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51章 鬼月亮

  蚌甲中精氣璀璨,月光如晝,引得藏在附近珊瑚洞里的鮫魚不住窺探,可它們懼怕三具畸形死胎,只敢在遠處探首探尾,卻都不敢接近半尺。不過我們也開始擔心死胎,能否有持久之效克制惡鮫,因為這些受月蝕而損的畸形胎兒,放置在潮濕的環境中實在太久了,而且本身又沒做過防腐處理,全憑女尸“腹中填玉口中鎮珠”的一縷寒氣維持。

  兩次帶它們下水,胎體面目已經被泡得模糊起來,形骸也不再像剛發現時那樣質如軟玉,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隨水化去,一旦出點岔子,被那些鮫魚一擁而上,不出幾分鐘,我們就會讓它們啃成一堆白骨。而且在看明叔三個蛋民刮蚌的同時,我發現珊瑚洞中的鮫魚已經越逼越近,水鮫魚聚集,形成了密密層層的黑色旋渦,裹住了當中一團清冷的月光。我和胖子等人立刻把心提了起來。將潛水匕首緊緊握住,準備應付一場暴風驟雨般的殊死搏殺。

  水底珊瑚洞內的惡鮫,貪婪地盯住珠母蚌甲中的月光,若非懼怕“月蝕”,早就已經蜂擁而上了。但我們賴以防身的三具死胎,隨時都可能被海水化去形骸,鮫魚盤旋在四周等待時機,緊張的氣氛有如箭在弦上,只消其中一兩條惡鮫,禁不住那海底精魄的引誘舍命來奪,其余的也都會不顧死活,跟著上來搶奪。

  我見形勢緊迫,趕緊讓明叔加快速度,這珊瑚洞中已是不能久留了。明叔也不敢怠慢,帶著古猜、多鈴,撬開戰栗不已的蚌祖甲殼。只見里面鬼氣閃動,那具人肉皮囊制成的尸鬽,正被一團灰白色的蚌內吸盤裹住,這巨甲環繞中的萬年珠母已成化物,與尋常老螺巨蚌截然不同,數條蚌足纏住尸鬽,將它吸入珠囊里。

  它的珠囊上全是肉瘤般的疙瘩,一串串猶如病變后的淋巴腺,一開一合之際,即有清冷奇異的月光閃現,果然有明珠不計其數。蛋民們都認為“老蚌得月之精華,無質生有質,孕出明珠”,也有觀點是“蚌病而成珠”,是說螺蚌等貝類活得久了,機體病變,才會使珍珠囊不斷分泌出珍珠質,裹住一些細小泥沙,久而成珠。蚌珠是近似于一種“內丹”的東西,便如同“牛黃、馬石、狗寶”之類的結石,凡屬此類,都有極大的藥用價值。

  不過眼下眾人急于采出百枚明珠,開啟水底伏流的機關,無暇去研究那珠囊生得如何怪異。明叔不愿親自動手,示意古猜上前,古猜對刮蚌屠龍這種原始血腥的行為,向來都是搶著去做,他將氣螺掛在腰帶上,又從口中取下龍弧銅刀,一手揪住麻袋大小的珍珠囊,一手持刀去割。

  蚌祖離了珠母海,靈氣大減,又被銅刃刮了數遭,早已魂飛魄散,蚌肉只是哆嗦個不停,任憑古猜將珍珠囊連揪帶切從身上割離,根本沒有絲毫掙扎反抗的余地,但到了這時候,它仍用最后一點力氣緊緊拖住尸鬽不放。

  所謂“鬽”,就是普通蛋民使用來引珠的“媒”,只不過普通的珠媒對成精的珠母沒什么作用,實際上珠媒就是一種特殊的“餌”,之所以稱為“尸鬽”,蓋因其為“鬼餌”,天地間萬事萬物,都有陰陽兩極,金鰲貪香餌,珠母則專嗜鬼氣陰精,雖然性命即將不保,它仍不肯放開那具鬼氣森森的“人皮鬼餌”。

  我看到這一幕,不禁暗中搖頭,世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倒斗采蛋之輩,為利所趨,不借以身犯險,即使死到臨頭,怕是也看不開一個“利”字。珊瑚海中的螺蚌之屬,向來于人無害,屢遭碎尸分割之苦,全是因為體內有珠,這就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自古以來多少蛋人,為了采取蚌中明珠,在海底送了性命?我們割去蚌祖的珍珠囊,等于取走了蛋民們的誘惑,可以算得上是一種“救贖”,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做了件好事。

