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21章 風蝕湖的王

  明叔還在猶豫,覺得Shirley 楊有些小題大作,放著路不走非要爬那塊陡峭的巖石,我和胖子卻知道Shirley 楊在這種事上一向認真,從來不開玩笑,她既然著急讓大伙遠遠躲開,一定是發現了危險的征兆,何況我經她一說也已經看出來了,山上那條路,的確是太光滑了,連根雜草都沒有,肯定不是人走的路。

  我們在湖中的位置,距離那條光滑如鏡的道路很近,不管從上面沖下來什么猛獸,在水中都無法抵擋,連忙拉住明叔和阿香,手腳并用,游向左側湖邊的一塊綠色巖石。

  這湖邊雖然山林密布,但能上岸的地方不多,唯有那平滑異常的道路,其余兩面都是看不到頂的峭壁,此外也就是左邊有一大塊深綠色的巨巖,高有十幾米,想爬上去且得使些力氣。

  我們游到綠巖下方,剛伸手觸摸到冰涼的石壁,耳中便聽到山上道路的遠端,也傳來了一陣陣碎石摩擦的聲音,好像有什么龐然大物,正迅速從山林深處爬出來。眾人心頭一沉,聽那聲音來得好快。能用身體把山路磨得如此光滑的,不是巨蟒大蛇,就是“龍王鱷”一類棲息在昆侖山深處的猛獸,甭管是什么,都夠我們喝一壺的,趕緊拿登山鎬鉤住綠巖往上攀爬。

  但綠巖上生了許多苔蘚,坡度又陡,登山鎬并不應手。Shirley 楊的飛虎爪又在背囊里取不出來,只好找了一條登山繩系個繩圈,使出她在德克薩斯學的套馬手藝,將繩圈套在了一塊突起的石頭上。

  看明叔那身手一點都不像五十來歲的人,跟只老猿一樣,不愧是在海上歷練了多年的老水手,逃起命來比誰都利索,噌噌幾下就拽著繩子,搶先爬上了綠巖中部的一個天然凸臺。我和胖子還有Shirley 楊在下面托著阿香,將她推向上邊,明叔伸手把阿香拽上去。

  協助Shirley 楊爬上巖石時,那塊套著繩子的石頭已經松動了,胖子一扯連繩子帶石頭都扯進了水里。等Shirley 楊重新準備繩索的時候,我和胖子只聽得身后“嘩啦”一陣猛烈的入水聲,有個東西已經從山中躥下,鉆入了湖中。

  Shirley 楊和明叔從巖石上放下登山繩接應我們,明叔在高處看見了那水里的怪物。他一向有個毛病,可能是帕金森綜合征的前期征兆,一緊張手就抖得厲害,手里不管拿著什么東西,都握不牢,早晚要彈弦子,此刻也是如此,手里拿著巖楔想把它固定在巖縫中,突然一哆嗦,巖釘掉進了水里。

  我和胖子的手剛抓住登山繩,沒想到還沒來得及用力,整團的繩子和巖釘就掉了下來。我和胖子在下面氣得大罵明叔是我們這邊的意大利人,怎么盡幫倒忙。

  Shirley 楊想再拿別的繩子,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指著水面對我說:“先到水下的巖洞里去躲一躲?!?/p>

  我和胖子雖然不知道從水中過來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好惹,那家伙轉瞬就到,無奈之下只好閉住氣沉入湖底。這湖并不深,湖水清澈,水底的巖石都呈白色。湖底有一些滲水孔,另外還有幾處很深的凹洞,可謂是千瘡百孔。此處的地貌,都是未被水淹之前被風蝕形成的,是一個特殊的風蝕湖。千萬年滄海桑田的變化,使這塊巨大的風蝕巖沉到了湖底,也許這風蝕湖的壽命一到,下面的風孔就會全部塌陷,而這片從山中流出的湖水,就會沖到地下的更深處,形成一個地下瀑布。

