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13章 懸魂梯

  胖子見大金牙不讓我們宰鵝,便問道:“老金,你怎么又變卦了?剛不是都說好了嗎?”

  大金牙讓我暫時把手中的傘兵刀放下,對我和胖子說道:“胡爺,胖爺,你們別見怪,剛才我冷不丁地想起來一件事,覺得似乎極為不妥?!?/p>

  我對大金牙說道:“我就是這脾氣,想起來什么,腦子一熱,便不管不顧地先做了再說,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你盡管講來?!?/p>

  大金牙說道:“是這樣,我想想該怎么說啊,一著急還真有點犯糊涂,我得把言語組織組織?!?/p>

  我和胖子在這古墓中困得久了,雖然不像剛開始的時候被那幽靈冢折騰得暈頭轉向,十分地緊張無助,卻漸漸開始焦躁不安起來,都想要盡快離開這里,好不容易想出個辦法,正欲動手,卻突然被大金牙擋了下來,一肚子邪火,又發作不得,只好捺下性子來,聽大金牙說話。

  大金牙想了想說道:“我約略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咱們所料,咱們三人現在是被一座西周的幽靈冢困住了,而這座西周的幽靈冢之所以會冒出來,有可能是因為咱們帶了三禽中的活鵝,鵝有靈性,又最是警覺,這才把幽靈冢驚動出來……”

  胖子聽得不耐煩了,對大金牙說道:“老金,你啰里啰唆地講了這么多,究竟想說什么?”

  我讓胖子不要再打斷大金牙說話,先聽大金牙把話講完,真要能夠逃出去,也不爭這一時三刻的早晚。

  大金牙接著說道:“咱們如果把兩只鵝宰殺了,這古墓中沒有了禽畜,也許這座西周的幽靈冢便會隱去。不過不知道你們二位想過沒有,咱們現在所處的是什么位置,這條沒有盡頭的石階,正是幽靈冢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這里本不應該有樓梯,在幽靈冢出現之前,這里也許是山腹中的土石,也有可能是一處山洞?!?/p>

  我聽到這里,已經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你是說咱們如果在這里宰了兩只鵝,萬一幽靈冢立刻消失,咱們就會落在唐代古墓的外邊,從而再一次被困住,甚至有被活埋的危險?!?/p>

  大金牙點頭道:“對,我就是這意思,另外你們有沒有想過,西周古墓的幽靈,似乎不是全部,它只有一部分,而且與唐代古墓重疊在了一起。這條石階便是幽靈冢的邊緣,沒有明顯的界限,也許它的邊界,可能還處于一種混沌的狀態,只不過咱們無法知道它是正在擴張,還是在收縮,如果咱們宰了兩只大白鵝,萬一……”

  經過大金牙的提醒,我方知其中利害,險些又落入另一個更加恐怖而又難以琢磨的境地,我對大金牙說道:“金爺說的是,咱們應當先想法子回到唐墓的冥殿,在冥殿或者盜洞口附近,確定好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再殺掉這兩只惹禍的大鵝?!?/p>

  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這條石頭臺階每二十三階便循環一次,反反復復,似乎是無窮無盡,一旦走上這條石階,無論是向上,還是向下,都走不到盡頭。

  我同大金牙和胖子二人又商議了幾句,卻想不出什么眉目,總不能閉著眼往下滾吧,那樣的話,恐怕就會如同胖子所說的那種情況,滾到外邊的世界都實現四個現代化了,我們也許都沒滾到頭。

  這條看似平平常常的西周古墓石階,實在是比什么黑兇白兇還難對付,倘若是倒斗摸到粽子,大不了豁出性命與它惡斗一場,見個生死高低??墒沁@大石條搭成的臺階,打也打不得,砸也砸不動,站在原地不動不是辦法,往下走又走不到頭,無力感充斥著全身,我體會到這才是真正的恐怖。

