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9章 古貍碑(上)

  陳瞎子被那亂墳中的白老太太看了一眼,頓覺神魂飛蕩,毛發森豎,全身生起一片寒栗子來,雙膝一軟跪倒在地,他心中雖然明白,但手足皆已不聽使喚,周身上下除了眼晴和喉嚨之外,根本動彈不得分毫。

  瞎子暗道:“不妙,聽說五代年間多有那些奇蹤異跡的劍仙,各自懷有異術,千里萬里之間倏忽來去,也有那騎黑驢白驢的,可日行千里,平時也不見那驢蹤影,需要騎乘的時候剪紙為驢,吹一口氣,就是驢了。這白老太太騎著的白毛驢雪白無暇,沒有一根雜毛,看來不象是人間的凡品,八成就是其輩中人,接下來就要飛劍取我陳某人的項上首級了?!?/p>

  可一轉念,卻又覺得蹊蹺,想那古時劍俠都是何等超凡脫俗的風姿?而這白老太太啃吃死貓肚腸,滿臉奸邪之相,非妖即鬼,哪里會是什么劍客。

  就這么瞬息之間,陳瞎子已覺行僵就木,他也是通曉方術之人,猛然醒悟,知道自己這是中了“圓光”之術,中國人稱“攝魂迷幻之法”為“圓光”,西洋人則稱“催眠術”,實為一理,料來那瘸腿老貓也是著了這道,才任由貍子洗腸屠宰,沒有半點反抗的余地。

  此刻那白老太太已經驅驢來到了陳瞎子身邊,她身邊那只小貍子也人立起來,盯著陳瞎子嘿嘿一陣冷笑,嘶啞生硬的笑聲令人顫栗欲死。陳瞎子終于明白了剛剛那只掰貓的感受,現在他只能在喉嚨中,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嗬……噢……嗬”,那是由于他身體過度緊繃,使聲帶顫抖振動空氣的響聲。

  陳瞎子知道成了精的貍子善迷人心,只是萬萬沒想到竟然如此厲害,心里還算明白,知道眼下先是身體不聽指揮,不消片刻之后,自己的心神也會逐漸變得模糊,便如同三足掰貓般自行洗腸,然后束手就擒,任憑那貍子和白老太太活活分食,想到那種慘狀,真是萬念俱灰。

  心如死灰之下,也打算就此閉目等死,可發現身體僵硬,就連眼皮都合不上,心中罵遍了那貍子和干瘦老媼的十八代祖宗,今日遭此橫死,恐怕連尸骨都剩不下了,唯有死后變為厲鬼再來報仇雪恨,若不報此仇,自己都沒臉去見家族中的列祖列宗。

  困獸猶斗,陳瞎子自然也不甘心被那貍子掏了腸子,可他越是用力身體越是不聽使喚,而且由于用勁過猛,還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反作用力,似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咽喉部位,使得口中怪聲連連。他突然想起個死中求活的法子,中了這邪術,就如同“鬼壓床”的情形一般不二,只要能咬破自己的舌尖,使得全身一振,說不定就能夠從那白老太太的控制中解脫出去。

  可牙關也已僵了,陳瞎子漸漸感到麻痹之意由下而上,雙眼之下有如木雕泥塑,想咬破舌尖也已不能,心想:“罷了,罷了,想我大業未成,就先不明不白地死在這古墓林中了……”

  眼看陳瞎子神智一失,就會被貍子引去水邊洗腸,可無巧不成書,也該陳瞎子命不該絕,古墓林中忽然一陳撥草折枝的響聲,只聽地邊有人朗聲念道“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這《正氣歌》中每字每句,都充滿了天地間的浩然正氣,專能震懾奸邪,陳瞎子一聽之下,立刻感到身上一松,知覺竟自恢復了幾分,心下也清醒了,隨即明白是有高人相助,自己這條命算是撿回來了,但不知是哪路英雄這般俠義?想開口去問,但身體麻痹過久,還是說不出話來。

  騎著白驢的老媼也受到震懾,臉上一陣變色,賊眉鼠眼地環顧左右,她身邊的那只小貍子,更是受驚不小,戰戰兢兢地藏在驢下,探頭探腦地不住張望。

  這時就見荒草一分,走出兩男一女三個年輕苗人,看身上裝飾都是是冰家苗打扮,各背了一個大竹簍,不知里面裝了些什么。

  那苗女持了柄花傘走在最前面,冰家苗的女子出門都有帶傘的風俗,另外還要在腰上系花帶,都是用來防蛇以及驅山鬼之用。陳瞎子看得分明,這時嘴里已能出聲了,也顧不上什么身份了,趕緊叫道:“兀那仙姑,我穿著撒家衣服,卻也是猛家漢子,快來援手救我一命,定有重謝?!?/p>

  陳瞎子心里算盤打得挺好,見那邊來的都是苗人,就趕緊報上家門,稱自己是猛家,猛就是苗,都是苗人和苗人的,她焉能見死不救?

  誰知那三個苗人卻并不理睬陳瞎子,口中念念有詞,將那騎白驢的妖婦圍在當中,對著她撐開花傘,原來傘上都嵌了許多專破圓光術的鏡子。陳瞎子只覺得月下黑霧一閃,心中更加清醒了些,再看時,殘碑前哪有什么白老太太。

  只有條全身灰白禿斑的老貍子,騎著好大一只白兔,那老貍子瘦得皮包骨頭,身上的毛都快掉禿了,只剩下遍體灰白干瘦的老皮,但是兩只眼睛極亮賊溜溜的正盯著那三個苗人看,另有一只黃毛花斑的小貍子,在三柄鏡傘合圍之下,都被逼得驚惶失措,只能在原地亂轉,先前那種囂張已極的神態,早就不知丟到哪里去了。

  陳瞎子這才知道老貍子的圓光妖術,是被那三個苗人破了,障眼法一消,現出了原形,覺得身子已能動了,便一個鯉魚打挺躍將起來,想要手刃了那貍子以雪心頭之恨。

  老貍子見來人不善,也知道大事不好,一催跨下的兔子,那只大兔子帶著老貍先沖向冰家苗女子,不等接觸,忽然一個轉折,早已躥回了殘碑,又從斷碑上高高跳起,想要聲東擊西,趁三個苗人措手不及,從其中一個苗人的頭頂上躍過逃走。

  有個形容詞叫“動如脫兔”,逃跑中的兔子速度是非常之快,趨退之間猶如閃電,看得陳瞎子眼前一花,叫道:“不好,休讓這廝走脫了?!?/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6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