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10章 探瓶山

  搬山首領鷓鴣哨告誡陳瞎子,他曾遠遠看見深山里云氣不祥,雖說古墓中若有異寶奇珍,往往會有祥云繚繞,但也可能在那深山密林里,還藏有妖物。說罷他指了指那兩只貍子的尸體,示意這便是佐證,讓陳瞎子帶著他的手下切不可輕舉妄動,想進瓶山古墓,需以術為盜,等過幾天雙方會合之后,再從長計議不遲。

  陳瞎子未置可否,只是點了點頭,他又想回去對手下夸一番???,就向鷓鴣哨要了那只老貍子的尸體。

  鷓鴣哨慨然應允:“貍子肉酸,但百年老貍的骨頭碾碎可以入藥治離魂癥,是極珍貴的藥材。這灰皮白斑的老貍子道行已深,不過蠢蠢老朽,想是未曾修出金丹。它的一身老肉是吃不得的,只可取骨入藥,或制迷香?!?/p>

  陳瞎子謝過接了老貍尸體。他知道在中國古代的“圓光”可分真偽兩派,其真者,在圓光的過程中確實可以看到一些東西,所見人物也都可以識別,只是需要請神送神,符咒多達數百道,非常繁瑣奧妙;而假圓光術則是洪濤術士行騙的鬼蜮伎倆,先以堿水圖人形于紙,噴水便可現形。

  而這老貍以荒墳為窩,常年用唾液尿液圈繞在四周草木,無色無嗅,只要進圈便會被老貍迷了心智,是一種障眼法,除非有外力介入,受困者才會清醒過來,否則只能任其宰割了,就像是真正的圓光術一樣。老貍子也是集中全部心神施術,使人神智不清看到一些奇怪的場面,可一旦受術者清醒過來,施術者就會自食其果,那只老貍年老狡猾還能逃開,而那小貍子便承受不住,吐膽而亡了。

  有了這黃妖的骨頭碾成粉,服用后可以破去各種幻術,于是陳瞎子拎了老貍尸體,別過了三個搬山道人,此時天色已經微明了,覓路回了嶺上的奶奶廟義莊。

  羅老歪等人坐臥不安地候了一夜,還以為盜魁在山里遇到還沒,出去找了幾遍都不見人影,正打算提兵前來搜山,卻見陳瞎子不緊不慢地從嶺下走了回來,口中高聲念著:“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行,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舉止瀟灑從容,好一派出塵之態,眾人見了大為心折,暗贊總把頭真是出口成章,急忙前去相迎。

  陳瞎子專往自己臉上貼金,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他是如何如何追蹤瘸貓,誤入了一片古墓林,那古貍碑中有老貍子使幻術害人,他就順手將之除了,回來的時候又遇到一伙搬山道人,受他們苦苦相邀,才共商盜墓大計直到玉兔西墜,這就耽擱了時辰。說完將那老貍子的尸體連同女尸的耳朵,一并扔在地上,讓羅老歪等人觀看。

  羅老歪、花螞拐等人驚嘆不已,連贊陳瞎子手段高強,這成了精的老貍是何等奸猾,也被缷嶺盜魁一腳踢了個骨斷盤折。陳瞎子心中暗自得意,表面上裝得輕描淡寫毫不在乎,只讓啞巴昆侖摩勒將那老貍剝皮剔骨,又讓仵作出身的花螞拐,把耗子二姑的耳朵給黏了回去,留個全尸,站僵之后裝殮入棺。

  早上胡亂吃了些面餅肉脯,就去寨中找了個洞人做向導。湘西苗人有“生苗”與“熟苗”之分,所謂“熟苗”是那些對漢人友善,甚至相互通婚漢化,也能說漢人語言的苗人;“生苗”則完全相反,都隱居深山里,少與外界往來。

  陳瞎子所找的向導,自是熟苗中的熟苗,這向導雖然是個地道的苗子,可追隨撒家客商往來經營,漢話和漢人的世故都很熟絡,對猛洞子的傳說軼事也了解不少,是個極適當的人選。于是陳瞎子就騙那向導,說自己這伙人聽聞瓶山險峻巍峨,是處天下罕有的奇景,這回行商走路到了老熊嶺,就想順便去游覽一回,那洞民貪圖他們許給的酬勞,當即應允了。山里正值雨季,隨時都有可能落雨,于是一行人換穿了草鞋和防雨的斗笠,徑直去那瓶山勘察古墓方位。

  老熊嶺地處湘西腹地,林密谷深,而這道山嶺又形如睡臥的世熊,隔絕了與外界的往來。當地山民談虎色變的瓶山,正是老熊嶺山脈的一條支脈,更加偏僻荒涼,人跡罕至。陳瞎子一伙盜眾,在向導的帶領下,一路上穿幽走綠、攀巖鉆洞、跋山涉水地走了許多路程,其中艱難自不必說。

