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35章 猛鬼出籠(上)

  海柳船的底艙比不得先前那艘游輪,艙窄水淺,這條體形巨大的惡鯊一游進來,整個水位都跟著增高來一大截。我彎著腰站在貨箱頂,當時就覺得海水沒過了腳踝,貨箱晃動著就要倒入水中,剛剛疲于奔命,才從險惡的水底廢墟中脫身不久,未得片刻喘息,便要再次面臨生死存亡的殘酷考驗。

  艙底漆黑的水中灰白色影子晃了一晃,一排貨箱被鯊頭撞得轟然倒落水中,胖子最先立足不穩摔了下去,我在貨箱頂上腳底一空,也跟著翻身跌倒。在落水的瞬間,抓起了古猜那柄刮蚌的龍弧利刃,這時正看到Shirley楊在水里拽住古猜,竭力拖著他向后躲避。那巨鯊鰭翅鼓動,鯊體半浮出水面,大口中森然的排排利齒,徑直向她咬了過去。

  我見Shirley楊和古猜所處位置正迎著鯊口,半身陷在水里,腳下踩著倒塌的貨箱,面對狂鯊避無可避,只需鯊頭從水中向前一躍,就能輕易將她二人咬住。此刻我哪還顧得上自己東躲西避,抬手舉刀,狠狠刺向灰背白腹的狂鯊。蛋民頭領刮蚌屠鯨的利刃好生了得,只聽“刷”的一聲輕響,龍弧短刃鋒利寬厚的刀頭直戳入鯊脊,如切豆腐一般割出米許長的一條口子,濺得我滿頭滿臉都是鮮血。

  鯊魚被“龍弧”割了一刀,血如泉涌,但傷口雖深,卻不致命,仍然試圖暴起傷人。我見一刀沒能將它宰了,趁著位置順手,又揮刀在鯊魚身上連刺數刀,那邊的胖子也抽刀在鯊魚最柔軟的鯊腹上亂捅。這頭狂鯊也是龍游淺水,活該它倒霉,置身在狹窄的貨艙中,就好比是一艘擱淺了的快船,尚未來得及施展,便已在一陣亂刃中吃了百十來刀,眼看是不能活了。

  百足之蟲,雖死不僵,巨鯊軀體奇大,雖然全身都被刺成了篩子,血流如河,但它兀自甩尾搖頭好一通撲騰,將底艙內的幾個貨箱撞成碎片,最后對準了古猜和Shirley楊奮力一撲,卻撞了個空,轟隆一聲,鯊頭撞破了底艙中的艙板,全身是血的巨鯊滑入水里。肚皮上翻,再也不能動了。

  Shirley楊剛拖著古猜躲過狂鯊出水撲擊,見這巨鯊終于斃在當場,她體力透支,心里稍微一松懈,立刻就有些站立不穩,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倚在被鯊頭撞破的艙壁上喘息。我有些擔心她剛才在混亂中被鯊魚傷到,便舉起手電筒來向她照了照。眼前到處是血,難以分辨是鯊魚的血,還是有人傷了流出來的。

  此時Shirley楊已經說不出話,只對我搖了搖頭表示沒傷到。找見她沒事,長吁了口氣,正要收起手電筒從水中爬出來,卻突然想起一事,這底艙中有道夾板層,里面似乎藏著什么不能泄露出來的秘密。我先前在海上想要看時,被船老大阮黑要死要活地攔住才算作罷,底艙里隱秘夾層的位置,豈不正是被鯊頭撞破的所在?

  我心中一凜,正要告訴Shirley楊別留在那破了個窟窿的艙壁跟前,可話還沒等說出來,Shirley楊似乎也已經發覺她身后有異,回頭看時,一只沾滿了黑水、仿佛是在腐爛后已經干枯萎縮的手臂,正好從破洞中探了出來,出其不意地搭在了Shirley楊肩上,只聽隱秘的夾艙里忽然傳出幾個人嘀嘀咕咕的說話聲。

  底艙被水泡了將近三分之二,艙中又到處都是我們無法帶走的裝備和補給物資,人入貨艙,如果不伏在貨箱頂上,便只能在水中露出肩膀以上的部分,行動極為不便。此時見夾艙的破洞中落出一只黑手,那手干枯得幾乎就剩下骨頭了,一動就往外冒著一股股黑水,搭在了Shirley場未及卸掉的潛水攜行袋上。底艙夾層內像是有幾個人嘀咕著在說話,在漆黑的船艙中聽到那些聲音,沒辦法不令人毛骨悚然。

  我用潛水手電筒照個正著,水下的照明設備本身不適合無水環境,但還能湊合著有個亮,就在昏暗不清的光束中,我大叫一聲:“小心!”卻發現為時已晚,趕緊和胖子二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趟著水趕將上去。

  這時Shirley楊肩頭像是被一只怪手鉤住,她急于脫身閃開,不料這層艙板被鯊魚撞得破損嚴重,腳在地上一撐,反倒撞在了一只陷在底艙的貨箱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氣,身體自然而然地向后縮去,正好卡在了夾層的窟窿里。眼看要跌進夾艙,她應變奇快,反手就將潛水刀釘在艙壁上,立刻將身體向后的勢頭阻了下來,她再想要起身擺脫,但夾艙里又伸出另一只滿是黑色腐液的人手,搭住了她另一邊的胳膊。事出突然,她不免吃了一驚,身上的各種裝備反倒在艙壁破損處掛得更緊了,如此一來,她在艙壁前如履薄冰,再也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可身體還是一點點陷人艙壁后的夾層。

  我看到Shirley楊身邊的古猜不知什么時候醒了過來,正懵頭懵腦地不知發生了些什么,急忙對他大喊,讓他快幫Shirley楊解圍,邊喊邊在水中連滾帶爬地向他們靠攏過去。古猜聽到我的喊聲,回頭一看身側,才明白過來幾分,以為艙壁中有僵尸要把Shirley楊拖走,他在陸地上遠不比在水下靈活慓悍,手中又赤著拳頭沒有家伙,情急之下,竟然張口去咬掛住Shirley楊的怪手。

  古猜連咬帶扯,Shirley楊趁勢起身,用潛水刀割斷了身上的潛水繩和攜行袋??晒挪聟s用力過猛,一條腿陷進了夾艙里,似乎里面有種力量在拽他,一時被纏在艙壁脫身不開。此時我和胖子趕到近前,胖子一邊抱住古猜往外拽,一邊對我叫道:“這船艙夾層里怎么會有粽子?是不是以前阮黑當蛋民活不下去了,在船上謀財害命,做過板刀面和餛飩的買賣,將死人藏在船里了,現在可好,人家詐尸了要爬出來討還血債,卻讓咱們給趕上了?!?/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32.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