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12章 恐慌

  藏馬熊和別的熊略有區別,由于這種熊的面部長得有幾分像馬,看上去十分丑陋兇惡,所以才有這么個稱呼。從我們頭頂落下來的那只藏馬熊,在月影里揮舞著爪子,翻著跟頭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頭上。

  這藏骨溝本身就是尕青坡裂開的一條大縫,兩側的山崖陡峭狹窄,使得藏馬熊在這邊的山石上一磕,又改變下墜的角度,撞向了另一邊生長在絕壁上的荊棘枯樹。那千鈞體重的下墜之力何等之強,立時將枯樹干撞斷,藏馬熊的肚子也被硬樹杈劃開了一個大口子,還沒等落地,便已遭開膛破肚之厄,夾帶著不少枯樹碎石,黑乎乎的一大堆轟然落下。

  下邊的人都驚得呆了,竟然忘了躲避。

  就在這緊要關頭,有人大喊了一聲:“快往后躲,后背貼住墻,千萬別動?!迸肿雍统跻?、彼得黃幾個人,終于反應了過來,拉住明叔三口,以及幾名驚得腿腳發軟的腳夫,紛紛避向山壁邊緣的古樹下邊。

  幾乎是與此同時,藏馬熊的軀體也砸到了溝底的地面上。我和Shirley 楊距離尚遠,都覺得一股勁風撲面,那熊體就像是個重磅炸彈,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跟著顫了三顫。再看那藏馬熊,已經被摔成了熊肉餅,血肉模糊的一大團。

  緊跟著上空又陸續有不少松動的碎石落下,正如向導初一在先前講過的,從千米高空掉下來的小石子,哪怕只有指甲蓋那么大,也足能把人砸死。眾人緊靠著幾株古樹后的山巖,一動也不敢動,這時候已經無處可避,唯獨祈求菩薩保佑。

  好在那頭藏馬熊跳崖的地方,距離我們稍遠,沒有人員傷亡,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難道那古老的傳說成真了?或者那種祭祀又開始了?可就算是輪回宗也早已在幾百年前滅亡,不復存于世上了,這頭藏馬熊……

  這時從高空落下的碎石塊漸漸少了,萬幸的是牦牛和馬匹并未受驚奔逃,都瞪大了眼直勾勾地發愣。

  正當我們以為一切就此結束的時候,忽見胖子指著高處說:“我的親娘啊,神風敢死隊……又來了!”

  我還沒來得及抬頭往上看,便又有只頭上有角的野獸砸落下來,頭上的角剛好插進一匹馬的馬背,再加上巨大的下墜力,連同我們的那匹馬雙雙折筋斷骨而亡。這時候才看清楚,剛才落下來的,是一頭昆侖白頸長角羊。

  先后又有十幾頭相同的長角羊從溝頂掉落下來,剩余的馬匹都受了驚,幾匹馬長嘶著掙斷韁繩,紛紛從牦牛背上躥過,沿著曲折的藏骨溝,沒頭沒腦地向前狂奔。

  反應最為遲鈍的牦牛,在這時候也發了性,跟著馬匹低頭往前跑。牛蹄和馬蹄的踩踏聲,以及牲口們的嘶鳴聲,順這深溝逐漸遠去,只留下轟隆隆的沉悶回聲。

  初一等人準備吃完飯喝些酒,然后再給牦牛卸載,所以有些物資還在牦牛背上,沒來得及卸下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生姜汁。沒有生姜汁沒辦法鑿冰,雖然我們也有預防萬一的炸藥,但在冰川上用炸藥等于是找死。

  另外牦牛對于藏民來說是十分貴重的,初一家在當地算是比較富裕的,才不過有三頭牦牛、二十幾頭羊,如果一次丟了十頭牦牛,會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我們看頭頂不再有野獸掉落下來,便顧不上危險,分做兩隊,我和向導初一,加上胖子,抄起武器,立刻就出發往前追趕牛群,其余的人收拾收拾東西,在后面跟上。

  沿著曲折的藏骨溝向前,地上都是牛馬踐踏的痕跡,被翻蹋出了不少沒入泥土中的枯骨。這些殘骨早已腐朽,只是偶爾還能看見一絲鬼火般的磷光閃動,可以想象很久以前這溝里一到夜晚,累累白骨間,四處都是鬼火的恐怖場面。兩側叢生的雜草,都有半人多高,一些枯樹斷藤混雜其間,更顯得蕭索凄冷。

