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30章 決意

  從沙漠中回來后Shirley 楊帶著陳教授去美國治療,沒過多久,兩人背后便都長出了眼球形狀的紅色淤痕,而且陳教授的情況比較嚴重,患上了罕見的鐵缺乏癥,各個醫療機構都對此病束手無策。Shirley 楊在扎格拉瑪神山中從先知啟示錄中得知,自己有可能是扎格拉瑪部族的后裔,于是對此展開了一系列的深入調查,對過去的宿命了解得越多,越明白無底鬼洞的事遠比想象中要復雜。目前對鬼洞的了解,甚至還不到冰山一角。

  Shirley 楊發現了最重要的一件東西,便是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異文龍骨,上面的異文無人能識,唯一能夠確認的是龍骨上刻了許多眼球符號,那種特殊的形狀與在新疆打破的玉石眼球和長在背后的深紅色痕跡,都是一模一樣。

  這塊異文龍骨,一定是記載有關雮塵珠的重要記錄,如果能破解其中的內容,說不定就可以找到雮塵珠,否則Shirley 楊、胖子,還有我,將來臨死的時候,就免不了受那種血液凝固變黃的折磨,而精神崩潰了的陳教授身上,這種惡疾已經開始滋生,天曉得那老頭子能撐多久。

  打從陜西回來以后,我始終寢食不安,就是因為不知道背后長的究竟是什么東西,現在從Shirley 楊口中得到了證實,果然是和那該死的鬼洞有關,心中反而踏實了。也并非我先前想象的那么可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反正那種怪病要好多年后才會發作,那時候大不了我也移民去美國避難就好了,不過陳教授怎么辦?難道就看著老頭子這么死掉不成?

  有些時候不得不相信,冥冥中自有命運的牽引,恰好我在不久前,曾在古藍縣得知,孫教授曾經破解過這種龍骨天書,天書中的內容絕對保密,孫教授一個字不肯泄露,而且目前掌握天書解讀方法的,全世界恐怕暫時只有孫教授一個人。

  我把這些事也詳詳細細地對Shirley 楊講了一遍,孫教授雖然不通情面,守口如瓶,但是畢竟他也是凡人,如果跟他死磕,讓他開口應該不是問題,可是然后呢?按照線索去倒斗?把那顆大眼球一樣的雮塵珠倒出來?這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說說那么容易的。那些搬山道人找了這么多年,都沒有找到,我們這些人去找,可以說也是半點把握沒有,而且古墓中的危險實在太多,搞不好還得搭上幾條性命,那可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Shirley 楊見我在走神,以為我心中對找雮塵珠有所顧慮,便問我道:“怎么?你害怕了?我只想等有了線索之后,請你把我帶到地方,進去倒斗只有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我打斷了Shirley 楊的話:“怎么著?小看人是不是?真是笑話,你也不打聽打聽,胡爺我還能有害怕的時候?算了,反正跟你說了你也覺得我吹牛,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更何況這里邊還有你和陳教授的事,我絕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闭f完拉著Shirley 楊要離開公園的長椅。

  Shirley 楊問我要去哪,我對她說:“咱倆都跟這侃一下午了,現在天色也不早了,胖子他們還在潘家園等著我呢。我回去讓他收拾收拾,咱們明天就去陜西找孫教授,不管他說不說,一定要把他的牙撬開,然后咱們就該干什么干什么?!?/p>

  Shirley 楊嘆了口氣,對我說道:“你就是太容易沖動,想什么是什么,這些事哪有這么簡單,你說孫教授為什么不肯說呢?是不是怕泄露天機給他自己帶來危險?”

  我對Shirley 楊說:“其實……怎么跟你這洋妞兒說呢,中國人有些為人處世的道理,很難解釋,別聽孫教授對我連嚇唬帶咋唬,其實沒那么邪乎,以我察言觀色的經驗來判斷,姓孫的老棺材瓤子,一定是被上級領導辦了?!?/p>

  Shirley 楊搖頭不解:“什么辦了?”

