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昆侖神宮>第26章 球蝦

  我們從那篩子般的洞頂被水沖到地底,和另外的幾個人失散了。我最擔心的就是斑紋蛟,在風蝕湖底一場混戰,兩只斑紋蛟的其中一只,似乎被掉下來的千鈞石眼砸死了,但仍然還有一只,包括那條白胡子魚王,應該也都被激流沖到了地下湖中,如果Shirley 楊、明叔、阿香中有人跟它們碰上,必定兇多吉少。

  想到這些,我和胖子不敢怠慢,顧不上身上的酸痛,從皇帝蘑菇的頂端爬到邊緣向下觀看地形。高大的皇帝蘑菇底下,長滿了無數高低錯落的地菇,顏色大小都參差不齊,望下去就像是一片蘑菇的森林,許多長尾蜻蜓般的大蜉蝣,像一群群白色的幽靈在其中飛舞穿梭。

  遠處是地下湖的第二層,我剛落入湖中的時候,感覺水流向東涌動的力量很強大,原來這巨大洞穴中的地下湖分為兩層,之間有很大的落差,最上面穹廬般的洞頂上,有無數洞眼,大則十幾米,小則不到一米,上邊的湖水,以及山中的地下水,都從那些洞眼中灌注下來,所有的水柱全部流入上面的一層地下湖。這里是個傾斜的鍋底,東邊的地勢較低,一層水滿之后,形成一個大水簾,傾瀉到下方的第二層地下湖里,那片湖規模更加龐大,水勢大的區域,黑一塊白一塊,難辨其全貌。

  如果其余的人還活著,就很有可能是被水流沖到地下湖的第二層去了,皇帝蘑菇就生長在距離第二層地下湖不遠的地方。我們居高臨下,想從高處尋找失蹤的Shirley 楊等人,但只見到水里不時躍起幾條大魚,哪里見得到半個人影。我讓胖子留在這里瞭望,自己下去先沿著湖邊找上一圈再說。

  正要用傘兵刀扎著蘑菇下去,卻見下面的湖中,游上來一個人,雖然看不清面目,但看那身形,肯定是明叔。只見明叔爬上了岸,吃力地走了幾步,向四周看了看,便徑直走入了皇帝蘑菇下的蘑菇森林中,似乎也是想爬到高處看明地形。

  我對胖子說,這老港農命還真夠大的,他既然是奔這邊來的,就由胖子暫時照顧他,我再去湖邊找其他的兩個人,最后在這棵最為明顯的皇帝蘑菇附近匯合。

  我正要動身下去,卻突然看見明叔在高高矮矮的蘑菇中走了十幾米,大概是由于連驚帶嚇,疲勞過度,腳底下邁不開步子,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啃泥,躺在地上翻了個身,揉著胳膊很久也不起身,似乎是有點自暴自棄的念頭了。

  按說明叔摔著一跤,本也不算什么,但他身子沉重,驚動了附近的一個東西。我和胖子在高處借著慘淡的熒光,發現離他不遠處的那片蘑菇忽然一陣亂動,里面有個全身黑殼的東西在慢慢蠕動。那黑殼是一層接一層的圓弧形,身子很長,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像是條大蜈蚣,要真是蜈蚣,那得多大的個頭?

  明叔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嘴里一張一合似是在自言自語,可能又在怨天尤人,但對附近的危險完全沒有察覺。我和胖子想在皇帝蘑菇上喊他小心,但聲音都被附近水流的聲音遮蓋了,不在近前說話根本聽不到。

  我的那支散彈槍已經在風蝕湖底的混戰中丟了,只剩下手槍,胖子身上的東西卻沒怎么損失,運動步槍始終背在身上。這時舉槍想要射擊,我按住他的槍身,步槍的射程雖然能夠及遠,但口徑不行,在這里開槍無濟于事,就算是打明叔附近的地方給他示警,也未必能夠救他。一旦讓他看見那條大蜈蚣,肯定嚇得兩腿發軟,半步也跑不出去,只有我趕緊沖下去救他。但蘑菇森林中全是密密麻麻的蘑菇,在高處雖然能看見明叔和那條大蜈蚣,但一下去視線必被遮擋,必須由胖子作為瞭望手,在高處用手語為我指明復雜的地形,并且在關鍵時刻用步槍進行掩護射擊。