  正在一籌莫展之時,大金牙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有病亂投醫,姑且一試,我們三人首先要確認一下,是不是每隔二十三階,便有一階的邊緣有個月牙形缺損,我們一邊數著一邊向下走,數了整整五段。

  確認無誤之后,按照商量好的辦法,三人各持一支蠟燭,我先選定一處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階站定,把蠟燭點亮,然后大金牙同胖子繼續往下走,以還能看見我站立處蠟燭的光亮為準,第二個人再停下點燃蠟燭,隨后第三個人繼續往下走。

  這個方案的前提條件是石階不能太長,如果只有二十三階,而我們在保持互相目視距離的情況下,又能超出這二十三階臺階的長度,那就有機會走回臺階下的冥殿了。

  然而我們三人一試之下,發現這個方案根本不可行。這條沒有上下盡頭的古墓石階,不僅是無限循環,而且在石階的范圍內,似乎格外的黑,這種黑不是沒有光線的那種普通黑暗,而是頭上腳下,身前身后,似乎都籠罩了一層濃重的黑霧。

  即使點上蠟燭,最多也只能在五六條大石階的范圍內看到,超過這一距離,蠟燭的光線就被黑暗吞噬掉了。這種黑暗讓我想起了新疆的鬼洞,想不到那噩夢一樣的黑暗,又一次在龍嶺的古墓中遇到。想到這,身體就忍不住發抖,好像死在新疆的那些同伴正躲在黑暗角落中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就連三十五米照明距離的狼眼手電,也只能照亮六級臺階的距離,一超過六級臺階,便是一片漆黑,不僅照不到遠處,遠處的人也看不見手電和蠟燭的光亮。

  我們又只有三個人,三個人只能如此探索出去十二階的距離,而這條西周古墓的石階最少有二十三階以上,所以我們這樣做,無法取得任何的突破。

  我們三人無奈之余,又聚攏在一處,點了支蠟燭,把手電筒全部關閉,胖子取出水壺喝了幾口,好像想灌個水飽,結果越喝肚子越餓,連聲咒罵這驢日的大石條臺階。

  我聞著不對,胖子的水壺里一股酒氣,我問胖子道:“你是不是把水壺里灌上白酒了?你奶奶的,讓你帶水你偏帶酒,喝多了還得我們抬你出去?!?/p>

  胖子避重就輕,對我道:“老胡,這時候喝口酒不是壯膽嗎?要不這么著你看怎么樣,咱們還是按先前那樣,你和老金倆人每隔六層石階便點一支蠟燭等著,我豁出去了,一直跑下去……”

  我否定了胖子的計劃:“你這種匹夫之勇,最是沒用,你這么干等于白白送死。咱們之間無論如何不能失去聯系,三個人在一起還有逃生的希望,一旦散開,失去了互相的依托,各自面臨的處境就會加倍困難。當年我在部隊,軍事訓練中最強調的一點就是不能分散,分散意味著崩潰與瓦解,不到萬不得已走投無路,都不允許選擇分散突圍?!?/p>

  胖子對我說道:“打住吧你,現在還沒到走投無路?我看現在簡直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說分散也不見得就是崩潰瓦解,那叫保存革命火種?!?/p>

  我怒道:“你在這種鬼地方保存個屁火種,一遇到困難就作鳥獸散,那是游擊作風?!?/p>

  大金牙怕我們倆吵起來,連忙勸解:“二位爺,二位爺,現在不是探討軍事理論的時候,咱們確實不應該分散突圍,再說分散突圍也得有圍可突啊,咱們現在……唉……算了,我看咱們無論如何不能落了單?!?/p>

  物理學的定律,在這條西周古墓臺階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我嘆了口氣,便想坐在石階上休息,一坐之下被腰間的東西硌了一下,我伸手一摸,原來是帶在腰上的長繩,我驚喜交加,對胖子和大金牙說:“有了,我怎么沒想到繩子呢?操他娘的,都說狗急跳墻,人急生智,咱們是越急越糊涂,自亂陣腳。咱們身上帶的繩索,加起來足有幾百米,這二十三階石階再長,也夠用上他娘的七八圈了?!?/p>

