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23章 欺山莫欺水(下)

  胖子迫不及待地問道:“怎地?里面是田螺妖精還是人魚?”明叔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雖是被雨澆得透了,但心火上升,竟是口干舌燥,他干咽了兩口唾流才說出話來:“玉翅金鱗的美人魚,不會錯,看樣子死在食人蚌中已有許多年頭了,不是富貴不逼人,富貴一來如天崩,這下真是發達到家了,比同體積的鉆石還要……還要值錢……”說到后來語音哽咽,激動得老淚橫流:“漁主龍王天后娘娘開眼,讓我雷顯明能有今天,得了海中青頭之祖,馱背人趴鐵軌——這輩子值了,就算現在立刻死了也不枉了……”

  我趕緊按住明叔的嘴,別胡言亂語,什么叫死也值了?既然得了這海中異寶,現在要是死了那便是萬萬不值,明叔恍然大悟,連忙用力抽了自己兩個耳光,不住禱告冥冥滄海,自己剛才說的都是放屁,一個也不能算數。

  我和胖子懶得去管情緒失控的明叔,都把腦袋鉆進蓋住大蚌的雨衣,想開開眼,好好瞧瞧什么是青頭之祖。但這一看之下,除了吃驚之外,腦子里都沒剩下別的念頭了,我自認為在古墓中見識過無數奇珍異寶,可那些全部加起來、似乎也不及眼前蚌中之物。

  只見微微顫抖的蚌肉中有一尾孩童般大小的怪魚,那魚人首鱗身,其實說是“人首“只是酷似而已,還和真正的人有很大區別,有些象是個沒長開的怪胎,人手般的兩鰭和背脊青盈如玉,光潤流彩,與全身燦若黃金的魚鱗輝映生光,眩目離奇。我發現那魚身已經質化多年了,之所以尚可發光,是因為那近似女子人頭的魚首口中向外張開,嘴里露出半顆頷著的明珠,珠氣縱橫,映得金鱗玉翅月華四溢,使人不可逼視。

  我看得眼睛發花,趕緊揉了揉眼,把那雨衣重新遮住,問明叔這人魚地尸首怎么會變成這樣?實在是匪夷所思,令人想親不出個所以然來,它究竟價值幾何?

  明叔說這東西太珍貴了,端的是件海底天造奇珍,想那老蚌孕珠(蛋),蓋無質而化為有質,月者水之精,珠者月之精,老蚌全仗千萬年吸取月之精華,成就海底靈珠。如果天上沒月光,海里蚌螺就不會頷珠,每當月滿之際,老蚌玩珠,會引來無數水族,肯定在千百年前的某一夜滿月,有一尾成形的人魚在海底被食人蚌中的明珠所吸引,于是它悄然接近,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游進“硨磲”敞開的殼中,一口吞了靈珠就想遁去。

  海底水族的這種行為在蛋民口中,歷來喚做“奪丹”,這人魚雖能踏波逐浪,可它在海底游得雖快,卻沒有食人蚌兩殼閉合得快,被老蚌裹住丟了性命。人魚的尸骸為何隔了這么多年,不但沒有化去,卻質化如玉了?因為這稀有珍異的“南珠”,在自古以來,就被稱為“駐顏珠”,死者舍之,尸身能夠不朽不化,日久郁為枯臘,古時富貴之人死后下葬,尸體在棺中都有口含,舍涼圣為中品,“壓口錢”次之,壓口錢就是在死人嘴里含枚鑰錢,口中含“駐顏珠”,始為最上之選,是古墓中諸般“明器”之首。

  人魚奪丹吞了靈珠,卻葬身蚌中,形骸千年難化,而“硨磲”老蚌又舍不得那枚靈珠,結果就形成了這種“蚌頷魚、魚銜珠”的局面,此事想當然也,并不難揣測,這金鱗玉翅的南海人魚只有海眼里才有,現在估計造就絕跡數百年了,這尾魚保存完好,何況它又口含駐顏珠,這一來,它的價錢能翻著跟頭翻到天上去。

  我和胖子大喜,這回十艘游艇也該有了,趕緊用水毯把食人蚌中的人魚尸體細細裹了,抬入底艙妥善收好?;貋淼臅r候阮黑等人也從海底浮上,看他們的神色,就知道第二輪收獲也自不小,明叔則想把食人蚌宰了刮去蚌肉,留下這“硨磲”的外殼帶回去。

  我知道Shirley楊不想讓眾人輕易宰掉這千年生靈,便攔住明叔,把Shirley楊叫到船后,告訴眾人說,這老蚌活了這么多年,不知經歷了多少海中的天翻地覆的巨變,活到現在也不容易,勸眾人把這千年老蚌放生,拋回大海,咱們的政策是坦白從寬,它既已經交出了殼中珍寶,還是對它網開一面為好。而且這次撈上來的青頭極多,也不單缺它這身白甲,休要壞了它的性命,咱們這次出海取了不少南海秘寶,說不定損了天地造化的靈氣,所以得手底下得留點余地,別把事做絕了,免得回去時出什么意外。