  當然這是爭分奪秒的行為,根本來不及把這些計劃進行部署,只對胖子說了一句看我信號行動,就將傘兵刀插在皇帝蘑菇上,從傾斜的傘蓋上向下滑落。下面也有些很高大的蘑菇,呈梯形分布,遇到斜度大不能落腳的地方,就用傘兵刀減速,很快就下到了底部。這里也沒有地面,底下滿滿一層,全部都是手指大的小蘑菇,附近則都是一米多長的大蘑菇。

  我回頭望了一眼上面的胖子,胖子把步槍吊在胸前,揮動著兩只胳膊,打出海軍通信聯絡用的旗語。這都是以前在福建學的,很簡單,也很直觀,看他的動作是,對方移動緩慢,然后指明了方向。

  我對他一揮胳膊,表示收到信號,這時蘑菇森林中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霧氣,我擔心蜈蚣放出毒來,從攜行袋里掏出防毒面具戴上,雙手握住M1911,壓低槍口,快速向明叔的位置接近。

  在胖子指示了幾個方位之后,我找到了躺在地上的明叔,不遠處有嘁嘁嚓嚓的聲音,好像無數腳爪亂撓,聽得人心里發怵,而且這里水聲已弱,更是格外令人心慌。

  我悄悄接近,想把明叔拽起來,立刻跑路,明叔突然見到防毒面具,也嚇了一跳,但隨即知道是自己人,瞪著呆滯的雙眼,沖我笑了笑,想掙扎著爬將起來,但似乎兩條腿變成了面條,怎么也不聽使喚。我急于離開這片危機四伏的區域,于是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他不要發出任何動靜,然后將他背了起來。

  但還沒等邁動步伐,就聽身后的明叔忽然發出一陣大笑,我當時心里就涼了多半截,這王八操的老港農沒安好心!帝國主義殖民地統治下的老資本家怎么會有好人,這次真是太大意了。

  我立刻雙腳一彈,向后摔倒,把明叔壓在背下,這一下使足了勁,估計能把老港農壓個半死,但明叔的笑聲兀自不停,聽聲音已經有點岔氣了,那笑聲比婦人哭嚎還要難聽十倍。

  我心想這港農死到臨頭了還笑得出聲,突然記起一句詩來,“魔鬼的宮殿在笑聲中顫抖”,他媽的,臨死前放聲大笑是革命者的特權,你個老資本家憑什么笑,讓你嘗嘗胡爺這雙無產階級的鐵拳,給你實行實行專政,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但隨即發覺不對,明叔那種笑是不由自主發出來的。

  我急忙用槍頂住明叔的腦袋,仔細一看,明叔已經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了,全身都在抽搐,嘴里都吐白沫了,再笑下去恐怕就要歸位了,他這是中毒了。

  我四下里一看,發現明叔剛才摔倒的地方,有一簇簇與眾不同的小蘑菇,上面有層綠色的粉末,他十有八九摔倒的時候在上面舔了一口,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笑菇?這粉末竟然如此犀利,沾到口中一點,就變成這樣,這么笑下去不出幾分鐘,就能要了人命。

  我急中生智,趕緊猛抽了明叔幾個耳刮子,又掏出北地玄珠放在他鼻端。這北地玄珠的氣味非常刺激,明叔一聞之下,猛打了幾個噴嚏,這才止住笑聲,但臉上的肌肉都笑抽了筋,一時恢復不過來,鼻涕眼淚流了一臉,真是狼狽到了極點。

  這時一顆步槍子彈射在了我附近的蘑菇上。我猛一回頭,看到胖子在皇帝蘑菇上舉著槍不斷揮動,好像在通知我趕快撤離。

  附近的一片大蘑菇一陣晃動,那條全身黑色甲殼的大蜈蚣鉆了出來。明叔的位置剛好暴露在它的面前,我急忙向后退了幾步,扯掉防毒面具,先對皇帝蘑菇上的胖子打個不要開槍的信號,然后驚慌地對明叔說:“明叔,你身后這蜈蚣怕是要把你吃了。你舍身救我,我一輩子也不忘,回家后一定給你多燒紙錢。你是救人而死,一定可以成正果,我先恭喜你了?!?/p>

