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15章 人面黑腄蚃

  漆黑的洞穴就像是個酒瓶子口,盜洞的截面就在瓶頸的位置,那聲音以及那張鬼氣森森的“臉”,都在洞穴的深處。我用狼眼尋著聲音的來源照射過去,所聽到的古怪叫聲,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發出的,他橫倒在洞穴中,被數條亮晶晶的白絲纏住手腳,喉嚨上也被纏了一圈,勒住了脖子,雖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卻已經無法言語。

  大金牙驚得面無人色,見我和胖子趕了過來,拼命張著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纏得甚緊,喉嚨里只傳出“啊啊”的聲音,這聲音混雜著大金牙的恐慌,簡直就不像是人聲,難怪聽上去如此奇怪。

  我無暇細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這個樣子的,和胖子快步趕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廢命的大金牙,沒想到這時頭頂上窸窸窣窣一陣響動,大金牙突然身體騰在半空,像是被人提了起來。

  我急忙舉起狼眼向山洞上邊照去,手電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張怪模怪樣的人臉上,它正懸在頭頂,俯視著我們冷笑。這張怪臉面部微微抽搐,每動一下,大金牙就被從地上拉起來一截。

  我吃驚不小,這他娘的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鬼臉高高地掛在洞穴上邊,這處洞穴越往里邊空間越大,此處雖然距離同盜洞交叉的地方不遠,卻已極高,上面漆黑一團,瞧不太清楚,我對胖子一揮手,胖子想都沒想,便把工兵鏟收起,用傘兵刀把纏在大金牙身上的粘絲挑斷,橫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脫,掉在地上,我趕緊把他扶了起來,問道:“金爺,你怎么樣?還能走路嗎?”

  大金牙脖子被勒得都快翻白眼了,艱難地搖了搖頭,此番驚嚇過度,不僅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手腳發軟,也全不聽使喚了。

  胖子盯著上面的鬼臉,罵道:“我操,這么多粘絲,難道是只蜘蛛精不成?”說罷也不管那鬼面究竟是什么東西,抬手就把工兵鏟當作標槍,對準目標,掄圓了膀子飛了上去。

  工兵鏟菱形的鏟尖正插進頭頂那張鬼面,只見怪異的巨臉下邊突然亮起兩排橫著的紅燈,上大下小,各有四盞,如同血紅的八只眼睛一般。

  一只黑乎乎的龐然大物,從洞頂砸落下來,我見勢不妙,急忙拖著大金牙向旁邊避讓,一個漆黑的東西剛好落在我們原先所在的位置,我這次離它不足半米,用狼眼一掃,便把它的真面目瞧得清清楚楚。

  這是一只巨大的人面蜘蛛,通體黢黑,蜘蛛背上的白色花紋圖案,天然生成一長人臉的樣子,五官輪廓皆有,一樣不多,一樣不少。這張人臉形的花紋跟洗臉盆的大小一樣,蜘蛛的體積更大出數倍,八條怪腿上長滿了絨毛。

  這種大蜘蛛我在昆侖山見得多了,背上生有如此酷似人臉花紋的極為罕見。當年當兵的時候,在昆侖山的一條大峽谷中施工,先是有一名兄弟部隊的戰友離奇失蹤,隨后在峽谷的深處,我們挖出了一個巨大的蜘蛛巢。士兵們哪見過這么大的蜘蛛,好在部隊的軍人訓練有素,臨危不亂,用步槍和鐵橇把巢里的三只大蜘蛛盡數消滅,最后在蜘蛛巢的深處,發現了那名遇難者的尸體。他被蛛絲裹得像木乃伊一樣,身體已經被吸成了枯樹皮。

  當時曾聽隨部隊一起施工的專家說起過蜘蛛吃人的慘狀,這種黑色的巨型人面蜘蛛,屬于蜘蛛中一個罕見的分支,有個別名,叫作黑腄蚃①,它雖然能像普通蜘蛛一樣吐絲,但是不會結網。黑腄蚃吐出的蜘蛛絲粘性雖大,卻韌度差,不耐火。普通蜘蛛的絲耐火,有彈性,耐切割,強度是鋼絲的四倍,但是黑腄蚃不具備這些特點,它從不結網,只通過蛛絲的數量多,體內的毒素含量大來取勝。

  它的下頜有個毒囊,里面儲存著大量毒素,一旦用蛛絲捕到獵物,便隨即注入毒素,可怕的是人體在中了這種毒素之后,只是肌肉僵硬,動彈不得,意識卻仍然能夠保持清醒,包括痛感也仍然存在。

