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13章 雪山金身木乃伊

  我們站在冰層上往下看,看來這冰斗并非是大自然的產物,冰壁中封凍著的尸體都擺出一個神秘的姿勢,站立低首俯視著斜下方。胖子看后笑罵:“臨死還不忘撿錢包?!?/p>

  我對他們擺了擺手,別議論了,得趕緊下去把韓淑娜救上來,不管怎么看,這冰窟都透著很重的邪氣,絕非善地。

  于是眾人趕忙放下繩索,我抄起冰鑿拽著登山繩滑進冰窟,隨后Shirley 楊也跟著下來。我們倆顧不上看四周冰壁中的死人,趕緊先查看韓淑娜的傷勢,身體上沒有明顯的外傷,就是臉上被堅冰劃了幾道淺淺的擦痕,人只是昏迷了過去。

  我拿出硝石,在她鼻端一擦,韓淑娜立刻打了個噴嚏,清醒了過來。我問她有沒有受傷,韓淑娜搖了搖頭,原來她剛才鞋子松了,低頭重新綁好,已和眾人拉開了距離,當時大伙見終于找到了龍頂,都十分興奮,所以一時間沒注意到有人掉隊了。韓淑娜趕上來的時候,一腳偏離了路線,踩破冰殼掉了進來。這里黑乎乎的,就打起手電筒照亮,然后準備發信號求救,但還沒等開口,就發現周圍全是古代的冰尸,雖然她平時接觸過很多古尸,但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毫無思想準備,當時就被嚇暈了過去。

  我看韓淑娜沒受傷,就放下心來,舉著狼眼手電筒看了看四周冰層中的尸體,不像是在獻王墓天宮中見到的銅人。這些尸體可能都是活著的時候凍在冰壁里的,鮮活如生,里面一層挨著一層,站得滿滿當當,很難估算數量,但是能看見的,就不下數十具,雖然穿著都是古衣古冠,但并不是魔國的服飾。

  Shirley 楊給韓淑娜鉤上快掛,準備讓明叔胖子等人在上面將她拉上去,兩人低頭準備的時候,忽然都驚呼了一聲,分別向后躍開,好像見到地上有毒蛇一樣。

  我忙低頭往下看,用手電筒照著地下平整光滑的冰面。只見里面有個朦朧的黑色人影,蜷曲著縮成一團,橫倒著凍在地下的冰層中,冷眼一看,還以為是個冷凍的超大蝦仁。

  我對Shirley 楊說:“這有什么可怕的?就是凍著的死人而已,不過怎么會擺了個這么奇怪的姿勢?”

  Shirley 楊聳了聳肩說:“我根本沒看清下面是什么,剛剛是被韓姐嚇了一跳?!?/p>

  韓淑娜說道:“剛才一看這下面的人影,好像蜷縮成一團,我就想到了胎兒的樣子,可是猛然間想到世上哪有這么大的胎兒,所以嚇得向后跳開?!?/p>

  我讓韓淑娜先上去,在這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添亂。等她上去后我和Shirley 楊在冰斗中商量了幾句,這里可能是輪回宗教主的墓穴。埋有邪神妖塔的冰川,一定是后世輪回宗信徒眼中的圣地,他們的歷代宗主信徒,大概死后也都葬在此地,這冰斗就是其中一處。地下這蜷縮的黑色影子,大概就是其中一位教主,周圍這些人是陪葬的信徒。冰川下環繞著九層妖樓,還不知有多少這樣的冰窟墓葬,不妨把這冰下的教主尸體挖出來,看看他的陪葬品中有什么信息。

  二人商議完畢,也從冰斗中爬回上面,把計劃對眾人講了一遍。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可以說是四座雪峰各自的冰川交匯之處,形成了一大片又厚又深的冰舌。這里地形凹凸不平,冰溝冰縫縱橫,由于建造妖塔的時候密宗甚至還沒有成形的風水理論,所以無法使用分金定穴的辦法,與其大海撈針一樣在冰舌上逐漸排查,還不如先挖這輪回宗教主的墓穴,以此來確定妖塔的確切位置。

