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5章 搬山填海

  胖子說:“何止是想吃冰天上下雹子啊,這簡直是想娶媳婦天上就掉下個林妹妹,胡司令我說你就別滲著了,趕緊去找楊參商量商量去,商量妥了,咱們是不是可以連夜就出發?”

  我心想他們怎么都這么激動,看來馬克思說的沒錯啊,金錢是人民精神的寄托,不過我現在還真記不太清楚原話了,老馬說的也可能是宗教信仰才是人民精神的寄托,不過我看這兩者沒什么區別,反正在一個缺乏可靠信仰的時代里,把金錢作為精神寄托并非什么壞事,至少比那些空洞虛無的崇高價值觀要來得實在。

  我正要跟眾人說咱們這次出海,打撈國寶秦王照骨鏡是主,順便到海眼中采珠是輔,最好能做到公私兼顧,可話到嘴邊,突然感到腹中一陣巨痛,刀絞般疼,再也顧不上說什么了,順手抄起桌上一張報紙,以沖擊敵人火力封鎖線的速度奔向廁所,不僅是我這樣,明叔等其余三人,也先后感到腹疼難忍,紛紛跑去廁所放茅。

  大金牙煮的掛面湯中,放了些不太新鮮的韭菜,就這幾根小小的韭菜差點沒要了我們的命,四個人拉肚子拉得都脫水了,最后不得不連夜到衛生院去輸液,我和胖子常年四處奔波,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吃過,也從沒鬧過肚子,沒想到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差點折在一碗掛面湯上。

  深夜的衛生院急診部門前仍然有不少患者,我們四人被護士安排在走廊盡頭的病房里打吊瓶,胖子躺在病床上還在有氣無力的抱怨:“據說四大背是警察局、大藥房、火葬場、稅務局,進這種地方最少倒霉三年,胖爺我這輩子都沒進過醫院,這回算是他媽開了齋了,都怨老金,煮鍋破掛面湯放倆雞蛋還不行,還非得放老胡他們家的爛韭菜,那捆韭菜什么時候買的,他自己可能都想不起來了,所以他也有連帶責任,不過歸根結底還得怪明叔,明叔你說你大半夜上我們家來還不提前吃飽了來,成心蹭飯來的是不是?我發現這就是你的一貫作風,從上回去昆侖山的過程中,你就一味地煽風點火,我看你是惟恐天下不亂,大有妄圖炸平廬山,迫使地球停止轉動之勢?!?

  明叔由于吃得面湯最多,所以病情最重,跑肚跑得幾乎就剩下一口氣了,不過他跟胖子始終有點過結沒解開,這時候又自持眾人出海用得著他,半點也不肯在嘴上服軟:“我警告你個胖仔,現在我心情很不好,千萬不要試圖在這時候挑戰你阿叔的情緒!哎呦……你阿叔我都快被金牙衰仔的面湯搞得掛掉了,丟你老母個黑呀,這是面湯還是瀉藥???”

  說著話明叔又肚痛起來,想找護士帶他去廁所,但這衛生院的護士一是特別忙,二是態度不好,遇到這些不是份內的活都不愿意來做,明叔找到哪個護士,哪個護士就朝他翻起衛生球眼,對明叔這香港老同胞視而不見,正好我的吊瓶打完了,只好由我扶著他去醫院的廁所放茅。

  我把他扶進廁所掛好了吊瓶之后,就順著醫院走廊往外走去給他找手紙,這時見Shirley楊從街道劉大媽處聞訊,急匆匆趕來衛生院看我們,正在掛號的地方到處打聽,我就將她喊了過來,把經過簡單說了一遍,沒什么大事,就是食物中毒了,可能韭菜上有農藥沒洗干凈,用藥之后已無大礙,讓她不用擔心,隨后我們就走到醫院走廊安靜之處,我同她說起去海眼打撈沉船的事情。

  Shirley楊說:“你當時沒有答應下來是對的,陳教授太心急了,即使有別的打撈隊盯上了那艘船,恐怕在相對的短時期內也拿不出方案來,珊瑚螺旋的情況我知道一些,那里向來被稱為南海百幕大,是各種海難事故的多發海域,這片海域的空中經常會有晴空湍流出現,飛機很難飛臨上空,艦船的電子設備也會受到某種神秘干擾,而導致失靈,而且水下暗礁太多,若是不熟悉海底地形根本不可能進到珊瑚螺旋深處,等咱們回到美國后再慢慢想辦法吧,畢竟這件國寶秦王照骨鏡事關重大,而且陳教授的忙我也不能不幫?!?