  正當我心神恍惚之際,忽然覺得腦中一陣酸楚,真切異常,似乎感到身前的珠母正在悲哀地苦苦求饒。我記得Shirley楊曾說過,罕見的夜明珠中帶有某種放射性物質,蚌祖體內一甲藏百珠,具有極強的生物磁場,其放出的低頻脈沖,會干擾電子設備,有時也會使人產生幻視幻聽。那是由于腦波受到影響,出現異常放電作用。

  我不知道頭腦中那種異樣的感覺是否與此有關,但周圍的眾人也都突然停下手中動作,他們顯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感覺,但珠母甲中的蚌身抽搐越來越慢,我們腦海中那種哭泣悲求的感應,也隨即漸漸平緩消失。

  眾人在水下對望了一眼,都覺得珠母成精之說怕是不虛,它似乎自知壽數將盡,在劫難逃,用生命中最后一點能量苦苦求饒。螻蟻尚且偷生,何況這活了幾千年的古老生靈。

  我見眾人都怔在當場,就對他們擺了擺手,眼下處境九死一生,面臨殺伐決斷千萬不能心慈手軟,不過這蚌祖藏在海底,確實從來都沒招過誰也沒惹過誰,古猜用青銅刀割了珠母身上的珍珠囊,并不會將它置之死地,所以別猶豫了。

  而且我猛然省悟,就算是只有屠蚌才能取珠,這珠母也絕不能宰殺,它早已與海眼中的海氣融為一體,一旦使海氣失去平衡,歸墟必然會發生天翻地覆的劇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古猜點了點頭,抄起刀來,繼續去割珠囊,那珠囊大能容人,并非容易切割,多鈴也曾跟阮黑做過多年采珠的營生,此刻也動手相幫,將碩大的珠囊切摘了拖出蚌甲之外,鮮活的珍珠囊肉壁中盡是明珠,粗略一數,少說多做也有一百五六十枚。

  珠母殼中有數個珍珠囊,唯獨當中這個最大,其余的肉璧里面都是不成形的珠米、珠泥,Shirley揚大概是覺得如果將成形的明珠全部取走,這老蚌恐怕立刻就會喪命,既然用不了這么多明珠,就留下來一小半。明叔眼睜睜看著Shirley楊的舉動,雖然心疼不已,但也沒敢加以阻止。

  我見四周潛伏的惡鮫蠢蠢欲動,它們此時雖然尚不敢越雷池半步,但那三具死胎開始在水中漸漸消散,我們的時間所剩無幾了。于是趕緊帶Shirley楊將三十余枚明珠塞回蚌殼,然后眾人立刻潛到珊瑚鐵樹的化石底下。

  先前Shirley楊等人已將那銅人裝到了樹下,只見那姿態奇特的銅人手捧玉石卦盤,在水底恰似對月飛升。我看了看蒼綠色銅像身體上遍布的鮫頭,心想:“能否找出伏流逃生,就全在此一舉了。古墓遺跡中的各種機關,最難保存的就是其中動力,機弩伏火、毒液雷石,年代一久,便會木朽銅蝕、藥性揮發,都難以維持太多年頭。這海底又怎么可能有動力和能量來啟動機括,讓那拖延了千年未曾入葬的南海僵人升天?”

  這個問題,我先前反復想過幾次,曾經心存僥幸,認為百枚明珠中凝結的海氣,會帶動伏流升騰,不過那種情形連我自己也不太相信。珠母中藏了千年的南海精魄,雖然精光瑞氣勝于天上真正的明月,可要說其能使地底伏流出現,恐怕還遠遠不夠。

  先前還想豁出去了賭賭運氣,但等到這珊瑚化石下,才覺得沒有半點把握,我心中稍一猶豫,不禁愣了片刻,胖子在身后推了我一把,這才回過神來,知道這時候什么都不用想了,盡人事聽天命罷了,若是此計不成,必須立刻離開這片危險異常的水底。于是將手一招,眾人一擁上前,紛紛從珍珠囊里掏出明珠,一枚枚嵌入銅鮫口中。

