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21章 食人蚌(下)

  這時我感覺到身邊的黑暗之中,水流激蕩,卷起好強的旋涌,有個白色的模糊影子在附近探首掉尾,距離我們已經近在咫尺了,我知道藏是藏不住了,急中生智,搶過Shirley楊抓住的烏賊,狠狠一捏,隨手將其松開,那烏賊吃疼受驚,出于本能,立刻吐出墨汁想要自匿脫身。

  烏賊涂出的漆黑濃墨,如同一股海底黑煙,它的身體也急射躥出,黑暗中果然有只海獸被逃遁的烏賊吸引,在我們面前掉頭追去,微光燈下也看不清究竟是個什么,只感覺到白蒙蒙dk93一片大得嚇人,那東西游動帶氣的水流十分強烈,象是海底刮起了龍卷風,若不是我們抱著石柱,幾乎就要被它卷走,而且潛流渦涌久久不絕,我暗自吃驚,如此長大會是何物?莫非海底當真有龍?

  未及再想,眼前的大團黑墨便已被水流帶走,就見那白練般長大的影子吞了烏賊,又朝我們轉身游來,我們穿著重型潛水服,即使在水下借助浮力行動舉手投足也仍是十分緩慢,想逃根本不可能,這時候只好豁出去了。我舉起魚槍,想要用喂了巨毒的魚箭將其射殺,Shirley楊卻先我半拍,打開了水下強光探照燈,眩目的白色光束直射出去,將對面游來的海獸照個正著。

  只見得燈光中一個白乎乎的巨物,首似牛頭,身如蟒蛇,鱗角具備。我們駭然失色,這是龍還是什么?若說是龍,可身上沒有爪子,若說不是龍,那牛首形的腦袋上都塊生出角了,身體長如白練,見首不見尾,我看得呆了,一時竟忘了射出魚箭。

  那怪物被強光一照,把原本沖向我們的頭部驀地一個轉折,斜刺里繞過探照燈光束,長長的身體在我們眼前掠過,強烈的水流帶得三人身體搖搖晃晃,它似乎懼怕強光,一頭潛入古城廢墟更深處的淵壑之中,再也沒了動靜。

  沒等我們顧得上慶幸,身后的幾根石柱本身在海涌反復沖擊下早就不堅固了,被那陣劇烈的潛流一帶,轟然欲倒,我指著側面不遠處的古代沉船,那后邊似乎有間石殿,躲進去也許能避開倒塌的石塊。

  石柱已經傾斜,說倒就倒,而且判斷不出掉下來的石塊會砸向哪里。我們判斷出落石的死角,迅速移動到沉船骨架里面,斷裂的石柱緊跟著倒塌下來,被激起的海底泥沙產生了一片煙霧,把我們剛才停留的區域覆蓋住了,所幸并未引起連鎖反應,但誰也不能斷言其余的區域就會比那安全堅固,這沉在海底幾千年的古城中,根本沒有安全地帶。

  我們躲進沉船地龍骨下,借機稍做喘息。明叔受了接二連三的驚嚇,有些沉不住氣了,手腳無措。他抓起水下寫字板,急匆匆寫了個字讓我們看,這種水下寫字板是給潛水員互相交流使用的,除非是經過長期磨合產生了默契,否則潛水員相互之間有一些復雜的信息難以及時勾通,遇到這種情況,就會借助水下寫字板。

  我一看明叔寫的是個“龍”字,知道他是說剛剛見到的大海獸是龍,這回遇上大麻煩了,我并沒見過真龍,也不知明叔是否親眼見過,不過馬克思主義千頭萬緒,歸根到底只有兩個字“造反”,什么是造反?就是敢為天下人之不敢為,龍和魚在我的世界觀中沒什么區別。我對明叔舉了舉手中的漁箭,等浮上海面的時候,那怪物要是再敢露面,我非讓它吃我幾箭不可,讓它嘗嘗沾滿了蛋民血淚仇的利箭是什么味道。

  Shirley楊擺了擺手,示意我們不必擔心,她在寫字板上寫了“大海蛇”三字,又指了指探照燈,我這才記起前兩天在船上,她跟我提到過深海的海蛇,西方人稱其為“海蛇”,而東方人就管它叫“龍”,實際上是同一種海洋生物,沉浮莫測,常在颶風暴雨中攻擊舟船,吞噬船上運載的人口牲畜,所以船員們談之色變,古時海邊廟宇中多有描繪海怪吞舟翻船的場景,里面的五爪之龍的形像便是以海蛇為原形,不過因為它懼怕光亮,所以平時只在黑暗的海底出沒,只要攜帶強力水下照明設備,就沒什么好怕的。如果早發現是大海蛇,也不用聽明叔的餿主意關上光源躲藏了,剛才滅燈之舉就險些受到攻擊。

  明叔也知海蛇來歷,隔了一陣,如果不是極特殊的情況,海蛇不會冒著光線襲擊舟船和潛水員,他握了握手中的強光探照燈,過一好一陣才終于鎮定下來,對我們挑了挑大拇指,表示不用替他擔心,沒問題。

  從Shirley楊和我舉著潛水手電筒四處打量,只見身后的古代沉船雖然僅剩殘骸,但仍可以看出與中式船舶外形相去甚遠,充滿了阿拉伯地區的異域風情,船體大半被海沙覆蓋,能爛的幾乎都爛沒了,很可能是一艘元明之際海上貿易往來的商船,不知是遇到了什么海難才被卷入珊瑚螺旋。

  周圍的古城廢墟也已全部失去原貌,這些東西也許對考古學家而言,是驚人的發現,但在我看來并沒有什么探索價值,繞著沉船游了一圈,再沒發現有“瑪麗仙奴”和其他沉船的蹤影。海底遺跡的規模雖大,但潛水員能去到的地方十分有限,一來倒塌的墻壁和石柱阻路,二是這里面隨時都有塌方的危險,也許無意中觸碰到什么,就會引得房倒屋塌,似乎連海中水族都知這里危險,在附近都沒有它們出沒的身影,完全是一片死氣沉重的鬼域。

  廢墟中有幾處漆黑的深淵,那條海蛇就是遁入了其中一處深壑,我想接近查看,但那些地方的水都打著轉,奇溜無比,縱是游魚也難接近,只得作罷,我對Shirley楊打個手勢,這里沒有我們要找的沉船,看來“秦王照骨鏡”這件大青頭并不好撈,海底古城的廢墟里危機重重,非是久留之地,還是撤回去再做計較。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0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