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8章 夜探

  那人影一閃而過,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來不及多想,悄然潛至門洞邊上,偷眼觀看。外邊月明似晝,銀光匝地,有一個躡手躡腳的家伙,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身上還背著個袋子,非是旁人,正是明叔的馬仔阿東。

  我早就看出來阿東不是什么好人,油頭粉面賊眉鼠眼,這大半夜的潛回古格遺跡,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盯上了那尊銀眼佛像。

  阿東的老板明叔是大賊,那點小東西是看不上眼的,應該不是明叔派他去的。白天人多眼雜,不方便下手,這才候到夜里行動。他這如意算盤打得不錯,不過天底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既然叫我撞見,該著你這孫子倒霉。

  想到這我立刻回去,捂住胖子的嘴,把他推醒,胖子正睡得鼾聲如雷,口鼻被堵,也不由得他不醒,我見胖子睜眼,立刻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胖子花了十秒鐘的時間,頭腦終于從睡眠狀態中清醒過來,低聲問我怎么回事。我帶著他悄悄從屋里出去,一邊盯著前邊阿東的蹤影,一邊把經過對胖子說了一遍。

  胖子聞言大怒:“那佛像胖爺我都沒好意思拿,這孫子竟敢捷足先登,太他媽缺少社會公德了吧。胡司令,你說怎么辦,咱倆是不是得教育教育他,怎么收拾這孫子,是棄尸荒野,還是大卸八塊喂禿鷲?”

  我一臉壞笑地對胖子說:“這兩年咱們都沒機會再搞惡作劇了,今天正好拿這臭賊開練。咱倆先嚇唬嚇唬他,然后……”伸手向下一揮,我的意思是給他打暈了,扔到山上,讓這小子明天自己狼狽不堪地逃回來,但是胖子以為我的意思是把他宰了,伸手就在身上找傘兵刀,但是出來得匆忙,除了一支隨身的手電筒之外,什么都沒帶。胖子說沒刀也不要緊,我拿屁股都能把他活活坐死,不過咱們事先得給他辦辦學習班,說完也是嘿嘿嘿地一臉壞笑。

  我越想越覺得嚇唬阿東有意思,心中止不住一陣狂喜,但囑咐胖子道,還是悠著點,讓他吸取點教訓就完了,弄出人命就不好了,另外此事你知我知,絕不能向別人透露,連Shirley 楊也不能告訴。

  胖子連連點頭:“自然不能告訴她,要不然美國顧問團可又要說咱們不務正業了。不過咱們出動之前,得先容我方便方便?!?/p>

  我說現在沒時間了,等路上找機會再尿,再不快點跟上,這孫子就跑沒影了。

  我們來了興致,借著天空上大得嚇人的月亮,在后邊悄悄跟著阿東。由于怕被他發現,也沒敢跟得太緊,一路跟進,就來到了古格遺跡的那座山丘之下。

  阿東的體力不行,白天往返奔波,還得給明叔背著氧氣瓶,已經疲憊不堪,晚上偷偷摸摸的,一路沒停,加上心理壓力不小,到了山下便已喘不過氣來,于是他坐到一道土墻下休息,看他那意思,打算倒過來這口氣,就直奔輪回廟去偷銀眼佛像。

  我心想這孫子不知要歇到猴年馬月才能緩過來,還不如我們繞到前邊埋伏起來,于是便和胖子打個手勢,從廢墟的側面繞到了阿東前頭。

  走了一半我們倆就后悔了,原來這王城的遺跡,只有大道好走,其余的區域,都破敗得極為嚴重,走在房舍的廢墟中,幾乎一步一陷,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走起來格外緩慢,好在終于找到一條街道,兩人緊趕慢趕地鉆進護法神殿。

  還沒等我們再欣賞一遍火辣的密宗雙修圖,便聽后邊傳來一陣腳步聲,來者呼吸和腳步都很粗重,一聽就是阿東,想不到這么快就跟上來了,也許是我們繞過來耽擱的時間太長了。

  我和胖子急急忙忙地摸進輪回廟大殿,但這殿中空無別物,根本無地藏身,情急之中,只好踩著紅柱上的層層燈盞,分別爬上了柱子。

  這紅色巨柱除了那根倒塌的假柱之外,其余的倒也都還結實,而且高度有限,胖子這種有恐高癥的人,也能勉強爬上去。

  我們前腳剛爬上柱子,阿東便隨后摸進了廟堂。明亮勝雪的月光,從殿頂的幾處大破洞里照下來,整個殿堂都一片雪亮,看得清清楚楚。我對胖子做了個沉住氣的手勢,二人忍住了性子,先看看阿東怎么折騰,等他忙碌一場即將搬動佛像之時,再出手嚇唬他才有意思。

