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3章 傳說

  古藍歷史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保留至今的城墻是明代的遺跡,這地方歷史雖然悠久,但是名氣不大,縣城的規模也小,很少有外來人。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人如同三只落湯雞一般,找人打聽了一下路徑,就近找了家招待所,去的時候還真巧了,這招待所每天只供應一個小時的熱水淋浴,這工夫還剩下半個小時。

  胡亂沖了個熱水澡,三個人這才算是還陽,問招待所的服務員,有什么吃的東西賣么。服務員說只有面條,于是我們要了幾碗面條,多放辣椒,吃得出了一身大汗。

  正吃著半截,招待所食堂中負責煮面的老頭,過來跟我搭話,問我們是不是北京來的。

  我一聽這老頭的口音,不像是西北人,于是跟他隨便談了幾句。這老頭姓劉,老家在北京通縣,在古藍已經生活了好幾十年了。

  老劉問我們怎么搞成這副狼狽的樣子,跟從鍋里剛撈上來的似的。

  我把我們在黃河中的遭遇說了一遍,這河里究竟有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厲害,是魚還是鱉也沒瞧清楚,或者還是個什么別的動物,從來沒聽說過黃河里有這么大的東西。多虧這小船結實,要是木船,我們現在恐怕都掉到水里灌黃湯去了。

  老劉頭說:“這個我也曾經見過,跑船的就說這是河神。今年這不是水大嗎,水勢一漲這河里的怪東西就多。我在這黃河邊上生活了半輩子,那時候還沒解放,我才不到十五歲,曾經有人抓過活的,當時親眼瞧見過這東西。你們要真想看,我告訴你們個地方,你們有機會可以去瞧瞧?!?/p>

  我心念一動,我們三人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想在這縣城附近收些古玩,談何容易。這老劉頭在古藍住了好幾十年,聽他言談話語之中,對當地的情況了如指掌,何不讓他給我們多說一些當地的事,諸如出土過什么古墓古玩之類的,這些信息對我們來講十分有用。

  于是先沒讓老劉頭繼續講,說現在天色還早,讓胖子出去買幾瓶酒,再弄些下酒菜,請老劉頭到我們房中喝酒閑談,講講當地的風物。

  老劉頭是個嗜酒如命的人,又喜歡湊個熱鬧,聽說有酒喝,當即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胖子見又要跑腿,極不情愿,但是也饞酒喝,便換了套干凈衣服,到外邊的小店里買回來兩瓶白酒和一些罐頭。

  外邊的雨淅淅瀝瀝,兀自未停,眾人在房間中關好了門,以床為桌,坐在一起喝酒。老劉頭話本來就多,這兩杯白酒下肚,鼻子頭便紅了,話匣子打開就關不上了。

  大金牙請教老劉頭:“劉師傅,剛才您說我們在黃河中遇到的東西,您親眼見過,那究竟是個什么?是王八成精嗎?”

  老劉頭搖頭道:“不是王八精,其實就是條大魚啊。這種魚學名叫什么我不清楚,當地有好多人都見過,管這魚叫鐵頭龍王。跑船的都迷信,說它是河神變的,平時也見不著,只有發大水的時候才出來?!?/p>

  胖子道:“您說的可真夠玄乎的啊,那這條魚得多大個???”

  老劉頭道:“多大個?我這么跟你們說吧,當年我在河邊看見過一回,那年水來得快,退得也快,加上這古藍河道淺,把一條半大的鐵頭龍王擱淺了。那時候還沒解放,好多迷信的人想去把龍王爺送回河里,還沒等動手,鐵頭龍王就一命歸西了。人們都在河邊燒香禱告,那真是人山人海,盛況空前啊,我就是跟著瞧熱鬧看見的?!?/p>

  我問道:“劉師傅,您說說這魚長什么樣?”

  老劉頭說:“這大魚啊,身上有七層青鱗,魚頭是黑的,比鐵板還要硬,光是魚頭就有解放卡車的車頭那么大個?!?/p>

  我和胖子等人連聲稱奇,那不跟小型鯨魚差不多了,河里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魚?這世上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便又問后來怎么樣了,這鐵頭龍王埋了,還是吃了?

  老劉頭笑道:“不是鯨魚,不過這么大的魚十分少見,平時根本沒有,隔幾十年也不見得能見到一回,簡直都快成精了,有迷信的就說它是龍王爺變的,要不怎么給起這么個名呢?聽說就算是捕到都要放生,那肉又硬又老,誰敢吃啊。當時這鐵頭龍王就死在了岸上,那些天正趕上天熱,跟下火似的,沒一天就開始爛了,臭氣熏天,隔著多少里都能聞著那臭味。這種情況很容易讓附近的人得瘟疫,結果大伙一商量,就把魚肉切下來,用火燒了,剩下一副魚骨架子撂到河岸上?!?/p>

  大金牙聽到此處,嘆息道:“唉,可惜了,要是現在能把這種怪魚的骨頭弄到博物館里,做成標本,一定很多人參觀?!?/p>

  老劉頭說:“可不是嗎,不過那時候誰都沒那膽子,怕龍王爺降罪下來,免不了又是一場大水災?!?/p>

  我問道:“劉師傅,您剛才跟我們說,有個地方可以看鐵頭龍王魚,指的是這條嗎?難道過了這么多年,這魚的骨頭架子還保存著?還在那河岸上撂著呢?”

