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12章 滅頂之災

  我胡亂猜測著,手底下也沒閑著,幾刀下去就砍掉了半張漁網,那三桅船原本借著漁網纏在海柳船上,但還沒等我和Shirley楊切斷另外半張漁網,海涌起伏之下,兩船平行的角度突然分了開來,漁網被扯得緊緊得平繃在兩船之間,船身傾斜的力量如果再稍微大一些,救生艇和漁網之一便會被強行拽斷。

  在船體的一陣大幅度晃動中,我重心向后一傾,身體撞在了船艙上,不料那船好不結實,不堪一撞,身體竟然陷進了船艙的白色木板,撞出好大一個窟窿出來。

  我覺得奇怪,回頭望了一眼,在被我撞破的船體凹陷處,正自流出一股股的污血,船艙竟然并非木制,而是用白紙板簡單裱糊的。Shirley楊見了那些渾濁血腥的血水,也是臉上變色,她伸手把我從地上拽起,我也已察覺出船艙有異,連忙對她說:“快撤,快撤,這船是白紙糊的,是艘燒給海上亡魂的鬼船?!?/p>

  平靜的海水突然洶涌鼓動起來,船身晃得非常厲害,我腳下無根,踉踉蹌蹌往后傾倒,后背正撞在船艙上,只聽得“喀啦”一聲,竟把木板撞得陷了進去,這一下撞得雖然不輕,但我并沒有感到疼痛,那感覺就好似撞在了一個空紙殼子上。

  我疑惑地回頭看去,白色的三桅船,大約在接近艙門的位置,被我撞得塌陷進去了一大片,并不是船板朽爛不夠結實,那艙門根本就是硬紙所糊,要不是Shirley楊伸手將我拽住,很可能止不住勢頭穿破硬紙摔進船艙里了。艙門的裂縫里漆黑一團,看不清艙內狀況,只有里面濃重的血腥味讓人想要做嘔,船身一晃,就順著門縫往外淌出血水。

  茫茫大海上怎么可能有一艘紙船?我記得中國沿海地區有種放“大暑船”送五圣歸海的習俗,于大暑日送船出海,任其自行漂流;還有一種類似逐疫的奇特風俗,每有癘疾之類的傳染性瘟病發作,就會舉行類似活動,使用的都是廢棄的舊船,逐疫有送瘟神出海的含義,一般都是在舊船上糊滿白紙,并且船上要扎許多紙人紙錢,另外諸如刀矛槍炮、各種漁船商船用具,以及桅櫓檣舵無不一應俱全,唯獨白米最多只可放置一升,都是沿海行船捕魚之人捐贈之物,捐在船上的事物越多,瘟神就會送得越遠,這種船上一般都裝著染病而死之人的尸體,最多的時候滿滿一船都是死尸,用船牽引到遠海再行點火焚化。

  解放前出過一件事,臨海的鎮上有間米鋪。有一天深夜,忽然來了一個客人要祟米,因為天黑,米鋪掌柜的看不太清那客人的相貌,好象穿著一身長袍,這衣服很怪,有點象是死人穿的兇服,而且來客身上有股咸腥腐爛的尸臭味。問他緣故,那客人便說船上帶著豬肉,路遠怕壞,便把新鮮肉都用大鹽和魚腥拿了,可沒想到雖然豬肉腌過,但由于天氣太熱,還是腐爛發臭了,明天天一亮就會找地方處理掉。那米鋪掌柜是個貪小便宜的人,見這些米要價非常便宜,唯一的缺點就是裝米的袋子有點發臭,不過米鋪掌柜認為,即使米上有臭肉的味道不要緊,可以參和著往外賣,誰也發現不了。于是也沒多問別的,點著燈籠過稱收米,然后命伙計暫時把米先擺在院中,晚上過過風,明天天亮再入米倉,要不然實在是太臭了,誰知轉天早晨一看,拆開來倒在院中的幾十袋大米,全都不翼而飛,只剩下一地的米粒,收起來大概有一升,這才知道,昨天晚上可能是撞鬼了,買進的是疫船上的死人米,當時也沒敢聲張。不出三天,鎮里就發生了瘟疫,死了將近一半的人。

  這個傳說我在福建時聽過不止一次,凡是講述者都說這件事情是真事,不過并不是發生在福建,具體事發地點是江浙沿海的某地,是民國年間的舊事。那時候年紀小,世界觀不成熟,對這種怪力亂神很喜歡聽,令我至今記憶猶新,有時候無意中想起船上的僵尸晚上到米鋪賣米送瘟,還真覺得后脖子有點涼嗖嗖的,所以我一看艙門是用白色硬紙封堵,首先就想到了是逐疫之船,不知是不是該船與拖帶它的船只分散了,才隨洋流到這里?

