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33章 水潭

  我和排長點了一支火把,各持了一支步槍,下到了棺材鋪下面。我舉起火把抬頭看了看,這地穴距離棺材鋪約摸有二十多米,那裂縫是自然產生,看不出人工的痕跡,下邊是非常寬大的一條通道,高七八米,寬十余米,遍地用長方大石鋪成,壁上都滲出水珠,身處其間,覺得陰寒透骨。

  古藍這一代水土深厚,輕易見不到地下水,這里才到地下二十幾米,滲水就比較嚴重,是同石碑店村的特殊地理環境有關系,盆地本就低洼,又時逢雨季,所以才會這樣。如果這里真是古墓,那地宮里面的器物怕也被水損壞得差不多了。

  大地的斷層非常明顯,除了我們下來的裂縫之外,地道中還有很多斷裂,似乎這里處于一條地震帶上,好在這條地道雖然構造簡單樸拙,卻非常堅固,沒有塌方的跡象。

  民兵排長指著不遠處告訴我,他第一次下來的時候,就在那里看見有個石頭臺子,上面擺著個長方的石頭匣匣,有二十來斤的分量,拿出去一看,里面是六尊殷紅似血的古玉奇獸。

  那套石匣玉獸我沒見過,現在正由村委會的人保管著,我問民兵排長:“再往里是什么樣子?”

  民兵排長搖頭道:“石臺是在一個石頭蓋的房子里,再往前就沒有路了,但是石屋地面上還有個破洞,下面很深,用手電往里照了一照,什么也沒看見,就覺得里面冒出來的風吹得身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沒敢再看,就抱著石匣跑回來了。對了,下邊有水聲?!?/p>

  這時后邊的人也都陸續下到地穴中,我看人都到齊了,清點了一遍人數,叮囑他們不要隨便開槍,一定要等我命令,先看清楚了,別誤傷了孫教授和另一位考古人員。

  我和Shirley 楊,外加民兵排長帶著的四名民兵,共有七人,帶著四條步槍,點了三支火把,這人多又有槍,加上以兩百塊錢的勞務費為目標,眾人膽氣便壯了,跟著我向地道深處走去。

  這條闊大但是并不算長的地道很干凈,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甚至連老鼠都沒有一只,我們邊走邊把手攏在口邊,呼喊孫教授,然而空寂的地道中,除了陣陣回聲和滲出的水滴聲,再沒有半點其他的動靜。

  走到頭果然是像民兵排長說的那樣,有間石屋,與尋常的一間民房大小相差無幾,是用一塊塊的圓形石頭壘砌而成,門洞是半圓形,毫無遮攔,雖然一看便是人為修造的,卻有種渾然天成的感覺。歷史上很少看到這樣的建筑物,難不成真讓那瞎子說著了,這是什么神仙煉丹的地方。

  我問Shirley 楊能否看出來,這間石屋是做什么用的。Shirley 楊也從未見過這樣的屋子,于是我們從門洞中穿過,進到屋中,這里除了有張石床之外,也是一無所有。

  石床平整,光滑似鏡,不像古墓中的石床,看了半天,我們也瞧不出什么名堂,石屋地面上,有個方方正正的缺口,是個四十五度傾斜地道的入口,下邊很深,我用手電往里邊照了照,看不到盡頭。只見有條人工的緩坡可以走下去,孫教授很可能就從這下去了,我對里面喊了幾聲,沒有人回應。

  我只好當先帶著眾人下去,留下兩個民兵守著入口,以防萬一。沿著亂石填土墊成的坡道向下走了很久,聽見水聲流動,我擔心孫教授掉進水中淹死了,急忙緊走幾步,大伙到下邊一看,這里是個人工開鑿的洞穴,中間有個不大的水潭。手電照射下,潭水是深黑色的,深不見底,不知是不是活水。上面有幾個大鐵環,吊著數條沉入深潭中的大鐵鏈,奇怪的是這鏈子黑沉沉的,不像是鐵的,但是一時看不出是什么材質打造,因為上面沒有銹跡。

  巨鏈筆直,沉入潭中的一端,好像墜著什么重物,我們欲待近前細看,那幾條粗大的鏈子突然猛烈地抖動了一下,把平靜的潭水激起串串漣漪。

  進入到洞穴深處的,除了我和Shirley 楊之外,還有民兵排長帶著的兩個民兵,我們忽然見垂直墜入水潭的鏈條一陣抖動,都不禁向后退了數步。

  這洞中無風,潭中無波,如此粗重的鏈子怎會憑空抖動?難道被巨鏈吊在水潭下的東西是個活物?是什么生物需要用如此粗的鏈條鎖???