  我們向前趕了很遠一程,前后都沒了動靜,既聽不到那些牛馬的奔跑聲,也看不到后面那隊人照明的光亮,只好先停下喘幾口氣。初一把他裝酒的皮口袋取出,三人分別喝了幾大口,以壯膽色,胖子又掏出煙來發了一圈。

  我問初一藏馬熊和那些長角羊跳崖自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這么多年沒發生過的事,怎么愣是讓咱們趕上了。

  初一搖頭道:“我也有將近十年沒進過藏骨溝了,別的人就更沒來過,以前除了古時候的傳說,確實沒有人親眼目睹過,想不明白為什么咱們一來,就突然遇到這種怪事?!?/p>

  三人商量了幾句,便又順著深溝的走勢,往前尋找牦牛和馬匹,這時知道短時間內是追不上了,又恐同后邊的那組人距離太遠,萬一有什么變化來不及接應,只好放慢腳步前進。

  前邊的路旁雜草更密,向導初一突然警惕起來,對我和胖子指了指路邊的荒草。那草叢間有一股奇怪的氣味,像是尸體的腐爛夾雜著一股野獸的臊臭,腥氣烘烘的有些嗆人。

  胖子端著一支運動步槍,我拿著雷明頓散彈槍,初一手中的是他慣用的獵槍,這時都進入了戰備狀態,準備撥開雜亂的長草,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但還沒等我們靠近,就從草間突然躥出一頭母狼,躍在半空,直撲過來,這一下暴起傷人,是又快又狠。站在最前邊的初一動作更快,也沒開槍,拔出藏刀,當頭一劈,“刷”的一聲,將那頭母狼以鼻子尖為中線,把狼頭劈作兩個半個,死在當場。

  我和胖子都忍不住喝彩,好刀,又快又準。

  初一哈哈一笑,當年喀拉米爾打狼工作隊的隊長,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當上的,這頭狼想埋伏咱們,該著它今天倒霉。

  初一忽然止住話頭,端起了獵槍,看他的意思,這草后還有其余的狼。我們舉著槍撥開那大團的亂草,草后的山壁中露出一個大洞,里面有無數毛茸茸的東西。朦朧的月光照將進去,原來是一大窩狼崽子,都嚇得擠在一起發抖,可能母狼也被剛才奔逃過的牛群驚了,見又有人經過,為了保護這些狼崽子,就撲出來想要傷人。這里是個狼穴。

  初一向來青稞酒不離口,這時酒勁發作起來,殺心頓起,再次抽出藏刀要鉆進洞去把那些狼崽子全部捅死。

  剛才母狼突襲的時候,胖子沒來得及表現,這時卻要搶著出風頭,把初一攔住說道:“好鋼用在刀刃上,好酒擺到國宴上。收拾這些小狼崽子還用那么費事?你們都看胖爺我的?!闭f著話,從懷中摸出三枚一組的雷管,就口中叼著的煙將引信點燃,一抖手就扔進狼穴。

  我們趕緊都閃在邊上,沒過多久,便聽狼穴中爆炸聲起,冒出一股濃煙。

  等煙散盡后,我們進狼穴進行最后的掃蕩,把沒死的都給補上一刀。這個山洞空間大得驚人,竟然還有很多銅器的殘片,看來是一處隱秘在藏骨溝中的祭禮場所,但由于后來被這些狼所占據,很多東西和標記都毀了,已經無法辨認。我們在這洞里發現了大量的動物遺骸,有一些還沒被啃凈,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藏骨溝特殊的地形,被這些狼給利用了。由于狼并不適應在高海拔山區奔跑,很難追上獵物,所以就想方設法將獵物趕至尕青坡的溝頂,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很難在遠處發現山坡中裂開一道深溝,跑到跟前想停住已經來不及了。被從草原驅趕到山區的狼群,基本上銷聲匿跡,走投無路了,想不到它們竟然靠這條古代祭祀溝的遺跡生存了下來。

  從狼穴出來之后,胖子和初一展開了熱烈的討論。這么看來,那只倒霉的藏馬熊,肯定是在餓狼們趕長角羊的時候,稀里糊涂地被裹在了其中。藏馬熊面臨絕境的時候,瘋狂起來,十幾頭餓狼未必動得了它,不過那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這只藏馬熊大概想遠遠避開跟狼群接觸,結果掉進了深溝,摔成了熊肉餡餅。

  我也想插嘴跟他們侃上幾句,但忽然想到,糟糕,在尕青坡上打圍的餓狼,不知數量有多少,但它們一定會從我們來的方向繞回藏骨溝。因為據初一所說,這藏骨溝的前邊,是與神螺古冰川相連,那一帶冰川陡峭,只有這條路可以進去,所以狼群回來拖那些摔死的長角羊,不可能從前邊那個方向過來。

