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6章 懸掛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我看了看Shirley 楊等人,Shirley 楊無奈地聳了聳肩,胖子倒毫不在乎,覺得人多熱鬧,大金牙沖我偷著齜了齜牙,那意思是這些包袱你們算是背上了。

  我心想這他媽港農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鏢都齊了,正琢磨著怎么想個說辭,讓明叔打消這個念頭,雞多不下蛋,人多瞎搗亂,去這么多人,非出事不可。

  這時明叔已經把此次組隊的其余成員,都帶了出來,給我們雙方一一引見。他的老婆韓淑娜,我們都認識,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難怪明叔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大金牙張口就稱她明嬸,韓淑娜趕緊說別這么稱呼,太顯老,反正你們之間稱呼都是瞎叫,也沒什么輩分,咱們還是單論,按以前那樣就行了。

  明叔再接下來介紹的是他的干女兒阿香,一個怯生生的小姑娘,可能還不滿二十歲,看見陌生人都不敢說話。明叔說阿香是他最得力的幫手,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她都能察覺到。

  我好奇地問這是怎么回事,小姑娘有“陰陽眼”抑或開過“天目”不成?

  明叔得意地告訴我們,阿香的父母在阿香剛一出生的時候,就將她放置在一個與外界隔絕,帶有空氣凈化設備的玻璃罩中,直到她兩歲為止。這樣避免了她受到空氣的污染和影響,使得她的神經非常敏感,可以感應到一些正常人感知不到的東西。

  阿香后來成了孤兒,明叔就把她收養了下來。她不止一次地救過明叔的性命,被他視如掌上明珠,尤其是和干尸、棺槨這類陰氣十足的東西打交道,總是要把阿香帶在身邊。

  Shirley 楊在一旁告訴我說,明叔不是亂講,美國有一個教派的人都如此行事。這個叫阿香的小姑娘也許會幫到我們,但最好不要帶她進藏,身體好的人都難以忍受高原反應,阿香的身體這么單薄,怕是要出意外。

  明叔那邊愿意帶誰去,我實在沒辦法干涉,于是低聲對Shirley 楊說,看來明叔這回豁出血本去挖冰川水晶尸,是賭上了他全家的性命,一定是志在必得。勸是勸不住了,縱有良言也難勸該死鬼,咱們盡量多照顧他們,盡力而為就行了,最后是死是活,能否把冰川水晶尸帶回來,那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最后明叔給我們介紹的是他的保鏢彼得黃,柬埔寨華裔,越南入侵柬埔寨的時候,跟越共打了幾年游擊,后來又從金三角流落到馬六甲附近當了海匪,最后遇到海難的時候,在海上被明叔的船救了,就當起了明叔的保鏢??礃幼铀氖畾q出頭,皮膚很黑,不茍言笑,目露兇光,一看就不是善茬兒。最突出的是他的體形,完全不同于那些長得像猴子一樣的東南亞人,非常壯實,往那一站,跟多半截鐵塔似的。

  胖子一見彼得黃就樂了,對明叔說:“名不副實啊,怎么不叫彼得黑呢?有我們跟著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根本沒必要找保鏢,一根汗毛你都少不了?!?/p>

  明叔說:“你這個肥仔就喜歡開玩笑,他姓黃,怎么能叫彼得黑?你們可不要小看他,這個人對我忠心耿耿,是非??煽康?,而且參加過真正的戰爭,殺人不眨眼?!?/p>

  胖子對明叔說:“讓他趕緊歇菜吧,游擊隊那套把式算什么,我們胡八一同志,當年可是指揮過整個連的正規軍,還有我,你聽說過胖爺我的事跡嗎?北愛爾蘭共和軍核心成員,當年我在……”

  我攔住胖子的話頭,不讓他再接著吹下去了,對明叔說,既然成員和路線都已經定好了,那咱們就各自回去分頭準備,你們得去醫院檢查檢查身體,如果沒什么問題,五天之后開始行動。

  明叔說OK,路線和裝備就由胡老弟全權負責,你說幾時出發,就幾時出發,畢竟咱們這一隊人馬,只有胡老弟對藏地最為了解。

  我帶著胖子等人,告辭離開,回到了自己家里。我當即就收拾東西,準備只身一人提前進藏,到拉姆拉錯湖畔去找鐵棒喇嘛,請他幫忙找一位熟悉藏地風俗、地理環境的向導,最好還是一位天授的唱詩人,如果不能一人兼任,找兩人也行。

