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19章 蛻殼龜

  手背上只是有點癢,也不覺得疼,但用手指捏住了一拔,疼得我險些從平臺上倒翻下去。我急忙擰開頭盔上的射燈,靠近手腕的地方,竟長出了兩三個小小的黑綠色肉芽,一碰就疼得像是往下撕肉,整個胳膊連著骨髓都被帶著一起疼,我急忙再檢查身上其余的地方,都一切正常。

  這時Shirley 楊和胖子等人也打開了光源,我讓他們各自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除我之外,Shirley 楊、明叔、胖子都沒事。

  這事也真奇了,眾人自到這黑虎玄壇,未曾分離半步,怎么單單就我身上異常,再不想點辦法,怕是也要長出血餌紅花了。

  正沒理會處,發現阿香倒在我身邊人事不省,她的鼻子正在滴血,沾到血的半邊臉上布滿了綠色的肉芽,手上也有。阿香有時候看到一些不想看的東西,鼻子就會流血,適才在外面的洞穴里,她剛看到血餌紅花,鼻子便開始淌血,這種現象以前也有過,并未引起我們的重視。

  現在才明白,原來血餌這種傳播死亡的植物,在空氣中散播著無形的花粉,一旦觸碰到鮮血,就會生長發芽。從阿香看到它的第一眼起,就已經中招染上血毒了。

  想必剛才阿香抓住我的手腕的時候,把血沾到了我的手背上,隨后她就昏迷了過去,我當時還以為是她看到了下面的什么東西,哪里想到出此意外。

  Shirley 楊想幫阿香止血,我趕緊告訴Shirley 楊千萬別接觸血液,用手指壓住阿香的上耳骨,也可以止住鼻血,左邊鼻孔淌血壓右耳,右邊壓左耳,但無論如何不能沾到她身上的血。

  血餌在陰陽風水中被解釋為生氣過盛之地,尸體死而不腐,氣血不衰,積年累月下來,不僅尸體慢慢開始膨脹變大,而且每隔十二個時辰便開出肉花。死人倒還罷了,活人身體中長出這種東西,只能有兩種選擇,第一是遠遠逃開,離開這生氣太盛的地方,血餌自然就不治而愈了,但這片地域為祖龍之源,只依賴開11號,一時間難以遠遁;再就是留在這里,等到這被稱為生人之果的血餌開花結果,那活生生的人就會變成漲大的尸體了。

  明叔看他干女兒三魂悠悠,七魄渺渺,性命只在頃刻之間,便哭喪著臉說:“有沒有搞錯啊,這回真的是全完了,馬仔和保鏢沒了,老婆沒了,冰川水晶尸也沒了,現在連干女兒也要死了……”

  我對明叔說:“先別嚎喪,我手上也長了血餌,你舍不得你的干女兒,我也舍不得我自己。眼下應該趕緊想辦法,藏族老鄉不是常說這樣一句諺語嗎———流出填滿水納灘的眼淚,不如想出個紐扣一樣大的辦法?!?/p>

  明叔一聽還有救,趕緊問我道:“原來你有辦法了?果然還是胡老弟胸有成竹臨危不亂,不知計將安出?還請明示,以解老朽愚懷。倘若真能救活阿香,我愿意把我干女兒嫁給你,將來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我并未答話,心中冷哼了一聲,老港農生怕我在危險之時丟下他不管,還想跟我結個親,也太小看人了,這種噱頭拿去唬胖子,也許還能有點作用。

  想不到胖子也一點都不傻,在旁對明叔說:“明叔,您要是真心疼阿香,還舍得帶她來西藏冒這么大的風險?您那倆寶貝兒子怎么不跟著來幫忙?不是親生的確實差點事兒?!?/p>

