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南海歸墟>第53章 絕境

  缺足少臂的死胎,早被紛亂的海水化為烏有,我和Shirley楊、胖子三人,在水中互相拉扯著,身體被吸卷的水流帶動得飄搖不定。但也就是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我才發現銅人玉盤的震卦機關,正是為了引出水底鮫姥。鮫姥全身怪力轉動石鼎,石鼎上穿繞的銅鏈被它絞動,使藏在珊瑚鐵樹旁邊的幾道千鈞石閘,轟隆隆開啟了一道縫隙,里面一股強烈的潛涌,水流頓時順時針旋轉起來,將珊瑚洞中的水族紛紛卷了進去,有許多擱置在水底的陪葬品,也紛紛像失重般浮動,被石閘后的旋渦吸走。

  歸墟中的地形酷似鯨魚,頭西尾東,伏于南海,氣孔正是海底神木上方的幽靈島。從方向上判斷那石閘開啟的方向,對應著鯨口,南海僵人的尸體放在石槨內,與龜甲或是活的巨龜鎖住,常年隔絕的海氣突然貫通,會產生海眼般的旋渦,一旦打開數道石閘,石棺石槨就會被突然產生的海眼吸出鯨口,永遠沉沒在海底??上胍霾卦谏汉魉淼览锏孽o姥,非有百枚明珠的精魄不可,這種離奇的“海葬”只有湊足了南珠,才能得以實施。百余枚月光明珠不是等閑就能采出來的,也許要間隔數年,乃至數十年,古人視死遠重于生,為了死后永生,付出多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不過這送尸入海的石閘機關,主要是巧妙地利用鬼斧神工的天然造化,并未使用過多人力,但自然造物之奇詭神異,卻遠遠不是人工所能營造而出。

  先前我們以為在月圓之際,會有潛流上涌,將棺槨沖上海面,可現在看來完全想錯了。恨天氏認為人死后,靈魂都會赴月,之后生命會以另外一種形態延續存在。楗木中的通道,就是為亡靈準備的,但尸體仍然會歸于浩瀚的大海,震卦僅是送尸入海的機關,而超度亡靈的辦法,估計活人并不適用,我們要想借這機關逃出歸墟,根本就不可能。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轉,突然感覺到手臂酸麻發漲,逐漸抓不住胖子的胳膊了。胖子見自己快被鮫姥吸進口里,再也顧不得那柄古劍了,趁著水流強勁,忽一送手,那銅劍直接被鮫姥吞了,鋒利的短劍插進了它的舌頭,一縷污血在水中散開,可鮫姥渾然不覺,兀自竭力對著月光吸水。

  胖子拋了分水古劍,另一只手騰了出來,這回兩只手拽住我的胳膊,終于攀回珊瑚樹的樹身。我和Shirley楊也相繼附住鐵樹,只見亂流將水底的各種殘骸遺跡卷得到處飛舞,像是刮起了一場龍卷風,而那捧月的銅像恁般結實堅固,似乎不為所動。但我們也攀在鐵樹上進退不得,眼看著鮫姥攀著巨鼎逐漸向上,鬼影般的月亮也越升越高,卻沒任何辦法阻止形勢的急劇惡化,只能盼著這海怪盡快吞了蚌珠,然后縮回藏身的洞穴,以便讓水洞關閉,否則我們必然會被漸漸變強的亂流卷走死于非命。

  我不想等死,打算冒死攀到樹底,將那玉盤毀掉。其實現在距離銅人最近的是明叔,可他早已驚得體如篩糠,根本指望不上他什么。我把心一橫,就在涌動的水流中向鐵樹底部攀了下去,可突然之間水下的旋渦產生了變化,通過鐵樹化石,可以感到海底傳來異常的震動。

  我借著水底的月光看去,只見石門后的旋渦驟然消失,原來珠母一死,就等于破了歸墟中的風水,那吸水的海眼中,殘存的海氣正在逐漸消失。水下錯綜復雜的珊瑚洞,以及鯨腹洞窟中,本來都是被混沌一片的海氣籠罩,使得海水時漲時落,變化無常,可海氣一旦消失,有些脆弱的珊瑚洞就會坍塌,發生天塌海陷的災難。

  此時水里成群結隊的惡鮫,不是被水洞吸走,就是沒命地逃開,珊瑚洞中的化石果然開始崩塌,亂石堵塞了石門里的海眼。我急忙打消了攀到樹底搗毀玉盤的念頭,推著多鈴和明叔等慌了手腳的人,讓大伙千萬不能離開這海底最大的一株鐵樹化石。地動海搖的驚人劇變中,眾人自保也已吃力,縱然有心相互救應,也都無力施為了。