  從黎明時分出發,直走到接近正午,紅日高懸,一行人終干登上了老熊嶺后的一處危崖。這處古崖絕頂上雜草古樹叢生,居高臨下正可俯視瓶山地脈。放目下眺,只見主嶺后邊的深山中,皆是圓錐狀的奇峰危巖,座座連綿的山峰在遠處一片連著一片,如同千筍出土,萬笏朝天,峰峰相連,峰后有峰,一望無際地充塞于天地之間。

  那苗人向導指著崖下一座巖山:“好教各位得知,那個去處,便是瓶山了?!北娙朔叛弁?,只見瓶山形似大腹古瓶歪斜,山勢盡得造化神奇,地形險惡剝斷,盡是猿揉絕路的斷崖。其山雖然險狀可畏,但在層巒環抱、青峰簇擁之下,顯得煙樹沉浮如在畫中,遙望山中,果真有幾處白霧升騰,霧氣中有虹色的彩氣若隱若現。

  羅老歪見狀大喜,間道:“陳總把頭,那古墓想是塌了,這瓶山陷在群山環抱之地,墓中水銀汞氣揮發不去,凝聚成了汞霧,其中虹光可是古墓中有寶氣沖天?操他奶奶的,那紅的紅白的白,比他娘的屌還要好看……”

  陳瞎子答道:“尚末可知也,不過此山形勢果真獨特,正可謂是:山勢有藏納,土色有堅厚,地脈為高造,流水宜周旋。山上龍神不下水,水里龍神不上山,細觀此處山與水,氣吞萬象是真龍,應當是一塊貴不可言的寶地。從高處看不出古墓入口所在,咱們還得到近處再看看?!彼麣v來擅長奇門遁甲、星相占卜的方技,對江西形勢宗風水也十分通曉,不過并不了解摸金校尉那套分金足穴的盜墓風水術,在高處望不出古墓格局。

  說罷就請那洞人向導帶路,誰知那熟苗卻說什么也不肯了:“好教各位客官知道.別看老熊嶺蠻荒閉塞,可咱這瓶山的景色之奇,確是天下別無二處,不過在此看看也就罷了,如何敢到山上去?想那山頂生長著靈芝和九龍盤,常常棲有巨蟒,等閑上去采藥的也是有去無回。而那山洞里更有一座古墓,百年前地震,瓶山古墓裂開了幾道縫子,里面寶氣逼人,有許多股盜墓賊和土匪想進去發財,結果還不是進去幾個死幾個,從無一人能夠從墓中出來。都說那山里埋了尸王,諸位都是本分的生意人,好端端的何必要去那個猛惡所在。不如聽我良言,到此為止,也好早歸故里……”

  羅老歪聽得不耐煩了,一腳踢翻了向導,掏出轉輪手槍頂在他頭上:“操你奶奶的把招子放亮點,誰是本分人?你這蠻子在山里就沒聽說過我屠人閻王羅老歪的威名?讓你帶路就帶路,再他娘的多說半個字,老子先一槍揭了你的天靈蓋,回去再殺你全家!”

  羅老歪是湘陰的大軍閥,做司令之前實是殺人如麻,在當地,聞其名小兒不敢夜啼,不過在湘西老熊嶺這閉塞之地,那些洞人誰又知道他羅司令。

  可有道是名頭不如槍頭,轉輪手槍冷冰冰的槍口頂在腦門子上,那洞人驚得險些尿了褲子,這才知道這伙客商都是響馬子,一個不對付,瞪眼就宰活人,哪里還敢不從,連忙顫巍巍地答應了:“好教……好教諸位好漢得知,上山要先拿些木棍,打草驚蛇……”

  不等向導把話說完,羅老歪便又踢了他一腳:“聒噪什么.你這廝就是撥草驚蛇的捧子,你給老子在前邊蹚著草走!”