  這些事要讓我對Shirley 楊解釋清楚,還真不容易,我想了想對Shirley 楊說道:“給你舉個例子吧,比如在中國有某位權威人士,這位人士說1+1=3,后來孫教授求證出來一個結果,是1+1應該等于2,但是就由于先說1+1=3的那位爺是某個權威人士,所以他即使是錯的,也不允許有人提出異議。孫教授可能從龍骨天書中發現了某些顛覆性的內容,不符合現在的價值觀或者世界觀,所以被領導下了禁口令,不許對任何人說,因此他才會像現在這么怪僻,我看多半是被憋得有點憤世嫉俗了?!?/p>

  我心中的打算是先找到孫教授問個明白,若是這龍骨天書中,沒有雮塵珠的線索那也就罷了,倘若真有,多半也是與扎格拉瑪先人們占卜的那樣,終歸著落是在某個大墓里埋著。我一直有個遠大的理想,就是要憑自己的本事倒個大斗,發一筆橫財,然后再金盆洗手,否則空有這一身分金定穴的本事,沒處施展,豈不付諸流水,白白可惜了。

  眼前正是個合適的機會,救別人也順便救自己,正好還可以還了欠Shirley 楊的人情債。其實就算不欠她的人情,憑我們之間一同患過難的交情,加上她救過我的命,沖著這些,我也不能不幫她和陳教授的忙。

  我打定主意,對Shirley 楊說道:“咱們現在先去找胖子,還有大金牙,這些事也少不了要他幫忙,正好我們請你吃頓便飯,北京飯店怎么樣?對了,你有外匯嗎?先給我換點,在那吃飯人民幣不管用?!?/p>

  我帶著Shirley 楊回到潘家園的時候,胖子和大金牙剛做完一大單一槍打的洋莊,賣出去五六塊綠頭帶判眼①,最近生意真是不錯,照這么倒騰下去,過不了幾天,我們又要奔陜西“鏟地皮”了。

  我讓胖子和大金牙收拾收拾,大伙一道奔了北京飯店,席間我把Shirley 楊的事說了一遍,說我打算跟她去找雮塵珠。

  大金牙聽明白了之后,對我說道:“胡爺我說句不該說的,要依我看,不去找沒準還能多活幾年,現在咱們在潘家園的生意太火了,犯不上撇家舍業的再去倒斗,古墓里可有粽子啊?!?/p>

  胖子對大金牙說道:“老金啊,這個斗還是要倒的,咱得摸回幾樣能壓箱子底的明器來,這樣做起買賣來底氣才足,讓那些大主顧不敢小覷了咱們。老金你盡管放心,你身子骨不行,扛不住折騰,不會讓你去倒斗的。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們,萬一要是真有粽子,老子就代表人民槍斃了它?!?/p>

  我也學著領導人的四川口音對大金牙說道:“是啊,老金,不要怕打破這些個壇壇罐罐,也不要去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我們今天之所以放棄這個地方,正是因為我們要長久地保存這個地方嘛?!?/p>

  大金牙聽罷,齜著金光閃閃的金牙一樂,對我們說道:“行,我算服了二位爺了,拿得起放得下,輕生死重情誼,真是漢子!其實也不光是我,現在在潘家園一提您二位,哪個不豎大拇指,都知道是潘家園有名的慣賣香油貨,不繳銀稅,許進不許出,有來無往的硬漢?!?/p>

  胖子邊吃邊搓腳丫子,聽大金牙稱贊我們,連連點頭,聽到后來覺得不對勁兒,便問道:“老金,你是夸我們呢,還是罵我們呢?我怎么聽著不對呢?”

  大金牙急忙對胖子說道:“愚兄可沒這個意思……”

  我見Shirley 楊在一旁低頭不語,滿面愁容,容顏之間很是憔悴,我知道她是擔心陳教授的安危,覺得我和胖子大金牙湊一塊說不了正事兒,說著說著就侃開了,于是趕緊對胖子大金牙說:“好了好了,咱們也該說些正經事了。我把咱們今后的任務布置一下。我說這位王凱旋同志,這是高級飯店,請你在就餐的時候注意點禮貌,不要邊吃邊用手摳腳丫,成何體統?!?/p>

  胖子漫不經心地對我說道:“搓腳氣搓得心里頭舒服啊,再說我爹當年就喜歡一邊搓腳丫子一邊吃飯抽煙,這是革命時代養成的光榮傳統,今天改革開放了,我們更應該把它發揚光大,讓腳丫子徹底翻身得解放?!?/p>

  我對胖子說:“你沒看在坐的還有美國友人嗎?現在這可是外交場合,我他娘的真懶得管你了,你就是塊上不了臺面的料?!?/p>

  Shirley 楊見我說了半天也說不到正題,秀眉微蹙,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腳,我這才想到又扯遠了,連忙讓胖子和大金牙安靜下來,同Shirley 楊詳細地商議了一番,怎么才能找到那顆真正的雮塵珠。