  不過更可怕的是,蜘蛛在對獵物注入麻痹毒素的同時,還會同時注入一種消化液,使獵物活活地被融化,供其吸食。當時我和部隊中的戰友們,聽得不寒而栗,這種死法太恐怖了。

  過去的記憶像閃電般在我腦中劃過,此時只和那只巨大的人面黑腄蚃相距半米,這么近的距離,在狼眼的光柱中,每一根黑毛都看得格外清楚,忍不住頭皮發麻,不等這只剛摔落下來的黑腄蚃有所行動,我便立刻用手中的傘兵刀向它刺去。

  一刀直進,如中牛革,傘兵刀又短,沒傷到這只人面黑腄蚃,卻把它扎得驚了,一轉身,便朝我撲了過來。我知道黑腄蚃的八條怪腿是一種震動感應器,傘兵刀長度不夠,無法給它造成傷害,于是舉刀橫劃,剛好割到黑腄蚃的前肢上,那傘兵刀十分鋒利,二指粗細的繩索反復割得幾下,也能割斷。

  黑腄蚃的腿部最是敏感,結網捕捉獵物,如果有動物撞到網上,全憑蜘蛛腳去感應動靜,這刀雖然沒把人面蜘蛛黑腄蚃的腿割斷,卻使它疼得向后一縮。

  插在它背上的工兵鏟也掉落在地,胖子伸手把工兵鏟拾起,大叫不好:“老胡,咱他媽的真掉進盤絲洞了?!边吔羞叝偭艘粯佑霉けP亂砸那巨蛛的身體。

  黑腄蚃吃疼,飛快地向洞穴深處退去,胖子砍得發了性,想要追殺過去,我急忙叫道:“別追了,快背上大金牙,離開這里?!?/p>

  胖子聽我喊他,便退了回來,伸手想要去攙扶癱在地上的大金牙,忽然腳下一軟,踩到一個東西,胖子低頭一看:“哎,這不是咱們跑丟的那只鵝嗎?原來是蜘蛛精給吸干了?!?/p>

  我扶著大金牙站了起來,對胖子說道:“你就別管那鵝死活了,快幫我背人。幸虧咱們離開盜洞不遠,這山洞里面深不可測,我原以為是溶洞,現在看來可能都是蜘蛛窩。咱們趕緊往回走,從盜洞鉆出去,陷到下面那些迷宮般的山洞里,想要脫身可就難了……”

  我的話剛說了一半,忽然覺得腿上一緊,隨即站立不穩,被拉倒在地,胖子和大金牙二人也是如此,我們三個幾乎同時摔倒。

  隨即我們三個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動,對方似乎想要把我們拉進洞穴深處,我想從地上爬起來,但是掙扎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我發現腿上被一條小臂粗細的蜘蛛絲裹住,剛剛那只被胖子打跑的黑腄蚃,絕對沒有這么粗的蜘蛛絲,難道洞中還有一只更巨大的?能拖動三個人,我的老天爺,那得是多大一只!

  想到這我更是拼命地掙扎,想把纏在腿上的蜘蛛絲弄斷,從腰間拔出傘兵刀,想要去割斷蜘蛛絲,沒想到剛一抬頭,正趕上這段洞穴突然變得低矮,一頭正撞在垂下的石頭上,差點把鼻梁骨撞斷,我鼻血長流,疼得直吸涼氣,但是越急越是束手無策。

  我們三人在曲曲折折的山洞中,被拖出好遠,后背的衣服全都劃破了,身上一道道的盡是血痕。我心中大驚,怕是要把我們抓回老巢里,用毒素麻痹,然后儲存個三五天,再慢慢享用不成?一想到那種慘狀,一股股的寒意便直沖頭頂。

  胖子自重比較大,他被拖了這一大段距離,開始也是驚慌失措,這時候冷靜下來,隨手抱住身邊經過的一塊石柱,暫時定住身體,從地上坐了起來,拔出工兵鏟,三四下剁斷了纏在腿上的蜘蛛絲,也不顧身上的疼痛,追到我身邊,伸手把我拉住,隨即也把纏在我腿上的蜘蛛絲斬斷。我大罵著坐起身來,用衣袖擦去滿臉的鼻血,然后用傘兵刀割去腿上黏糊糊的蜘蛛絲。胖子又想去救大金牙,卻見他已經被拖出二十幾米,正揮舞著雙手,大呼小叫地掙扎。

  我和胖子兩個人只剩下胖子手中的一支狼眼手電,再沒有任何照明的裝備,只見大金牙被越拖越遠,再不趕過去就晚了。

  我和胖子當下咬緊牙關,忍著身上的疼痛,撒開腿追了上去,胖子手電的光柱隨著跑動劇烈晃動,剛跑到大金牙身邊,忽然胖子手中的狼眼閃了兩閃,就此熄滅,沒電了,四周立時陷入無邊的黑暗之中。