  我對Shirley楊說:“今天遇到明叔,他年輕時曾跟船到珊瑚螺旋附近采夜明珠,大致的地形他是知道的,我估計利用風水秘術來上觀天星、下察地脈,找出進入珊瑚螺旋的途徑雖然十分渺茫,但也并非不可為之,《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有對南龍一脈的詳細論述,雖然咱們遠隔萬里不知那海眼的情形是否與南龍形勢吻合,不過畢竟要到海上親眼看看才見分曉,我現在覺得最起碼能有三四成的把握?!?

  對于在海眼潛水打撈沉船明珠一事,我們雖然有足夠的資金,但如果不經過長期的準備和部署,根本無法同專業打撈公司相比,單是對于一些潛水設施的掌握就足夠我們學很長一陣子,但我覺得如果用搬山道人傳下的獨門探海方術,一定能事半功倍。

  不過所謂的“搬山填?!敝g,并沒有類似《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這樣成書為典的古卷,只在搬山道人“鷓鴣哨”留下的日記兼回憶錄中,對以往使用過的一些方術有相關記載,其中涉及到幾次出海尋訪靈丹妙藥的經歷,夾雜了許多搬山道人秘不外宣的奇術,這些搬山填海的方術之奇詭令人匪夷所思,都是歷代搬山道人,在千百年的歲月中所匯集的無數心血,能夠窮通天地萬物,若是可以善加使用,真可謂應其變而神其妙也。

  Shirley楊曾將這部分內容單獨整理了出來,不過我們這半年來萬里奔波,從沒認真研究過,這時候突然要用,不免有些臨時抱佛腳的倉促。

  除了過于匆忙之外,我們還有一些劣勢,比如我們能在短時間內購買使用的裝備,跟那些以政府軍隊為背景的專業潛水打撈單位相比,無疑是叫花子同龍王爺比寶,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難以相提并論。

  不過基于這次行動有其特殊的性質,在珊瑚螺旋那片高科技設備失去作用的神秘海域,正是老祖宗傳下來這門古老秘術的用武之地,西醫治標,中醫治本,這叫你打你的原子彈,我扔我的手榴彈,摸金校尉和搬山道人的長處,在于掌握著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絕對技術優勢。

  Shirley楊也是探險世家出身,她的血液里繼承了許多探險家的基因,雖然她經常說我是惟恐天下不亂的好事之徒,但事實上她自己也絕不是一個能閑得住的人,在醫院里被我一煽動就動了心思,Shirley楊畢業于美國海軍學院,雖然她后來放棄了從軍,而是最終選擇成為了國家地理雜志的一名普通攝影師,但她身上仍然具有典型的美國海軍軍官氣質,卓越但不高傲,從不缺乏冒險的精神與勇氣。

  USNA的座右銘是:“知識鑄就三叉戟”,三叉戟是希臘神話傳說中海神波塞冬的兵器,象征著海神的力量和制海權,我們這次海底撈月的行動,就是以“摸金校尉”與“搬山道人”的古老秘術為主,也正巧應了這句銘言,倒斗秘術鑄就三叉戟。

  但我們還是需要一些出海的基本裝備,這就要通過Shirley楊利用海外關系進行準備,我們商定計劃,由我帶著胖子等人先下南洋,在珊瑚螺旋附近收集情報,并尋找合適的船只,待Shirley楊準備就緒后盡快匯合,全隊進入南海百幕大。

  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影響我們今后命運的重大計劃,就在這毫不起眼的衛生院中,干凈利落地制定完畢了,我們談了足有一個鐘頭,談完了我才突然想起來,明叔還在廁所里蹲著呢,都把他給忘得一干二凈了,又趕緊去找他,才發現他不在了,原來明叔早已經被一個路過廁所的醫生給送回了病房,他在病房中一見了我就抱怨:“胡仔比那個胖仔還可惡,胖仔最多嘴上缺點德,這姓胡的衰仔凈使陰招,把你阿叔這么一把年紀的老人家扔在廁所里,說得好好的是去拿衛生紙,結果一去就沒影了,人面獸心呀這是,幸虧阿香沒嫁給你?!?

  我隨口敷衍道:“得了吧明叔,咱們都是做大生意的人,決千金之貨者,不爭毫末之價,您不也沒掉里頭爬不出來嗎,就別斤斤計較了,我剛才確實是有比給你送手紙更重要的事情,這不一打岔就給耽誤了嗎?!?

  眾人被肚子鬧得筋疲力盡,吵了一陣,便沒心思再多言語了,輸完液之后就回家睡覺休養,第二天中午,陳教授趕來探望我們,他已聽Shirley楊說了我們答應去找秦王照骨鏡,特意來囑咐我們:“南海的海眼深不見底,怕是和精絕古國的無底鬼洞大有關系,你們既然決定要去珊瑚螺旋,有件事必須事先說與你們知道,這件事也許有些聳人聽聞,但我只是希望你們能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280.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