  明叔等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自然我怎么說怎么是。安排已畢,在剛才那冰斗旁邊插了支風馬旗作為標識,就地支起帳篷,由彼得黃和向導初一負責哨戒,防止狼群來偷襲。明叔和韓淑娜負責探險隊的飲食,我帶著阿香、Shirley 楊和胖子,吃過飯后,就進冰斗中開工。

  這時天色將晚,遠處的森林中,傳來一陣陣野狼的哀嗥,看來狼王也聚集了狼群,尾隨而至了。我聽到狼嗥,就想起格瑪軍醫,恨得咬牙切齒,囑托初一等人小心戒備,然后搬著器械,下到冰斗之中。

  明叔就在上面掛起了熒光燈照明,他是倒騰古尸的老手了,見到這冰層下有具姿勢如此詭異的尸體,也是獵奇心起,說不定這就能挖出一具價值連城的冰川水晶尸,于是和韓淑娜一起在上面觀看。

  把阿香帶在身邊,可比點蠟燭方便多了,不過阿香膽子很小,為了預防她嚇傻了說不出話,我們還是按老規矩,在東南角點燃了一支牛油蠟燭。

  胖子按我所說的,把生姜汁灌在一個氣壓噴壺里,先給地面的冰層噴了幾下,接下來需要做的只是慢慢等著姜汁滲透進去。

  四周冰壁中封凍著的尸體,都低著頭注視著我們將要挖開的冰面,好像是一群看熱鬧的在圍著我們,一言不發地冷眼盯視。胖子說這太他媽別扭了,要不咱們找塊布把這四周的冰壁都擋上,實在是看得人心里發毛啊。

  我對胖子說:“你又不是大姑娘,還怕被人看,你就當那些死尸不存在就好了……”我雖然這么說,但也感覺這冰斗里邪得厲害,從來沒見過這種陪葬的方式,而且墓主沒有棺材,還擺得跟個大蝦仁兒似的凍在下面,稍后究竟會挖個什么東西,還真不好說。

  Shirley 楊大概看出來我有點猶豫,就對我說:“輪回宗保留了很多魔國的邪教傳統。在英雄王說唱詩篇中,魔國是一個崇拜深淵和洞穴的國家,四周的陪葬者做出俯視深淵的姿勢,這大概和他們的宗教信仰有關系,不用大驚小怪?!?/p>

  這時生姜汁已經滲透得差不多了,我們便用冰鑿風鉆開挖,生姜汁是堅冰的克星,萬年玄冰都可以迎刃而解,這道冰層也并沒有多厚,不多時,就挖掉一個方形冰蓋,再下面就沒有冰了。我們發現在冰層下粘著魚鰾,尸體就裹在其中。

  一看尸體,大伙都覺得有幾分驚訝,阿香嚇得全身直抖,Shirley 楊只好將她摟住,問她是否發現了什么東西,阿香搖了搖頭,就是覺得這尸體實在太恐怖了。

  我轉頭看了看蠟燭,正常地燃燒著,看來沒什么問題,這才沉住了氣觀看冰下露出來的尸體。沒破冰之前,所看到的是個黑影,但這時一看,那尸體十分巨大,全身都是白色的,不是尸變那種長白毛,而像是全身起了一層厚厚的硬繭,有幾處地方白色的繭殼脫落,露出里面金燦燦的光芒,似乎里面全是黃金。

  尸體雙手抱膝,蜷縮成一團,這可能也和輪回宗的教詣有關,死亡后將進行轉生,所以將死者擺成回到母體中胎兒的姿態。

  明叔在上面也看得清清楚楚:“哇噻,這是雪山木乃伊啊,不得了,不得了,這具雪山金身木乃伊就值一百多萬啊……只不過年代太近了,要是再久一點,比冰川水晶尸也差不多了?!?/p>

  我抬頭問明叔:“什么是雪山金身木乃伊?”對于這些“骨董”,我們誰也沒明叔和他的情婦所知詳熟。

  明叔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也下到冰斗。明叔拿著放大鏡看了半天,伸手在尸體白色的繭殼上摸了摸,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不會錯,絕對是雪山金身木乃伊?!?/p>