  四周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心中清楚,這時候只要稍有耽擱,大金牙就會被拖進蜘蛛巢的深處,再也救不到他了,那種被毒素麻痹融化后慢慢吸食的慘狀,如同置身與阿鼻地獄中的痛苦……

  我沒有多想,就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來,衣服的后襟都在地上被磨破了,順手用力扯了幾扯,就撕了開來,三下兩下把衣袖扯掉,從胖子手中接過還有半瓶酒的水壺,胡亂灑在衣服上,用打火機把衣服點燃。我身上穿的是七八式軍裝,這種衣服燃燒后容易粘在皮膚上,所以作戰的時候部隊仍然配發六五式及六五改軍裝,這些軍裝只要想穿,在北京就可以買到全新的。

  因為要鉆盜洞,我們都特意找了幾件結實的衣服,當時我就把這件軍裝穿在身上,想不到這時候派上用場。我點燃了衣服,很快燃燒起來,我擔心粘在手上燒傷自己,不敢怠慢,把這一團衣服像火球一樣扔到前面。

  借著忽明忽暗的火光,只見大金牙正被扯進一個三角形的洞中,火光很快又要熄滅,我看清楚了方位,和胖子邊向前跑,邊脫衣服,把身上能燒的全都點著了扔出去照明。

  眼見大金牙就要被倒拖進正三角形的洞口,我緊跑兩步撲了過去,死死拽住大金牙的胳膊,把他往回拉,胖子也隨后趕到,割斷了纏住大金牙的蜘蛛絲,這時大金牙只差兩米左右便要被拖進那個三角形洞穴了。

  再看大金牙,他已經被山洞中的石頭磕得鼻青臉腫,身上全是血痕,不過他還保持著神智,這可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我心想這洞八成就是蜘蛛老巢,須得趕緊離開,以免再受攻擊。我和胖子身上的衣服已經燒得差不多了,再燒下去就該光屁股了,而且我們被蜘蛛在山洞中拖拽了不知有多遠,路徑早已迷失難辨,不過眼下也管不了這么多,先摸著黑遠遠逃開再作計較。

  我正想和胖子把大金牙抬走,還沒等動勁兒,突然從對面三角形的洞口中飛出幾條蜘蛛絲,這種蜘蛛絲前端像張印度拋餅,貼到身上就甩不脫,而且速度極快,我們三人躲閃不及,都被粘住。胖子想用工兵鏟去擋,想不到工兵鏟也被蜘蛛絲纏住,胖子拿捏不住,工兵鏟脫手落在地上,想彎腰去拾,身體卻被粘住,動彈不了。

  如果身上穿著衣服倒還好一些,赤身裸體地被蜘蛛絲粘上,一時半刻根本無法脫身,三人作一堆,被慢慢地拖進那三角形洞口。

  我料想得沒錯,那洞中肯定是人面蜘蛛黑腄蚃的老巢,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只,是一只大的,還是若干只半大的?不管有多少只人面蜘蛛,我們只要被拖進洞里,就沒個好了。

  又粗又粘的蜘蛛絲越纏越緊,七八條擰成一股,洞中的黑腄蚃還繼續往外噴著蜘蛛絲,看來不等進洞,我們就要被裹成人肉粽子了。

  我慌亂中想起手中還握著打火機,急忙撥動火石,用打火機的火焰去燒纏住身體的蜘蛛絲,老天爺保佑,也算我們命不該絕,虧得這種黑腄蚃的蛛絲不像普通蛛絲具有耐火性,頃刻間燒斷了兩三條,我的身體雖然還粘滿了黏糊糊的粘絲,卻已經脫離了蜘蛛絲拖拽力量的控制。

  就這么幾秒鐘的時間,大金牙和胖子又被向洞口拽過去一米,我若想繼續用打火機燒斷蜘蛛絲救人,恐怕只來得及救一個人了,卻來不及再救另外一個。

  我急中生智,把大金牙的褲子拽了下來,大金牙的皮帶早在我們追他的時候就被拖斷了,褲子也磨得露了腚,一扯就扯下半條。

  我用他的褲子堵住洞口,再用打火機點燃褲子,想燒斷擰成一大股的所有蜘蛛絲,想不到褲子剛冒出幾個火星,整個三角形的洞口就同時燃燒了起來,而且那火勢越燒越大,越燒越旺。

  一瞬間整個洞穴都被火焰映得通明,洞口中噴射出的蜘蛛絲也都被燒斷,我連忙把大金牙和胖子向后拖開,三人各自動手把身上的蛛絲甩掉。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5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