  水中的各種魚兒都亂了營,除了數量最多的白胡子無鱗魚之外,還有一些紅鱗裂腹魚,以及長尾黑鱭寸魚,不知是剛才災難之門附近的爆炸,還是突然入水的怪物,這些魚顯然受了極大的驚嚇,紛紛游進洞中躲藏。白胡子魚可能就是鯰魚的一個分支,它們在體形長成之前,并不適應地下的環境,慌亂中鉆進災難之門的魚群,又紛紛游了回來,寧可冒著被水怪吃掉的危險,也舍不得逃離這水溫舒適的風蝕湖。

  我剛沉到水里,就發現在慌亂的魚群中,有一條五六米長,生有四短足,身上長著大條黑白斑紋,形似巨蜥的東西,像顆魚雷似的,在水底鉚足了勁朝我們猛撞過來。

  我腦中猛然浮現出一個猛獸的名字———“斑紋蛟”,它生性喜熱懼寒,一九七二年在昆侖山麥達不察冰川下施工的兄弟部隊,曾經在冰層里挖出過這種猛獸凍死的尸體,有人想把它做成標本,但后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沒能成功。當時我們還特意趕了幾百里山路,去那里參觀過,不得了,這東西比龍王鱷還狠,而且皮糙肉厚,連來復槍也奈何它不得。

  胖子和我見斑紋蛟來勢迅猛,微微一怔,立刻沉到湖底一塊豎起的異形風蝕巖下,斑紋蛟的堅硬的三角形腦袋猛撞在巖石上,立時將雪白脆弱的風蝕巖撞成了無數碎塊,趁勢向上破水而出。

  我心中一驚,不好,它想躥出水去襲擊綠巖上的Shirley 楊和明叔三人。忽見水花四濺,白沫橫飛,斑紋蛟又重重地落回湖中,看來它在水中一躍之力,還夠不到巖石上的獵物。斑紋蛟緊接著一個盤旋俯沖下來,然而它似乎沒有固定目標,在湖中亂沖亂撞,來不及逃散的魚群,全被它咬住嚼碎。

  我趁機拿過胖子的氧氣瓶吸了兩口,同他趁亂躲進湖底的一個風洞里。這里也擠著很多避難的魚類,如今我們和魚群誰也顧不上誰,各躲各的。很快我就明白了那只斑紋蛟的企圖,它在湖中折騰個不停,是想把藏在風洞里的魚都趕出來,那些白胡子魚果然受不住驚嚇,從風洞中游出來四處亂竄,斑紋蛟就趁機大開殺戒,它好像和這群魚有血海深仇似的,絕不是單純地為了飽腹。

  白胡子魚先前結成魚陣,可能就是要防御這個殘暴的天敵。

  清澈透明的湖水很快就被魚的鮮血染紅了,湖中到處都是被咬碎的魚尸。我和胖子躲在風洞里看得驚心動魄,想借機逃回綠巖下爬上去,但爬上去至少需要半分鐘的時間,倘若半路撞上這只殺紅了眼的斑紋蛟,它在水中的速度比魚雷還快,如果不能依托有利地形躲避,無論在水中或陸地都沒有絲毫存活下來的可能性,只好在水底忍耐著等候機會。

  胖子帶的氧氣瓶中,也沒剩下多少氧氣了,正沒理會處,湖底卻突然出現了更為慘烈的場面。追趕著魚群亂咬的斑紋蛟,剛好游到我和胖子躲避的風洞前,這時只見混雜著鮮血的水中白影閃動,那條在湖底的白胡子老魚,神不知鬼不覺地已經出現在了斑紋蛟身后,扭動十幾米長的身軀,甩起魚頭,狠狠撞到了斑紋蛟全身唯一柔軟的小腹。斑紋蛟在水中被撞得翻出一溜兒跟頭,怪軀一扭,復又沖至,一口咬住白胡子老魚的魚脊。這種白胡子魚雖然沒魚鱗,但它身上的魚皮有種波紋狀肉鱗,也十分結實,尤其這條老魚身軀龐大,肉鱗更是堅硬。