  老劉頭說:“沒錯,不過不在河岸上,當時附近的人們為了防止發生瘟疫,把魚肉和內臟都焚燒了祭河神,正商量怎么處理這副魚骨。這時候就來了個外省人,此人是個做生意的商人,這位商人也是個非常迷信的人,他出了一些錢,在離我們這不遠的龍嶺,修了一座魚骨廟?!?/p>

  大金牙問:“魚骨廟?這在天津地面也曾有過,是不是就是以魚骨做梁,魚頭做門,供奉河神用的?”

  老劉頭說:“天津也有?那倒沒聽說過了。不過確實跟你說的差不多,那位外省的商人自稱也是經常出海過河,免不了經常乘船,所以就掏錢修了這么座魚骨廟。這廟規模不大,連個院子都沒有,和普通的龍王廟沒區別,拿魚骨當作房架子,大魚的頭骨是廟門,就一間神殿,供了尊龍王爺的泥像。剛修好的時候,有些人得病或者趕上天旱,都去魚骨廟里上香許愿。說來倒也好笑,真夠邪門的,一次都沒靈驗過,要是去魚骨廟求雨,那是不求還好,越求越旱,所以沒過多久,就斷了香火了。那位出資修廟的商人,也從此再沒出現過?!?/p>

  我問道:“魚骨廟現在還在?”

  老劉頭點頭道:“是,不過都荒廢許久了,龍王爺的泥像沒過兩年就塌了。有人說是那位出錢修廟的商人心不誠,或者做過什么缺大德的事情,龍王爺不愿意受他的香火。再加上魚骨廟建在龍嶺山凹里頭,道路艱難,一來二去的根本沒人再去那座魚骨廟了,不少人甚至都把這事忘在腦后了。當年文革,連紅衛兵都沒想起來要去砸魚骨廟,其實就算去砸,也沒什么可砸的。但是這廟的格局和魚骨還在,你們有機會可以去瞧瞧?!?/p>

  胖子笑罵:“有他媽什么好看的,今天我們仨都差點成了魚食,不看也罷?!?/p>

  大金牙卻另有一番打算,他跟我商量了一下,決定明后天休息好了,去龍嶺看看魚骨廟,說不定這么大的一架魚骨可以賣錢,最起碼能賣給自然博物館,把我們這路費錢報銷了。

  我們又連連給老劉頭勸酒,問他這附近有沒有出土過什么古董古墓。

  老劉頭喝得醉眼矇眬,說話舌頭都有點大,不過酒后吐真言,著實吐出了一些當地的秘聞。

  古藍前一段時間被水沖出了幾座古墓,都是宋代的,不過不是什么貴族墓葬,除了幾具快爛沒了的骨頭,只有些破瓶子爛罐子。

  這里出土的最貴重的東西,是有一年干旱,這一段黃河都快見底了,清淤的時候,從泥里挖出來三只大鐵猴子,每一只都重達數百斤,把上邊的銹跡去掉,發現鐵猴身上雕刻的花紋優美流暢,外邊都是鎦金的,至今好像也沒考證出來這些鐵鑄的猴子是做什么用的。

  有人說是唐代鎮妖的,也有人說是祭河的,后來是拉到哪個博物館,還是大煉鋼鐵給熔了,就不得而知了。

  最邪的是,從淤泥中發現三只鐵鑄的猴子之前,有不少人都夢見三個白胡子老頭,哭求著放過他們。這事越傳越玄,好多人都說這三個老頭就是河中的鐵猴精。

  那年春節,家里有屬猴的人,都穿紅褲頭,扎紅腰帶,怕被那三只鐵猴精報復,結果最后這附近也沒出什么大事,當然也有幾個走背字倒邪霉的,不過那也都是他們自找的。

  黃河里面沉著很多古怪的東西,這些事我們都聽說過,河東博物館里陳列的黃河鐵牛,就是鎮河用的。當年元末之時,還傳說在黃河中撈到一具獨眼石人,那時候正鬧農民起義,有童謠說是什么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動黃河天下反。那件事只是傳說,并不足為信,但是仍然可以見證黃河的古老神秘,稀爛的河泥中,不知道覆蓋著多少秘密。

  不過我們對什么鐵猴、鐵牛、石人之類的東西并不感興趣,便一再追問,附近哪有古墓和遺跡,誰手里有古董想要出手。

  老劉頭想了想說,原來你們是倒騰古玩的,你們若是早幾年來,能有很大收獲,現在早都被收得差不多了,不光是民間的古玩商來收,政府也收,一年收十多遍,再多的東西也架不住這么收啊。

  前幾年開始,古藍附近接二連三出現盜墓的情況,好多當地人也都參與了,到了秋天一刮大風,你就看吧,地上全是盜洞,走路不下心就容易掉進去,城外古墓集中的地方,都快挖成篩子了。

  老劉頭說,咱們話趕話說到這里,我突然想起聽人說過,我姑且一說,你們姑且一聽。我曾聽當地一位老人說起過,龍嶺里頭有座唐代古墓,相傳規模極大,這兩年很多盜墓賊都想去找,始終也沒人能找到,龍嶺那片山嶺太密了,而且那古墓藏得很深,甚至就連有沒有都兩說呢。畢竟這種事都是打多少年前口耳相傳留下來的,未必便真有其事。這種古墓的傳說,在我們當地非常多,而且幾乎是一個人一種說法,沒有固定的,有些人說龍嶺中是唐代的大墓,也有說是別的朝代的。反正都是傳說,誰也沒見過。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4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