  只見珊瑚洞內天崩地裂,鮫姥藏身的洞穴豁然裂開幾道口子,壓在身上的珊瑚礁產生了松動。它趁機從中爬出,在一片渾濁的水霧中,蠕動著攀上了石鼎,不料用力過猛,撞斷了幾道銅鏈,鼎中的銅人珠光晃動搖曳,被水涌沖得搖搖欲倒。

  我還想再看個清楚,但忽然間鼎下裂開了一條巨大的口子,海水打著旋地被吸下去。我急忙埋頭躲避,忽地里又有急流上升,海底埋著的陰河倒卷,翻涌直上,那銅人卦盤再怎么結實也禁不住了,上百顆龍眼大的月光明珠,都被伏流沖了個天女散花。

  我再也抓不住鐵樹化石,身不由己地被噴涌的陰河沖了上去,巨大的水壓變化使人覺得身心分離,好像靈魂都已從軀殼中脫離開來,天懸地轉中一頭浮出了水面。我險些被水嗆死,扯掉呼吸管和蛙鏡,趕緊去找其余的人,幸好眾人個個都是精通水性,借著洶涌的伏流出水,并沒有什么損傷傷,但難免心驚不已,均是張著嘴大口喘氣,做聲不得。

  歸墟之地,上有天窗,下有伏流,珊瑚洞中的伏流向上涌動,沒容我們在水面上喘幾口氣,水勢便已不斷上漲,翻滾著沒過了儲藏尸體的鯨骨礁石,轉眼間水面已經過了通月神木下的銅門,眼瞅著就要接近頭頂的巖層。

  這時珊瑚洞內是一片漆黑,水底散落的明珠,早被亂流沖得四散無蹤,我抓住楗木老鱗密布的樹皮,對眾人叫道:“水肺沒氧氣了,不能留在珊瑚洞里,快進銅門……”

  其余的人立刻會意,上漲的伏流很快就會將洞窟灌滿,若不盡快離開珊瑚洞古墓,不是被激流卷入海底,就是直接溺斃而亡。只有從楗木的通道中原路爬回歸墟古城,才可能逃此一劫。眾人當下都掙扎著游攏過來,準備含一口氣潛入銅門,時間拖得越久水位越高,游入銅門的機會也就越是渺茫,所以眾人誰也顧不上再多想什么,皆出死力游向楗木。

  明叔急于逃命,當先一猛子扎了下去。我深吸一口氣,也準備要潛入水底,可這口氣沒吸到一半,便聽得珊瑚洞內轟隆隆的巨響連綿不斷。海氣是南龍中的一股不滅生氣,它消失減弱之后,有些珊瑚礁和巖石頓時變得腐朽脆弱。只見頭頂上如龍閃經空,楗木穿透的巖層迅速向兩側倒塌分裂,歸墟的底部裂開了一道峽谷。此刻古城上面的水位正低,所以并沒有大量的混沌之水倒灌下來,反倒將珊瑚洞和鯨腹這兩大洞窟相互貫通了。

  我們被這撼天動地的聲勢駭得面如死灰,一時抱著陷入海底的粗大神木怔在水中,忘了要潛水進去銅門的計劃,抬眼間,已可隱約望到歸墟穹廬上的陰火,宛如一條條倒懸的熔巖火龍,在巖層中滾滾流動。

  這時明叔突然從水中冒出頭來,大叫:“不好,水底的鮫姥也被伏流沖上來了,它抱著神木,堵住了通道入口?!彼@慌失措,說著話就要赴水逃命,實際上他也不知道還能逃向何方。

  我一把揪住明叔的胳膊,顧不得再對他說些什么,直接將他推上了神木傾斜的樹身,事到如今,只好臨機應變,穿過裂開的歸墟遺跡,直接攀上滿是箭石的樹頂,以便躲避緊逼上來的伏流和海怪。

  隨后我又將多鈴和古猜從水中托了上去,明叔一馬當先,如同身手矯健的老猿,帶著他們姐弟兩個,快速攀木而上。然后我又讓Shirley楊跟了上去,此刻伏流漲起的幅度已到極限,我拽住胖子對他喊道:“王司令,你行不行???”

  胖子抹一把臉上的水說:“為了珊瑚廟島上免費的啤酒和越南婊子……去他娘的,老子這回豁出去了?!闭f罷一腆草包肚子,手腳并用,一步一滑地攀上了神木。此次在珊瑚螺旋中撈了許多青頭,雖然在這深陷絕境九死一生的關頭,他仍顯得精神百倍、格外來勁,換句話說就是讓錢燒的,這時候就連始終難以克服的恐高癥也拋在了腦后。

  我緊隨在后,攀上神木,崩塌的巖石碎塊,不停地從身邊落下,此刻我們不僅要注意濕滑的木鱗,還要不停地閃避落石,不過誰也顧不上害怕,爬上去這條命就算是撿回來了,萬一失足落下,或被巖石砸死,那也只能認命了。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anhaiguixu/35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