  我把領隊進藏的任務就交付給了Shirley 楊。她雖然沒進過青藏高原,但曾經去過撒哈拉、塔克拉瑪干、亞馬遜叢林等自然環境惡劣的地區探險,心理素質和經驗都沒問題。我們商議了一下,Shirley 楊將會帶隊抵達獅泉河,與我在那里匯合。盡量輕裝,裝備補給之類的東西,則暫時留在北京,由大金牙看管,一旦在岡仁波齊與森格藏布之間的古格遺跡中,找到那座塔墓的線索,便由大金牙負責將物資托運到指定地點。

  Shirley 楊比從云南回來的時候瘦了一些,眼睛上起了一些紅絲,這段時間,我們都是心力交瘁,疲于奔命,剛從云南回來不久,便又要去西藏了,實在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我勸Shirley 楊不用過于擔心,藏地的危險并不多,至少沒有云南那么多蚊子,趁沒出發前這幾天好好休息,時間遲早會給我們一切答案的。

  Shirley 楊說:“我不是擔心去西藏有沒有危險,這些天我一直在想,無底鬼洞這件事結束后何去何從,你要是還想接著做你的倒斗生意,我絕對不答應,這行當太危險了。老胡,你也該為以后打算打算了,咱們一起回美國好嗎?”

  我說去美國有什么意思,語言又不通,你沖的咖啡跟中藥湯味道差不多,讓我天天喝可頂不住。不過既然你非要我去,我也沒辦法,先住個幾年看看,要是不習慣我還得搬回來,最讓我頭疼的是胖子怎么辦,把他一個人留在北京,肯定惹出禍來。

  胖子說:“我說老胡,怎么說話呢,說的就好像你覺悟比我高多少似的,你惹的禍可比我多多了,對于這點你沒必要謙虛。你們要去美國,那我能不去嗎?到了楊參謀長地頭上,怎么還不得給咱配輛汽車,我看亨特警長的那輛車就不錯,肯定是奔馳吧。我要求不高,來輛那樣的奔馳開就行,底特律,舊金山,東西海岸咱也去開開眼,和美國的無產階級結合在一起,全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p>

  我對胖子說:“美國警察不開德國車,連這都不知道,就你這素質去到美國,這不是等于去給美國人民添亂嗎?”

  我們三人胡侃了一通,心情得到稍許放松。

  第二天我就獨自出發,先行前往西藏。

  在西藏中南部,喜馬拉雅與念青唐古拉之間,湖泊眾多,大大小小星羅棋布,數以千計,稍微有點規模的,都被藏民視為圣湖,如果湖畔還有雪山,那就更是神圣得無以復加。這些湖的名字里都帶個“錯”字,比較著名的像什么昂拉仁錯、當惹庸錯、納木錯、扎日南木錯等等,不勝枚舉,每一個都有無盡的神秘傳說,我的老朋友———鐵棒喇嘛還愿所在的仙女之湖,就屬于這眾多的湖泊之一。

  從噶色下了車,向南不再有路,只能步行了,或花錢雇牧民的馬來騎乘。這里不是山區,但海拔也將近四千五百,我在牧民的帶領下,一直不停地向南,來到波滄藏布的分流處?!安夭肌本褪墙拥囊馑?。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深入西藏腹地,高原的日光讓人頭暈,天藍得像是要滴下水來。我雇的向導兼馬主,是個年輕的藏民,名叫旺堆。旺堆將我帶到一片高地,指著下面兩塊碧玉般的大湖說:“左面大的,雍瑪桌扎錯,龍宮之湖;右邊小一點點的,拉姆拉錯,懸掛在天空的女仙之湖?!?/p>

  當時天空晴朗,湖水蔚藍,碧波倒映著雪峰白云,湖周遠山隱約可見?!洞筇莆饔蛴洝分?,高僧玄奘有感于此人間美景,將這兩片緊緊相臨的湖泊,稱為“西天瑤池雙璧”。

  人所飼養的牲口不能進圣地,于是我和旺堆找平緩的地方向下,徒步朝湖邊走去。旺堆告訴我這里有個傳說,湖底有“廣財龍王”的宮殿,聚集著眾多的罕見珍寶,有緣之人只要繞湖一周,撿到一條小魚,一粒石子,或是湖中水鳥的一根羽毛,就能得到“廣財龍王”的賞賜,一生財源不斷。

  但是前來繞湖的朝圣者,更喜歡去繞仙女之湖,因為傳說仙女之湖中碧透之水為女仙的眼淚,不僅能消除世人身體上的俗垢病灶,還能凈化心靈上的貪、嗔、怠、妒,使人心地純潔。兩湖對面的雪山,象征著佛法的龐大無邊。

  我對旺堆說咱們還是先去凈化心靈吧,繞仙女之湖一圈,從繞湖的信徒中找到鐵棒喇嘛。二人徒步繞湖而行,由于我們不是特意前來朝圣,所以不用一步一叩頭。走在湖畔,不時可以看到朝圣者的遺骨,他們已經與圣地融為了一體。

