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第24章 黑塔

  我們七個人在廢墟中覓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繞道而行,走了很久才來到古城的中部,這里的街道相當寬闊,雖然黃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脈絡仍然可以瞧得出來。

  然而這附近除了那座傾斜的黑塔,卻并沒有其他的大型建筑,別說王宮了,連間像樣的民房都不存在,盡是一道道風化了的土墻。

  陳教授說這里的王宮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們到黑塔上,從高處觀看,看能不能發現地宮的入口。

  塔下的基座和多半個拱形石門都被埋在沙中,這黑塔全是用扎格拉瑪山的大石頭雕成,共有六層之高,稍微有些傾斜,依然十分堅固。除了建筑材料十分罕見,塔頂的最高處有一個黑色橄欖形石球。

  陳教授戴上老花鏡,仰起頭來看了半天,又用望遠鏡看,邊看邊自言自語:“對呀,以前我怎么就沒想到?!?/p>

  我想問他沒想到什么,陳教授卻一矮身,鉆進了塔門,他似乎是急于想去證實什么,我們連忙在后邊跟上。

  塔中的墻壁上密密麻麻地刻著奇特的鬼洞文,每一層都有一個黑色石像,第一層是一頭石羊,倒并無特別之處。第二層是個石人像,與常人大小一般,高鼻深目,半跪在塔中。第三層竟然是我們躲避沙暴時,在無名小城中所見到的巨瞳石人像。

  陳教授停下腳步對我們說:“看來我推測的沒錯,各地出土的那些巨瞳石人像的源頭,就是精絕國,材料就是那扎格拉瑪的黑色石頭?!?/p>

  薩帝鵬問道:“教授,那這塔是用來做什么的?怎么每一層都有個雕像?”

  陳教授說:“我推測這黑塔是用來顯示鬼洞族地位的,每層的石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級,第一層是牲畜,如果沒猜錯,地下應該還有一層,擺放著地獄中的餓鬼。第二層是普通人,包括西域的所有胡人,他們的地位僅高于牛羊,相當于奴隸。第三層就是這巨瞳的人像,剛才我看了,塔頂的石球,是個眼睛的造型,巨瞳石人和眼睛造型的圖騰,代表著這個民族對眼睛的崇拜。咱們快上去瞧瞧,在精絕國地位更高的是什么?!?/p>

  胖子說:“就連我這水平的都能猜出來,我敢打賭,上面肯定是女王的雕像?!闭f著搶先上了第四層。

  我緊跟在后,上去一看,卻出乎意料,這層中的石像,蛇身人頭,長有粗壯的四肢,后肢是獸形,前肢呈人形,手持利劍盾牌,臉是個男性的面孔,面目猙獰,瞪著雙眼,好像是內地寺廟中的怒目金剛,石像后腦也有個黑球,與扎格拉瑪山中的怪蛇一樣。

  這工夫陳教授等人也陸續上來,見了這怪異造型的石像,嘖嘖稱奇:“這似乎是王國的守護神啊,頭上也有個眼睛形狀的黑球,看來鬼洞人真的相信眼睛是一切力量的來源。守護神的地位還在女王之下,看來精絕女王確實被神化了。走,咱們再去第五層看看是不是那女王的雕像?!?/p>

  正要上行,葉亦心被塔樓上的晨風一吹,忽然清醒了過來,Shirley楊取出水壺喂她喝了些清水。她仍然十分虛弱,可比起昏迷不醒的時候,現在是讓人放心多了,她的脫水癥還是十分明顯,不過暫時不用擔心她的性命了,既然醒過來了,那么一兩天之內用大量冷鹽水治療妥當,便無大礙了。

  我們都急于知道塔上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順便尋找古城地宮的入口,便扶著她一起前往黑塔的第五層。

  我在走上黑塔第五層的短暫過程中,想過各種可能,唯獨沒想到第五層空無一物,就連石像的底座也沒有,只是墻壁上的密文更加多了。

  我問陳教授:“這層是不是被破壞了?或者被盜了?”

  陳教授略一遲疑,說道:“這不好說,看看上邊一層才知道這里究竟有什么名堂?!?/p>

  這黑塔里的石像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迫不及待地沿塔中臺階上到頂層,這最高層的塔中矗立著一個黑色的王座,座上端坐著一個女子雕像,服飾華美,臉部刻成戴著面紗的樣子,看不到容貌,不過一眼就能看出來,這石像與姑墨王子古墓壁畫上描繪的精絕女王完全一樣,這是女王的全身石像。

  眾人議論紛紛,都在猜測那女王究竟長得什么模樣。

  我想不出個所以然,便問他們:“這女王葫蘆里賣的什么藥?為何連雕像也不以真面目示人?”

  胖子答道:“依我看就是故弄玄虛,什么西域第一美人,多半是個見不得人的丑八怪,否則至于這么藏著掖著怕人看嗎?不過這身段還真說得過去,盤子不成,條子倒還順溜?!?/p>

  我說你嘴里積點德,這都死了兩千年的人了,你還看人家身條好壞,你看這城中的事物,與那些傳說是何等相似,萬一這女王真是個妖怪,保不準就從哪蹦出來咬你一口,咱都別瞎猜了,還是聽聽教授怎么說吧。

  陳教授自從上了黑塔的第六層,就始終沒開口說話,一直在將這些線索在腦中串聯,這時思索得差不多了,聽我們出言相詢,便講道:“先前我說過,這石塔很有可能是一種精神上的象征,有明顯的等級特征,由高到低,便是由貴而賤。精絕國的國民主要由鬼洞族組成,這個民族早已滅絕,目前沒有出土過他們中的任何一具遺骨,所以無法推斷這個種族的起源與背景。咱們到目前為止,最大的發現就是這個種族以眼睛為圖騰,這絕對是對古西域文明研究的一個重大突破,有了這個依據,很多困擾學者們多年的謎題,都將迎刃而解?!?/p>

  胖子又問道:“那這第五層為什么是空的?”

