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12章 移尸地

  人死后裝鹼到棺槨里,下土入葬,倘若有機會再掘土啟棺,不論死的時日遠近,只要埋到瓶山附近,棺中的尸體就會不翼而飛。棺槨封士完好無損,絕沒外人動過,可棺材里就只剩下一些陪葬的瓷瓶竹筷,死尸穿的兇服也原樣擺著,扣子都沒解開過.但硬是見不到一星半點的尸骸。

  當地人有種傳說,在元兵打過來之前,瓶山是給皇帝煉丹的禁地,除了這里地形奇特,是處天然的洞天福地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湘西辰州盛產朱砂,從中提煉出的水銀是煉丹必不可少的原料,從延壽長生到房中術的秘藥無所不煉,所以山中一年四季藥氣十足。

  時間久了,瓶山巖石泥土里就得了能化尸消骨的藥氣,山里埋的尸體都只剩一股氤氳尸氣,隨著地脈之氣流轉移動,蹤跡不定,故名移尸地。只有山腹中那元代將軍的古尸是由于中了洞人邪術而死,僵尸難以腐爛,又得了墓中仙丹的藥力,形煉成精。

  據說自從古墓裂開縫隙之后,以往每隔幾十年,就有人見到頂盔貫甲的僵尸在山中出沒,都說是親眼所見,并非虛談。湘西趕尸風俗盛行,對僵尸為祟之說尤為相信,于是風傳瓶山中埋有尸王,那些進山盜墓采藥的都被僵尸和陰兵所害,所以人人談之色變,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進山腹中的古墓地宮?

  陳瞎子聞言冷笑起來,他見多識廣,又怎會被這些土人的言語唬住。移尸地的名頭倒是聽過,但那只是春秋戰國時的巫楚傳說,世上豈能真有移尸地?元墓向來深埋大藏,里面多有西域的方技防盜,陪葬品并不如中土的王孫貴族奢華,一直以來都不是大伙盜墓賊的首選目標。

  可這瓶山所埋的元軍統帥是殞命陣前,他剿滅七十二洞的苗人之時,掠獲之物必重,再加歷代皇家在瓶山里供奉的珍異寶貨,那地宮冥殿中所藏之豐,怕是不比帝陵差上多少??蛇@古墓形勢獨特,人少了卻是動不得,而且地處偏遠,消息隔絕,是以近代知道的人反而少了,否則早就應該率眾前來倒斗,又怎等得到今時今日。如今機緣已到,看來正是卸嶺群盜成就大事的機會。

  陳瞎子盤算著自己這伙人是外來的,不太熟悉當地風物,沒個向導難以成事,不能殺人滅口,但必須先讓這向導安心,否則他說漏了嘴,煽動得軍心渙散,可是非同小可,就對那熟苗說:“不是陳某夸口,湘陰的人士,都知道我陳掌柜最擅捉鬼趕尸的方術,又兼乘性豪爽,??戏龀趾萌?,如今就打算率領一眾手下為民除害,去除了瓶山中的僵尸,你若肯相助,少不得有你的好處?!闭f著塞給那向導十塊大洋。

  苗人向導見這位陳大掌柜出手豪爽,,而那羅大帥瞪眼就能宰人,若有不從當場便會橫尸就地,這兩位祖宗一個紅臉一個黑臉,誰也得罪不起,在這軟硬兼施的局面之下,想逃又逃不脫,為求自保身家性命,只好言聽計從,即便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得跟著,再不敢說個不字,當下穿過這片被山賊挖空了的陪葬坑,引著群盜回歸老熊嶺義莊。

  反復幾次踩過盤子、摸過局,陳瞎子已是心里有數,只等啞巴昆侖摩勒帶著工兵營到來,即可著手行事。羅老歪等得好生焦躁,不斷問陳瞎子地宮里的寶貨是否可以車載斗量;那元代古墓中埋的元兵元將是不是都是蒙古兵。

  陳瞎子說這些天沒白探訪,得知了許多情由。這古墓雖然自前情年間就裂開了,但一來地形險惡,二來里面機關毒蟲甚多,小股的盜墓賊難以得手,地宮中有九成九的可能是珍寶堆積如山,所憂慮者,只是擔心風雨侵蝕嚴重。

  另外元朝兵將也并非全是蒙古人,當年元軍掃平北國西域,南下之師和庚子年打進北京的八國聯軍差不多,皆是西域番邦的聯軍,其中也不乏投降倒戈的漢人部隊,所以葬俗末必全然相同。他們將瓶山這塊洞天福地造為墓穴,也是妄圖鎮住南朝的龍氣。瓶山自古就是皇家禁地,本就有許多防止盜藥的機關埋伏,封成墓室大藏之后,這些機括多半被保留了下來,稍后進山盜墓,對于此節卻是不可不防。

  說話間天已黃昏,薄暮時啞巴帶了三股人馬混編的隊伍趕來,陳瞎子手下的百余盜眾,雖是臨時拼湊而成,但大多都是相熟的響馬,雖雜不亂,習練有素??闪_老歪手下的部隊,基本上是群烏合之眾,這些被選入工兵掘子營的軍卒,不是抽大煙的,就是嫖堂子的,再不然就是耍篩子的,幾乎個個都是要錢不要命的家伙,也只有他們才敢盜墓掘冢,毫無忌諱。

  羅老歪是附近幾股軍閥的眼中釘、肉中刺,他這次離開老窩深入湘西腹地盜墓,根本就沒敢聲張出去,完全是秘密行動。他主要是擔心別的軍閥前來偷襲,另外盜墓之事畢竟名聲不好,一旦傳揚出去自己就成了眾矢之的,所似也不敢帶大部隊。每次盜墓都是一個工兵營外帶一支手槍連,而且在湘西老熊嶺盜墓,務求迅速隱秘,完事了趕緊就撤,夜長夢多,整個過程最好別超過三五天,這不像是在自家地盤,可以打著演習的名義把山封了,愿意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

