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13章 溶化(下)

  陳瞎子遇過許多驚心動魄的事端,他身上對危險的這種直覺,是從一次次的死里逃生中拿命換來的經驗,少說得有七八成準,哪里還顧得上再看那些衣物,撮聲口哨,率眾反身就退。他本是身處殿心查看兩個失蹤盜伙的衣物,此刻轉身后撤,剛踏出一步,忽覺背后有人抓他肩頭。

  陳瞎子雖不是驚弓之鳥,但事出突然,又萬沒料到有人敢拍他的肩膀,竟被嚇了一個寒戰出來,回頭看時,更是驚駭無比。原來跟在他身后的花螞拐,不知怎的臉上全是膿水,好似全身淌滿了蠟燭油。

  花螞拐又是驚恐又是疼痛,口鼻中也流出膿水,話也說不出了,只好抓住陳瞎子肩頭,就這么一會兒工夫,他伸出來的手臂血肉全部潰爛,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舉著手放在眼前觀看,就這么一眨眼的工夫,眼睜睜地看著手臂就像蠟體遇熱般一寸寸化為膿水。

  群盜都驚駭欲死,不知所措,一怔之間,花螞拐的腦袋就已經爛沒了,沒頭的尸身不及栽倒,就緊接著消解溶化掉了,一襲空蕩蕩的衣服落在當地,其中僅剩一大攤膿水,這活生生的一個人,就在瞬息之間“溶化”掉了?誰也沒看清他是遇到了什么。

  花螞拐是卸嶺群盜魁的親信,在群盜中地位頗高,想不到遭此橫死,直看得陳瞎子心中生寒:“這拐子莫不是撞著移尸地的陰氣?竟如此邪性……”饒是他臨機多變,遇此前所未聞的劇變,也難以應對,只能先撤出去再做道理。

  正這時,陰森的殿內忽然刷刷刷一陣輕響,動靜極是詭異,百余條花紋斑斕的大蜈蚣,都做四五寸長,腭口中流著透明的涎液,窸窸窣窣地爬到花螞拐的衣物中,吞吸那些膿水。緊跟著殿梁殿柱的縫隙里,也鉆出許多蜈蚣、蜘蛛、守宮之物,毒蟲身上全足紅紋鮮艷,奇毒無匹。

  原來瓶山的藥爐荒廢之后,遺下許多藥草金石,時日一久,藥氣散入土石,引得五毒聚集。這些毒蟲在古墓裂開后,將著陰宅當做了巢穴,平日里互相吞噬傳毒,又借藥石之效,都是奇毒無比之物。毒液中人肌膚即會使人瞬間爛為膿血,只要是血肉之軀,毛骨筋髓都剩不下分毫,也常鉆入墓中咬噬死人,將尸體化為污水吸凈,土人無知,都將移尸地來解釋此種罕見的奇怪現象。

  毒蟲適才被石灰驅散,躲在殿堂和山壁的縫隙深處潛伏不動,此刻暴起發難,令人猝不及防。群盜一陣大亂,接二連三地有人中毒,毒液猛烈異常,只要濺上些許,身體就會頃刻變做膿水,溶化得七零八落,撕心裂肺的哀嚎慘叫之聲,在混亂的大殿中不絕于耳。有人慌亂中扣動了扳機,殿內子彈橫飛,頓時又有數人成了同伙槍下的怨魂。轉眼間,跟盜魁下來的盜眾就已死得不剩七八了。

  陳瞎子身邊的啞巴昆侖摩勒,雖然口不能言,但心思活絡,見機得好快,眼看這地宮里盡是五毒,容不得活人停留,急忙拽著主人陳瞎子退向殿角。他身軀雖然高大,卻是趨退如電,這時要是徑直攀上竹梯出去,必被身后趕來的毒蟲吞噬,便猛地一扯蜈蚣掛山梯。

  那竹梯堅韌牢固,竟被他扯斷了一截,并將殿上朽爛的木椽子拽斷了許多,上面的磚瓦石灰一齊落下,濺得地上白煙四起。蜈蚣之類的毒蟲懼怕石灰,嗆得狠了就會仰腹扭曲身亡,石灰飛濺起來便都四散避開,露出一片空當。

  陳瞎子等人遮住眼睛口鼻,避過這陣飛騰的石灰,瞥見竹梯毀了,想要奪路而逃只有從殿門出去,不料木椽脫落得多了,承受不住天頂上的一根橫梁。這梁是“九橫八縱一金梁”中的橫椽之一,雖非主梁,也有數抱粗細,由于年久失修,常受風雨侵蝕,此時竟然“轟隆”一聲,帶著許多瓦片木塊,從主梁上傾斜滑落而下,直照著群盜砸來。

  這根橫梁若是砸將下來,實有雷霆之力,縱然避過了,也會被逼入沒有石灰的地方遭到毒蟲圍攻,使進殿之人個個死無全尸。啞巴昆侖摩勒早年貧苦流浪,受過陳瞎子的恩惠,暗中發誓要死心塌地的追隨報效,此時救人心切,一把推開眾人,扯開站樁的馬步,使了個托塔天王的架勢,張開蒲扇般的大手,竟是硬生生接住了落下的木梁,整個身子被慣性所沖,猛地向下一頓,縱是啞巴天生的昆侖神力,也覺得眼前一黑,嗓子眼發甜,險些吐出血來,胸前掛的馬燈都被這股勁風帶得差點熄滅了,拼著粉身碎骨,給首領陳瞎子留出了一條生路。

  陳瞎子舍不得讓忠心耿耿追隨自己多年的啞巴就這么死在地宮里,想要回去接應他出來,但其余幾個盜伙都知道啞巴死了是小事,首領性命才最為要緊,盜魁要是死在這墓中,卸嶺群盜就是群龍無首的一盤散沙。此刻事急從權,也顧不上尊卑之序了,不由分說,舍命拽住陳瞎子,撞開殿門,將他向外倒拖了出去。

  陳瞎子心如火焚,喉嚨中似乎被什么東西堵住了,空張著嘴,想喊也喊不出來,他眼睜睜看著啞巴已支撐不住橫梁重壓,隨時都會吐血身亡,可數條花紋斑駁的蜈蚣,卻早已先趁著石灰塵埃落定之機,游走著躥上了他的雙腿,恐怕不等他被橫梁壓死,就已先讓劇毒的蜈蚣咬作一攤膿血了。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7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