,能頂過十口清水。再加上探險隊的各種器材設備,使得每峰駱駝的負重量都很大,行進的時候,人員只能靠兩條腿,走一半路,騎一半駱駝。

 ?、?《葬書》,相傳為兩晉時代著名方士術者郭璞所著。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jingjuegucheng/28.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