  我望了Shirley 楊一眼,她也是一臉茫然,對我搖了搖頭。我自問平生奇遇無數,也算見過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是面對這地道下的水潭,還有這粗大的鐵鏈,實在是找不到什么頭緒,但是事關孫教授的下落,只有冒險把鐵鏈拉上來,看看下面究竟有些什么。

  這時候,民兵們開始緊張起來了。自古以來,三秦之地便是民風慓悍,對于這些當地農民出身的民兵,如果讓他們面對荷槍實彈的敵人,也未必會退縮,但是這里幾千年來的迷信思想根深蒂固,再加上沒下地穴之前,村民們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當我們身臨其境,這些民兵見了這怪異的情況,自然不免疑神疑鬼。

  民兵排長對我說道:“錢首長……不不……胡……胡首長,這水洼洼里怕不是鎖著甚怪物嘞?這可是驚動不得,否則咱村就要遭殃嘞?!?/p>

  另外兩個民兵也說:“是啊是啊,怕是鎮鎖著黃河中的精怪,莫要輕舉妄動,免得招災惹禍?!?/p>

  我耳朵里聽著民兵們對我說話,眼睛始終沒閑著,必須找些理由把民兵們說服,否則他們都被嚇跑了,只剩下我和Shirley 楊又濟得什么事。

  我四下打量周遭的情況,石碑店村是一個小型盆地,離黃河不遠,我看風水形勢從未走過眼,這里絕對不會有什么貴族的墓葬,雖然環境很好,甚至可以說是處神仙洞府,但是地下水太多,不可能有人傻到把墓修在這里。

  那條寬闊的地道以及地道盡頭的石屋,也不像是墓室。我只是對古墓很熟,別的古代建筑都不太懂,但是石屋中的石床又有幾分古怪。古墓中的石床有兩種,一種是擺放墓主棺槨的,叫作墓床,另有一種是陳列明器的,叫作神臺,石屋中的那具更像是個擺放東西的神臺。

  這有個小小潭口的洞穴,在這里就算是到頭了,已經沒有任何岔路暗道,孫教授和另一名考古隊員肯定是進了這個洞穴,這里卻全無他們的蹤影,莫非他們遭到什么不測,掉入水潭中了?

  整個洞有明顯的人工開鑿痕跡,規模也不是很大,數條粗大鐵鏈穿過洞頂,連接著角落里的一個搖轆,看來是可以升降的。我伸手摸了摸鏈條,確實是鐵的,不過外層上涂了防銹的涂料,顯得黑沉沉毫無光澤。

  我再看沉入潭中的鐵鏈還在微微抖動,應該不是被潭下暗涌所沖,肯定是有活的東西,難道被鐵鏈拴著的是什么巨黿、老龍之類?這種事萬不能對那些民兵們講。我忽然想起算命瞎子的話來,那老兒信口開河,不過對這些村民卻有奇效,我不妨也照貓畫虎,以迷信思想對付迷信思想,反正當務之急是把潭中的東西拽上來,盡快找到孫教授。

  于是我一臉堅毅的表情對民兵們說道:“同志們,現在祖國和人民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頭可斷,血可流,大無畏的革命精神不能丟,咱們一齊動手,把鐵鏈從潭中拽出來……”

  民兵排長不等我把話說完,就搶著對我說:“胡首長,我的胡大首長,拽不得,萬萬拽不得呀,這鐵鏈拴著黃河里的老怪,這等彌天大事,可不敢隨便做?!?/p>

  說實話我心里也沒底,不過表面上卻要裝得鎮定自若,拿出點首長的感覺來,我對民兵排長說道:“排長同志,你不記得那位有名的算命先生是怎么說的嗎?你們村那位瞎子先生是古時姜太公、劉伯溫、諸葛亮轉世,前知八千年,后知五百載,他說這里是個仙人洞,我看多半沒錯,因為我在研究古代資料的時候,看到過這種描述。這潭中墜的,一定是太上老君煉丹的香爐,里面有吃了長生不老百病不生的靈丹妙藥,咱們肯定是先發現這些仙丹的,按國際慣例,就應該……應該……”

  國際上對于個人首先發現的東西,好像會讓發現者享有什么權利,但是我一時想不起來了,趕緊問Shirley 楊:“國際慣例是什么來著?”