  大殿里非常安靜,只聽見阿東在下邊呼呼喘氣,胸口起伏得很厲害,看樣子是累得不輕。他又歇了片刻,這才動手搬開石頭,打開了原本被我們封堵的破墻,一邊干活,還一邊唱歌給自己壯膽。

  我和胖子在柱子上強忍住笑,覺得肚腸子都快笑斷了,不過看阿東的身手,也頗為靈活,搬動磚石都無聲無息。這大殿中沒有外人,他應該沒必要這么小心,搬東西連點聲音也不敢發出來,除非這是他的職業習慣。我估計他是個拆墻的佛爺,北京管小偷就叫“佛爺”,原來他干這個還是行家里手,而且賊不走空,大老遠地殺個回馬槍,就為了一尊銀眼佛像。

  封住秘洞的破墻,本就是被我們草草掩蓋,沒多大工夫,阿東就清出了洞口,這時月光的角度剛好直射進去,連手電筒都不用開,那里面甚至比白天看得還要清楚。

  阿東先在洞口對著佛像恭恭敬敬地磕了幾個頭,口中念念有詞,無非就是他們小偷的那套說辭,什么家有老母幼兒,身單力薄,無力撫養,然后才迫不得已做此勾當,請佛祖慈悲為本,善念為懷,不要為難命苦之人……

  胖子再也忍不住了,哈的一聲笑了出來,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心中大罵,這個笨蛋怎么就不能多忍一會兒,現在被他發現了,頂多咱們抽他倆嘴巴,又有什么意思。

  我們倆躲在柱子上,角度和阿東相反,在他的位置看不到我們,但還是清清楚楚地聽見有人突然笑了一聲。這古城本就是居民被屠滅后的遺跡,中夜時分,清冷的月光下輪回廟的殿堂里突然發出一聲笑聲,那阿東如何能不害怕,直嚇得他差點沒癱到地上。

  我見阿東并未識破,暗自慶幸。手中所抱的柱身,有很多由于干燥暴開的木片,隨手從紅柱上摳下一小塊堅硬的木片,從柱后向墻角投了出去,發出一聲輕響,隨即屏住呼吸,緊緊貼在柱后,不敢稍動。

  阿東的注意力果然被從柱子附近引開,但他膽色確實不濟,硬是不敢過去看看是什么東西發出的響聲,只是戰戰兢兢地蹲在原地,自言自語道:“一定是小老鼠,沒什么可怕的,沒什么可怕的?!?/p>

  阿東嘮嘮叨叨地不敢動地方,使得我和胖子也不敢輕易從柱后窺探他,這時月光正明,從柱子后邊一探出頭去,就會暴露無遺。

  我偏過頭,看了看攀在旁邊柱子上的胖子,月光下他正沖我齜牙咧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實在憋不住尿了,趕緊嚇唬嚇唬阿東就得了,再憋下去非尿褲里不可。

  我對胖子搖了搖手,讓他再堅持幾分鐘,但這么耗下去確實沒意思。忽聽殿中一陣鐵鏈摩擦的聲音,只好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從柱后窺探,一看之下,頓覺不妙。

  阿東竟然已經壯著膽子,硬是把那尊銀眼佛搬了出來。佛座原本同后邊的黑色鐵門鎖在一起,我估計他沒有大的動作———例如用鍬棍之類的器械———根本不可能將佛像抬出來,但沒想到他這種“佛爺”最會擰門撬鎖,那種古老的大鎖,對他來講應該屬于小兒科,一眼沒盯住,竟然已經拆掉了鎖鏈。

  阿東把佛像從秘洞中抱了上來,但聽得鐵鏈響動,原來銀眼佛像的蓮座下面,仍有一條極長的鐵鏈同黑色鐵門相連,阿東這時財迷心志,竟突然忘記了害怕,找不到鎖孔,便用力拉扯,不料也沒使多大力氣,竟將洞中的鐵門拽得洞開。

  我在柱后望下去,月光中黑色鐵門大敞四開,但是角度不佳,雖然月光如水,我也只能看到鐵門,門內有些什么,完全見不到,而在地上的阿東剛好能看見門內。我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由于過度驚恐,幾乎凝固住了,站住了呆呆發愣。

  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心中都有寒意,阿東這家伙雖然膽小,但究竟是什么恐怖的東西,會把他嚇得呆在當場,動都動不了,甚至連驚叫聲都發不出來?