  別看胖子平時渾不吝,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這要說起找寶貝摸明器的勾當,他現在比我都來勁。當然也怪不得他,眼睜睜這是真來錢,既然是去倒斗,不管能不能找到雮塵珠,那古墓里價值連城陪葬品是少不了的,所以現在胖子也認真起來了。

  大金牙更是格外熱心,又不用他去倒斗,但是既然參與進來了,明器少不了分他一份。我之所以拉大金牙入伙,是因為大金牙人脈最廣,在黑市上手眼通天,幾乎沒有搞不到的東西,倒斗需要的器材裝備,都免不了要他去上貨。

  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商量了大半天,最后決定,要找雮塵珠,必定要先從刻滿天書的這塊異文龍骨入手。拿這拓片,到陜西去找孫教授,死活也要套出這異文龍骨中究竟記載著什么內容。

  去陜西古藍越快越好,Shirley 楊和我兩個人明天就立刻動身,把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這塊異文龍骨,查他個底兒掉。由于胖子有恐高癥,坐不了飛機,所以就讓胖子留下來同大金牙采買各種裝備。

  Shirley 楊把了塵長老遺留下來的摸金符給了我。我喜出望外,這回倒起斗來心中更有底了,而且現在三個人,每人一枚正宗的摸金符,看來上天注定,要我們三人同心合膽,結伙去倒斗了。

  另外Shirley 楊還把她外公留下的一些摸金校尉的器械也都一并帶了來,包括金剛傘、捆尸索、探陰爪、旋風鏟、尋龍煙、風云裹、軟尸香、摸尸手套、北地玄珠、陰陽鏡、墨斗、桃木釘、黑折子、水火鞋等等等等,還有摸金校尉制造各種秘藥的配方。

  這些摸金校尉們千百年來依靠經驗與技術制成的器械,對我們來說都是寶貝中的寶貝,有很多我只是聽說過從來沒親眼見過的家伙。

  有了這些傳統器物,再加上讓胖子與大金牙置辦我們慣用的一些裝備,工兵鏟、狼眼手電筒、戰術指北針、傘兵刀、潛水表、防毒面具、防水火柴、登山盔、頭戴射燈、冷煙火、照明信號彈、固體燃料、睡袋、過濾水壺、望遠鏡、溫度計、氣壓計、急救箱、各種繩索安全栓……有了這些不管去哪,都差不多足夠應付了,如果環境特殊,需要一些特殊的器材,可以再進行補充。

  工兵鏟,最好能買到我們最初用的那種二戰時期裝備德軍山地師的,如果買不到的話,美國陸軍的制式也可以。

  傘兵刀只買蘇聯的,俄式的我們用著很順手,因為各種傘兵刀性能與造型都有差距,割東西或者近戰防身,還得是蘇聯106近衛空降師的傘兵刀用著最順手。

  有了這些半工具半武器的裝備,不需要槍械也沒問題,不過以往的教訓告訴我們,我們的失敗常常是由于輕敵。倒斗這行當,經驗遠比裝備重要,沒有足夠的經驗和膽略,就算武裝到牙齒,也照樣得把小命送掉。從黑風口野人溝,到沙漠中的精絕古城,再到龍嶺中的墓中墓,雖然野人溝的墓只是個落破將軍墓,精絕古城那次有考古隊的人跟著,不能算是倒斗,龍嶺中是處空墳,但是這三次深入古墓的經歷,可以說都是極其難得的經驗。

  不過大型古墓都是古代特權階級的人生終止符,對于古人來講,意義非常。古墓里面往往除了銅棺鐵槨,還要儲水積沙,處處都是機關,更有無數意想不到的艱險之處,所以事前的準備必須萬全,盡量把能想到的情況都考慮進去。

  眾人商議已定,各自回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分頭行動,我跟Shirley 楊一起兼程趕到了西安,然后搭車前往孫教授帶領考古工作組駐扎的古藍縣,卻沒想到在古藍縣又發生了意外,孫教授已經離開了古藍縣招待所。

  孫教授常年駐扎在古藍,負責回收各種有關古文字的出土文物,他要是不在縣城,肯定是下到農村去工作了,那想找他可就很難了,沒想到事先計劃好的第一步就不順利。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72.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