  陳瞎子向來以替天行道之輩自居,雖然看不慣羅老歪身上霸道的匪氣,但他們之間是互相利用的關系,誰也離不開誰,.也只奸對他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限了,任由羅老歪押著那熟苗,去瓶山上看那古墓裂開的縫隙。

  一路下去,繞山走到瓶山的山口,這里有一座巨巖中空形成的天然石門,當地土人稱其“地門”,與天門山上的“天門”齊名,從中穿過就算進了山口。這座瓶山四周峰林密布,山體雖然比那些巍峨的大山小了許多,但少說也是座數百丈的石山。

  在近處一看,原來整個山就是一大塊暗青色的山石,石色暗青性屬陰寒,觸之生寒,與周圍的地貌地質截然不同,天地造化的鬼斧神工,使這塊自打開天辟地以來便存在的巨大青石,化成了酷似一只大腹古瓶的形狀。底座陷入大地,整個瓶身狀的山體向北傾斜欲倒,后山斷崖就這么欲倒未倒地凌空傾斜了幾千幾萬年,千分的絕險之中帶著萬分的離奇,形成了一道奇險兼備的罕見景象。

  由于山體過于傾斜,巖山下墜的力量,在若干次地震后,使山勢向陽一側出現了無數大裂縫,細小一些的裂縫被山風帶來的泥士填滿,生長著一道道間隔開來的植物帶,沒裂開的地方仍都露出暗背色的巖體。那些綠色的草木點綴其上,如同古瓶上繪的圖案紋路,深淺有致,錯落連綿。

  那些個極寬大的裂縫,卻未被泥土覆蓋,在瓶形山體間形成了十余道巨大裂隙,如同刀劈斧切般直裂下去,山隙內云霧鎖掩,深不見底,危崖兩側奇松倒掛,絕險無比。

  這瓶山形勢地貌,陳瞎子、羅老歪等人早已在老熊嶺的高崖上觀看過了,大裂縫間都有古時所造的石橋相連。眾人沿路上山,人和山比起來,小得如同爬在大瓷瓶上的螞蟻。從山口處便有條寬闊的青石古道,大道借山勢扶搖直上,穿過道道層層的叢林斷崖,曲折婉蜒分布著九十九彎,彎彎相連,層層疊起,宛若蒼龍盤旋,直通天際。

  眾人上山之時,天氣便有些陰沉,走至半山腰的時候,原本山間的虹氣都已隱去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雨霧迷蒙,細雨如絲。大青石山路被水汽遮蓋,到處都滑溜溜的,雨霧漸起,山形樹影都朦朧起來,變得模糊不清。

  眾人被天上落下的細雨薄霧攪得心煩意亂,又擔心山路濕滑發生危險,正想找個地方避避,可這時,太陽卻突然擠破了云層,霞光萬道照在山間。幽深處那些山石林泉,神奇地全部映在眼中,一草一葉都看得清晰無比,而未及細看,就在一瞬之問,山谷中彩霧升騰,又把幽深僻靜處遮蓋吞噬。

  陳瞎子等人站在山腰望著山中奇景,只見半空云雨起于方寸咫尺之間,幽壑林泉現于彈指一揮之際,都暗自贊嘆,這瓶山真是處煙云變幻奇景掩映的神仙洞府,先前誰又能想到在窮僻蠻荒的老熊嶺中,竟有如此真山真水。

  這傾斜歪倒的瓶山上,共有兩處山巔,一處是比較平坦的瓶肩,這里也有一遭極寬的山澗;另一個制高點則在瓶口,上面奇樹怪石,古壁削立,是處奇絕險絕的所在。眾人站在瓶肩上環視良久,也未見有什么巨蟒,而且那向導這輩子從未上過山來,對瓶山的事情都是道聽途說,根本不知古墓的裂縫在什么地方,氣得羅老歪想就地一槍崩了那向導,多虧被陳瞎子攔住。

  陳瞎子見山上有土之處林木茂密,沒土層的地方則都是一體的暗青巨巖,用“望”字訣的觀泥痕辨草色之法,根本難以查知古墓地宮的方位,而且瓶山堅固,非是尋常土嶺,要漫無目的地一層層卸至地宮墓道,怕是動員數萬兵馬也難做到。

  如今只好試試“聞”字訣。他讓眾人來至山巔處的深澗,只見深處白霧彌漫,難測其底,就俯在山壁上,讓羅老歪對著山澗開上幾槍,以便施展手段,探知山中古墓的大致方位。

  羅老歪將他那支大口徑的轉輪手槍對準深澗下方,一扣扳機就開了一槍,槍聲在山谷中回響良久。陳瞎子借機施展“聞”字訣中,聽風、聽雷的“聞山辨龍”之法。他生來就是五感敏銳過人,普天之下,再無第二人有他這身本事,此時貼在壁上傾聽起來,遙聞山底空鳴,似有一處大如城郭的空間。

  隨著羅老歪六發子彈射入深澗,陳瞎子已大致聽出了幾條墓道和三座地宮的輪廓,多半就是那片占為元人墓穴的山中道觀殿宇所在,其中最大的地宮,就在山巔裂開的這道深崖下。

  羅老歪見瓶山果有古墓,而且地宮的入口確在這絕壁之下,而且竟然“大如城郭”,那他媽和有多少金玉寶貨!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69.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