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龍嶺迷窟>第34章 缸怪

  在鐵鏈的拖動下,一個巨大的黑色物品嘩嘩淌著水,被從水潭中吊了上來。因為火把的光亮有限,那物體又黑,初時只看得到大概的輪廓,又圓又粗,跟個大水缸似的,但可以肯定一點,不是什么水中的動物,是個巨大的物品。

  我們誰也沒見過太上老君的丹爐,難道真被我言中了?這世上哪有如此湊巧的事,我為了看得清楚些,讓Shirley 楊舉著手電照明,我自己舉起插在地上的火把,湊到近處細看。

  這時整個黑色的巨大物體都被吊出了水面,民兵排長等人把絞盤固定住,也都走過來觀看。水潭的直徑不到三米,更像是一口大一些的井眼,我們站在潭邊,伸手就可以摸到吊上來的東西。

  在火把手電筒的照射下,這回瞧得十分清楚了,只見這是一口“大缸”,至少外形十分像水缸,缸身上有無數小孔,刻了不少古怪的花紋。我和Shirley 楊見過很多古物,這種奇特的東西尚屬首次目睹,實在搞不明白這是個什么東西,年代歷史出處全看不出來,更不知道是什么人大費周折把它用數條鐵鏈吊在水潭里,這口破缸值得這么機密嗎?

  缸口是封著的,蓋子是個尖頂,十分厚重,邊上另有六道插栓扣死,想打開缸蓋,只要拆掉這六道插栓就可以。

  巨缸四周全是小指大的孔洞,一沉入水潭中,巨缸就可以通過這孔洞注滿水,但是只要用搖轆絞盤把鐵鏈提拉上來,巨缸中儲滿的水就會漏光。天底下的水缸都是用來盛水的,但是這口怪缸的功能好像不是那么簡單。

  就連民兵排長那等粗人,也看出來這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了,忍不住問道:“胡首長,這怎么不像是太上老君裝丹藥的爐子,倒有幾分像是我家里漏水的那口破缸?!?/p>

  我對民兵排長說:“排長同志,這就是你不懂了,你家的水缸上面有這么多花紋嗎?你看這許多花紋造型古樸奇特,一定是件古物,你就等著文物局來給你們村民兵發獎狀吧?!?/p>

  Shirley 楊看罷這口怪缸,也是心下疑惑:“這也不像是水缸,我看更像是折磨人的刑具?!?/p>

  我對Shirley 楊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說把活著的囚犯裝進漏眼的缸里,浸入水潭中,等他快淹死的時候,再把缸吊出水面,把里面的水放光。那樣的刑具倒是有的,以前我在電影里看過,反動派就經常用那種酷刑折磨我們英勇不屈的地下黨。不過我看這口怪缸不太像刑具,折磨人的刑具哪用得著這么精雕細刻,這缸上的畫紋極盡精妙之能事,一看就是有些年頭的東西。咱們亂猜也沒用,上去把插栓拔掉,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事物再說,搞不好就是仙丹?!?/p>

  民兵排長攔住我說道:“胡首長,可不敢亂開,萬一要是缸里封著甚妖魔,放出來如何是好?”

  我對民兵排長說:“跟你說了多少遍了這種地方不可能有怪物,剛才咱們看到潭中的鐵鏈抖動,可能是水潭下連著地下湖,湖中的大魚大蝦撞到了這口缸,不要疑神疑鬼。你要是現在還這么想,我也沒辦法,咱們讓事實說話,你們都向后退開掩護我就可以了,看我怎么單槍匹馬上去把缸蓋拆掉,里面便真有猛惡的妖怪,也是先咬我。我他娘的倒要看看誰敢咬我?!?/p>

  他們攔我不住,只好搭起手磴,把我托到怪缸的頂上。這口奇特的怪缸與鐵鏈之間甚是堅固,我站在上面,雖然有些晃悠,但是鐵鏈卻沒有不堪重負斷掉的跡象。

  我爬到怪缸的頂上,一摸之下,才發現這口缸外邊,包著三層刷有生漆的鐵皮,非常結實,不是尋常的瓦缸,心中暗道:“他娘的,這么結實的缸是裝什么的?搞不好還真是封著什么鬼怪,打開之后只看一眼,要有情況立刻把蓋子封上就是?!?/p>

  Shirley 楊和民兵們站在下面,仰起頭望著我,都替我捏了把汗,他們不住口地提醒我多加小心。我拆了兩個插栓,抬手向下邊的眾人揮手致意:“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然后繼續低頭拆解下一個插栓,這些插栓在水中泡得久了,卻并沒有生銹,用力一拔就可以拔掉。