  這種尸體的處理方式非常復雜,先要將死者擺好特定的姿態,裝進石棺,在里面填滿沼鹽,停置大約三個月的時間,等待鹽分完全吸入身體各個部分,取代尸體中全部的水分腌漬妥善之后,再涂抹上一層類似水泥的物質,此物質由檀木、香料、泥土以及種種藥品配制而成。

  然后此物質便逐漸凝固硬化,尸體上所有一切凹陷或皺縮的部分,例如眼睛、兩腮、胃部,都會自行膨脹起來,形成自然和諧的比例,再于外部涂抹上一層熔金的漆皮,這就是金身,最后還要再用沼鹽包裹一層。只有身份極高的人才有資格享受這樣的待遇。

  我和胖子都聽傻了,沒想到粽子還有這么復雜的制作過程,明叔說咱們動手把雪山木乃伊搬上來吧。但我們一動手發現無法移動,尸體和下面的冰層凍成了一體,極為結實,用手電筒向深處照了照,冰下似乎有很多東西,但是隔著冰層看不太清楚。

  于是再次取出噴壺,把生姜汁噴灑在冰層上,等了一會兒,估計差不多了,于是一冰釬打了下去。不料順著冰釬穿破的冰層,突然冒出一道長長的巨大藍色火柱,帶著刺破耳膜的尖嘯聲,直從冰斗的最深處躥上了天空。

  按輪回宗經書所載,藍色的火焰與其他的火焰不同,輪回宗稱之為“無量業火”,是傳說中能把靈魂都燒成灰燼的烈火。誰也沒有預料到,這雪山金身木乃伊下邊,會藏著如此古老而又狠毒的陷阱。

  幸虧胖子眼疾手快,在火焰噴射而上的一瞬間,將明叔推開,我和Shirley 楊也拽著阿香向后閃避。眾人都縮到冰窟的角落里,只覺得舌頭尖發干,好像全身的水分都在急劇蒸發。

  無量業火噴射而上的尖銳呼嘯聲,在狹窄局促的冰窟里,聽起來格外驚心動魄?,F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盼著這股鬼火盡快散盡,如果再沒有新鮮空氣進來,根本沒有人能支撐多久。

  無量業火的呼嘯之聲終于止歇,互相看了看,好在沒人受傷,只有明叔沒戴登山頭盔,剛才慌亂中,腦袋被冰壁撞了一下,幸無大礙。

  冰窟中的那具金身木乃伊,已被無量業火燒成了一團黑炭,眾人驚魂之余,都無心再去看它,忽聽上面有人大呼小叫,聽聲音是向導初一。

  可能是狼群趁著天黑摸上來了,但是怎么沒人開槍?我顧不上多想,搶先爬上冰面,只見彼得黃與初一,正在手忙腳亂地搶救韓淑娜。我走近一看,心中頓時一凜,韓淑娜的臉都被無量業火燒沒了??赡墚敃r她正俯身向下看,結果剛好被無量業火燒到臉部,鼻子、眼睛都沒了,嘴唇也燒沒了,黑炭般的臉上,只剩下兩排光禿禿的牙齒,和里面漆黑的舌頭,十分嚇人。

  韓淑娜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初一對我搖了搖頭,看來當場就死了。

  我見韓淑娜死得如此之慘,也覺得心下黯然,拿了張毯子,把尸體遮住,免得讓明叔看見了這慘狀無法接受。

  這時明叔等人也陸續爬了上來,看了看我們幾個人,又望了望地下蓋著毯子的尸體,剛想問他老婆哪里去了,卻發現毯子下露出的大彎鬈發。韓淑娜臉部燒沒了,但那無量業火卻避開了她的頭發。明叔一看頭發,便已知道發生了什么,晃了兩晃,差點暈倒,彼得黃趕緊將他扶住。