  我忽然想到我們在姑墨王子的古墓中,聽Shirley楊所說的那番話來,忍不住脫口道:“虛數空間!”

  陳教授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在守護神之上,是一個無法形容的虛數空間,而女王又凌駕于其上,好像她完全控制著這個未知的空間。塔頂上還有一個眼睛形狀的圖騰,這說明女王的力量也來自她的眼睛?!?/p>

  聽到此處,眾人心中難免有些發毛,難道這世界上當真存在這么一種超出人類常識的空間?而那女王又能通過眼睛控制那個異界,她豈不真就是個妖怪?還好她已經死了。

  陳教授看出眾人都有些擔心,便繼續說道:“你們用不著緊張,古代統治者多是用這些神話來愚弄百姓,這才能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就像中原的那些皇帝,個個都說自己是真龍天子,授命于天,可實際上呢,只不過是一種愚民的手段而已。這女王從不露出面目,裝神弄鬼,倒也并不奇怪。但這些古跡對研究古代歷史文化,都有極高的價值,這座石塔的意義非常重大?!?/p>

  我們見黑塔中除了石像再無他物,便從塔上俯瞰全城,只見整座精絕城都和沙漠中的黃沙混為一色,古城廢墟的輪廓,也是一個巨大眼睛的形狀。

  陳教授看罷,問我道:“胡老弟,你對風水的見解頗為高明,你看這城的風水如何?”

  我心想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尋找王宮中的水源,這老頭子怎么又考我?難道教授認為那女王的古墓就在王宮的下面不成?便仔細觀看周遭的地理形勢。

  我指著北面的扎格拉瑪雙山說道:“教授您看,那黑色山脈,多像是一條沙漠中的黑龍,只可惜中間斷開了,一條龍變做兩條蛇。以我的愚見,這中間的山谷是人工開鑿而成,山中開出來的石料,可能都被用做了城中黑塔和石人的原料。古時帝王,都是從一登基,便立即開始為自己百年之后準備陵墓,這座古城如果真有地下水脈,和這扎格拉瑪遙相呼應,形成一靜一動之勢。想必那精絕女王也是位才智卓絕的奇人,知道黑龍不吉,便發動人力,把這條黑龍斬斷釘住,讓它永遠守護著自己的陵墓,這座城就形成了一個絕佳的寶穴。如果女王的陵墓真在城中,那規模一定不小,所以有一點我想不明白,教授您說她的王宮在地下,我覺得古墓也在地下,那未免有些局促了?!?/p>

  陳教授贊道:“果然高見,我想王宮和古墓確實都在城中地下,不過不是擠在一起,有可能是分為三層,地上這層是城堡,地下一層是王宮,最深處,便是精絕女王的陵寢。精絕國力強大,驅使著周邊小國的十萬奴隸,連那扎格拉瑪山都能硬生生地開出一條山谷,這地下王宮和陵墓的工程雖大,卻也做得出來?!?/p>

  傳說曾經不止一次有探險家到過這座古城,但是黃沙不斷移動,完全找不到他們的蹤跡,他們中也可能有人進入過地宮,不過完全無法證實,自然也瞧不出來那些人是從哪里進入地宮的。

  明知王城就在腳下,卻找不到入口,端的是讓人心急如焚。我們在塔下一條街一條街,一座破屋一座破屋地看,終于在城中發現了一所高出普通房屋的石頭建筑,上面也是遮著一層黃沙,不仔細瞧,還真不容易發現。

  看來這是唯一的線索了,我們匆匆趕到近前,這建筑似乎是間神廟,也是由扎格拉瑪黑石筑成,石門造成一張巨獸張著大嘴,門口堆積了大量黃沙,我和胖子挖開一條通道,眾人帶上防毒面具,用冷煙火照明前進。

  石殿十分宏大,有二八一十六根巨形石柱,只是門前被黃沙堵住,里面沒有沙子。

  殿內最深處的地上供奉著一只玉制眼球,玉石中還有天然形成的紅絲,藍色的瞳孔,層次分明,幾可亂真。

  我看得咋舌不已,乖乖,這個東西一定價值連城,便是只看上一看,摸上一摸,也不枉出生入死進了一趟沙漠,真是個神器,若不親眼得見,哪想得到世上有這等寶物。

  胖子按捺不住,想把玉石眼球搬下來裝進背包,哪知連使了幾次力,那眼球就如在地板上生了根,紋絲不動。

  陳教授怕胖子力蠻,毀了這古代神物,連忙把他拉開,讓他不可亂動。Shirley楊發現玉石眼球上有個凹槽,形狀奇特,倒與胖子的玉佩十分相似,便對胖子說:“把你那塊家傳玉佩裝在上面試試,這好像是個機關?!?/p>

  胖子大喜,從懷中摸出自己的玉佩,把旁人都推在一邊,自己動手把玉佩插在玉石眼球的凹槽上:“這要是對得上,那這大眼球就是老子的了,誰搶跟誰急,別怪老子不客氣了。他奶奶的,這真是個好東西,老胡,這回咱他媽真發了?!?/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jingjuegucheng/3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