  斑紋蛟仗著牙尖、皮厚、爪利,白胡子老魚則是活得年頭多了,經驗豐富,而且身長體巨,肉鱗堅固,被咬上幾口也不會致命,雙方糾纏在一起,一時打得難解難分。整個湖里都開了鍋,不過從山腹間注入的水很多,加上湖底的一些漏底風洞滲水量也不小,所以陣陣血霧隨流隨散,風蝕湖中的水始終明澈透亮。

  我和胖子看得明白,這是二虎相爭,它們是為了爭奪在風蝕湖的生存空間所展開的決戰。它們為什么理由打得你死我活?也許是因為風蝕湖的獨特水質?也許是天敵之間的宿怨?這我們就無法知道了,但想逃回湖面就得趁現在了,二人分頭將氧氣瓶中最后殘存的氧氣吸了個精光,避開湖中惡斗的斑紋蛟和白胡子老魚,摸著邊緣的風蝕巖,游上水面。

  Shirley 楊在綠巖上俯看湖中的情景,遠比我們在水下看得清楚,她見我們趁亂浮上,便將登山繩放下,這次沒敢再讓明叔幫忙。

  我攀上巖石的時候,回頭向下看了一眼,老魚已經占了上風,正用魚頭把那斑紋蛟頂到湖底撞擊,斑紋蛟嘴里都吐了血沫,眼見不能支撐。等我登上巖石,卻發現情勢急轉直下,從那山道上又爬出來一條體形更大的斑紋蛟,白胡子老魚只顧著眼前的死對頭,對后邊毫無防備,被從后掩至的斑紋蛟一口咬住魚鰓,將它拽進了風蝕湖深處的最大風洞之中。

  看來這場爭奪風蝕湖王位的惡戰已經接近了尾聲,胖子抹了抹臉上的水說:“等它們咬完了,咱還得抓緊時間下去撈點魚肉。明叔把裝食品的背囊丟在水晶墻后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咱們全得餓肚子了?!?/p>

  我對胖子說:“水下太危險了,別為了青稞粒子,滾丟了糌粑團子。我那包里還有點吃的,咱們可以按當年主席教導咱們的辦法,忙時吃干,閑時吃稀,不忙不閑的時候,那就吃半干半稀,大伙省著點兒吃,還能對付個三兩天?!?/p>

  胖子說:“有吃糌粑的肚皮,才有想問題的腦袋。一會兒我非下去撈魚不可,這深山老林里哪有閑著的時候,指不定接下來還碰上什么,做個餓死鬼到了陰曹地府也免不了受氣?!?/p>

  Shirley 楊注視著湖中的動靜,她顯然是覺得湖下的惡戰還遠未結束,聽到我和胖子的話,便對我們說:“這里的魚不能吃。當年惡羅海城的居民都在一夜間消失了,外界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關于惡羅海城毀滅的傳說有很多,其中就有傳說講那些城中的軍民人等,都變為了水中的魚。雖然這些傳說不太可信,不過藏地確實自古便有不吃魚的風俗,而且這么大群體的白胡子魚也確實古怪,咱們最好別自找麻煩……”

  風蝕湖中的湖水中,忽然出現了數以萬計的白胡子魚,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它們似乎想去水底解救那條老魚。