  胖子說起話來沒有任何顧忌,剛剛這幾句話,果然刺到了明叔的痛處。明叔無可辯駁,臉上青一陣紅一陣,顯得十分尷尬。

  我胳膊肘撞了胖子一下,讓他住口別說了。人非圣賢,都是有私心的,這也怪不得他。

  Shirley 楊見我們不顧阿香的死活,在石臺上都快吵起來了,一邊按住阿香的耳骨止血,一邊對我們說:“快別爭了,世間萬物循環相克相輔,蝮蛇五步之內,必有解毒草。下面那綠色的小動物以血餌為食,它體內一定有能解血餌毒性的東西,或者它是因為吃了這洞穴中別的一些東西……”

  我點頭道:“若走三步路,能成三件事;若蹲著不動,只有活活餓死。胖子你跟我下去捉住那長綠毛的小家伙?!闭f完將兩枚冷煙火扔下石臺,下面那只小狗一樣的動物正趴在地上吃著尸體上最后的幾枚果實,再不動手,它吃完后可能就要鉆回縫隙里去了。

  胖子借冷煙火的光芒,看清了下面的情況,想圖個省事,掏出手槍來就打。我想攔他已經晚了,匆忙中一抬他的胳膊,胖子一槍射進了洞壁上。

  子彈擊得碎石飛濺,這一下震動不小,那只似乎又盲又笨的小動物,也被驚動,掉頭就向回爬。我對胖子說:“別殺它,先抓活的?!边呎f邊跳下石臺,剛好落在下面的男尸身上,攔住了小狗的去路。

  這石臺不算太高,胖子倒轉了身子,也跟著爬到下面,與我一前一后將那綠毛小狗夾在中間。二人都抽出工兵鏟來,這東西看似又蠢又笨,只知道不停地吃生人之果,但四肢粗壯,看樣子力氣很足。此時它感覺前后被堵,在原地不斷轉圈,蛇頭一般的臉上長著一張大嘴,虛張虛合著散發出一股腥臭。

  這只小獸全身都是肉褶,遍體布滿綠色的硬毛。從來沒聽說世上有這種動物,我和胖子先入為主,總覺得這東西有可能是僵尸,也許是某種野獸死后變成的僵尸,既然黑綠腥臭,必然有毒,不過體形僅僅如同普通的小狗大小,看來要活捉它,倒也并非難事。

  那小獸在原地轉了兩圈,對準胖子,張口亂咬著硬往前沖,胖子掄起工兵鏟拍下,正砸在它頭上。那小獸雖然皮肉甚厚,但被工兵鏟砸中,也疼得發起狂來,躥將起來,將胖子撲倒在地。胖子把黑驢蹄子向前一塞,掖進它的嘴里。

  那狗狀動物從沒嘗過黑驢蹄子的滋味,也許不太好吃,不斷甩頭,想把黑驢蹄子吐出來。胖子用腦袋頂住它的嘴,兩手抓住它的前肢,雙方各自用力,僵持在了一起。

  我從后邊用膠帶在這小怪物的嘴上纏了十幾圈,又用繩子把它腿腳捆上。

  我把胖子從地上拽起來,胖子對我說:“這東西比想象中的好對付多了。大概它天天除了吃就是睡,根本就沒別的事做,不過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我看它可不像是條狗?!?/p>

  明叔和Shirley 楊見我們得手,立刻帶著阿香從石臺上下來。我手背上的那些血餌肉芽,已經又長大了一倍,阿香的情況比我嚴重得多,若不盡快施救,怕是保不住命了。

  胖子踢了一腳那被我們捉住的動物:“這家伙能當解藥嗎?看它長得這么丑,備不住身體里的血肉都有毒,難道是要以毒攻毒?”