  這時只聽咕咚一聲,我們急忙往下看去,原來是阿東倒在了地上,二目圓睜,身體發僵,竟是被活活地嚇死了。天空的流云掠過,遮擋得月光忽明忽暗,就在這明暗恍惚之間,我看見從黑門中伸出了一只慘白的手臂。

  月光照射之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手臂上白毛茸茸,尖利的指甲泛著微光。那只手臂剛剛伸出半截,便忽然停下,五指戢張,抓著地面的石塊,似乎也在窺探門外的動靜。

  我心想壞了,這回真碰上僵尸了,還是白兇,但是除了手電筒什么東西都沒帶,不過僵尸的手指似乎應該不會打彎。喇嘛說這輪回廟下的黑色鐵門,代表著罪大惡極之人被投入的地獄,從里面爬出來的東西,就算不是僵尸,也不是什么易與之輩。

  我看旁邊的胖子也牢牢貼著柱子,大氣也不敢出一口,滿頭都是汗珠,我當時不知道他那是讓尿憋的,以為他也和阿東一樣緊張過度。我輕輕對胖子打個手勢,讓他把帽子上的面罩放下來,免得暴露氣息,被那門中的東西察覺到。

  我也把登山帽的保暖面罩放下來,像是戴了個大口罩一樣,這樣即使是僵尸,也不會輕易發現我們?,F在靜觀其變,等待適當的時機逃跑。

  這時天空中稀薄的流云已過,月光更亮,只見門中爬出一個東西,好似人形,赤著身體,遍體都是細細的白色絨毛,比人的汗毛茂密且長,但又不如野獸的毛發濃密匝長,月色雖明,卻看不清那物的面目。

  我躲在柱子上,頓覺不寒而栗,開始有些緊張了,但我隨即發現,從鐵門中爬出來的這個東西,應該不是僵尸,只見它目光閃爍,炯若掣電。雖然沒見過僵尸,但口耳相傳,僵尸的眼睛是個擺設,根本看不到東西,而這東西的雙眼在黑夜中閃爍如電……它究竟是什么東西?

  我怕被它發現,遂不敢再輕易窺視,縮身于柱后,靜聽廟堂中的動靜,把耳朵貼在柱身上,只聽地上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那個似人似僵尸又似動物的家伙,好像正圍著阿東的尸體打轉徘徊。

  我不知道它意欲何為,只希望這家伙快些離開,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它一離開這座輪回廟的遺址,我們就可以立刻脫身離開了。這時卻忽聽廟中發出一陣詭異如老梟般的笑聲,比夜貓子號哭還要難聽,若不是雙手要抱著柱子,真想用手堵住耳朵不去聽那聲音。

  胖子在他藏身的那根柱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對我連皺眉頭,那意思是這聲音太刺耳,再由它叫下去,無論如何也提不住氣了,肯定會尿出來。

  我趕緊對胖子擺手,千萬別尿出來,人的尿液氣味很重,一尿出來,咱們立刻就會被那白兇般的怪物發現。這種怪異如老梟的叫聲,倒真和傳說中僵尸發出的聲音一樣,不知道那東西正在搞什么名堂,我使自己的呼吸放慢,再次偷眼從柱后觀看堂中。

  只見那白兇般的家伙,正在俯視地上的死尸,拊掌狂笑不已,就好像得了什么寶貝似的,然后又在殿中轉了一圈,走到屋頂的一個大破洞底下,望著天空的月亮,又嗚嗚咽咽地不知是哭是笑。

  我和胖子叫苦不迭,我們在柱子上掛了少說有半個小時了,手足俱覺酸麻,這柱身上的燈盞也不甚牢固,使得我們輕易不敢動彈,萬一踩掉些東西,立刻就會被發現,赤手空拳的怎么對付白兇?而這家伙偏偏在殿中磨蹭起來沒個完,不知它究竟想做什么。

  就在這堪堪僵持不下去的局面下,發生了一個突發事件。我看見一只花紋斑斕的大雪蛛,正從房頂垂著蛛絲緩緩落下,蛛絲晃晃悠悠的,剛好落在我面前,距離還不到半厘米,幾乎都要貼到我臉上了。

  雪蛛是高原上毒性最猛烈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白色,而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這只,雖然只有手指肚大小,但身體上已經長出了鮮紅色的斑紋,紅白分明,這說明它至少已經活了上百年了,它的毒性能在瞬間奪走野生牦牛的性命。