  我心念一動立即想起此事,但逐疫的風俗不是早就廢除了嗎?一時想不太明白,不過逐疫船這個觀念先入為主,認為這船上絕非善地,逗留的時間一久,說不定會傳染上艙內尸體的疫情,我也顧不上再仔細察看,急忙招呼Shirley楊趕緊撤回“三叉戟”。

  Shirley楊用斬漁刀戳了戳腳下甲板,發出嗵嗵的木頭聲響,對我說:“大海上怎么會有紙糊的船?全船只有前后艙口用紙甲遮了,如果整條船都是紙糊的,早就被海涌吞沒了?!?/p>

  我心想Shirley楊雖然知識面很廣,但她畢竟受的美式教育,美國總共才有多少年歷史?當然不知我中華地大物博,自古民間奇風異俗繁多,眼下事態緊急,哪顧得上再作詳細說明,而且此時正值海霧彌漫,妖氛濃重,惟恐那滲出血水的船艙里會跳出個賣米的,于是不再多說,立刻牽了她的手奔到船弦。

  海涌漸增,纏住兩船的最后半張漁網即使不用刀砍也快被繃斷了,為了預防意外發生,Shirley楊仍是揮刀將魚網徹底割斷,兩艘船失去了連接,船身搖晃之中越離越遠,那條跳板落進了海里,船老大阮黑控制著三叉戟全力接應,使其盡是貼住三桅船。對面船上的幾個人對我們大呼小叫著,把兩條捆了救生圈的纜繩,先后給我們拋了過來,我把斬漁刀隨手丟掉,用胳膊緊緊抱住救生圈??磥硪牖氐健叭骊?,只能跟猿猱一樣從半空蕩過海面了。

  甲板距離水面的高度很低,但多鈴和古猜很有經驗,他們已提前把繩索繞在了船頂較高的地方,要抓住纜繩悠過去還不至于落水,正要行動,但胖子大聲叫嚷著把探照燈的光束壓到海面上,好像水里有什么東西。我低頭向船下的海面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水面上全是鯊魚的脊翅。它們被血腥吸引,正從四面八方趕來,數量很多,都圍著船只打轉,因為太過興奮,游速極快,看得人眼花繚亂,要是掉進水里,片刻之間就會被它們撕碎。

  膽子再大的人見了這些鯊魚也會覺得膽寒,以它們的速度和口中幾層勝過刀鋸的利齒,獵食落水之人,無異于猛虎撲羊。Shirley楊更知見了血的群鯊厲害之處,駭然失色:“我的上帝啊,老胡你可小心了,千萬別掉下去?!?/p>

  不用她提醒我也知道其中厲害,我也不得不提醒她道:“你也千萬別猶豫,過去的時候別往海里看……”這時三桅船起伏更是劇烈,兩船之間的距離再次擴大,由于海水灌入,這一側的船身本就傾斜了,而且距離越遠,就越有可能在蕩過去的時候落進水里,再也沒有時間給我做充分的心理準備了,想一起走也不可能,必須有一個托高另一個,增加離地的高度,把觸到水面的可能盡量減至最小,我托住Shirley楊說:“你先走,我助你一臂之力……”

  Shirley楊急道:“不行,你又要逞能,你自己怎么過去?”分秒必爭的生死存亡之際,我跟本不想等她再多說,托起她的腳往上用力一推,Shirley楊身體輕盈,拽著救生圈在纜繩帶動下,刷地一下滑過水面,她一觸到船側懸掛著的救生艇,便立即手足并用快速攀上船弦,轉身對我叫道:“快過來,那船要沉了?!?/p>