  明叔驚得呆了,忙回過頭去看身后,兩眼一翻就要暈倒。我趕緊把他拉起來,對他說道:“行了,不跟您老人家開玩笑了,那家伙一露頭,我就看出來了,不是蜈蚣,是只生長在地下的大球蝦,是吃素的和尚。當年我們師不知道在昆侖山地下挖出來過多少只了,很平常?!?/p>

  明叔聽我這么說,這才仔細看身后那東西,五六米長的一只節肢類球蝦,這只又胖又粗的大甲蟲,頭前長著一對彎曲堅硬的觸角,用來感應探路,全身都是黑色,只有腳爪是白的,粗胖的身軀下也有蜈蚣那樣的百足,這東西很蠢,只吃地下的菌類。

  明叔長出一口大氣,抹了抹汗,這條老命算是又從鬼門關里撿回來了,勉強對我苦笑了一下。我問他有沒有見到Shirley 楊和阿香。

  明叔剛要回答,忽聽一陣腳爪撓動的聲音,我們扭頭一看,見附近那只球蝦的身體縮成了一團,一節節的圓弧甲殼將它包成了一個大輪胎的樣子。我腦門子上的青筋一蹦,這是御敵姿態,在附近一定有某種巨大的威脅,我抬頭去看高處的胖子。胖子已經不用旗語了,掄起胳膊就一個動作:“危險,快向回跑!”

  在起伏錯落的蘑菇森林中,球蝦突然縮成了一團,站在皇帝蘑菇上的胖子也不斷掄起胳膊,打出緊急撤退的信號,我見狀急忙一把揪住明叔的胳膊,倒拖了他向后便走。

  身后傳來一陣陣蘑菇晃動的聲響,聽聲音至少是三面合圍,只有湖邊那個方向沒有。我也顧不得回頭去看究竟是什么東西,只管向胖子所在的位置一路狂奔。胖子始終沒有開槍,這說明那些東西離我尚遠,或者沒有追擊上來,等我們攀著梯形蘑菇山,回到皇帝蘑菇上的時候,明叔立刻倒了下去,“呼哧呼哧”像個破風箱似的喘作一團。

  我和胖子拿出望遠鏡,順著來路向回望去,就在剛才那片蘑菇叢林的空地上,出現了數百只形態好像小狐貍或雪鼠的“地觀音”。這種家伙皮毛勝似銀狐,齒爪鋒利,擅長打洞,又因其叫聲似虎,所以學名叫做雪虠。不過它們只能在有溫泉或地熱的區域里生存,生性狡猾殘忍,在喀拉米爾也有人俗稱它們為地狼,或者叫地觀音。很多當地人家中,都有這種動物毛皮制成的生活用品,價值極高。東北也有,不過數量少,毛皮樣子也不如昆侖山的,更像是黃鼠狼。

  大群地觀音像是一道白色圍墻,將那只球蝦緊緊圍住,它們好像紀律森嚴,誰也沒有輕舉妄動,只是沉默地趴在周圍。不多時,從隊中爬出一只銀毛地觀音,它似乎是這些地觀音的首領,只見它抬著前爪人立起來,用爪子推了推那一動不動的球蝦,然后圍著它轉了兩圈,便又回歸本隊。

  這時,其余的地觀音紛紛上前,接近球蝦后,在極近的距離張開嘴,順著球蝦緊緊縮住的硬殼縫隙吹氣。沒一會兒的工夫,那球蝦似乎耐不住癢一般,把縮緊的甲殼伸展開來,沒有半點反抗,被數十只地觀音推翻過去,仰面朝天,只能任其宰割。

  由于距離太遠,雖然這洞中到處都有熒光,但光線也都被地下空間的黑暗吸收減弱了,我和胖子無法看清那些地觀音使的什么邪招,只見那可憐的球蝦像只大蝦一般,頃刻間就被剝去了殼,露出里面半透明的肉來,那群地觀音們剝了球蝦的肉,扛在身上,抬向遠處的角落里去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覷,趴在皇帝蘑菇上,半天都說不出話來。那成百上千的地觀音,我們倒不在乎,只是剛剛那一幕,卻絕不是地觀音這種野獸能做出的行為。它們的習性都是三五成群,很少有這么多聚集在一起,而且又井然有序,最不可思議的是它們剝了球蝦之后,并不爭食,好像是在舉行什么儀式一般,將食物運到別處,可這些家伙并不像白蟻那樣有儲藏食物的習慣,這種行為太反常了。