  這只雪蛛掛在蛛絲上晃了幾晃,不偏不斜地落在我額頭的帽子上。那一刻我都快要窒息了,我把眼球拼命向上翻,也只看到雪蛛滿是花紋的一條腿。它似乎不喜歡毛線帽子,徑直朝我兩眼之間爬了下來。我的頭部,只有雙眼和鼻梁暴露在外邊,眼看著雪蛛就要爬到臉上了,迫不得已,只能想辦法先對付雪蛛,但又不敢用手去彈,因為沒有手套,擔心中毒。

  緊急關頭,更顧不上會不會暴露給白兇了,抬起頭,用腦門對準柱子輕輕一撞,“咔嚓”一聲蟲殼碎裂的輕響,雪蛛已經被腦門和柱身之間的壓力擠碎,我又立刻一偏頭,將還沒來得及流出毒素的蛛尸甩到一旁。

  但這輕微的響聲,還是引起了堂內那家伙的注意,一對閃著寒光的雙眼,猛地射向我藏身的那根紅漆柱子,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我心中罵了一句,今日又他媽的觸到霉頭了,我想讓胖子做好準備,我吸引住它的注意力,然后讓胖子出其不意,抄起地上的大磚給它來一下子,但另一根柱后的胖子似乎死了過去,這時候全無反應。

  我咬牙切齒地在心里不停咒罵,這時只好故技重演,把剛才對付阿東的那一招再使出來,用手摳下木柱的一塊碎片,對準阿東的尸體彈了過去,希望能以此引開那東西的注意力。

  由于擔心聲音不夠大,我特意找了片比較大的碎木,這塊碎木正好擊在阿東的臉上,在寂靜的佛堂中,發出啪的一聲響動。那個白毛的家伙,果然聽到動靜,警覺地回頭觀看。

  這時最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被活活嚇死的阿東,忽然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躺在地上倒著氣。原來他還活著,只不過剛才受驚過度,加上高原缺氧,一口氣沒上來,暈了過去。

  阿東停止呼吸的時間并不長,只是在氣管里卡住了一口氣,這時仍然處于昏迷狀態。那個從門中爬出來的家伙,見阿東還活著,頓時怒不可遏,驚叫不止。

  還沒等我明白過來它想做什么,那家伙已經搬起一塊石磚,對著阿東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登時砸得腦漿四濺,仍不肯罷休,直到把整個腦袋都砸扁了才算完。

  然后用爪子撥了撥阿東的死尸,確認阿東徹底死了,又由怒轉喜,連聲怪笑,然后弓起身體,抱住死尸,把那被砸得稀爛的頭顱扯掉,擼去衣衫,把嘴對準腔子,就腔飲血。

  我在柱后看得遍體發麻,這景象實在是太慘了,特別是在死一般寂靜的古城遺跡中,聽著那齒牙嚼骨,軋軋之聲響個不停。我以前見過貓捉到老鼠后啃食的樣子,與眼前的情形如出一轍。

  天作孽,尤可??;人作孽,不可活。這阿東貪圖那尊銀眼佛像,若不由此,也不會打開那道黑色的鐵門,雖然是他自作自受,卻仍然讓人覺得這報應來得太快太慘。

  我忽然想到在輪回廟前邊一進的護法神殿通道中,那一幕幕描述地獄酷刑的壁畫,其中有畫著在黑獄中,一種貓頭野獸,身體近似人形,有尾巴,正在啃噬罪人尸體的殘酷場面。記得當時喇嘛說那是輪回宗的食罪巴魯①,因為輪回宗已經在世間絕跡,所以后世也無法判斷,這食罪巴魯是虛構出來的地獄餓鬼,還是一種現實中由宗教執法機構所馴養的,懲罰犯人的野獸。

  描繪地獄中酷刑的壁畫,與我見到的何其相似,很可能從這門中爬出來的,就是輪回宗所謂的“食罪刑徒”。我們躲在柱子上,根本不是辦法,手腳漸漸麻木,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堅持不住掉下去,但一時沒有對策,只好暫且拖得一刻算一刻了。

  我正想打手勢,招呼胖子撤退,那背對我們的食罪巴魯,突然猛地扭過了頭,狂嗅鼻子,似乎聞到了什么特殊異常的氣味,頓時變得警覺起來。

  我趕緊縮身藏匿形跡,月光從廟堂頂上漏下,斜射在胖子身上,胖子額頭上汗珠少了許多,對我不斷眨眼,似乎意有所指,我對他也眨了眨眼,我的意思是問他什么意思,剛才裝哪門子死。

  胖子不敢發出響聲,做了個很無奈的動作,聳了聳肩,低頭看了看柱子下邊。我順著他的目光一看,紅色的木柱上,有很大一片水跡,我立刻在心中罵道:“你他媽的果然還是尿褲子了?!?/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42.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