  跑到前邊去的牦牛和馬匹,應該不會受到狼群的攻擊,但后面那些人毫無準備。我曾經跟藏地的惡狼打過交道,那些家伙神出鬼沒,實在是太狡猾了,如果明叔他們遭到偷襲,難保不會有傷亡。我把這想法對胖子和初一說了,三人立刻掉頭往回走,畢竟人命關天,暫時顧不上去管那些牦牛了。

  沒想到剛走出不遠,就見燈光閃爍,Shirley 楊等人已經跟了上來,原來他們聽到這里有爆炸聲,以為我們遇到了什么危險,就趕著過來接應。

  我見兩組人匯合到一處,這才把心放下。這時卻見初一已經把槍舉了起來,他槍口所指的方向,出現了數頭惡狼。那些家伙就停留在武器射程以外的距離不再前進。夜色下,只能隱約看見它們綠瑩瑩的眼睛和模糊的體形。

  有武器的人都舉起了槍,準備射擊,我急忙阻攔住他們:“這些狼是想試探咱們的火力,咱們只有兩支運動步槍可以射擊遠距離目標,不要輕易開槍,等它們離近了,再亂槍齊發?!狈凑覀內硕鄻尪?,在山區的狼聚集起來,最多不過幾十頭而已,只要事先有所防范,也不用懼怕它們。

  這時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影子,毛發在夜風中抖動。我心中一沉,立刻想起了在大鳳凰寺破廟中的那個夜晚,與狼群激戰的場面歷歷在目,就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他媽的,不是冤家不碰頭,想不到一隔十年,在這藏、青、新交界的昆侖山深處,又碰到了那頭白毛狼王,它竟然還活著,剛才我們宰了那么多狼崽子,雙方的仇恨是越來越深了。

  我低聲對胖子說:“你在這開槍有把握嗎?擒賊先擒王,打掉了狼王,這些狼就不會對咱們形成威脅了,最好能一槍干掉它?!?/p>

  胖子笑道:“小兒科!胡司令你就等著剝這張白毛狼筒子吧?!闭f著話,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運動步槍,瞄準的同時把手指摳在扳機上了。

  我心中一喜,如果能在這里解決掉它,也算去了我一塊心病,但就在胖子的運動步槍隨目標移動,即將擊發之際,白狼已經躲進了射擊的死角,另外幾頭狼也跟著隱入了黑暗。胖子罵了一聲,不得不把槍放下。

  那些狼知道在這狹窄的溝中沖過來,是往槍口上撞,便悄然撤退。我心里清楚,它們一定恨我們恨得牙根癢癢,現在的離開,只是暫時的退避,一有機會,它們就會毫不猶豫地進行攻擊。

  但是我們追也追不上,只好整隊繼續向前,尋找那些跑遠了的牦牛。在藏骨溝中跋涉許久,人人都覺得困乏疲憊,最終在溝口的一個山坡上,找到了那些牦牛,它們都在那里啃草。

  向導初一和五名腳夫見牦牛們安然無恙,都欣喜若狂,忘記了疲勞,匆匆跑上山坡。我們則慢慢地走在后邊,等我上到山坡之后,頓時呆住了,眼前的一幕似乎比從天上掉下來一只藏馬熊還要離奇,牦牛旁邊倒著六個人,正是初一等人,他們都像是受了巨大的驚嚇,正倒在地上,全身瑟瑟顫抖。

  別人倒也罷了,初一這種揮刀宰狼連眉頭都不皺的硬漢,怎么也嚇成這樣?但看他們的姿勢,不是混亂中橫七豎八地倒下,都沖著一個方向,臉朝下俯臥在地,全身一陣陣地哆嗦,我更是覺得奇怪,莫非不是恐慌過度,而是在膜拜什么?但是從他們登上藏骨溝出口的山坡,還不到一分鐘,這么短的時間里,能發生什么呢?