  我剛拆到第五個插栓,忽然腳下的怪缸一陣晃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其中大力掙扎,我站在上面,立足不穩,險些一頭掉下去,急忙用手抓住上邊的鐵鏈。

  其實懸掛在半空的怪缸里面有東西在動,這口缸畢竟沉重,搖擺的幅度不大,只是我沒有準備,倒被它嚇了一跳,我攀住鐵鏈,只聽缸中噼里啪啦地亂響,真像是什么東西在使勁掙扎。

  難道孫教授被困在里面了?在潭中泡了這么久還沒淹死?下面的Shirley 楊與三個民兵也聽見了聲音,都對著怪缸大喊孫教授的名字,讓他不要著急,我們馬上就會把他救出去。

  缸中聲響不絕,但是卻無人回答,我救人心切,哪里還管得了許多,立刻把最后的插栓拔掉,缸上回旋的空間有限,我便用手攀緊鐵鏈,想用腳踢開缸蓋。

  這時候我腦中突然出現一個念頭:“古時候有種缸棺,以缸為棺,把死人裝進里頭掩埋,不過十分少見,我從來沒遇到過。難道這口奇特的漏眼大缸,就是一口缸棺,里面有死而不滅的僵尸作祟?”

  我們這次來陜西只帶了兩支手電筒,不過都在Shirley 楊的包里,我現在爬到缸頂,身上除了摸金符之外,什么器械都沒有攜帶,連個黑驢蹄子也沒有。不過我隨即打消了這種念頭,我對我那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非常信任,既然按書中記載,這種地方不會有僵尸,就肯定不會有,他娘的這里要真有粽子,我回去就把那半本書撕了。當下一咬牙關,硬著頭皮把缸蓋踢開。

  洞中本就黑暗,Shirley 楊和三個民兵都舉著火把在下頭,我此刻人在半空,只見怪缸中黑咕隆咚,再加上被下邊的火把將眼睛一晃,更是什么也看不見。我俯下身去想讓下邊的人拋個手電筒上來,剛一彎腰,只聞得一股腥臭直沖鼻端,嗆得喘不過氣來。

  我連忙捂住鼻子,拿眼睛向怪缸中掃了一眼,黑暗中只見有只白色的人手從缸中伸了出來,我驚聲叫道:“孫教授?”連忙伸手去握那只手,想把他拉上來。

  可是我的手一碰到缸口的那只手臂,就覺得不太對頭,又濕又硬———是手骨而不是活人的手。反應過來已經晚了,因為太著急,已經拽著手骨把一具張著大口的骷髏人骨扯了上來。

  雖然光線昏暗,但是骷髏被我扯了出來,看得卻是真切,白森森,水汪汪,這事情完全超出預料,嚇得我大叫一聲,從缸上翻了下來,大頭朝下摔進了水潭。

  那深潭中的水冰冷刺骨,我頭朝下腳朝上摔了進去,被那潭水嗆得鼻腔疼痛難忍。好在我自小是在福建海邊長大,不管是軍區帶跳臺的游泳池,還是風高浪急的海邊,都是小時候我和胖子等人游泳的去處,水性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小時候不知道什么叫危險,多少次都差點淹死在水里。

  此時落入潭中,心中卻沒慌亂,在水中睜開眼睛,沒有光源,必須立刻游回潭口,否則就要活活嗆死在水里。但是四周一片漆黑,摔下來的時候頭都暈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在水里又聽不到聲音,真好像已經死了一樣。

  正在我已經絕望了的時候,忽然眼前一亮,有人拿著防水手電筒朝我游了過來,不是旁人,正是Shirley 楊。這潭口上小下大,一旦掉下去,兩分鐘之內不游回來,就得淹死在下邊。Shirley 楊不敢耽擱,從民兵身上抓起一根繩子,拿著手電筒躍入了水潭。

  我知道這時候再也不能逞能了,趕緊握住Shirley 楊的手,民兵們在上頭拉扯繩索把我們兩個人拽了上去。

  Shirley 楊臉色刷白:“你個老胡,這回真是危險,我再晚上幾秒鐘……沒法說你,簡直是不堪設想?!?/p>

  我也是緩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對Shirley 楊又是感激又是慚愧:“又他娘的差點去見馬克思,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在鬼門關前轉悠的次數多了,也就不害怕了。再晚幾秒也沒關系,大不了你們把我拽上來,再給我做幾次人工呼吸……”