  我對Shirley 楊使了個眼色,讓她把阿香先帶到帳篷里,雖然不知道阿香跟她干媽感情怎么樣,但就憑她的膽子,看到那沒有臉皮的尸體,非得嚇出點毛病來不可。

  我也不忍看明叔傷心過度,但又想不出怎么勸慰,只好把初一叫在一邊,跟他商量,能否把明叔、阿香、彼得黃先帶回去,這龍頂冰川危機四伏,他們繼續留在這里,難保不再出別的危險。

  初一為難地說,都吉兄弟,現在恐怕想走都走不掉了。你看看這天上的云有多厚,咱們在喀拉米爾山口,看到那些黑頸水鳥遠飛而去,看來真的是有寒潮要來了。雪山上一山有四季,天氣變得太快,沒人能夠預測,一年中只有在風速低、沒有雨雪的日子能進冰川。五月份是最合適的,現在是九月中旬,按理說也是一個吉祥的時間,但雪山上的天氣是不能用情理來推測的,天氣說變就變了,不出兩個小時,就會降下大雪。

  這里雖然不至于大雪封山,但龍頂冰川的地形非常復雜,這里可能在遠古時代,是一個巨大的山間湖泊,所以才有災難之海的名稱。后來經過喜馬拉雅造山運動,使得海拔上升,氣溫降低,整個湖演變成了大冰川,加之偶爾的雪崩,使得冰川越來越厚,里面的地形也越來越復雜。

  夏天的時候,很厚一層冰川都會融化,冰層的厚度會降低許多,所以韓淑娜才會踏破一個冰斗。在氣溫低的季節里,這種情況是不會發生的。而現在龍頂冰川中,許多縱橫交錯的冰縫和冰漏、冰斗,都暴露了出來。

  進來的時候沒下雪還好說,但是山里一旦出現寒潮,大雪鋪天蓋地地下起來,不到兩三個小時,就會把冰川覆蓋,冰下脆弱的地方卻還沒凍結實,掉下去就完了。即使最有經驗的向導,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帶隊涉險,何況狼群也跟著進了山,萬一出現狀況,它們肯定會來趁火打劫,想往回走,就必須等到雪停了,冰川徹底凍住之后再離開。

  我和初一正在說話,就覺得臉上一涼,這雪說話間就已經下了起來,我忙回去把眾人聚集起來,說明了目前所處的狀況。要離開,最少需要等兩天以后,而且我和胖子、Shirley 楊三人已經有破釜沉舟的決心了,不把魔國邪神的妖塔挖個底朝天絕不罷休,別說下雪了,下刀子也不撤退。

  明叔老淚縱橫,盡說些個什么他和韓淑娜真心相愛,什么山險不曾離身邊,酒醒常見在床前之類的話。我和胖子以為他傷心過度,開始胡言亂語了,正想勸他休息休息,沒想到明叔突然來這么一句:“總不能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回就頂硬上了,不挖出冰川水晶尸就不回去?!比缓髧谕形覀?,他如果有什么意外,一定要我們把阿香帶回去。

  我見明叔執迷不悟,也無話好說,心想我和胖子大金牙這些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很多時候,之所以會功敗垂成,不是智謀不足,也不是膽略不夠,其實只不過是利益使人頭腦發昏,雖然都明白這個道理,但設身處地,真正輪到自己的時候,誰也想不起來這個道理了,畢竟都是凡人,誰也沒長一雙能明見徹始徹終永恒的佛眼,而且我們以前也實在是太窮了。

  等我們商議完畢之時,已經是將近午夜時分了,雪開始下得大了,遠處的狼嗥聲在風雪中時隱時現。我們把韓淑娜的尸體放在了營地旁邊,蓋了一條毯子,胖子和彼得黃負責挖一些冰磚,壘在帳篷邊緣,用來擋風和防備狼群的偷襲。

  我和Shirley 楊再次下到冰斗中,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確認九層妖塔的位置,但愿能在明天天黑之前把它掘開。

  魔國的墳墓,都有一種被密宗稱為達普的透明瓢蟲,接近的人,都會被無量業火焚燒成灰燼。我們進藏之前,已經想到了應對之策,這酷寒的高原上,水壺里的水很快就會結冰,根本無法使用,而灌滿生姜汁的氣壓噴壺,足可以把達普的鬼火澆滅。