  我心中想著,加快腳步,剛一踏出狹窄的深溝,便立時怔在了當場。只見北面的天空上,亮起一道霧蒙蒙的白光,光線閃動搖曳。這道奇異的光芒剛好圍繞著雪峰的銀頂,一瞬間似乎產生了如同日月相擁、合和同輝的神圣光芒,這是我很久以前就聽說過的,昆侖山中千年一現的玉頂佛光啊,只有有緣的人才能得見。

  我也被這神圣的景象懾服,雖然不信教,也想趕緊跪在地上參拜。這時后邊的人陸續上來,還沒等他們看清楚,那神奇的光芒就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明叔等人只看見半眼,都頓足捶胸,追悔莫及。

  Shirley 楊也瞥見了一眼,告訴眾人說,你們別后悔了,這根本不是千年一現的佛光,剛才那只是云層中產生的同步放電現象,雪山下的云團過厚,在夜晚就會產生這種現象,一千年才出現一次的佛光,哪有這么容易碰到。

  但是初一等人堅信那就是佛光圣景,見到的人都會吉祥如意。初一告訴我們,這種小佛光在喀拉米爾很常見,不過真正的千年大佛光,要在他遙遠的老家云南卡瓦博格雪山頂才有,據說只是在大約一千年前出現過那么幾秒鐘,被畫在“十相自在圖”① 中,流傳了下來。有活佛預言,在最近十年中,還會再出現一次,到時候很多朝圣者都會不遠萬里地去神山下膜拜。

  剛才拜過了佛光,腳夫們都顯得興高采烈,吆喝著把牛馬聚攏起來,檢點物資裝備,所幸并未損失多少,于是繼續前進。等天亮后找了處平緩的山坡扎營,休息了一天一夜,養足了精神氣力,就準備進神螺溝冰川了。

  那些惡狼始終沒現蹤跡,但它們不知在哪里正窺伺著我們,所以一刻也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我們即將要進入一片更加危險神秘的地域———神螺溝。

  神螺溝冰川是世間獨一無二的低海拔古冰川,最低的海拔只有兩千八。冰川從兩座大雪山之間穿過,延伸到下邊的原始森林中大約有數公里長。冰川下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古木參天,生長著數不清的奇花異草,擁有高山寒漠帶豐富的動植物資源。

  進入神螺溝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問題可以得到解決,但是我們遇到的新難題也隨之而來,這種地方根本沒有道路,牦牛和馬匹都不可能從冰川下去,而且還要過一道大冰坎。

  看來只有把補給扎營在這里了,本來的計劃是只留下兩名腳夫看守物資,其余的人都負重進入冰川,但與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潛在的威脅,留守的人少了,無法保護營地和牲口。

  我也不想讓初一等當地人跟著進山,因為前面不知還會有什么危險,實在不想連累他人,但是初一執意要去幫忙,挖魔國的妖塔是積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小兒子去寺廟里當喇嘛修行了,見到了寶頂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們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五名腳夫,看守牛馬,他們人人都有獵槍,是打狼的好手,再給他們留下一些炸藥雷管。

  其余的八個人組成一隊,里面穿潛水服,外邊罩沖鋒衣,戴上登山頭盔等護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彈藥。運動步槍兩支分別給胖子和Shirley 楊使用,我和彼得黃用散彈槍。初一用獵槍,M1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支,背上必要的物資裝備,整點完畢,便開拔出發。

  神螺溝冰川的門戶,便是當地人俗稱的大冰坎,下去的時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與六十度之間的冰坡,抓著繩子,好像打滑梯一樣就行了,但回來時恐怕要費些力氣。

  初一把我們帶到一個方便下坡的位置。這大冰坎看起來很平緩,其實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縫和冰洞,人的體重一壓上去,就會把薄薄的冰殼壓破,掉到下面摔死。只有初一當年跟僧人們進神螺溝采藥時,發現的一條狹窄區域是相對安全的。

  我們設置了三條長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頭,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順利就到達了冰坎下的神螺溝里。

  我下去后舉起望遠鏡向遠處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無盡。這片冰川應該屬于復合型,主體是古冰川,其中也有各個時期雪崩形成的現代冰川。整片冰川被森林分隔包圍,冰漏、冰洞、冰溝以及大冰瀑,數不勝數,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匯聚成溪,天曉得那妖塔埋在哪里。

  這里雖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險區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發出太大動靜的,那會驚醒銀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導初一建議眾人,把武器的保險全部關上,在沒有得到安全確認之前,誰也不要開槍,如果有野獸襲擊,咱們就用冷兵器招呼它。

  我們沿著冰川進入森林,邊走邊參照地形。輪回宗直到幾百年前,還曾經常派人來舉行祭祀,也許會留下些遺跡。據那本輪回密傳經上所說,具體的位置,應該在四座雪山環繞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風水中所謂的鳳凰神宮。