  我正要再說幾句,那口懸在半空的怪缸又傳出一陣陣聲響,似乎有人在里面敲大缸壁求救……

  眾人一齊抬頭,望向吊在半空的怪缸,心里都有一個念頭:“活見鬼了?!?/p>

  我對Shirley 楊說道:“別擔心,我再上去一趟瞧瞧,倘若我再掉進水里,你記得趕緊給我做人工呼吸,晚了可就來不及了?!?/p>

  Shirley 楊白了我一眼,指著民兵排長對我說:“想什么呢,要做人工呼吸,我也會請那些民兵給你做?!?/p>

  我對Shirley 楊說:“你怎么這么見外呢?換作是你掉到水里閉住了氣,需要給你做人工呼吸,那我絕對義不容辭啊我……”

  Shirley 楊打斷我的話,對我說道:“我發現一個是你,還有一個是那個死胖子,從來不拿死活當回事,什么場合了還有心情開玩笑。對了,我問你,你在上邊看到什么東西了,能把你嚇得掉進水中?孫教授在里面嗎?”

  我一向以胡大膽自居,這一問可揭到我的短處,怎么說才能不丟面子呢?我看著懸在半空的怪缸告訴Shirley 楊等人:“這個……我剛一揭開缸蓋,里面就嗖嗖嗖射出一串無形的連環奪命金針,真是好厲害的暗器,這也就是我的身手,一不慌二不忙,氣定神閑,一個鷂子翻身就避了過去,換作旁人,此刻哪里還有命在?!?/p>

  Shirley 楊無奈地說:“算了我不聽你說了,你就吹吧你,我還是自己上去看看好了?!闭f罷將自己濕漉漉的長發擰了幾擰,隨手盤住,也同樣讓兩個民兵搭了手梯,把她托上缸頂。

  怪缸中還在發出聲響,民兵們又開始變得緊張起來,懼怕缸中突然鉆出什么怪物,我告誡他們,千萬別隨便開槍,接著在下面將手電筒給Shirley 楊扔了上去,告訴她那口怪缸里有個死人的骨頭架子,讓她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別跟我似的從上邊掉下來。

  Shirley 楊在上面看了半天,伸手拿了樣東西,便從怪缸上跳了下來,舉起一個玉鐲讓我們看,我和民兵排長接過玉鐲看了看,更是迷惑不解。

  我在潘家園做了一段時間生意,眼力長了不少,我一眼就能看出這只玉鐲是假的,兩塊錢一個的地攤貨,根本不值錢。難道那口怪缸中的白骨是個女子?而且還是沒死多久,那她究竟是怎么給裝進這口怪缸的?是死后被裝進去的,還是活著裝進去淹死的?以“缸棺”安葬這一點可以排除,中國人講究入土為安,絕不會把死者泡在水里,眼前這一團亂麻般復雜的情況,果然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Shirley 楊對我說:“老胡,你猜猜那口缸里是什么東西發出的響聲?”

  我說:“莫非是骨頭架子成精?中國古代倒是有白骨精這么一說,不過那白骨精在很多年前已被孫悟空消滅了呀,難道這里又有個新出道的?想讓咱老百姓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兒罪?”

  Shirley 楊笑道:“你真會聯想,不是什么白骨精,剛才我看得清楚,缸中共有三具人骨,都是成年人,底下還有二十多條圓形怪魚,雖只有兩三尺長,但是這種魚力氣大得超乎尋常。缸中的潭水被放光了,那些怪魚就在里面撲騰個不停,所以才有響聲傳來。沒把這口怪缸吊起來之前,咱們看見鐵鏈在水潭中抖動,可能也是這些魚在缸中打架游動造成的?!?/p>

  我對Shirley 楊說:“這就怪了,那些魚是什么魚?它們是怎么跑進封閉的缸里的?它

  們吃死人嗎?”

  Shirley 楊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怪魚,我想這種魚不是事先裝進去的,有可能……有可能這些魚本身就生長在這地下洞穴的水潭里,有人故意把死尸裝進全是細孔的缸中,沉入水潭,沒長成的小魚,可以從缸身的細孔游進去……”

  我聽了Shirley 楊的話,吃驚不?。骸澳愕囊馑嘉叶?,你是說這是用人肉養魚?等人肉被啃光了,魚也養肥了,大魚不可能再從缸壁的孔洞中游出去。不過這樣養魚有什么用呢?這也太……太他媽惡心了?!?/p>

