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19章 螺中含珠(下)

  多玲煮的飯大多是越南口味,又酸又甜,加之船上材料有限,日復一日的單調飲食,我吃著真跟吃藥一樣痛苦,匆匆吃了幾口,就對著地圖給眾人描述海底的地形,“珊瑚螺旋”實際上應該是一片橢圓形的環狀島群,外圍一圈皆是暗礁,這就是海狼口中所說的外螺旋,外螺旋內部地形復雜,越到中間地勢漸高,中間的最高點,應該是潮位降低后露出海面的那座“幽靈島”,這片區域很可能是隨著大陸架下沉被淹沒的島嶼山脈,海底有若干條深不見底的海槽通往外海。

  外螺旋與幽靈島之間有一片區域,地勢凹陷,形如盆地,海底生滿了珊瑚鐵樹,行成了一片連綿起伏的海底森林,里面有些大珊瑚樹高達數十米,依天拔地,雖是在海底,但看起來仍是顯得蔚為壯觀,這當中屬一株質如玳瑁的半透明大樹最為顯眼,那地方應該離海眼很近,是千百年來感受日月海氣之精華凝結所成,這株老樹就是咱們采蛋的首要目標,水深大約在七八十米左右。

  另外在這株樹側,有一道山谷,難以判斷其深淺,據瑪麗仙奴號沉船上幸存的船員回憶,他們的船被颶風卷進了平時難以逾越的外螺旋,沉沒處海底亮如白晝,那是海底龍火燃燒的最好證明,我估計這些海底裂谷,很可能就是南龍陰火噴涌之處,如果深度越過兩百米,即使明知瑪麗仙奴號沉入了海槽,我們就只有望洋興嘆無能為力了,而且海槽中潛流涌動,一旦落進深處,天知道那船會被沖向何處。

  我說完之后,由船老大阮黑進行補充。阮黑當過漁民,也做過蛋民,在珊瑚廟島維持生計的重要途徑之一,便是協助打撈隊下海撈“青頭”,而且蛋民本身就算得上是半職業化的潛水夫,以他采蛋的經驗和對撈“青頭”的了解,這片海底森林中的惡魚極多,下水采蛋的危險非常之大。但剛剛在潛水鐘里看的分明,深水處那些老蚌無不含珠,月影陰精之華閃現,價值之高乃是平生前所未見,這種天造之物,是海底靈氣所鐘,恐怕也只有珊瑚螺旋里才有。

  自古以來,南海諸島的百姓,以蛋民最苦,倘若把他們的遭遇匯總起來,足可以出一部比《辭?!愤€要厚的《蛋民血淚史》。明珠歷來有“東珠”與“南珠”之分,滿清寧古塔臨河之地產“東珠”,每粒平均重紙兩三錢,大部分為天青色或白色,也有少量的粉紅色,史上記載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枚東珠,是康熙年間,一個當地小孩在河中游泳,無意間拾得蚌中珠跡,此珠直徑一寸過半。

  若論及明珠的華美珍稀,“東珠”雖也有過人之處,卻尚且難與極品“南珠”媲美。以前的“南珠”,都是給皇帝進貢之物。蛋人非奉旨不能私采,采蛋時都有官兵看管,即便海情惡劣難以下水,也強逼著蛋民綁著石頭下海,一旦丟失或者逾期采不到珠,都要被施以斬足之刑。從古到今有數不清的蛋民為此送命,偶爾有私自采和南珠的蛋民,也大多被奸商盤剝,冒著生命危險和來的收獲,僅僅能獲利千百分之一。

  蛋民們都知道上前所發現的最大“南珠”,還是明代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之時,有一艘寶船上的水手撈出一只大螺,放在鍋中煮食,剛剛催動炎勢,鍋里的水就忽然開了,轟然一聲巨響,鍋里煮的半死的巨螺騰空躍起,船艙內全是白氣,如同煙霧,面對面都看不見人了,煮螺的人們驚惶失措,紛紛逃出船艙,過了半天不見動靜,這才回去查看,只見巨螺已死多時,螺旁有南珠大如龍眼,因為經過水火燒煮,精光已失,不可復得。

  “珊瑚螺旋”海下有淡水泉噴涌,海水咸淡適度,孕育海氣月光之精華,這里的南珠幾乎都有龍眼般大,在水下視之,奇光幻彩,當世罕有能與之匹者。這一趟下水若是順利,少說能取到百十粒,阮黑從越南逃出來后度日艱難,今天竟然等到了這種機會,去法國的事終于有了指望,顯得有些激動,表示冒兩再大的風險也值了,采蛋的手藝算是沒白學。