  遠處一個佝僂的人影,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里,從他背上那截顯眼的黑色護法鐵棒就可以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的舉動很奇怪,顯然不是我們所見過的那種繞湖方式,就連藏民旺堆也沒見過他那種動作,好像是在進行著某種古老而又神秘的儀式。

  轉山或者繞湖,是生活在世界屋脊這個特殊地域的獨有崇拜方式,是一種萬物有靈的自然崇拜信仰,與藏族原始宗教一脈相承的表現形式。常規動作可以分成兩種,第一種最普通的,是徒步行走;還有一種更為虔誠,雙手套著木板,高舉過頭,然后收于胸前,全身撲倒,前額觸地,五體投地,用自己的身體來一點點地丈量神山圣湖的周長,每繞一周,就會消減罪孽,積累功德,如果在繞湖的路上死去,將是一種造化。

  鐵棒喇嘛的舉動不像是在繞湖,而讓我想起東北跳大神的。在內蒙插隊時,糾斗神婆和薩滿這些事都看到過,他是不是正在進行著一種驅邪的儀式?但在圣地又會有什么邪魔呢?想到這里我快步走上前去。

  鐵棒喇嘛也認出了我,停下了動作,走過來同我相見。一別十余載,喇嘛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只是衣服更加破爛。我對喇嘛說起我那兩個戰友的現狀,喇嘛也感慨不已:“沖撞了妖魔之墓的人,能活下來就已經是佛爺開恩了,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在湖邊多積累功德,為他們祈福?!?/p>

  喇嘛這些年來,從來沒離開過拉姆拉錯,每天就是念經繞湖,衣食都靠來湖畔朝拜的信徒們布施。其實那些一路膜拜過來的朝圣者們,在路上也接受布施,對圣徒的布施也是一種功德的積累。

  我問起喇嘛剛才在做什么,鐵棒喇嘛說起經過,原來喇嘛在向藥王菩薩占卜。因為有兩個內地來的偷獵者,在附近打獵,但這兩個人是新手,候了五天,也沒看到什么像樣的動物,最后終于看到一只從沒見過的小獸,當即開槍將其射殺,趁著新鮮,剝皮煮著吃了。

  兩個偷獵者吃完之后,立刻肚子疼得滿地打滾,等有藏民發現他們的時候,都已經人事不醒口吐白沫了。這里根本沒有醫院和寺院,在西藏寺廟里的藥師喇嘛負責給老百姓看病,鐵棒喇嘛雖是護法,年輕時卻也做過藥師喇嘛之職,經常給湖畔的藏民與朝圣者治病消災,所以藏民們就來請鐵棒喇嘛救人。

  鐵棒喇嘛聽說是偷獵的,本不想去管,但佛法莫大慈悲,死到臨頭之人不能不救,于是就答應了下來,吩咐藏民把那兩名偷獵者帶來,念誦《甘珠爾》向藥王菩薩祈求救人的方法。

  我們正說著話,六名藏民已將兩個偷獵者背了過來,喇嘛命人將他們平放在地,只見這兩人面如金紙,氣若游絲,順著嘴角往下流白沫,肚子脹得老大,以我看來這種癥狀也不算十分奇怪,照理說吃了不干凈的東西,或是惡性食物中毒都可能有這種反應,是十分危險的,必須立刻送醫院急救,不知鐵棒喇嘛憑幾粒藏藥,能否救得了他們。

  喇嘛看了看患者的癥狀,立刻皺緊了眉頭,對幾個當地的藏民說道:“其中的一個吃得太多,已經沒救了,另外一個還有救。你們去圣湖邊找些死魚腐爛的魚鱗來?!?/p>

  藏民們按照喇嘛的吩咐,立刻分頭去湖邊尋找,兩名偷獵者之一,口中流出的白沫已經變成了紫紅色,不一會兒就停止了呼吸。喇嘛趕緊讓我和旺堆幫手,將另外一個人的牙關撬開,拿兩粒藏藥和水給他吞服了,那人神智恍惚,勉強只吃下去一半。

  這藏藥有吊命之靈效,吃下去后立刻哇哇大吐,吐了許多黑水。那名死中得活的偷獵者,雖然仍然肚疼如絞,卻已恢復了意識,喇嘛問他究竟吃了什么。

  偷獵者說他本人和這個死去的同伴,在內地聽說到西藏打獵倒賣皮子,能賺大錢,就被沖昏了頭腦,也想來發筆橫財。但兩人都沒有狩獵的經驗,無人區的動物多,又不敢貿然進去,只好在雪山下邊轉悠,想碰碰運氣,哪怕打頭藏馬熊也是好的。