  Shirley楊非常贊同,只有胖子和明叔不太情愿,拜過漁主了,這東西豈有再送回去之理?胖子想了一個損招,抄起明叔的龍弧刃,在蚌殼上刻了幾行字,注明了所有權,刻道:“摸金校尉兼蛋民王凱旋帶眾手下到此一游,我們站得高看得遠,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如今要趕時間奔赴美利堅扎款,故暫時留下食人蚌在此,等待世界革命成功之后再來撈回去換錢,誰要是敢不經我們允許就擅自捕撈此蚌,必定天打雷辟,在海上死無葬身之地,以下年、月、日?!边@才把早已奄奄一息的大蚌吊起來投入水中,任它自去尋找生路。食人蚌失了靈珠,如同掉光了毛的鳳凰,在剮蚌刀底撿了條性命,灰溜溜地遁水而去。

  然后眾人打點采蛋的收獲,共在海底采得月光明珠三十有二,并一具人魚頷珠的玉體,一口石鏡古棺,在底艙里稍作展示,便映得滿堂生輝,精光燦爛,使人宛如至身水晶龍宮。但大伙不敢仔細賞玩,趕緊都藏納起來,一是怕離開海底環境使這些珍寶失了精氣,二是艙內寶氣沖天,無一不是海之精魄,我們擔心會惹得海底鯨鯢魚龍舍命來奪,欺山莫欺水,海里的東西盡量別去抬惹。

  此時天盡黃昏,明叔去駕駛艙監控海面動靜,其余的人在艙內吃飯,船老大阮黑和他的兩個徒弟都累得脫了力,但阮黑表示他們職業蛋民身子骨都是屬魚性的,在水下久了也能吃得住,歇得一歇等吃過晚飯,趁著浪涌不大,還可以再下去采蛋。這兩趟只不過拔盡了最大鐵樹周圍的大螺,海底森林里象這種老樹尚有許多,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如今這世上的南珠資源早在清代便已盡枯竭,這最后地海底寶藏既然讓咱們趕上了,就不能不撈個痛快。

  我聽得暗暗心驚,以前認為同樣是憑手藝賭上性命吃飯的蛋民,和摸金校尉差不多,現在我總算知道了,看阮黑的意思不采盡了南珠誓不罷休,把命丟了也不在乎,原來蛋人和摸金校尉地區別就在于一個“貪”字。

  摸金校尉求財取利雖是鋌而走險,可也有雞鳴燈滅不摸金,以及三取三不取的鐵則,實際上那不是因為什么尊重墓主亡靈,而是盡力不讓自己變得太貪婪。古今盜墓掘家敗事者極多,有多少盜墓賊就為了這個“貪”字而送了性命?非是智不足,亦非技不能勝,唯“利”昏其心,貪婪之心,是天下禍機之所伏,乃事敗命喪之根由,摸金摸到適可而止,給自己留下余地和清醒地頭腦,有命才有財,無命都是空。

  可蛋民大多是海上蠻民,在歷史上所遭盤剝又最是苛酷,以前在官府的監視下采蛋,為了防止蛋民在水底把南珠吞入腹中藏匿瞞報,監采的官兵會將從水下活著出來的蛋民開膛破肚,在這種惡劣環境下生存的蛋民,無一不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以他們的覺悟,當然比不得精通易理懂得“生生不息”之道的摸金高手,所以蛋民的規矩,從來都是為了采蛋而不在乎身家性命??吹降懊袢詈谀菬崆卸制v的眼神,他似乎根本就不把水下的危險當一回事,就算患上潛水病死了也在所不惜,人命雖關天,可采蛋之事比天大,而且他根本不清楚以我們現在船中的青頭回去可以分得他多少利潤,可以說阮黑這個人沒見過什么錢,對錢的數目缺少概念,也不象明叔那樣了解行市,知道什么東西有什么價值,阮黑只是認定采蛋采得越多錢就越多。

  我實不知應該怎么對船老大阮黑講明不能過貪的道理,只好對他們師徒三人來硬的,告訴他們海溝里有魚龍出沒,此時天降驟雨,到得晚間潮水大漲,海底藏匿的大海蛇必會借著陰月暗浮至海面,晚上想去采蛋是找死,誰要是敢私自下水,別他媽怪我姓胡的翻臉不認人,出海的資金都是我提供的,進珊瑚螺旋的辦法也是我想出來的,說白了這船上摸金校尉才是老板,蛋民都是伙計,從現在開始我說了算。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1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