  這時天色漸晚,暮色蒼茫,為了看得清楚一些,我爬上了綠巖的最上層,但這道綠巖后邊的情景,比湖中的魚群激戰更令人震驚。巖后是個比風蝕湖水平面更低的凹地,一座好像巨大蜂巢般的風蝕巖古城,少說也有十幾層,突兀地陷在其中,圍著它的也全是白花花的風蝕巖,上面的洞穴數不勝數。這一帶與周圍蔥郁的森林截然不同,幾乎是寸草不生。蜂巢般的城頂,有一個巨石修成的眼球標記,難道這就是古代傳說中惡羅海城?我沒體會到一絲長途跋涉后抵達目的地的喜悅,相反覺得全身汗毛都快豎起來了,因為令人膽寒的是,這座城中不僅燈火通明,而且死氣沉沉。

  暮靄籠罩下的惡羅海城,城內有無數星星點點的燈火,在若有若無的薄霧中顯得分外朦朧,好像古城中的居民已經點燃了火燭,準備著迎接黑夜的到來,而城中卻是死一般的寂靜,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生氣。只看了幾眼,我就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傳說這座城中的居民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而且后世輪回宗也滅絕數百年之久了,這城中怎么可能還有燈火的光亮?可以容納數萬人的城中,又沒有半點動靜,看來它不是“死城”,就是一座“鬼城”。

  就在我吃驚不已的時候,其余的人也陸續攀到了綠巖的頂端,他們同我一樣,見到這座存在著死與生兩重世界的古城,都半天說不出話來。

  傳說羅馬時代的龐貝古城是由于火山噴發毀于一夜之間,后來的考古發掘,發現城中的居民死亡的時候,都還保留著生前在家中正常生活的樣子,龐貝城的姿態在那毀滅的一瞬間永遠凝固住了。

  然而我們眼前的古城,里面的居民似乎全部人間蒸發了,只有蜂巢般的惡羅海城,燈火輝煌地矗立在暮色里。它保存得是那樣完好,以至于讓人覺得它似乎掙脫了時間的枷鎖,在這幾千年來從未發生過任何改變。這城中究竟發生過什么災難?

  我們難免會想到這城是“鬼螫”,但問了阿香之后,卻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這座魔鬼的巢穴,是確確實實存在著的,并非死者亡靈制造的“鬼螫”。

  我們正要商量著怎么進城,忽聽巖下的風蝕湖中湖水翻騰。這時天尚未黑透,從高處往下看,玻璃般透澈的風蝕湖全貌歷歷在目,白胡子老魚與那兩只斑紋蛟惡斗已經分出了勝負,成千上萬的白胡子魚,為了幫助它們的老祖宗,奮不顧身地在水下用身體撞擊斑紋蛟。

  白胡子魚的頭頂上都有一塊殷紅的斑痕,那里似乎是它們最結實的部位,它們的體形平均都在半米左右,在水中將身體彈起來,足能把人撞吐了血。那對斑紋蛟雖然猛惡頑強,被十條八條的大魚撞上也不覺得怎樣,但架不住上萬條大魚的狂轟亂炸,加上老魚趁勢反擊,斑紋蛟招架不住,只好躥回了岸上的樹林里,樹木被它們撞得東倒西歪,頃刻間消失了蹤影。

  遍體鱗傷的老魚浮在湖中,它身上被斑紋蛟咬掉了不少肉鱗,魚鰓被扯掉了一大塊。它的魚子魚孫們圍攏過來,用嘴堵住了它的傷口,白胡子魚越聚越多,不消片刻,便再次結成了魚陣,黑壓壓的一大片,遮住了風蝕湖的湖面。

  我見那魚陣緩緩沉向湖底,心想白胡子魚與斑紋蛟之間,肯定經常有這種激烈的沖突,斑紋蛟似乎只想將這些魚群趕盡殺絕,而非單純地獵食果腹,但魚群有魚王統率,斑紋蛟雖然厲害,也很難占到什么便宜。難道它們之間的矛盾,僅僅是想搶奪這片罕見的風蝕湖嗎?這湖泊究竟有什么特殊之處?這其中也許牽涉到很多古老的秘密,但眼前顧不上這些了,趁著天還沒徹底黑下來,先進惡羅海城。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5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