  陳瞎子見人馬齊備,這人一多動靜就大了,不可耽擱,必須盡快行動,當下命眾人先以朱砂浸過的紅綾系了左臂,以便三隊人馬相互識別,隨后在義莊周圍扎營,休息到子夜時分開拔。將近千人的隊伍,在向導的引領下,牽騾拽馬,帶上許多的輜重,借著月色,浩浩蕩蕩地開赴瓶山。為了封鎖消息,凡是沿途遇上的人,不問夷漢,盡數捉了,充做腳夫隨軍而行。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工兵掘子營就到了瓶山山口處的地門。

  群盜并沒有在山口處挖掘墓門,還是想來點省事的,直接從山巔的斷崖上切入古墓地宮。山道曲折陡峭,馬匹到了半山腰處就巳經上不去了,只好將需要的物資都由腳夫挑了,長長的隊伍沿著青石古道婉蜒上山,從頭里回首望去,猶如一條黃龍攀著古瓶向上蠕動。

  當天上午瓶山云霧極濃,抬頭看高處,恰似在霧里,等到了高處,云霧又在腳下了。掘子營的工兵也都知道這是上山盜墓,要是打仗難免人人退縮,可做倒斗的事,等于是去土堆里刨狗頭金,何等的美差。最近幾個月沒發餉了,此時見終于有座古墓可挖,個個都摩拳擦掌,抖擻精神,爭先恐后地跟著長官上山,山路雖然艱險,卻也毫無怨言。

  其實工兵營這幾百號人,在倒斗之事上,主要充當苦力角色,真正起作用的還都是陳瞎子那批手下。這百十名盜眾,每人都背了一個大竹簍,里面裝著卸嶺群盜的獨門秘器—蜈蚣掛山梯。這東西是一種按節組合的竹梯,卸嶺群盜倒斗之時,凡是上山下澗,遇著艱難險阻,都離不得這件器械。

  蜈蚣掛山梯拆開來,便是一節節小臂粗細的竹筒,材料都是最有韌性的毛竹,在油鍋里泡過數十遍,曲成滿弓之形也不會折斷。每節竹筒兩端,都有正反兩面的套扣,筒身又有兩個竹身粗細的圓孔,使用之時當中一根縱向連接,便是一條長長的竹竿,兩側再打橫插入供人蹬踩的竹筒,頂上裝有掛山百子爪,遠遠一看,活像一條竹節蜈蚣。

  逢著絕壁危崖無法攀登,一人輪番使用兩架蜈蚣掛山梯,鉤在松石縫隙里,就可以迅速爬上絕險的峭壁。而且名為“掛山”,也井非只能用以攀山,“山”和“斗”都是古墓的代稱,山就是指山陵,由于盜洞或是被炸藥破壞的盜洞狹窄,盜墓者很難攜帶大型器械進入,可以分拆組裝的蜈蚣掛山梯,分由眾人攜帶在身上,就可以進出自如,不為地形所限。有些古墓是鐵繩懸棺,為了防止地宮滲水,棺槨都被鐵環在墓室中高高吊起,有竹梯為輔,就在倒斗的過程中省卻了許多力氣。這種蜈蚣掛山梯的原型,是從漢代赤眉軍攻城使用的工具中演化而成,經數十代人千錘百煉反復修改完善,始成今日這般式樣。

  陳瞎子率眾來至山巔,望到那裂谷里仍有彩霧升騰,只是近午時已自弱了許多。山里的毒蟒毒蟲,皆是生性喜陰,此時必是蟄伏不出,正可行事,就將手一招,命腳夫將一袋袋石灰傾入深澗。石灰包摔進谷底就破裂開來,里面裝的石灰四濺沸騰,管它有什么兇惡的毒物、都吃不住這陣暴嗆,即便僥幸不死,也必定遠遠逃開了。

  但工兵營匆忙之間,只準備了兩百多袋石灰,拋下去時又被山風吹散,余下的想要鋪滿谷底實在是有些杯水車薪,顯得遠遠不夠。

  眾人在山巔看到石灰不夠,都急得連連跺腳,不過也該著他們此番功成,這陣石灰撒下去,還是起到了極大的效力,深處那陣毒蜃漸漸消失,只??湛彰C5陌咨旗F。陳瞎子打算先派三兩個身手利索的下去探探,便問眾人:“哪個愿往?”

  群盜中立刻走出兩個精壯漢子,一個是賽活猴,一個是地里踹,都是爬山鉆林的好手。二人有心找個機會在盜魁面前一顯身手,此刻便表示愿意下去一探究竟。陳瞎子贊了聲夠膽,就命他二人下澗。

  這兩人俯身領命,口中含了一塊五毒藥餅,拿著試毒的鴿籠子,腰間別了盒子炮與腰刀,黑紗蒙上口鼻,拖著兩架蜈蚣掛山梯。只見他們穿云撥霧,頃刻間就消失了身影。其余的人都在山巔的斷崖邊向下探望,替他們捏了把汗,這一去是死是活那就看這二人的造化了。

  陳瞎子表面鎮靜,但現下吉兇難料,心中暗自忐忑不安。羅老歪更是不耐煩地掏出懷表來看時間,但一直等了許久許久,眾人脖子都疼了。在上面連著高聲招呼他們,可裂谷里卻始終靜悄悄的,不見任何動靜,只有不祥的云霧越聚越濃。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71.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