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第32章 撞邪

  陳教授的聲音變得非常尖銳刺耳,墓室內本就狹窄,更顯得他的聲音凄厲異常。我們三人心下都是疑惑不解,教授瘋了倒也罷了,怎么突然之間連聲音都改變了?

  我連連晃動陳教授的肩膀,想讓他清醒一點,誰知他的喊聲越來越大,揮舞著雙臂:“不要出去,不要出去!”邊喊邊拼命地拉扯我的胳膊。

  我擔心陳教授瘋瘋癲癲地做出什么威脅到大伙安全的舉動,便讓胖子過來幫忙,和我一起把陳教授按倒在地。

  Shirley楊怕我們倆弄傷了教授,急忙過來阻止,哪知陳教授見她過來,忽然伸出手臂,奪過Shirley楊手中的羊皮古冊,扯掉最后一頁,張口便咬。

  那幾千年前的羊皮何等古舊,自然是咬不動,陳教授卻不管不顧,只是一個勁地把羊皮塞進嘴里狂嚼不止。

  陳教授受了刺激之后又癡又傻,怎么突然變得如此歇斯底里,神經崩潰的人是不可能再受魔芋花幻覺控制的,難道是被惡靈附體了?他是不想讓我們離開這里逃生?

  胖子把教授嘴中的古羊皮扯了出來,羊皮倒沒事,陳教授的口中已滿是鮮血,為了預防萬一,我們只好把他暫時捆起來。

  我最關心羊皮冊的最后一頁有沒有損壞,倘若有逃出的方法,應該就在這最后一頁,要是被陳教授嚼壞了,那就難辦了。

  最后一頁羊皮冊上沾了不少陳教授的口水,還有他牙床上的血跡,卻沒有任何圖案符號,一片空白。

  我對Shirley楊說:“糟了,先知的預言讓陳老爺子舔沒了?!?/p>

  Shirley楊道:“你別擔心,先知的羊皮冊最后一頁,本就什么內容也沒有?!?/p>

  我對自己剛才的驚慌失措有些后悔,今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處處不順,搞得我心浮氣躁,說什么也冷靜不下來,總覺得這墓室里有什么地方不對。

  不過先知的預言精確無比,他自然也會料到瘋了的陳教授會做出什么舉動,所以羊皮冊的最后一頁是空白的,看來我們在這石室中的一舉一動,都早已是注定會發生的事,多想也是沒用,干脆就橫下心來,順其自然好了。

  我和胖子夾著陳教授坐下,讓Shirley楊接著剛才的內容講下去,陳教授被我們倆夾在中間,動彈不得,只是不停地掙扎,卻不再喊叫了。

  Shirley楊繼續講解羊皮冊中的預言:“先知預言在他死后八百年,他的部族早已為了躲避災難,遷徙到了遙遠的東方,而扎格拉瑪山又迎來了一個新的部落,這個部落來自西邊的沙漠,他們在山中發現了鬼洞,部族中的巫師宣稱這里是魔神居住的場所。這個部族便是精絕國的前身,精絕女王長了一雙能看到陰間的鬼眼,她掌握了用玉眼祭器召喚黑蛇惡靈的儀式,用此征服了周邊的十余個鄰國。他們這些暴行激怒了真神,真神把這座山連同附近的地域都交給了魔鬼,沙漠吞沒了他們的城市,這個國家所有的人畜以及鬼洞中黑蛇的惡靈,都將被深深地埋入地下?!?/p>

  胖子焦躁起來,再也忍耐不住,催促Shirley楊快說后邊的內容,早一刻離開這壓抑的墓穴也是好的。

  Shirley楊說:“最后就是對咱們這些進入先知墓室的四個人的啟示了……啟示中預示,會有四個幸存者因為山體崩裂而進入墓室,其中的一個人是先圣部族中的后裔……”

  我奇道:“后裔?是不是就是指擁有以前那個遠古部族的血統?既然沒有具體說是誰,我想還是你的可能性最大,否則我和胖子怎么沒有夢到過鬼洞呢?而且你可能還繼承了一些你們那個部族的預感能力,提前見到了將來你注定會去的地方?!?/p>

  胖子也贊同地說:“沒錯,那絕對就是楊大小姐了。老胡咱倆以前沒注意,她的鼻子有點鷹鉤,眼睛也稍微有點發藍,咱還當她在美國待時間長了就那樣,現在看起來,她還是繼承了她祖先的血統,打根兒上就不是中國人?!?/p>

  我怕胖子說話太沖,又把Shirley楊惹急了,忙道:“這身世還真夠離奇的,不過你怎么又姓楊呢?”

  Shirley楊有點無法接受這件事,搖頭道:“不知道,我家中歷代都是華人,也許是我母親那邊的血緣,我外公的鷹鉤鼻子就比較明顯……不管先知啟示錄中所說的后裔是誰,現在都不重要了,當務之急是必須盡快離開這里,后邊的啟示中顯示,先圣會為本族的后代指點出一條逃生的道路,但是千萬不要將羊皮冊子掉落在地上,羊皮冊掉在地上之時,便是沙暴開始之時,屆時黃沙將再次吞沒精絕古城和扎格拉瑪神山,而神山這一次被沙海掩埋,將直到時間的盡頭?!?/p>

  我趕緊提醒Shirley楊:“那可千萬別讓這羊皮冊子落到地上,否則會立刻刮起大沙暴,還沒等咱們離開,便連同這神山一起埋入地下了。再后邊還有什么內容?”