  Shirley 楊說:“這種動物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不外乎兩種可能性,一是它體內分泌的東西可以化解血性,再不然就是它居住的環境或者吃的別的食物,可以中和毒性,在這洞穴附近搜索一下,或許能有收獲?!?/p>

  我們不敢耽擱,分頭在洞底查看。

  我走到那巨大的冰山水晶石下,石上刻有大量的密宗符號,我還沒顧得上看那石上的圖形有些什么內容,便先發現石下有個奇怪的東西。原來我們在上面看這里像是壓著一口紅木棺材,而其實是大水晶下,有一個紅底黑紋的空龜殼,被石頭壓得年代久了,那巨龜可能早已死亡腐爛盡了。

  明叔也看到了這個空空的龜殼。紅底黑紋的龜甲極其少見,傳說“鳳麟龍龜”為四靈獸,其中的龜,就是指殼上顏色變為暗紅的千年老龜。明叔若有所思,回頭看了看那被胖子捉住的動物,急忙對我說道:“這次發達了……那東西不是狗的僵尸,而是蛻殼龜,阿香有救了?!?/p>

  我見明叔過于激動,有點語無倫次,便讓他冷靜些,把話說清楚了,什么發達了有救了。

  明叔顧不上再說,先把龜殼用鏟子切掉一塊,和水搗碎了涂抹在我和阿香長有血餌的地方。一陣清涼透骨,皮膚上的麻癢疼痛立刻減輕了不少。

  看阿香脫離了危險,明叔才告訴我們說,以前彼得黃當海匪的時候,截住了一艘客船,但奇怪的是船上的人都已經死光了,船艙中眾多的尸體上,長出許多菇狀的血藻。海匪們在船上打死了一只大水蜥一樣的動物。有不少人碰到尸體的血液,命在旦夕,海匪老大熟識海中事物,知道這船上可能藏有什么東西,于是命人仔細搜索,果然在貨艙中找到了一只被貨柜夾住的龜殼。能蛻殼的老龜一定在水中吃過特殊的東西,都變成精了,害死了船上所有的人,它爬過的地方,死者身上都會長出肉花肉草。

  龍頂下面的深淵里,大概生氣過旺,所以一具尸體上才可以反復生長血餌。

  它的殼是寶貝,所有的毒癥皆可醫治,世間難覓。這一整只龜殼,已不能說是天價了,是無價之寶。當時海匪之間為爭奪這件東西,自相殘殺,死了不少人,彼得黃也險些把命送掉。也就是在那時候,明叔在海上救了彼得黃,才從他口中知道有這種蛻殼龜,帶人回去再找的時候,海匪的船已經爆炸沉沒了,只好敗興而歸。

  現在看到這水晶石下壓著的空龜殼,紋理顏色都非尋??杀???磥砣诉€是要積善德,當初舉手之勞,救了彼得黃一命,現在卻也因此救了自己的干女兒。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多做善事才有好報啊。

  胖子一聽這東西那么值錢,趕緊就動手想把龜殼全挖出來。我心想明叔說到最后,又把話繞了回來,對我進行旁敲側擊,也許他在香港南洋那些地方,人與人之間缺乏足夠的真誠,但總這么說也確實很讓我反感,以后還要找機會再嚇他個半死,于是暫時敷衍明叔說:“不見山上尋,不懂問老人,全知全能的人很少,一無所能的人更少,還是您這老江湖見多識廣,我們孤陋寡聞都沒聽過這種奇聞……”

  我心不在焉地同明叔談話,眼睛卻盯著那塊巨大的方形冰山水晶石,只看了幾眼,上面的圖形便將我的眼睛牢牢吸住,難道云南的獻王曾經來過這里?