  就這樣一直走了五天,什么也沒打到,攜帶的干糧反倒先吃光了,只好準備卷上行李打道回府。不成想剛要離開,就看見一只黑色的大山貓,體形比那山羊也小不了多少,長得十分丑陋,毫不畏人,以至于開始還誤以為是頭豹子。倆人仗著火器犀利,連發數槍,把那只黑色的大山貓當場打死。正好腹中饑火難耐,也顧不得貓肉是否好吃,胡亂剝了皮,燒鍋水煮著吃了半只,那肉的纖維很粗,似乎怎么煮都熟不了,就這么半生不熟地吃了。

  偷獵者涕淚橫流,聲稱自己兄弟二人,雖然一時起了歹念,想偷獵賺錢,但畢竟除了這只山貓什么也沒打到,請喇嘛藥師一定大發慈悲,救他們的性命,以后一定改過自新。他斷斷續續地說了經過,腹中劇痛又發,立時死去活來。

  我記得在昆侖山聽過一個藏地傳說,那種黑色的巨大山貓,不是貓,是新死者所化之煞,當然不能吃了。我問喇嘛怎么辦,這人還有救嗎。

  喇嘛說:“他們吃的大概是雪山麝鼠,那種動物是可以吃的,但他們吃的時間太早了。藏人從不吃當天宰殺的動物,因為那些動物的靈魂還沒有完全脫離肉體,一旦吃下去,就不好辦了。我以前服侍佛爺,曾學過一些秘方,至于能不能管用,就看他們的造化了?!?/p>

  去湖邊找腐爛魚鱗的藏民們先后回來,加起來找了約有一大捧。鐵棒喇嘛將魚鱗圍在病者身邊,又找來一塊驅鼠的雀木燒成炭,混合了腐爛發臭的魚鱗,給那偷獵者吃了下去。

  在這一系列古怪的舉動之后,偷獵者又開始哇哇大吐。這次嘔吐更加劇烈,把肚子里的東西全吐凈了,最后直到吐的都是清水,喇嘛才給他服了藏藥止住嘔吐。

  喇嘛看著他嘔出的穢物,說這人的命算是保住了,不過這輩子不能再吃肉,一吃肉就會嘔吐不止。我湊過去看了看,只見那大堆的嘔吐物中似乎有東西在蠕動,待一細看,像是一團團沒毛的小老鼠。

  偷獵者跪倒叩謝喇嘛的救命之恩,問喇嘛是否能把他這位死去的同伴埋在湖邊。喇嘛說絕對不行,藏人認為只有罪人才被埋在土中,埋在土里靈魂永遠也得不到解脫。白天太陽曬著,土內的靈魂會覺得像是被煮在熱鍋里煎熬;晚上月光一照,又會覺得如墜冰窟,寒顫不可忍受;如果下雨,會覺得像是萬箭穿心;刮風的時候,又會覺得如同被千把鋼刀剔骨碎割,那是苦不可言的。離這湖畔不遠的山上,有十八座天葬臺,就把尸體放到那里去,讓他的靈魂得到解脫吧。

  偷獵者不太情愿這么做,畢竟和內地的差異太大了。喇嘛解釋道,在西藏本土,所有處理尸體的方法,除土葬外,悉皆流行,但因為缺乏火葬的燃料,所以一般都把尸體抬到山頂石丘的天葬臺上,即行剁碎了投給鳥獸分享,如果死者是因為某種危險的接觸傳染病而死,則土葬也屬慣例。

  偷獵者終于被喇嘛說服,就算是入鄉隨俗吧。在幾位藏民的幫助下,抬上同伴的尸體準備去山頂的天葬臺。我見他的行李袋比普通的略長,里面一定有武器彈藥。我們這次進藏尚未配備武器,現在有機會當然不會錯過,就將他攔住,想同他商量著買下來。

  偷獵者告訴我,這兩支槍是在青海的盜獵者手中購買的,他處理完同伴的尸體后,就回老家安分守己地過日子了,留著槍也沒有什么用了,既然我是鐵棒喇嘛的朋友,這槍就送給我,算是答謝救命之恩的一點心意。

  我看了看包里的兩支槍,竟然是散彈槍,雷明頓,型號比較老,870型12毫米口徑,警車裝備版,五十年代的產品,但保養得不錯,怪不得麝鼠這么靈活的動物都斃在槍下。還有七十多發子彈,分別裝在兩條單肩背的子彈袋里。這種槍械十五米以內威力驚人,不過用之打獵似乎并不合適,攻擊遠距離的目標還是用突擊步槍這一類射程比較遠的武器比較好,散彈槍可以用來防身近戰。

  最后我還是把錢塞給了他,槍和子彈包括包裝的行李袋我就留下來。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40.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