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22章 牛頭

  Shirley 楊問我是否要直接進城。城中明明是有燈火閃爍,卻又靜得出奇,詭異的種種跡象,讓人望而生畏。

  我對Shirley 楊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阿香說這城中沒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我想咱們三十六敗都敗了,到現在也沒有什么好怕的。只不過這座古城,確實從里到外都透著股邪氣,而且似乎隱藏著一些難以想象的秘密,咱們只有見怪不怪,單刀直入了?!?/p>

  于是眾人帶上剩余的物品,覓路進城。

  大蜂巢一樣的古城,深陷在地下,圍桶般的白色城墻似乎只是個擺設,沒有太多軍事防御的功能,但規模很大,想繞下去頗費力氣。城中飄著一縷縷奇怪的薄霧。這里的房屋全是蜂巢上的洞穴,里面四通八達,我們擔心迷路,不敢貿然入內,只在幾處洞口往里看了看,越看越是覺得心驚肉跳。

  這城中沒有半個人影,但是十家里有七八家已經點著燈火,而且那些燈不是什么長明永固的燈火,都是用野獸的干糞混合油脂而制成的古老燃料,似乎都是剛剛點燃不久。而且城池洞穴雖然古老,卻絕不像是千年古跡那樣殘破,洞中的一些器物和獸皮竟都像是新的,甚至還有磨制了一半的頭骨酒杯。這城里的時間真的仿佛凝固住了,其定格的一刻,似乎就是城中居民消失的那一瞬間。

  我們商量了一下,黑夜里在城中亂轉很容易迷路,而且這座惡羅海城中的街道,包括那些政教、祭祀的主要建筑,可能都在大蜂巢的深處,這城中千門萬戶,又與尋常的城池結構完全不同,眼下最穩妥的途徑,是等到天亮在外圍看明白蜂巢的結構,找條捷徑進入深處的祭壇,絕不能在城中魯莽地瞎撞。該耍王八蛋的時候自然是不能含糊,但該謹慎的時候也絕不能輕舉妄動。

  我們本打算到城墻上去過夜,但經過墻下一個洞口的時候,胖子像是嗅到了兔子的獵犬,吸著鼻子說:“什么味兒這么香?像是誰家在燉牛肉。操牛魔王他妹妹的,這可真是搔到了胖爺的癢處?!?/p>

  聽胖子這么一說,我也好像聞到了煮牛肉的肉香,就是從那個洞屋中傳出來的,我正發愁食物所剩不多,不敷分配,剛才在風蝕湖湖邊說還能對付個兩三天,那是安慰大伙,其實還不夠吃一頓的。此刻聞到肉香自然是得進去看看,當下和胖子兩人帶頭鉆進了洞屋,里面的石釜中,確實有正煮得爛熟的牦牛肉,咕嘟著熱氣,真可謂是香熏可口,五味調和。

  胖子咽了咽口水,問我說:“胡司令,咱真是想什么來什么,雖說酥油香甜,卻不如糌粑經吃,糌粑雖好,但又比不上牦牛肉扛餓。這鍋牛肉是給咱預備的吧?這個……能吃嗎?”

  這沒有半個人影的古城中,竟然還煮著一鍋剛熟的牛肉,實在難以用常理去揣測。我想起了剛當知青插隊那會兒,在那座九龍罩玉蓮的牛心山里,吃那老太太的果子,這莫非也是鬼魂之類布的鬼市?都是些青蛙、蚯蚓變的障眼法,吃了就得鬧肚子?想到這些,我不免猶豫起來,心中雖然十分想挑煮得稀爛的大塊牛肉吃上一頓,但理智告訴我,這些肉來路不明,還是不吃為好,看著雖然像牛肉,說不定鍋里煮的卻是人肉。

  明叔此時也餓得前心貼后背了,跟胖子倆人直勾勾地盯著鍋里的牦牛肉,這一會兒工夫,他們倆大概已經用眼睛吃了好幾塊了。

  我問Shirley 楊對這鍋肉有沒有什么看法,Shirley 楊搖頭搖得很干脆,又同阿香確認了一遍,這鍋煮著的牦牛肉,確實是實實在在不摻半點假的。

  胖子聽阿香這么說,再也等不及了,也不怕燙,伸手捏了一塊肉吞進嘴中:“我舍身取義,先替同志們嘗嘗,肉里有毒有藥都先往我身上招呼?!彼叧赃呎f,一句話沒說完,就已經吃到肚子里七八塊牛肉了,想攔都攔不住。

  我們等了一下,看他吃完了確實沒出什么問題,這時候胖子已經造掉了半鍋牛肉,再等連他媽黃花菜都涼了。既然沒毒,有什么不敢吃的,于是眾人橫下心來,寧死不當餓死鬼,便都用傘兵刀去鍋里把牛肉挑出來吃。

  我吃著吃著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對明叔說:“明天天一亮,我們就要進那大蜂巢的深處,那里面有什么危險不得而知,料來也不會太平。你和阿香還是留在城外比較安全,等我們完事了再出來接你們?!?/p>

  明叔嘴里正塞著好幾塊牛肉,想說話說不出來,一著急干脆把肉囫圇著硬生生咽了下去,噎得翻了半天白眼,這才對我說:“咱們早晚都是一家子人,怎么又說見外的話?我和阿香雖然沒多大本領,多少也能幫幫你的忙……”

  以前明叔說要把阿香嫁給我,都是和我兩人私下里商議的,我從來沒答應過。這時明叔卻說什么早晚是一家人,Shirley 楊聽見了,馬上問明叔:“什么一家人?你跟老胡要攀親戚嗎?”