  用了近百枚明珠才將銅鮫嵌滿,珠囊中已是所剩無幾,滿身珠光將銅人映得幾乎透骨,而且月光明珠的精光異彩,在銅鮫口中凝結成一層光暈,投在玉盤上,赫然化為一輪滿月,月明如鏡,照得整個珊瑚洞一片通澈。

  在旁邊一看,銅人玉盤在水波中化成了一片光影,如同水中之月?!懊髟麦笇m”在恨天氏看來,正是人死后亡靈的歸宿,仿佛就是我們觀念中的冥府陰曹,加上這水中之月雖是清冷透徹,卻畢竟不是真的明月,而且比真正的月光,更多了幾分陰森懾人的鬼氣,仿佛見到了不應存在于人間的“鬼月亮”,看得人頭皮子發麻,從骨子里覺得不安。

  但除此之外,珊瑚化石的洞穴中再沒什么特殊變化,我心中寒了半截,明月中的震卦清晰可見,但它根本不是什么引發伏流的機關。而且這月光太亮,窺伺在側的惡鮫必定被它引得狂性大發,如今三具月蝕而化的胎兒,也都被海水浸泡得慢慢化開,比最初時的形骸足足小了兩圈,面目越來越模糊,就算我們想退出去另謀出路,恐怕也已遲了。

  Shirley楊忽然打個手勢,一指眾人身后,我們回頭看去,心中不由大叫了一聲:“糟糕!”原來成群的鮫魚好似一股漆黑的濁流,已將那珠母殼甲分開,頃刻間把蚌身啃成了碎塊,蚌肉的殘渣混合著鮮血,把海水都攪渾了,殘存的數十枚蚌珠,都被餓鬼般的黑鮫爭搶著吞了??蓱z那活了幾千年的蚌精,離了瀛海中的巢穴,就毫無反抗掙扎的余地,不僅是蛋民要采它的明珠,就連水底魚龍鱗族也無不窺視這些海中秘寶,我們稍有大意,沒將蚌祖引回珠母海,以至于被這些惡鮫鉆了空子,將它活活啃成了空殼。

  血水被水波沖散,珠母只剩六扇毫無生命的空殼,已經失去皮中陰氣的尸鬽,被水浸得漲大異常,仿佛是只宰豬時放血后吹入空氣膨脹的肉豬,隨波逐流,漂蕩在附近。大群鮫魚吞噬了蚌肉蚌珠,連水中殘渣肉沫也不肯放過,貪婪地游動著追逐吞噬,而且數量極多,將珊瑚樹四周圍成鐵桶一般。

  我見此情形,只覺腦中嗡的一聲,暗道:“大勢去矣?!钡共皇翘婺清V械陌鲎姘@,不過它慘遭碎尸死于非命,我們怕是也要性命不保。歸墟內部被恨天氏采取龍火礦石,而挖得千瘡百孔,按說龍氣早就滅了,可海氣空蒙變幻,至今不曾消散。珠母是歸墟海中的精魄所化,也就是青烏風水陰陽宅中所講的“化物”,是海氣積郁凝結、精魄生氣自結而成,珠母一死,海眼中的海氣就會失去幾千年來微妙的平衡,導致天塌海陷的災難發生,可能要出大事了……

  可沒等我再多想,就感到水底暗涌動蕩,沖得眾人搖晃不定,趕緊隨手抓住身邊的銅人,就見身邊各種大小水族紛紛亂竄,一片大難臨頭的景象。我心想這未免也來得太快了些,怎么珠母剛死就要天翻地覆了?

  但是隨即發現并非是山搖地動,而是海底有巨獸出沒,才攪得水波翻滾涌動,海水的猛烈翻涌,正是來自珊瑚礁上那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明月般的玉石卦盤,將透澈的月光正罩在洞口,黑洞深處有兩個巴斗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目光如炬,緊緊盯住那輪幽靈月亮。

  我們用尸鬽為餌,引得珠母從藏身的水底現身,取了它殼中的珠囊,而現在這百枚明珠,在水中如同一輪清冷透澈的明月,卻同時又是一個餌,引出了潛伏在海底的死神,一陣陣毛骨悚然的感覺傳遍身體,我已經預感到這次即將要面對的,恐怕是南海深處最恐怖的東西。這時就見鬼影般的月光下,黑洞中水波翻涌,冒出一艘飾有猙獰鬼頭的大船,黑影一晃,船頭便已到了眼前。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5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