  民兵排長突然插口道:“一號二號兩位首長,我看了半天,這只鐲鐲,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頗像是村里的一個女子戴的,她嫁出去好多年了,也從不同家里來往,前幾個月才第一次回娘家。當時她戴著這只鐲讓我們看,還跟我們說這是她在廣東買的,值個上千塊,村里的婆姨們個個看著眼紅,回去都抱怨自家的漢子沒本事,買不起上千塊的首飾?!?/p>

  我一聽這里可就蹊蹺了,忙問民兵排長后來怎么樣。

  民兵排長說:“后來就沒后來了,那女子就不聲不響地走了,村里人還以為她又和家里鬧了別扭,跑回外地去了?,F在看這只鐲鐲,莫不是那女子被歹人給弄死了?!?/p>

  我們商議著,忽聽地穴的坡道上腳步聲響起,我以為是外邊守候的兩個民兵見我們半天也沒回去,不太放心,就下來找我們,誰想到回頭一看,下來的幾個人中,為首的正是孫教授。

  我又驚又喜,忙走過去對孫教授說:“教授,您可把我嚇壞了,我為了一件大事千里迢迢來找您,還以為您讓食人魚給啃了,您去哪玩了?怎么突然從后邊冒出來?”

  孫教授看見我也是一愣,沒想到我又來找他,而且會在此相見,聽我把前因后果簡略地說了一遍,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孫教授仔細看了看這洞穴中的情景,對我們說道:“這缸是害人的邪術啊,我以前在云南見到過??磥磉@件事已經不屬于考古工作的范疇了,得找公安局了。此地非是講話之所,大伙不要破壞現場了,咱們有什么話都上去再詳細地說?!?/p>

  于是一眾人等,都按原路返回,村長等人看所有的人都安然無恙自是十分歡喜,我把事先許給民兵們的勞務費付了。民兵們雖然沒吃到仙丹,但是得了酬勞,也是個個高興。

  孫教授請村委會的人通知警察,然后帶著我與Shirley 楊到村長家吃晚飯,我心中很多疑問,便問孫教授這地穴究竟是怎么回事。

  孫教授對我和Shirley 楊講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先前帶著助手下到地穴里,也看到了沉入潭中的鐵鏈,當時他們沒有動絞盤,上來的時候,在第一層地道的盡頭,又發現了一條暗道,里面有不少石碑。

  地道的構造是╠╡形,一共有兩條道,一條明道配一條暗道,高低落差為兩米,雙線是明道,單線是暗道,中間有一條橫向的明道相聯,石碑都在暗道中。所謂的暗道就是比明道低一截,有個落差,不走到跟前看,不太容易發現,明道與暗道的盡頭各有一間石屋。

  孫教授帶著助手進了下面一層暗道,查看里面的古代石碑,沒想到由于這里地勢更低,滲水比上面還要嚴重許多,連接兩條地道中間的部分,突然出現了塌方,孫教授二人被困在了里面。

  下去救援的人們,沒發現這兩條平行的地道,好在塌方的面積不大,孫教授二人費了不少力氣才搬開塌落封住通道的石頭出來,一出來便剛好遇到留守的民兵,知道有人下到石屋地穴里去救他們,半天沒回來,便跟著兩個留守的民兵一起下去查看。

  經過勘察,石碑店地下的地道屬于秦代的遺址,這種地方在附近還有幾處,都是秦始皇當年派方士煉藥引的地方,后來廢棄了,除了還殘存著一些石碑外,再沒有其余的收獲了,不過這些石碑還是有很重大的研究價值的。

  我問孫教授:“那個石匣中的六尊玉獸,以及地穴水潭中懸吊的怪缸,又是用來做什么的?難道也是秦代的遺物?”

  孫教授搖頭道:“不是,石匣玉獸,還有石屋下的地洞,包括鐵鏈吊缸,與先秦的地道遺跡是兩回事,都是后來的人放進去的。我在古藍縣就聽說,這些年隔三差五就有人口失蹤,很可能與這件事就有關系,我不是做刑偵的,但是我可以根據我看到的現場這些東西,作出推斷給你們講講。當然這不是什么國家機密了,所以對你們說說也沒關系?!?/p>

  孫教授是這么分析的:這套石匣玉獸價值連城,極有可能是出自云南古滇國。古滇國是一個神秘的王國,史學家稱之為失落的國度,史書上的記載不多,據傳國中人多會邪術,《橐① 歑② 引異考》有過對獻王六妖玉獸的記載,這是一種古代祭祀儀式用的器物。石碑店村棺材鋪的老掌柜祖上是村中少數的外來戶之一,是從哪一代搬來的已經查不出來了,他現在已經去世了,所以這套寶貝他是如何得到的,人們也無法得知了。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longlingmiku/76.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