  巨大的方形冰山水晶石被平均分為五層,每一層都有一些簡易的石刻。大量的密文與符號我看不懂,但是其中的圖形卻能一目了然。最上邊一層,刻著很多惡毒的殺人儀式,這些儀式與云南獻王的痋術十分相似,都是將人殘忍地殺害后,用某種特別的東西附著在人體上,把死者的怨念轉化為某種力量。

  我顧不上再往下看,趕忙招呼Shirley 楊來看這塊冰山水晶石。Shirley 楊聞言將阿香交給明叔照料,走到水晶石下凝神觀看,隔了一陣才對我說:“獻王的痋術本就起源于藏地,這石上記載的痋術,遠遠沒有獻王的痋術花樣百出,神鬼難測。這里可能是痋術最古老的源頭,還僅僅是一個并不完善的雛形,但是痋術的核心———將死亡的生命轉化為別的能量———已經完全體現出來了。后來獻王痋術雖然更加繁雜,卻也沒能脫離開這個原始框架?!?/p>

  Shirley 楊說,其實剛看到雪彌勒被乃窮神冰凍住的時候,就覺得似曾相識,那種東西實在像極了痋術。下到冰淵深處后,看到地下河中大量的淡水水母,就懷疑那雪彌勒的原形,便是一種水生吸血水母,在高山湖轉變為古冰川的大災難時期,逐漸演變進化成了在雪原冰層中生存的狀態,它們懼怕大鹽,可能也與此有關。也許古代魔國或者后世輪回宗,就是根據這些生物的特性,發明了“痋”這種遺禍百世的邪術。

  這洞穴中的玄武巨尸,從某些角度上來講,也符合“痋”的特征。

  再看冰山水晶石的第二層,上面是一個女人,雙手遮住自己的臉;第三層是一條頭上生眼的巨蛇;第四層中最重要的部分,被人為地磨損毀壞了,但是看那磨損的形狀,是個圓形,也許以前也是個眼球的標記;最下邊的一層,則最為奇特,只刻著一些好像是骨骸的東西。

  我指著這層對Shirley 楊說:“這塊大石頭,分成數層,從上至下,每一層都有不同的內容,這好像與精絕古城那座象征地位排列的黑塔一樣?!?/p>

  Shirley 楊又向下面看了看:“這的確是一種排列,但與精絕古城的完全相反。從制敵寶珠詩篇中對魔國的描述來看,這水晶石上的標記應該象征著力量或者能量,而非地位,順序是從上至下,越向下力量越強大?!?/p>

  雖然與精絕國存在著某種差異,但仍然有緊密的聯系,單憑這塊巨石就能斷言,精絕的鬼洞族與魔國崇拜深淵的民族之間一定有著極深的關聯,也許鬼洞族就是當年北方妖魔或輪回宗的一個分支。

  這證明我們確實在一步步逼近“眼球詛咒”的真相,只要找到魔國的惡羅海城,說不定就能徹底做個了結,但惡羅海城一定比精絕更加險惡,事到如今,只能去以命賭命了。

  隨后我和Shirley 楊又在洞穴中,找到了一些其余的水晶碑,上面沒有太多的文字,都是以圖形記事。從其中的記載可以得知,壓住蛻殼龜的冰山水晶石,就是輪回宗從“災難之門”中挖出來的一小部分,其上的石刻都是惡羅海人所為。那“災難之門”本身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巨大水晶墻,在魔國遭到毀滅的時候,“災難之門”封閉了與外界唯一的通道,后世輪回宗將它挖開一條通道,是為了等待轉生之日的降臨。

  搜遍全洞,得到的信息也就這么多了,可依此推斷,將災難之門中的一塊巨石放在洞中,作為祭祀的場所,是用來彰顯輪回宗挖開通向魔國之門的功業;洞穴中的尸體和靈龜都是特殊的祭品。估計沿著這條滿是水母的河流走下去,就必定能找到那座水晶大門,惡羅海城也應該在不遠的地方。

  這時胖子已經把靈龜殼挖了出來,那具膨脹的尸體由于被蛻殼龜吃盡了生長出的血餌,已變得形如枯木,估計要到明天這個時候,它才會再次漲大變為生人之果。被我們生擒住的蛻殼龜,此刻再一看,已經一動不動了,死了。大概是由于用膠帶纏得太緊,窒息而亡。這東西并非善物,全身是毒,留之不祥,于是胖子把它的尸體,與那能長出血餌的男尸扔在一處,倒了些易燃物,一把火燒成了灰燼。