  在這條沒頭沒尾的古墓石階上,長長的繩索簡直就如同救命的稻草,胖子和大金牙大喜,連忙動手幫忙,三人借著蠟燭的光線,把身上攜帶的長繩用牙拴連接在一起。

  我看了看連接在一起的繩索,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這么長的繩索無論如何都夠用了,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馬上行動?!?/p>

  當下由胖子站在原地,點燃一支蠟燭,把繩索牢牢地系在腰間,胖子站的位置正好是一階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階,以這層石階作為參照物,行動起來會比較方便。是否能行得通,我毫無把握,反正行與不行就看這最后一招了,我剛要動身,卻突然被胖子拉住。

  胖子拉住我的胳膊對我說道:“老胡,萬一繩子斷了怎么辦?你可多加小心啊,咱們還好多錢沒花出去呢,現在還不到英勇就義的時候,看情況不對就趕緊往回跑,別逞能?!?/p>

  我對胖子說道:“這話我跟你說還差不多,你在上面留守也要多加小心,如果繩子在半路突然斷了,你千萬別往回扯,就讓繩子保持原狀,否則你把繩子扯走,我可就摸不回來了?!?/p>

  我想了想還有些不太放心,又囑咐胖子道:“小胖,你站在這可千萬不要移動,我和大金牙從這下去,如果走出這狗娘養的石階,就用繩子把你拉出去?!?/p>

  胖子說道:“沒問題,你們倆盡管放心,有什么危險,你們就吹哨子,我一只胳膊就能把你們倆拉回來?!?/p>

  只要三人之間連接著的繩索能夠超過二十三層臺階的距離,就應該能破解掉這循環往復的鬼臺階。想到脫困在即,我們三人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胖子留在原地,我和大金牙拉著繩索向下走。

  我每向下行一階臺階,便回頭看看胖子所在位置的蠟燭光亮,在下到第六層石階之時,我讓大金牙留下,這樣大金牙也能留在胖子的視線范圍之內,多少能有個照應。畢竟大金牙平時整日都是養尊處優好吃好喝的,沒經過這種生死攸關的磨難,如果讓他看不見同伴,很可能會導致緊張過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舉動。

  這是從胖子處算起的向下第六層臺階,大金牙點燃了蠟燭,檢查了一下縛在腰間的繩索,便把剩余的繩索都交到我手中,留在第六層臺階處靜候。

  我對大金牙說道:“我下去之后會一直沿著臺階走到底,如果能夠走出這二十三階石階,我就扯動三下繩索,你就通知上面的胖子,在同胖子匯合之后,順著繩索走下來?!?/p>

  大金牙對我說道:“胡爺盡管放心,我雖然不中用,但是這性命攸關的事情半點也不會馬虎大意的。我就留在此處,恭候你的好消息?!?/p>

  我見他說得牢靠,便點了點頭,手中捧著一圈圈的繩索,繼續沿著石頭臺階下行,每走一步,便放出一點繩索。

  在我下到距離胖子十二階距離的時候,我看了看手中的一大捆繩索,雖然明知夠用,還是下意識地算了算距離,只剩下一少半的距離,繩子足夠用。

  我默默數著腳下臺階的層數,只要超過二十三階就可以回到冥殿了,真的可以回到冥殿嗎?這時候好像突然又變得沒有把握了。

  眼前是一片無盡的漆黑,越往下走,我的心跳就越快,是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不過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只有硬著頭皮繼續向下而行。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臺階上竟然又出現了那個月牙形的記號,可是下邊的臺階還沒有盡頭,真是活見鬼了,我硬著頭皮繼續走,怎么著也得走到繩子沒有了為止。