  胖子想了半天說:“也許它們知道最近物價上漲幅度比較大,想囤積點緊俏物資,這就是一群搞投機倒把的?!?/p>

  我搖了搖頭,突然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在那些記載著古老儀式與傳說的人皮壁畫和世界制敵寶珠大王的事跡里,都不止一次提到魔國的祭師可以驅使野獸,統領妖奴。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古時一些已經失傳的藥草和配方,確實可以控制野獸的簡單行為。

  我感到那些地觀音很不尋常,它們一定受到某種力量的控制,那些食物也不是給自己吃的,也許在那地下祭壇附近,有某種守護祭壇的東西,這些奴才可能都是給它運送食物的。如果Shirley 楊和阿香誤入祭壇,她們勢單力孤,那可就麻煩了。

  眼看大群地觀音遠遠離開,它們大概又去捉別的食料了。明叔也總算把那口氣喘勻實了,我問他能不能自己走動,要是走不了,就留在這里等著我們,我們得到第二層地下湖去找失散的那兩個人了??赡苓@皇帝蘑菇上有種特殊的物質,一般的生物不敢接近,留在這里應該還是比較安全的。

  明叔立刻表明態度,被水從神殿里沖下來的時候,沒看見其余的人,仗著自己水性精熟,大江大洋也曾游過,才沒喝幾口水保下這條命來,現在當然是要一起去找,阿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他死不瞑目。于是我們從皇帝蘑菇上下來,迂回到地下湖邊,這里的大蜉蝣更多,不僅空中,地上也全是未能退殼的幼蟲尸體,整個區域,籠罩在一片死亡的熒光之中。

  湖邊還有幾條巨大的天然隧道,地下湖的湖水分流而入,形成一條條龐大的暗河。這還只是暴露出來的,加上隱藏在地下更深處的水系,造就了這里錯綜復雜的巨型水網。

  有件事不用說大伙也清楚,我們現在基本上已經迷路了,根本不敢離開雙層地下湖太遠。四周全是未知的區域,完全陌生的地質地貌,包括那些從沒見過的古怪昆蟲,那篩子般的弧頂,下來容易,上去難,沒有可能再從那里回去,想到這些便覺得有些憂心忡忡。Shirley 楊身上帶著照明彈和信號槍,按理說應該通過這種工具跟我們取得聯系,但遲遲不見動靜……我實在是不敢往壞處去想。

  這片地下湖甚大,我們沿著湖走了很久,才走了不到小半圈,始終不見Shirley 楊和阿香的蹤影。胖子倒是還撐得住,什么時候都那一個德行,就是饑火難耐,看見什么都打算捉了烤烤吃掉。而明叔則是又累又餓,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于是我給他們鼓了鼓勁兒,說這地下湖里肯定有好東西,早就聽說龍頂有西王母煉的龍丹,說不定咱們走著走著,就能撿上一鍋,吃一粒身輕如燕,吃兩粒脫胎換骨,吃一把就與天地同壽了。

  胖子說道:“胡司令,你個二政委又來唬我們,我聽這套說詞怎么有點像算命的陳瞎子賣大力丸時侃的?你現在也甭提什么龍丹仙丸,能給我來把炒黃豆,我就知足了?!?/p>

  我對胖子說:“你這是小農主義思想,小富既安,炒黃豆有什么吃頭?我真不是蒙你們,這片地下湖絕不是一般的水,這是什么地方?在風水中這是龍頂,這些水都是祖龍的腦漿子,不信你下去喝兩口試試,比豆汁營養價值還高,隨便喝幾口也能解飽?!?/p>

  明叔一聽我們說到吃的東西,咽了口唾沫,不以為然地說:“豆汁那是很難喝的啦,想當初我在南洋,什么沒喝過?當然是什么都喝過了。我們那里也很注重風水的,但是難道風水好的地方,水就有營養?沒有這個道理啦,胡老弟你這可就有點亂蓋了?!?/p>