  我看這洞中已再沒什么價值了,于是帶著眾人回到外側的洞穴。阿香的傷勢已經無礙,但失血過多,現在最需要充足的休息。其余的人也已經疲憊不堪,加之終于肅清了附近的隱患,便都倒頭大睡。

  冰川下的深淵無所謂白晝與黑夜,直到睡得不想再睡了,才起來打點準備繼續沿著河走。

  我把武器彈藥和食品裝備都檢查了一遍,由于這里海拔很低,于是把沖鋒服都替換下來,防寒的裝備不能扔掉,因為以后可能還要翻山出去。另外由于明叔和阿香兩人只能背負一人份的物資,其余的就要分攤給我和胖子,所以盡量輕裝,把不必要的東西扔掉,只帶必需品。

  明叔正和胖子討價還價,商量著怎么分那塊龜殼,二人爭論起來,始終沒個結果,最后胖子發起飆來,把傘兵刀插在地上,那意思明擺著:“懶得跟你掰扯了,港農你就看著辦,分完了不合我意,咱就有必要拿刀子再商量商量?!?/p>

  明叔只好妥協,按胖子的分法,人頭平分,這樣一來胖子分走五分之四,只留給明叔五分之一。

  明叔說:“有沒有搞錯啊肥仔,我和我干女兒應該分兩份,怎么只有五分之一?”

  胖子一臉茫然:“明叔你也是個生意場上的聰明人,怎么睡了一夜,醒來后就凈說傻話?阿香那一份,不是已經讓她自己治傷用掉了嗎?喀拉米爾的云是潔白的,咱們在喀拉米爾倒斗的人,心地也應該純潔得像雪山上的云。雖然我一向天真淳樸,看著跟個傻子似的,但我也知道餓了蘿卜不吃,渴了打拉不喝,您老人家可也別仗著比我們多吃過兩桶咸鹽粒子,就拿我真當傻子?!?/p>

  明叔一向在南洋古玩界以精明著稱,常以小諸葛自居,做了很多大手筆的買賣,但此刻遇到胖子這種混世魔王,你跟他講道理,他就跟你裝傻充愣,要是把他說急了,那后果都不敢想,無可奈何,只好自認倒霉。

  胖子吹著口哨,把靈龜殼收進了包里。明叔看見胖子那一臉得意的表情,氣得好懸沒背過氣去,只好耷拉著腦袋去看他干女兒。

  我走過去把明叔拉到一邊,對他講了現在面臨的處境:“明叔你和阿香比不得我們,我們這次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而你們有三個選擇,第一是沿著河岸向上游走,但那里能不能走出去的幾率是對半分的;其次,留在這黑虎玄壇的洞穴里,等我們回來接你們,但我們能不能有命回來,有多大機會我也不清楚;最后是跟著我們一起往下游走,穿過災難之門,那門后可能是惡羅海城,這一去絕對是兇險無比,九死一生,我不一定能照顧得了你們父女,生命安全沒有任何保障。究竟何去何從,得你自己拿主意?!?/p>

  我對明叔說,如果愿意分頭走,那就把靈龜殼都給他,明叔一怔,趕緊表明態度:“絕對不分開走,大伙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一起去災難之門,將來阿香嫁給你,我的生意也都要交給你接手,那靈龜殼自然也都是你的,咱們一家人還說什么兩家話?不用商量,就這么決定了?!?/p>

  我心中嘆了口氣:“看來老港農是認定我們要扔下他不管,不論怎么說,總以為我們是想獨自找路逃生??磥碣Y本主義的大染缸,真可以腐蝕人的靈魂。從昨天到現在,該說的我也都對他說過數遍了,話說三遍淡如水,往下游走是死是活,就看各人的造化了?!?/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5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

1 人評論 TO "第19章 蛻殼龜"

  1. 回復

    匿名

    2021/08/21 15:05:31

    太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