  阮黑又說起他對海底情形的推測,海底森林旁的深谷中雖然有陣陣潛流和旋渦,看起來并不太強烈,但不知為什么,海中水族皆不敢近前,他在潛水鐘里,用探照燈往里面照了照,模模糊糊似有巨艦大船之影,不過不敢斷定就是“瑪麗仙奴號”。在珊瑚廟島附近的一片淺海里也有一處“沉船墓場”,地點正是在一道海溝里面,附近沉沒的船只,受到洋流牽引,都會墜入其中,久而久之海溝的一部分被泥沙藤壺所覆蓋,形成了一層堅硬的殼子,只有幾個入口能潛水進去,許多打撈隊都去那里碰過運氣,有些人真就撈到了不少好東西,也有歷時數載窮盡心血財力,到最后一無所獲的倒霉蛋。

  有可能珊瑚螺旋的地形也屬類似,比較明顯突出的是內外兩層環礁,但這里海沙沉積,在海底的地面下,也許有層泥沙形成的漿殼層,沉船落下去就會陷入其中,形成了一道道近似海槽般的裂谷,在海底看見的溝槽,就是沉船留下的痕跡。

  船老大阮黑所言雖屬猜測,但我們都覺得頗有些道理,立刻制定潛水計劃。潛水作業至少是兩人一組,以便互相照應,不過船上的人自然不能一股腦都下去,我把眾人分成a、b、c三隊,,我和Shirley楊、明叔做為“a隊”,阮黑帶著他的徒弟多玲組成“b隊”,胖子和古猜是第三組“c隊”。

  a隊和b隊同時下水,a隊使用僅有的三套重型潛水裝備,潛入谷口附近,偵搜海溝深處是否藏有沉船,一旦確認目標便立刻展開行動,能不能把“秦王照骨鏡”撈上來,主要就在此一舉了。b隊與c隊則輪換到珊瑚樹下采蛋,考慮到我們攜帶物資有限,而且“搬山填海術”也有一定的局限,趁著海象天候允許,早一刻完成就減少一分風險。

  把人員如此分配,我主要是考慮到尋找沉船需要人手,即便三個人力量還是有些單薄,而且明叔對船體結構和海底的事物比較熟悉,有他作為顧問和助手應該能起點作用,最重要的是把他帶在身邊,我才能放心潛入深水行動,否則誰知這老家伙又會搞出什么妖蛾子。Shirley楊則是美國海軍學院的精英,潛水偵察專家,有我們三人組成的a隊,潛入珊瑚森林中的海溝,就算遇到什么意外,也不難全身而退。

  船老大和阮黑、多玲三人都是職業采蛋的蛋民,他們到珊瑚森林中作業,仍是做他們以前那套活計,有一定的把握。把阮黑三人拆散,留下對采蛋事業由衷熱愛的胖子跟他們在一起,還可以防止他們見財起意,丟下a隊駕船逃跑。不過阮黑并不會使用“司天魚”和“魁星盤”,我只是想預防萬一有備無患,因為我深知一個窮怕了的人很容易被金錢沖昏頭腦,做出些他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但這種想法可不能對Shirley楊明說,我只是不動聲色地進行了部署。

  眾人都欣然同意,只有明叔面露難色:“珊瑚螺旋深處的海溝,沒有魚群膽敢接近,因為最深處盡皆連通著外洋大海,一些深海的大海怪會把那地方當作巢穴,咱們進去豈不是送死?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胡仔你聽阿叔跟你講,這海底最厲害的可不是大章魚,深海中蝦蟹之大,不讓鯨鯢,尤以巨蟹最猛,縱然是惡如鮫龍之屬,也不敢去招惹它們,你們要去自己去,我……我看我還是去采蛋比較合適?!?/p>

  我知道他大概是聳人聽聞,便對明叔說:“要是真有那么大只的螃蟹,那得賣多少錢一斤???再說您這打不死輸不起的老海狼是何許人也?那是敢在佛面上刮金,油鍋里抓錢的狠人,還能怕螃蟹?另外咱們這趟出海,事先說好了有錢大家分,有難眾人擋,可現在剛遇到風險你就躲,將來回去分錢分青頭我要躲著你,到時候你可別挑我的理?!?/p>

  明叔一聽回去分錢之事,便只好頂硬上了,下火海也得走一遭了,這次倘若大事能成,就可以把前幾年的損失通通撈回來,成與不成五五開,搏得過,誰讓自己這黑眼珠見不得白銀子呢,別看以前跑船的時候也是條漢子,現在卻專為五斗米折腰。

  眾人計議已定,就全力以赴著手準備。海面上布了數只定位用的浮標,找準了那株海底最大老樹的位置,接下來就要用搬山道人的“搬山填海術”對付水底惡魚了,我在船頭點起銅鴨形狀的舊香爐,準備請出“瓜神”。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0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