  但這時兩船隨著海波起伏,距離已經拉開了,剛才我為了幫Shirley楊蕩過海面,便把自己的那條救生圈放在了身旁,沒來得及找地方固定住,兩船一分,救生圈便被纜繩拖進了水里,胖子和古猜等人見狀急得在甲板上直跳腳,他們趕緊拉扯纜繩,去把落水的救生圈拽回船上,想再一次扔過來救人,但離得稍遠,一拋之下卻又掉在了海里。

  這三桅船底部被刮了個大裂縫,海水不斷灌入,船身雖然已經傾斜了,但不知為什么不僅沒有下沉,反而開始搖晃起來,好象海底有什么巨大的東西攫住了船底,再搖得幾搖,這本身就不太結實的船體就要散架了。

  我見距離“三叉戟”越來越遠,海霧中都已看不清同伴們的臉了,逐漸逐漸消失在了濃霧里,只聽到他們拼命地喊叫,腦子發漲,也聽不清他們喊的什么,只是聽到那些聲音心里就有點發酸,一種孤零零的感覺油然而生,難道真要同這幽靈船一同葬身海底了?隨著船身顛簸,三桅船艙中的污血也不斷涌出,順著船甲板流到了海里。雖然夜霧中沒有燈光照明,難以分辨海上情況,但聽海水里那片亂糟糟的響動,就跟下了餃子開了鍋似的,就知道四周聚集的鯊魚之多,已經無法估算了。

  船上黑燈瞎火,唯有桅上的孤燈亮著,我四處一望,幾乎什么都看不到,只好抱著主桅穩住重心,打亮了隨身帶的小型聚光手電筒,終于又有了些許光亮,我照了照那被我撞破的紙艙門,白色的船艙都被里面流出的血水染透了,已看不出本來面貌,我心想不如在臨死前看看那艙里究竟有什么東西流那么多血,等到下邊見了老馬他們,我也好如實匯報,免得被一問三不知,到死還是個糊涂鬼。這幽靈般的白色血船,好像有生命一樣哪里破損了哪里就會流血,若說是逐疫的船卻也不象,我真想看看這鬼船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在最后關頭,我的好奇心總會戰勝自己的恐懼,心中一發狠,就打算沖進船艙里看個究竟,可是還沒等抬腿,船身就猛地沉了下去,我罵了一聲操他二大爺的,怎么突然間又沉得這么快了?

  在部隊的大熔爐里鍛煉了這么多年,又做過不少次摸金校尉的玩命勾當,遇到這種情況,畢竟不能眼睜睜等死,于是用牙咬住微型聚光筒,手腳并用爬上了桅桿,船沉得快,我爬得更快,“噌噌噌”幾下就攀到了桅桿頂端,只見上下左右全都是海霧,下面則是海水洶涌群鯊游動的雜亂響聲,聽得我心里直發毛。

  三桅船沉得越來越快,濃重的海霧中已經看不到“三叉戟”的去向,我心想如今能做的只有盡量爭取時間,等待他們把船駛回來進行救援,現在只能盼著這船沉得再慢一些。剛開始還能聽到他們的呼喊聲,現在連聲音都沒有,希望變得渺茫了許多,估計是再也看不見勝利的那一天了。正在我苦等援兵不至之時,海中突然出現了巨大的波動,漏水的三桅船突然又從水中冒了出來,象片隨風飄動的樹葉,云忽高忽低被海浪拋上拋下深,在這天旋地轉般猛烈的搖晃之下,我所抱的那根桅桿顫悠悠傾斜欲斷,隨時都有可能倒向水里。

  三桅船因為漏水,終于開始沉入大海,海水中群鯊盤旋,被血腥味刺激的精神亢奮,木船被鯊魚撞得咚咚作響,我趕緊攀上桅桿頂端,沒想到這時船身晃動起來,已經沉入海中的部分,卻忽地浮出水面,迷霧中只聽得船艙里發出一陣巨大的響聲,如龍吟海嘯。

  我全身衣服都被三桅船激起的海水濺濕了,耳畔呼呼生風,隨著船身猛烈地起伏,緊緊抱了桅桿不敢撒手,聽到船下的動靜,心說不好,難怪這船漏了水依然不沉,原來海里有東西托著它,這東西得有多大個?難道船艙里的血都是那家伙的?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290.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