  我心想這港農不是剛才嚇得跟三孫子似的了嗎?于是對明叔說:“風水一道,不得真傳,終是偽學,您老人家對這里邊的門道兒才了解多少?我實話告訴你說吧,這地下湖的水不僅好喝,而且還值大錢,中國的龍脈值多少錢,這湖就值多少錢。并不是有昆侖才有龍脈之發,沒有這片湖,昆侖祖龍就什么都不是。古人有個很恰當的比喻,無襄陽荊州不足以用武,無漢中則巴蜀不足以存險,無關中河南不能以豫居,形勢使然也。由于風與水本身就是客觀存在的,同樣,沒有這些地下水,昆侖山也就不配為龍首了。雖然除了古代魔國的信徒,可能外人沒見過這片地下水系,但在幾乎所有的風水理論中,都已經論證了它的存在,這就叫天地之造化,陰陽之同理?!?/p>

  一番闊論,把明叔侃得啞口無言,但這一分散注意力,也就不覺得過于疲乏了。餓就只能忍著,等把下落不明的Shirley 楊和阿香找到,才能想辦法去祭五臟廟。沿著地下湖的邊緣繞了快一圈了,越走心里越涼,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我們望著黑氣沉重的湖中,生怕她們都已經喂了大魚了,或者是被沖進了更深的地方,這黑咕隆咚的可上哪找去?

  正當我們焦急不已,打算到那幾條暗河河道里去找的時候,突然從下層地下湖的中心,升起了一枚照明彈。照明彈懸在空中,把湖面照得一片通明,四周受驚的蜉蝣曳著光尾向各處飛散,流光亂舞,這時的景象,就如同在黑暗的天幕里爆開的煙花一樣光芒燦爛。

  我和明叔、胖子三人驚喜交加,驚的是我們繞著地下湖搜尋未果,原來在黑暗的湖心有個小小的湖心島,確實出人意料;喜的是既然那邊打出照明彈,就說明Shirley 楊至少還活著,也許阿香就在她身邊,但借著慘白的光亮,湖中的小島上只有隆起的一個錐形山,卻不見半個人影,光線逐漸變弱,沒等再仔細看,就消失在了湖中的黑暗里。

  明叔一驚,既然沒有人,那照明彈是誰打的?而且為什么隔了這么久才發信號?這一連串的疑問,無外乎就是想說也許湖中的小島上有陷阱,這是引大伙上鉤,貿然前往,難免被人包了餃子,還是應該從長計議。

  我沒有理睬明叔的猜測,趁著照明彈還懸在半空并未全熄滅,舉起望遠鏡仔細看了看湖中的地形。島子上確實沒人,但是我留意到剛才那顆照明彈射上來的角度,是垂直的,而不是我們通常采用的弧線發射法;另外高度也不對,這說明照明彈是從水平面以下打上去的。湖中那個島上一定有個洞口,她們有可能陷在其中,事不宜遲,只有盡快泅渡過去支援她們。

  三人對身上的裝備稍一整理,拿出僅剩的一個探照燈,一刻也沒敢耽擱,便拼命游到湖心島上,但卻發現這孤伶伶的湖中小島,附近不僅沒人蹤,就連地面也沒有任何洞穴的痕跡,只在一塊巖石后邊,掉落著一把打光了子彈的M1911,彈殼散落在四周,似乎曾經發生了一場激戰,而手槍的主人當然就是Shirley 楊。

  這片島有小半個足球場大小,中間隆起,像個喇叭似的倒扣下來,地形非常奇特。我看了看腳下的巖石,對胖子和明叔說:“這是個地下死火山,上面是火山口,她們如果還活著,有可能掉進火山口了?!闭f完搶先跑了上去,胖子拖拽著明叔跟在后邊。

  跑出沒幾步,我就發現火山巖中散落著不少朽爛的硬柏,附近的石堆也可以看出是人為堆積的,難道死火山的山腹里,就是惡羅海城的地下祭壇?正走著,忽然看到地上掉著一只斷手,血跡未干,那是只女人的手,指上戴著個吉祥的指環,是鐵棒喇嘛送給阿香的。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kunlunshengong/160.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