  明叔說:“是啊,我就看胡老弟人品沒得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我這當前輩的自然要替他們操心了。我干女兒嫁給他就算終身有托,我死的時候也閉得上眼,算對得起阿香的親生父母了?!?/p>

  我趕緊打斷明叔的話:“幾千年來,中國勞動人民的血流成了海,斗爭了失敗,失敗了再斗爭,直到取得最后的勝利,為的就是推翻壓在我們中國人民身上的三座大山。我革了半輩子的命,到頭來還想給我安排封建制度下的包辦婚姻?想讓我重吃二遍苦,再造二茬兒罪?我堅決反對,誰再提我就要造誰的反?!?/p>

  胖子剛好吃得飽了,他本就唯恐天下不亂,聽我們這么一說,馬上跟著起哄,對明叔說:“明叔,我親叔,您甭搭理胡八一,給他說個媳婦,這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他卻愣嫌掉下來的餡餅不是三鮮的。您不如把阿香勻給我得了,我爹媽走得早,算我上你們家倒插門行不行?以后我就拿您當親爹孝敬,等您歸位的時候,我保證從天安門給您嚎到八寶山。向毛主席保證,一聲兒都不帶歇的,要多悲慟就……就他媽有多悲慟?!?/p>

  胖子拿明叔打諢,我聽著差點把嘴里的牛肉全噴出去,正在這時一聲牛哞從洞屋的深處傳來,打斷了眾人的說笑聲。本來牦牛的聲音在藏地并不奇怪,但在這寂靜的古城中聽到,加上我們剛吃了牛肉,這足夠讓人頭皮發麻。

  我讓Shirley 楊留下照顧明叔和阿香,對胖子一揮手,二人抄起武器,舉著狼眼摸進了洞屋的深處。進來的時候我曾粗略地看了里面一遍,結構與其余的洞屋差不多,只不過似乎多了道石門,這時走到石門邊,便覺得情況不對。

  石門上滑膩膩的,有一個帶血的人手印,似乎有人手上沾滿了血,走的時候匆匆忙忙把石門帶上了。用手一摸,那血跡似乎還很新鮮。

  我對胖子點點頭,胖子退后兩步,向前沖刺,用肩膀將石門撞開,我跟著舉槍進去,里面卻仍然沒有人蹤。只見四周的墻壁上到處都是鮮血,中間的石案和木樁也都是鮮紅的,上面是一堆堆新鮮的牦牛肉,有幾張血淋淋的牛皮上還冒著熱氣,像是剛剛從牛上剝下來的。這里是城中的屠宰場。

  我和胖子剛吃過煮牛肉,這時候都覺得有些惡心,忽然發覺頭上有個什么東西,猛地一抬頭,一顆比普通牦牛大上兩三倍的牛頭,倒懸在那里。牛頭上沒有皮,二目圓睜,血肉淋漓,兩個鼻孔還在噴著氣,多半截牛舌吐在外邊,竟似還活著,對著我和胖子發出一聲沉重的悶哼。

  胖子舉槍想打,我匆忙之中看那牛頭雖然十分怪異,但卻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便先將胖子攔住,仔細看看這牦牛頭是怎么回事。

  牦牛在活著的時候就被剝掉臉皮,然后再行宰割,這種行事我們曾經在輪回廟的壁畫中見到過,這倒沒什么奇怪的,作為一種古老的傳承,象征著先釋放靈魂,這樣肉體就可以放心食用了。

  這間屠房中有個大木欄,兩邊前后都可以伸縮活動,這樣把牛夾在其中,任它多大的蠻力,也施展不得,屠夫就可以隨意宰割了。

  那牦牛頭的身子就被夾在那血淋淋的木欄之中,牛身的皮并沒有剝去,牛尾還在抽動,無頭的空牛腔前,落著一柄斬掉牛頭的重斧。那顆牛頭則被繩子掛到了半空,牛眼還在轉動,似乎是牛頭剛被斬落的一瞬間,這里的時間忽然凝固住了不再流逝,而這只牦牛也就始終被固定在了它生命跡象即將消失之前的一刻。

  身首分離,而生命跡象在幾秒甚至幾分鐘之內還未消失的事,在生物界十分尋常。雞頭被砍掉后,無頭的雞身還能自己跑上好一陣子。古時有死刑犯被斬首,在人頭剛一落地的時候,如果有人喊那死刑犯的名字,他的人頭還會有所反應,這是由于神經尚未完全死亡。

  不過那只是一瞬間的事,從我和胖子發現這還沒死干凈的牦牛頭到現在,它就一直保持著介于生死之間的樣子,難道它就這么停了幾千年?不僅僅是這頭倒霉的大牦牛,整座惡羅海城中的一草一木,包括點燃的燈火、未完成的作品、被屠宰的牦牛、煮熟的牛肉、石門上未干的血手印,都被定格在了那最后的幾秒鐘,而整座空城中連半個人影都沒有,這一切都與毀滅惡羅海城的災難有關嗎?那是一種什么樣的災難,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想到我們剛才吃的,可能是一鍋煮了幾千年的牛肉,不免有點反胃。這城中的種種現象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還是先撤到城外比較安全,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進那蜂巢般的主城。于是我和胖子叫上Shirley 楊等人,帶上東西按原路往回走。

  我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夜幕早已降臨,但這座惡羅海城中的光線,仍然是和我剛發現這里的時候相同,如同處在黃昏薄暮之中,雖然有許多燈火,但看起來十分朦朧恍惚,也許連古城毀滅之時的光線都永遠地停留了。要不是阿香確認過了,我一定會認為這是座鬼城。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56.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