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17章 潮汐(下)

  Shirley楊微笑道:“怎么你什么事都要引經據典呢?是不是這樣顯得特別有說服力?不過你說的確實有道理,同舟共濟,就需要團結無間,互相信任是極重要的,你信得過船老大阮黑嗎?”

  我已料到會被她有這么一問,但還是稍加沉吟,想了想才說:“只聽說阮黑是越南籍華人,為了避難才流落海島,他以往的經歷我并不了解,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但本質是可以透過現象表現出來,從這些天的接觸來看,我覺得他……還算是位可以信賴的蛋民,我在山區插過隊,還有在部隊和做生意的時候,都接觸了無數勞動人民,我相信我的眼力不會看錯?!?/p>

  Shirley楊說:“那就太好了,既然能夠信任他,就應該有容人之量,相信船老大也有他的理由,所以你就不應該再去窺探艙板后的東西,破壞這船上的規矩,雖然我也覺得很好奇,不過我想咱們還是更應當尊重船老大的建議,這叫用人不疑,疑人不用?!?/p>

  在Shirley楊的勸說下,我只好強行忍住好奇心,承諾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破壞這條禁忌。隨后我們回到船艙,開始吃多玲燒的飯,船上一日三餐都是由她準備,不過船上的清水使用量有嚴格限制,所以使得飲食非常單調。我們借著吃飯的機會,把眾人召集起來,商議了一下最重要的事情,為即將進入珊瑚螺旋做好準備。我們在海上自西向東,過了當前這道深不見底的海槽,海底的地勢會突然聳起,以那條海底山脊的棱線為界,以東的海域就完全屬于珊瑚螺旋了,那里好像是一片沉沒的群島,在四周深海的包圍下,海底呈現出極大落差,螺旋內非常接近海面。

  珊瑚螺旋分內外兩層大珊瑚礁,范圍很大,直徑約有一百海里,其具體形狀則完全無法探明,兩層螺旋中間的區域下陷,都是密集的珊瑚森林和海溝。由于這一帶海底兩山環合,數萬年海氣凝聚,空中風暴雷暴帶年不斷,電子設備會時常失靈,海底又有鬼火幽靈之類的傳說,所以近數百年來,很少有人敢冒然進入,有些投機的搶險者和打撈船冒死前往,也都有去無回,不知是因為迷失了航向,還是遇到了什么其它海難。有些蛋民為了生計下海采蛋,最多只敢到大螺旋外圍的海底鐵樹叢里采蛋,從不敢越雷池半步,就連明叔和他舅公也未曾進去過。明叔的舅公就是在外螺旋做蛋民的時候,在水底遇到惡魚送了命,尸首都不得回歸故土。

  載有“泰王照骨鏡”的沉船,叫做“瑪麗仙奴”號,是一艘私人的豪華游輪,屬于南洋的一位富豪。此船在風暴中偏離航線,誤入珊湖螺旋觸礁沉沒,唯一幸存的船員描述“瑪麗仙奴號”沉沒之處,海底都被潛燃的火光照亮了,那情景好象是目睹了海底的水晶宮浮動隱現。

  南海海底蘊藏著大量油氣,地底還有活躍的火山時常噴發,但油氣噴涌沒有如此大的能量,珊瑚螺旋附近的海域也沒有海底火山存在,只有風水中所說海氣形成的“龍火”燃燒,再加上附近巨蚌殼中的月光明珠相映,才有可能把海底照得通明,不過這種奇觀并非等閑能夠見到,一個月中大概只有一兩次機會。

  在風水中將世間泥土山石分為九類,包括墳、址、祠、墟、蓋等,墟域之地,陰氣最盛,可納日月星辰之精氣,據說海底老蚌之珠能夠應月,正是借得墟中陰精之氣。從海底陰火和南珠這兩大獨一無二的線索來看,“瑪麗仙奴號”必在珊瑚螺旋的海眼附近,進了珊瑚螺旋,只要尋得南龍在海底的余脈,就不難找到沉船和老蚌成群地海底森林。

  我們這只打撈隊現在面臨的最大困難,是如何進入暗礁密集的珊瑚螺旋,進去之后、如果天氣不好,怎么才能在沒有羅盤的情況下辨認方向,這也是所有妄圖染指南海這批巨大寶藏的探險家們,所共同面臨的最大障礙,如果無法克服,就只能望洋興嘆。

  好在我們掌握著中國古代盜墓者秘而不傳的奇術、摸金校尉的風水秘術對南龍各條余脈有精確地論述,南龍雖起于峨眉山,最后從浙江入海,但在海中最大的一條余脈卻延伸至南海的盡頭。風水中所說的海氣,有一部分關于潮汐運行的概念,若以現在的原理來看,實際上是指月球和太陽引力作用而產生的海洋潮汐,是一種海水周期性的漲落現象,由于和天文現象有關,故此也名“天文潮”,漲海的現象雖然相同,但在時間上人為的作出一個區別,晝為潮,夜為汐。

  月球和太陽由于距離地球的遠近不同,月球的引潮力強于太陽二倍多,所以潮汐的大小和漲落時刻不是固定的,主要隨著月球之運行變化,再加上各個海域地形深度,以及徑緯度等因素的影響,除了每天升降兩次的半日潮外,還有每天升降一次的全日潮、每天兩次或一次混雜的混合潮,在垂直方向上表現為潮位升降,在水平位置上表現為潮流漲落。

  在南龍盡頭的珊瑚螺旋海域,由于海氣紊亂,最常出現的是雜亂的混合潮,每月初一、十五前后則有大潮,“瑪麗仙奴號”就是在滿月時,遭遇了風暴潮與天文大潮并發的大海難,才被巨浪卷進了大船難以進入的珊瑚螺旋。

  昨夜在海上遭遇了上水龍,險些舟覆船沉,不過這次航海運氣還算不錯,因為準備充分,即便有些波折也是有驚無險,沒遇到什么太大的困難,又得了一口罕見的石鏡古棺,識貨之人無不振奮。此時調整航向沿著海槽邊緣徘徊,直航行到天快要亮了的時候,天空仍是黑云壓頂,看不見日月星辰,海面上風高浪急,羅盤開始失靈,這正是抵達珊瑚螺旋的預兆。接到明叔在千里傳音筒里發出的訊息后,我和Shirley楊急忙到駕駛艙,取出一個事先準備好的木匣和一個黑色瓦罐,準備施展搬山填誨中記載的秘術,只等待時機一到,就要借著早上潮水大漲,一舉穿過珊瑚螺旋外圍的暗礁群。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29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