  手中的繩子越來越短,我心中發毛,準備就此返回,不想再往下走了,這時我忽然見到臺階下面出現了一點光亮,我快步向下,離得越近越是吃驚,我下面站著一個人,寬闊的背影背對著我,腳下點著一支蠟燭,我在上面看到的光亮就是這支蠟燭發出的微弱光芒。

  那人分明就是應該在我上面的胖子,他正踮著個腳,不斷向下張望。我看清楚了確實是胖子,一瞬間心灰已極,看來這個辦法又是不行,只好走過去,一拍胖子后背:“行了,別看了,我胡漢三又回來了?!?/p>

  胖子毫無防備,縱是膽大,也嚇了一跳,從樓梯上滾了下去,我急忙伸手去抓他的胳膊,但是他實在太胖,我雖然抓到了他的袖子,卻沒拉住他,只扯下了一截衣袖。

  好在他身手也是敏捷,只滾下兩層石階便就此停下,抬頭向上一看,見我竟然從后邊出來,也是吃驚不小,問道:“老胡,你他媽怎么從上邊下來了?養活孩子不叫養活孩子,叫嚇人啊,哎呀我的娘的,真他媽嚇死人不償命,你倒是言語一聲啊?!?/p>

  我對胖子說:“你也別一驚一乍的,又不是大姑娘小孩子,你皮糙肉厚的,嚇一嚇還能嚇壞了不成?!?/p>

  我坐在臺階上,解下腰間的繩索對胖子說道:“沒戲,看來咱們判斷得一點沒錯,這段臺階是幽靈冢邊緣的混沌地帶,空間定理在這條臺階上是不存在的。趕緊把老金拉上來,咱們再另作打算吧?!?/p>

  胖子拉扯繩索,把大金牙扯了上來,把前因后果對他講了一遍,大金牙聽罷也是垂頭喪氣,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雖然常言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但是咱們還沒到沮喪的時候,趁著還沒餓得動不了勁,趕緊再想想看還有什么轍沒有,倘若再過幾個小時,餓得走動不得,就真得閉眼等死了?!?/p>

  一提到餓字,胖子饑火中燒,抓起地上一只大鵝的脖子說道:“那倒也不至于,要是實在沒咒念了,咱還有兩只燒鵝可吃。既然你和老金說不能在這樓梯上殺鵝,咱們可以先吃一只,留下一只等到了冥殿之中再殺?!?/p>

  我對胖子說道:“咱們沒有柴火,在這里怎么吃?難道你吃生的不成?”

  胖子抹了抹嘴角流出的口水,說道:“生吃有什么不成?古代人還不就是吃生肉嗎?真餓急了還管他是生是熟?!?/p>

  我說:“原始人才吃生肉,茹毛飲血,你還是再咬牙堅持堅持,如果咱們再離不開,你再生吃也不晚。其實現在距離你在魚骨廟中吃的那一頓,還不到六七個小時?!?/p>

  在一旁的大金牙哭喪著臉對我說道:“胡爺,咱們這回是不是真要玩完了?這上天入地的法子都想遍了,就是離不開這鬼打墻的二十幾層臺階,這可真是倒了邪霉了?!?/p>

  我想寬慰胖子和大金牙幾句,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其實我現在也是心煩意亂,也十分需要別人說幾句寬心話。這驢日的二十三階臺階,真是要了命了!

  “二十三,二十三?!边@個數字,好像在哪見過,我伸手摸了摸石階上的月牙槽,好像只身在茫茫大海中掙扎的時候,突然抓到了一塊漂浮的木板。

  胖子又想跟我商量怎么吃這兩只鵝的事,我怕他打斷我的思路,不等他開口,就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繼續絞盡腦汁搜索記憶中的信息。

  我想明白之后一拍大腿,嚇了大金牙和胖子一跳,我對他們兩人說道:“操他奶奶的,咱們都讓這鬼臺階給蒙了!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打墻,也不是什么幽靈冢邊緣的混沌地帶。這他娘的是西周古墓中的一個機關,一個以易數設計的詭異陷阱!”