  Shirley 楊替我說道:“按國際慣例,首先發現的人,享有命名權?!?/p>

  我一聽光命名哪行,于是接著對民兵們講:“同志們,命名權你們懂嗎?”我一指其中一個民兵,“比如兄弟你叫李大壯,那只要你愿意,咱們發現的仙丹就可以叫大壯丹。一旦咱們國家的科研工作者把這種仙丹批量生產,造福人民,咱們就算是對黨和人民立下了大功啊。另外最重要的是,先到先得,咱們五個人是先發現的,每個人都可以先嘗幾粒嘛,這事我做主拍板了?!?/p>

  三個民兵讓我侃得都暈了,三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一者在上面的時候,瞎子說的話他們都十分相信,二者又愛慕這種建立功業的虛榮,三者那長生不老的仙丹誰不想吃上一把。但是還有一個顧慮沒有消除,既然鐵鏈下墜著的是太上老君煉丹爐,為何鐵鏈會不時地抖動?

  我暗道不妙,夜長夢多,再由著這幫民兵瞎猜,我這謊就撒不圓了:“這個鐵鏈為什么會動呢?對啊,它會動那是因為……因為這爐中仙丹的仙氣流動啊,這種吃了長生不老,萬病皆除的仙丹,你們以為跟那中藥丸子似的,又黑又臭嗎?這每一粒仙丹都有靈性,畢竟不是世間凡物?!?/p>

  民兵們聽了我的話,都連連點頭,覺得是這么個道理,看來這鏈子拴著的東西,不是什么黃河中的精怪,肯定是太上老君的丹爐,紛紛卷起袖管準備動手。

  民兵排長突然想到些什么,走到我身邊,對著我的耳朵說了幾句悄悄話,我聽后笑著對他說道:“排長同志你盡管放心,仙丹神藥沒有治不好的病,就你這點事根本不算什么。這仙丹是專治陽而不舉舉而不堅堅而不久……”

  另外兩個民兵在旁聽了都哈哈大笑,弄得民兵排長有點臉紅,對那兩人大聲喝斥:“驢入的笑個甚?快干活?!?/p>

  Shirley 楊覺得有些不太穩妥,低聲對我說道:“老胡,我看被鐵鏈拴在潭中的,像是些有生命的東西,就這么冒冒失失地拽出來,是不是……”

  我趁著民兵們過去準備轉動搖轆,便對Shirley 楊說道:“難道還信不過我嗎?你盡管放心,我和你一樣,也只有一條性命,豈能拿咱們的安全開玩笑。我看過這么多形勢理氣,從未走過眼,縱觀這里的風水形勢,我敢以項上人頭擔保,絕不會有什么古墓,所以不用擔心有粽子。而且這里的自然環境得天獨厚,又不是什么深山老林,料來也不會有什么兇惡異獸,就算是有,也有鐵鏈拴著,咱們又有步槍防身,怕它什么。萬一孫教授是在下面,咱們遲遲不動手,豈不是誤了他的性命?當然現在動手怕也晚了三秋了,就聽天由命吧?!?/p>

  Shirley 楊說道:“我不是對你不放心,是你從來就沒辦過讓我放心的事。你對那些鄉民們怎么講不好,偏說什么長生不死的仙丹妙藥,我看你比那算命的瞎子還不靠譜,等會兒萬一把鐵鏈提上來,沒有什么仙丹,我看你怎么跟他們交代?!?/p>

  我對Shirley 楊說道:“我可沒瞎子那兩下子,那老兒能掐會算,滿嘴跑火車?,F在我是沒辦法了,要不這么說,那些民兵們不肯出死力,我看那絞盤非得有三人以上才轉得動,只有咱們兩個可玩不轉了,等會兒萬一沒有仙丹,你可得幫我打個圓場,別讓我一人作難?!?/p>

  民兵排長準備完畢,在一邊招呼我,我和Shirley 楊便不再談論,將火把插在潭邊,各端步槍,拉開槍栓,對民兵排長一揮手:“動手!”

  民兵排長帶著另外兩個民兵,轉動搖轆,像在井中打水一樣,在絞盤上卷起一圈圈鐵鏈。沒想到這絞盤與搖轆鐵鏈之間的力學原理,設計得極是巧妙,根本不用三個人,便只一個人,使八成力氣,就可以把鐵鏈緩緩卷進絞盤。

  隨著沉入水潭中的鐵鏈升起,我與Shirley 楊等人的手心里也都捏了把冷汗,潭下的東西是活物還是什么別的,馬上就要見分曉了,一顆心也不由得跟著粗大的鐵鏈慢慢上升,提了起來。

  鐵鏈卷起十余米,只見潭中水花一分,有個黑沉沉的東西從潭水中露了出來。

  民兵排長大叫道:“我的祖宗哎,真個被胡首長說著嘞,恐怕真個是那太上老君燒丹的爐爐!”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7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