  在森林里走了大約兩天時間,這天繼續前進,路上初一給我們講了些這神螺溝的傳說,還有他當年來這里采藥的經歷。在佛教傳說中,這里以前是一片內陸海洋,海底有一只巨大的海螺,變化成了妖魔,法力通神,附近的生靈飽受荼毒,直到佛祖用佛法將海洋升騰為陸地高山,才使其降服。海螺魔神愿意皈依佛門,最后成為了佛教的護法神,而它成佛后,留下的海螺殼,就化為了這古老的神螺溝冰川。

  這傳說并不載于任何經書,可能只是前人所杜撰出來的,不過這倒符合普通佛教傳說的特性。佛教是最具有包容性的宗教,不管什么妖魔鬼怪,只要肯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所以在佛經傳說中吸納了很多各地的魔神作為護法。

  說話間走到一處大冰瀑前,初一讓眾人先停止前進,指著那處冰瀑說:“前邊那塊冰坂,剛好是在冰瀑的下邊,冰瀑上是一座雪山的主峰。十幾年前我在上邊發現了一株八十八味珍珠靈芝草,就攀著冰瀑上去采,但這里地形絕險,不但八十八味珍珠靈芝草沒摘下來,還險些掉下來摔死。你們想找四座雪山圍繞之地,前邊就是了,我上去采藥的時候親眼看到過,這里剛好有四座巨型雪峰環繞??谞柕难┥胶芏?,東一座、西一座,連在一起的卻不容易找,我所見所知,僅此一處而已。但這盆地里面,我以前也沒敢進去過,因為傳說這是災禍之海的中心,咱們進去的時候要加倍小心?!?/p>

  我也看出來這里氣象非比等閑,單看這大雪山上千萬噸的積雪,就讓人心生寒意。好在冰川相夾的林帶很寬,繞過冰瀑,從森林里穿行而入,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意外,就不會引起雪崩。

  森林的盡頭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冰川,海拔陡然升高,冰川在雪線以上,看樣子在幾千幾萬年前,這里不是高山冰湖就是一塊高山盆地。四周果然有四座規模相近的高聳雪峰,這就是天地之脊骨的龍頂了,供奉邪神的妖塔很可能就凍結在這片冰川之中。

  眾人見終于有了著落,都振奮精神,迫不及待地往前趕,想一鼓作氣,在天黑前找到九層妖樓。這里的冰滑溜異常,都跟鏡子面似的。彼得黃一向在南方,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從來沒到過,走得稍快就連滑了幾個跟頭,摔得他尾巴骨都要裂了,只好讓胖子和初一架著他走。

  剛要再繼續前進,我一點人數不對,少了一個韓淑娜,這冰川上全是冰縫和冰斗、冰漏,要是真掉進去可就麻煩了。冰斗還好辦,掉進冰漏撈都沒辦法往上撈,而且冰上沒有足跡,想順著來路往回找也不容易。但在大雪山的下邊,也不敢喊她的名字,就算是阿香也沒有透視能力看到冰層下的情況。

  眾人只好留下彼得黃在原地觀望,其余的人散開隊形,按來路往回排查,然后改變角度,換了兩個方向才發現一個被踏破的冰斗(此斗非彼斗,地理專用名詞,指冰川中的空洞間隙,形狀似盆如斗)。我用狼眼手電向里照了照,這冰斗深有七八米,韓淑娜正掉在里面,昏迷不醒,我們低聲呼喚她的名字也沒有任何反應。

  誰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會偏離路線從這里經過,明叔見老婆掉在下面生死不明,急得團團亂轉。我勸慰他不用擔心,這里不算太深,都穿著全套的護具,最多是掉下去的時候受驚過度暈過去了,下去把她拉上來就行,不會出大事。

  我收拾繩索準備下去,Shirley 楊向里面先扔了一根冷煙火,以便看清楚地形,免得踏破了與此相連的冰縫。沒想到落下去的冷煙火,照亮了冰窟的四壁,眾人往下一看,都“啊”了一聲。冰壁中封凍著很多身著古衣古冠的死人,都保持著站立俯首的姿勢,圍成一圈,好像這些古尸都還活著,正低頭盯著昏迷不醒的韓淑娜。

  我們所見到的,只是最外邊的一層,在冰層深處還不知有多少被凍住的尸體。

 ?、?藏傳佛教中,十相自在圖是一種極具神秘力量的圖符,它由七個梵文字母加上日、月、圓圈十個符號組成。圖符中的五種顏色象征著宇宙中的五種基本元素: 水、火、風、地、空,十個符號又象征著人體的各個部位與物質世界的各個部分,其間有一套復雜的辯證關系。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46.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