  自當年在部隊開始,我就一直結合家傳秘書的殘卷研究《周易》,蓋厥初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故生人分東位西位乃兩儀之說,分東四位西四位乃四象之說,分乾、坎、艮、震、巽、離、坤、兌乃八卦之說,是皆天地大道造化自然之理。

  那時候我只是拿這些來消磨軍營中單調乏味的時光,由于《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其中的一個字是“遁”字,“遁”字一卷中,皆為古墓中的機關陷阱。中國自古推崇易數,所以古墓的布局都離不開此道。我曾經詳細研究過,現在回想起來,這種二十三層的石階,學名應該叫作“懸魂梯”,這種設計原理早已失傳千年,有不少數學家和科學家都沉迷此道。有些觀點認為這是一種數字催眠法,故意留下一種標記或者數字信息迷惑行者,而數學家則認為,這是一個結構復雜的數字模型,身處其中,看著只有一道樓梯,實際上四通八達,月牙形的記號就是個陷阱。這記號其實是在臺階上逐漸偏離,再加上這些臺階和石壁,可能都涂抹了一種遠古秘方———吸收光線的涂料,更讓人難以辨認方向,一旦留意諸如記號這些信息,就會使人產生邏輯判斷上的失誤,以為走的是直線,實際上不知不覺就走上岔路,在岔路上大兜圈子,到最后完全喪失方向感,臺階的落差很小,可能就是為了讓人產生高低落差的錯覺而設計的。

  就像三國之時的八陣圖,幾塊石頭就可以困得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雖然那才只剩有八字,便已如此的繁復奧妙,何況西周之時,世間尚存十六字,那更是神鬼莫測。

  這種在現代看來復雜無比的“懸魂梯”,早在西周時期,那個最流行推卦演數的時代,統治階級完全掌握著這些秘密,不亞于現在的頂級國家機密。

  懸魂梯也未必都是二十三階,但是可以根據這個數字推衍走出去的步數。

  想不到這座西周的幽靈冢之中,竟然還有這種厲害的陷阱,如果盜墓賊不解此道,誤入

  此石階之中,必被困死無疑,不過此番正搔到我的癢處,今天且看我老胡的手段。

  我顧不上同大金牙和胖子細講其中奧妙,只告訴他們跟著我做就是了,當下按《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的“遁”字卷,像模像樣地以碎石擺八卦,用二十三換子午,推算步數,但是這易經八卦何等艱難,我又沒有這方面的天賦,雖然知道一些原理,卻根本算不出來。

  我腦袋都算大了好幾圈,越算越糊涂,看來我真不是這塊料,心中焦躁,根本靜不下心來,這時候也沒人能幫忙,胖子那個家伙數錢還行,大金牙雖然做生意精明,數術卻非他所長。

  最后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干脆咱也別費這腦筋了,既然知道這懸魂梯的原理就是利用高低落差的變化,以特殊的參照物讓咱們繞圈,就容易應付了。我看咱們笨有笨招,還是直接往下滾得了?!?/p>

  胖子說:“老胡你剛不是挺有把握能推算出來嗎?怎么這會兒又改主意了,是不是腦子不夠用了?我早說要滾下去,不過這萬一要滾不到頭怎么辦?你能保證滾下去就肯定能行?”

  我對胖子說道:“是啊,你不是剛才也打算滾下去嗎?過了這么一會兒就又動搖了?滾下去才是勝利,聽我的沒錯?!?/p>

  這時我們身邊的蠟燭又燃到了頭,在古藍買的這種小蠟燭,最多也就能燃燒一個多小時,大金牙怕黑,趕緊又找出一支蠟燭想重新點上,這時卻忽然說道:“哎,胡爺,我又想起一件事來?!?/p>

  胖子說道:“老金你怎么總來這手,有什么事一次性地說出來,別這么一驚一乍的行不行?”