  不過這安放輪回宗教主金身的冰窟中,突然出現的巨大藍色火柱卻在我們意料之外。經過Shirley 楊的查看,這種火柱可能是一種古老的機關,魔國的鬼火輪回宗不會使用,只是模仿著那種無量業火造了一種人工的噴火機括。金身下是個密封的空間,里面裝了大量的秘藥,積年累月的絕對封閉環境,使秘藥與停滯其內的空氣相混合,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氣體,觸動雪山金身木乃伊,冰層一破就會引發它燃燒。墓主寧肯尸身燒成灰,也不想被外人驚擾。

  在冰窟的最深處,被火焰熔化的冰墻后,有一個更大的冰窟,我們在里面發現了一間隱蔽的冰室,看樣子是用來放教主陪葬器物的。最中央擺放著一個三層靈塔,象征著天上、地下、人間,靈塔高有一點五米,都是黃金制成,上面嵌滿了各種珍珠,眾寶嚴飾,光彩奪目。

  Shirley 楊在四周放置了幾根熒光管照明,我用探陰爪撬開塔門。靈塔中層有十多個類似于嘎烏的護身寶盒,以及紅白珊瑚、云石、瑪瑙之類的珍寶。下邊代表地下的一層,都是些糧食、茶葉、鹽、干果、藥材之類的東西。上層有一套金絲袍服,以及鏤空的雕刻。

  我們看到靈塔最高處的雕刻漆繪,與古格遺跡中輪回廟的銀眼壁畫類似,用異獸來表示方位坐標,中間則有個裸身半透明的女子,那應該就是冰川水晶尸了。從這陪葬陵塔的擺放位置,以及那冊古經卷中的描述,供奉邪神的妖塔,就在這冰斗以西,不超過三十米的范圍內。龍頂冰川上,少說有上百,甚至幾百處輪回教歷代教主的墓穴,我們所發現的只是其中之一。這些墓穴都是按密宗的星圖排列,拱衛著魔國自古遺留下來的九層妖樓。不用再多找了,有了這一個參照物,配合經卷中的記載,明天一定可以找到最終的目標。

  這間冰室的墻壁上刻著許多惡鬼的形象,看樣子靈塔中的財寶都受了詛咒。按我的意思,就是虱子多了不咬,賬多了不愁,就算是把這些珍寶都倒出去也無所謂,不過眼下大事當前,也沒心思去管這些黃白之物,于是我和Shirley 楊將那靈塔按原樣擺好,返回冰川之上。

  我讓眾人輪流休息,由我和向導初一值第一輪班。我們兩人趴在冰墻后,一邊觀察四周的動靜,一邊喝酒取暖。不久前還若隱若現的狼蹤,此時已經徹底被風雪掩蓋,初一說狼群如果不在今晚來襲擊,可能就是退到林子里避雪去了。

  我見初一對狼性十分熟悉,又聽他說曾擔任過喀拉米爾打狼工作隊的隊長,不免有些好奇,便出言相詢。

  初一講起了他以前的經歷,解放前,他家世世代代都是為頭人做活,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七歲那年,狼群一次就咬死了幾十只羊。這種現象十分反常,頭人以為是有人得罪了山神,便將他爺爺活活地扒了皮,還要拿初一去祭神,后來他全家就逃到了千里之外的喀拉米爾定居下來。路上他父親也被追上來的馬隊所殺……

  初一每說一段,就要沉默半天,我見他不太想說,也就不再追問。這時夜已經深了,地上的積雪漸漸變厚,火光中,可以見到不遠處的積雪凸起一塊,那是擺放韓淑娜尸體的地方。我忽然發現那團雪動了一動,忙把手中的散彈槍握緊,舉起手電筒照了過去,心中暗想可能是餓狼摸過來偷尸體了,但馬上發現不是那么回事。韓淑娜正手足僵硬地從雪堆里慢慢爬了出來,手電筒的光束穿過風雪中的夜幕,剛好照在她那張沒有了臉皮,并且焦黑如炭的臉上,只有她那兩排裸露的牙齒最為醒目。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4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