  Shirley楊道:“這就是最后一部分,后邊沒有了。先圣會指點一條逃生的道路,你看看先圣遺骸上有沒有什么線索?!闭f完,把身上的便攜包打開,準備把羊皮冊裝進去,以策萬一。

  正在此時,原本被我和胖子二人夾在中間的陳教授,突然生出一股怪力,怪叫著掙脫開來,沖向Shirley楊,只聽他高聲尖叫著:“永遠也別想離開!”

  我們三個人被陳教授的叫聲震住了,并不是因為他喊叫的聲音刺耳,這時候聽得分明,陳教授凄厲的叫聲與剛剛死去的葉亦心好像。

  趁著我們還沒反應過來的這一兩秒鐘,陳教授已經把Shirley楊手中的羊皮冊打落……

  事出突然,只能以奇招應變,是生是死往往就在一念之間。我抬腳便踢向即將垂直落在地上的羊皮冊,把它像個皮球一樣橫向踢了出去。

  羊皮冊被我踢出去的方向剛好是胖子站的位置,胖子也不敢怠慢,奈何羊皮冊的飛行軌跡太低,也來不及彎下腰去接,只得也用腳踢開,不敢讓它落地。

  墓室內本就狹窄低矮,這兩下好似耍雜技一般,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能是由于腎上腺素的原因,這幾秒鐘的時間仿佛都靜止了。

  胖子這一腳把羊皮古冊踢了起來,斜斜地向上,直奔Shirley楊面門飛來,眼看Shirley楊就要伸手接住,陳教授突然一身手,趕在她前面抓住了羊皮冊子,順勢就要再次往地上摔落。

  此時只見一個寬大的人影揉身直上,把陳教授撲倒在地,原來是胖子見形勢不妙,使出被視為禁忌的終極絕技“重型肉盾”,一下撲倒了陳教授。

  我也連忙趕到近前,劈手奪過了陳教授手中的“定時炸彈”,這本能決定眾人命運的羊皮冊終于沒有落在地上。

  Shirley楊一把推開胖子:“教授都多大歲數了,你想把他砸死啊,他要有個三長兩短,我就讓你償命?!闭f著便給被胖子壓得嘴歪眼斜的陳教授推宮過血。胖子這一身肥肉,好懸沒要了老頭子的命。

  我把羊皮冊小心翼翼地裝進自己腰間掛的便攜袋中,隨后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你們有沒有發覺,這陳老爺子十分古怪,我聽他說話,怎么有幾分像是葉亦心?”

  胖子說:“是啊,莫不是被那小妞的亡魂纏上了?這妮子死得委屈,怕咱們都走了沒人給她做伴,就想留下咱們,說起來倒也可憐?!?/p>

  我罵道:“去你奶奶的,人鬼殊途,她生前是咱們的同伴,現在已經死了又想拉咱們做伴,這是一種小女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不值得同情,這種時候千萬不能有婦人之仁?!?/p>

  Shirley楊道:“你們別胡說,這世界上哪有鬼,一定是教授受了太大的刺激,神智不清,所以導致行為失常,倘若有鬼怎么不上咱們三個的身?偏偏要找陳教授?”

  我說:“這你有所不知,現在情況緊急,咱們也不便細講。我這有個黑驢蹄子,胖子身上也有,你脖子上掛著正宗的摸金符,陳教授卻沒這些東西,再加上他神智不清,身上三昧真火不旺,所以容易被侵犯。不信你把我這只黑驢蹄子塞進陳教授的嘴里,究竟是不是冤魂附體,一試便知?!?/p>

  Shirley楊說什么也不肯:“這是人吃的東西嗎?要吃黑驢蹄子你自己吃?!?/p>

  我心想反正我們的工錢也不指望要了,現在關鍵是能活著出去,任何一個疏忽,都是隱患,必須得用黑驢蹄子試試陳教授究竟是怎么回事,剛才他的表現,絕不是失心瘋那么簡單。

  我不顧Shirley楊的阻攔,硬是把黑驢蹄子塞進陳教授口中,陳教授這時已經不再是先前那種惡狠狠的表情,又恢復了癡傻的狀態,見那黑驢蹄子送到嘴邊,張口便咬,一邊咬著一邊傻笑。

  Shirley楊怒道:“你是不是把教授折騰死才肯罷休?快把黑驢蹄子拿開?!蔽亿s緊把黑驢蹄子取了出來??磥硎俏叶嘈牧?。

  四個人好不容易從剛才那一番慌亂中平靜下來,想起先知的啟示,說是會給我們指點一條逃生的道路,便圍在先知的遺骸前仔仔細細地查看,唯恐遺漏下一絲一毫的線索。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jingjuegucheng/4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