  大金牙說:“我今天實在是嚇蒙了,現在這腦子才剛緩過來沒多久。我以前聽我們家老爺子說過這種機關,不過不太一樣,那是一種直道,跟迷宮一樣,站在里邊怎么看都是一條道,其實七扭八拐地畫圓圈。我還認識一個老頭,他不是倒斗的,不過他有本祖傳的隋代《神工譜》,我想買過來,他沒出手,但是我見過這本書,那上提到過這種地宮迷道,上面還有張圖,畫的就跟那幾個阿拉伯數字的8纏在一起似的,不知道那種迷道跟咱們現在所處的懸魂梯是否一樣?”

  我對大金牙說道:“那種迷道我也知道,與這的原理類似。不過每一個地方都因地制宜,根據地形地貌的不同,大小形式都有變化,必須得會推演卦數才能出去,可是問題是咱們算不清楚?!?/p>

  大金牙說道:“懸魂梯我沒聽說過,不過我聽那老頭說,這種迷道在周朝之后便很少有人用了,因為破解的方法非常簡單,根本困不住人?!?/p>

  我和胖子聽他這么說,都不留意傾聽大金牙的話語,這么復雜的迷道,如何破解?

  大金牙說道:“其實說破了一點都不難,這種地方就是用參照物搞鬼,隔一段距離,總是似有意似無意地弄個記號出來,一旦留意這個記號,就會被引入歧途,閉著眼瞎走倒容易走出去?!?/p>

  胖子對大金牙說:“哎喲,真他媽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咱們蒙了眼睛往下走,不去數臺階數,也不去看記號,說不定就能撞出去?!?/p>

  我卻覺得這種辦法絕不可行,大金牙所說的,是個更蠢笨的辦法,臺階的高低落差也極有奧妙,憑感覺走絕對不行,這座懸魂梯的規模我們還不清楚,天曉得鬼知道它的長度有多長,而且我們在懸魂梯上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上上下下也不知有多少來回了,閉著眼睛往下走,猴年馬月能走出去?

  但是他娘的怎么就沒辦法了呢?想到惱火處,忍不住用拳一砸旁邊的石壁,猛然間想到,對了,這種懸魂梯只是用來對付單打獨斗的盜墓賊,我們這有三個人,無法利用長度,可以利用寬度啊。

  我把想到的辦法對大金牙和胖子說了,他二人連連點頭,這倒真是個辦法,由于這臺階寬度有十幾米,一個人在中間,只顧著找地上的月牙標記,難免看不到兩側的石壁,不知不覺就被那標記引得偏離方向,進入岔路,如果緊貼著一側的墻壁走,也不是事,那樣也會被8字形的路徑卷進去,更加沒有方向感了。

  但是如果三個人都點了蠟燭,橫向一字排開,中間保持一定的可視安全距離,每走下一階就互相聯絡一下,這么慢慢走下去,見到岔路就把整條臺階都做上記號,用上幾個小時,哪里還有走不出去之理。

  于是我們三人依計而行,用紙筆畫了張草圖,把每一層臺階都標在圖中,如果遇到岔路,就做明標記。果然向下走了沒有多遠,就發現了一個隱蔽的岔路,我們便在整條臺階上做下明顯的大記號,在圖中記錄清楚,然后繼續前行。如此不斷走走停停,記錄的地圖越來越大,果然縱橫交錯,像是個巨大的蝴蝶翅膀形狀。

  這道懸魂梯是利用了天然的山洞巧妙設計,其實并不算大,如果是大隊人馬,懸魂梯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只有一兩個人,無法顧及懸魂梯的寬度,就很容易深陷其中,除非身上帶有足夠的照明設備,每一層石階都點一排蠟燭,否則只想著找臺階上的月牙形標記,那就是有死無生了,另外石階的用料十分堅硬,沒有鋒利的工具很難在上面另行制作記號。

  石階雖然是灰色的,但是明顯被涂抹了一種秘料,竟然可以起到吸收光線的作用。想到中國古代人的聰慧才智,實在叫人嘆為觀止,不服不行。

  其實這種秘方、秘料之類的東西,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只不過都被皇室貴族壟斷,不是用在修橋鋪路這種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事情上,而是都用在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或者用來設計拱衛皇室的陵墓,在那個時候,持有這些秘密從來就只是少數人的特權。

  從規模上推斷,在我們把地圖繪制了三分之二左右,腳下終于再也沒有臺階了,我們已經回到了冥殿之中,那只人面石槨仍然靜靜地立在冥殿的東南角落。

  我看了看表,我們足足在懸魂梯上折騰了四個半小時,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從早上九點吃了最后一頓飯,就再也沒吃什么東西,肚子餓得溜癟。本以為進了盜洞,在冥殿中摸了明器便走,誰能想到起了這許多波折,還遇到了一座西周時期的幽靈冢。

  這件事充分暴露了我們的盲目樂觀主義情緒,以后萬萬不能再做這種沒有萬全準備的事了。雖說善打無準備之仗,是我軍的優良傳統,但是在倒斗這行當里,明顯不太適合用這一套。打仗憑借的是勇氣與智慧,而倒斗發丘,更重要的是清醒的頭腦、豐富的經驗、完美的技術、精良的裝備、充分的準備,這些條件缺一不可。

  冥殿的地面正中的墓磚被啟開堆在一旁,那里正是我們進來的盜洞,盜洞下已經變成了西周古墓底層通往陪葬坑的墓道。

  冥殿四周是一片漆黑,我出于習慣,在冥殿東南角點燃了一支蠟燭,不過這已經是我們帶進古墓的最后一支了。蠟燭細小的火苗筆直地在燃燒,給鬼氣森森的古墓地下宮殿帶來了一片細小的光亮,光亮雖小,卻能讓人覺得心中踏實了許多。

  三人望著地上的蠟燭,長出了一口氣,劫后余生,心中得意已極,不由得相對大笑。我跟大金牙胖子說道:“怎么樣,到最后還得看俺老胡的本事吧,這種小地方,哪里困得住咱們?!?/p>

  胖子說道:“我和老金的功勞那也是大大的,沒我們倆你自己一個人,走得下來嗎你?這才哪到哪,你就開始自我膨脹了?!?/p>

  我對胖子說道:“我就是棵常春藤,你們倆都是藤上的瓜,瓜兒纏著藤,藤兒牽著瓜,藤兒越粗瓜越大?!?/p>

  大金牙笑道:“胡爺,這干公社那時候的曲兒,你都翻出來了?!?/p>

  我哈哈大笑,然而笑著笑著,卻突然感覺到少了點什么,笑不下去了。

  一直牽著的兩只大白鵝跑哪去了?我剛才急著離開懸魂梯,匆忙中沒有留意,就問胖子:“不是讓你牽著它們倆嗎?怎么沒了?是不是忘在懸魂梯上了?”

  胖子指天發誓:“絕對絕對牽回到冥殿這里來了,剛才一高興,就松手了。他媽的這一轉眼的工夫,跑哪去了?應該不會跑太遠,咱們快分頭找找,跑遠了可就不好捉了?!?/p>

  兩只跑沒了的大白鵝,如果是在冥殿中,就已經極不好找了,要是跑到規模宏大樓閣壯麗的前殿,那就更沒處找了。我們人少,而且沒有大型照明設備,摸著黑上哪找去。

  沒有鵝就無法擺脫幽靈冢的圍困,這冥殿那么大,能跑到哪去呢?我們剛要四下里尋找,忽聽人面石槨中傳來一陣古怪的聲響,這聲音在空蕩寂靜的地宮中,格外地刺耳。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5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