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14章 騰云駕霧

  陳瞎子見昆侖摩勒舍命相救,他卸嶺群盜都是做聚伙的勾當,最重“義氣”二字,身為首領怎能只顧自己脫身?喉嚨中低吼一聲,甩開拖著他逃跑的兩名盜伙,腳下一點地,直沖回大殿,抬腳處踢起一片白灰,將爬上啞巴大腿的幾條蜈蚣趕開。

  此時啞巴托舉木梁,早已不堪重負,瞪著牛眼,鼻息粗重,見身為天下群賊首領的盜魁竟然冒死回來救援,心中好生感激,滿是紅絲的眼睛中險些流下淚來,不過被重梁壓迫根本無法抽身出來,片刻也難支撐,有心讓首領快退出去,但苦于口不能言,只是直勾勾瞪著陳瞎子。

  陳瞎子也不愧是一眾盜賊的大當家,真有臨機應變的急智,見有一截折斷的蜈蚣掛山梯被丟在一旁,當即抬腳鉤過來抄在手里。這竹梯可長可短,實際上也無截段之說,可以隨意拆卸組裝了繼續使用,而且輕便堅韌,非普通竹制器物可比。

  陳瞎子將竹梯拿在手中的同時,啞巴昆侖摩勒便已支撐不住,天崩地塌般地倒了下來,大木梁隨即跟著下壓。說時遲那時快,陳瞎子將手中竹梯豎起,立在梁下,那木梁壓到竹梯上稍微頓了一頓,竹梯韌性就已承受不住這股巨力,只聽“啪嚓”一聲,這半架蜈蚣掛山梯登時裂成碎片,木梁轟然落地。

  木粱的下落之勢,也就是這么稍一延遲,陳瞎子已趁機拽住啞巴,使他從梁下脫身出來。牽一發而動全身,橫梁的倒塌使得整座重檐歇山大殿出現了瓦解崩塌之兆,泥土碎瓦哧哧掉落。

  陳瞎子拽了啞巴昆侖摩勒躍出殿門,對門外幾個盜伙叫個“燒”字。那幾人會意過來,急忙將馬燈摔入殿內,馬燈在朱漆抱柱上撞碎了燈盞,里面的洋油和火頭淌了出來,大殿本就以木料為主體結構,被火頭一燎,烈火頓時呼啦啦燒了起來,成群的蜈蚣都被燒死在其中。

  陳瞎子趁亂查看啞巴是否受傷,這昆侖摩勒從閻王殿前轉了個來回,猶如已經死了一遭,雖是熊心虎膽之輩,也不由得神情委頓,直到嘔了一口鮮血出來,胸口里被重壓窒住的一股氣息才得以平復,對眾人連連擺手,示意死不了。

  群盜在古墓中放起火來,想要另覓出路。這殿門外是片花園般的庭院,也是昔時洞天中的一處古跡,不過那些假山園林中也藏有毒物,被殿中火勢所驚,紛紛從巖石樹根的縫隙中游走出來,瞧得人眼也花了。幸存的幾個人被困在地宮中無從進退,只好互相打個手勢,要從開始著火的大殿頂部,按原路攀著絕壁回去。

  但其余幾架蜈蚣掛山梯都放在殿頂,群盜雖有翻高頭的本事,奈何大殿太高無法攀登,正急得沒處豁,忽見殿頂紅衣晃動,原來是留在山隙處把風的紅姑娘聽到下面動靜不對,便帶著幾個盜伙下來接應,眼見勢危,急忙把竹梯放了下來。陳瞎子等人抓著了救命稻草,哪敢再在這極陰極毒的地宮里耽擱,攀著竹梯就火燒屁股般地逃了上去,真好比急急如喪家之犬,忙忙似漏網之魚。

  陳瞎子爬到殿頂,覺得腳下屋瓦顫抖,灼熱難當,殿中火頭想是已燒得七七八八了。想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就有二十幾個弟兄死在了這古墓的偏殿之中,心中不禁黯然。這次當真大意了,但誰又會想到地宮里有這么多蜈蚣,而且毒性之猛,普通的防毒秘藥根本奈何它們不得,雖帶了五毒藥餅,也沒起到絲毫效用。不過眼下生死關頭,還不是懊惱悔恨之時,當即一咬牙關,帶著眾人伸展竹梯,從刀削般的絕壁上,直往山巔的出口爬了上去。

  剩下的這幾個人,用蜈蚣掛山梯前端的百子掛山鉤鎖住巖縫,或是直接掛住橫生出來的松樹支干,幾架竹梯輪翻使用,在鏡面一樣的絕壁上攀援而上。這些人中就屬啞巴昆侖摩勒最擅攀爬,越是險處,越是能施展他一身猿猱般的本領。他和紅姑娘保在陳瞎子身側,跟著眾人越上越高,穿過白茫茫的霧氣,已見到一線天光刺眼,眼看脫身在即。

  腳下則是云霧繚繞,往下看去心驚膽寒,饒是群盜賊膽包天,九死一生地逃到這里,也已是個個手軟腳顫腿肚子打哆嗦,不敢再向深谷里看上一眼了。

  陳瞎子更是心焦,身在絕險的古壁上攀爬竹梯,卻是滿心的不甘,見紅姑娘遞過掛山梯來,隨手接過,搭在頭頂的巖隙中,三倒兩躥就爬到了竹梯頂端,提氣踏住竹梯,赫然見到眼前的青石縫里,生著一只海碗般大的紅色靈芝。他心中正自煩亂,見是株懸崖絕壁上生長的靈芝草,想也沒想,就伸手去采。

  不料那靈芝被谷中的毒蜃浸潤,早已枯化了,空具其形,一碰之下,頓時碎為一團鮮紅的粉末,在他面前飄散開來。陳瞎子心中猛地一動:“有毒!”,在古墓地宮里,花螞拐全身溶化成熱蠟般的情形,立刻在他腦中閃現,正所謂“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一驚之下,全然忘記了處在深谷峭壁之上,只顧躲閃那團血紅的粉塵,竟用腳猛地一登石壁,手中抓著的蜈蚣掛山梯也未放開,連人帶梯離了石壁,等明白過來的時候也晚了,已然懸在了空中,忽地一聲,直墜向云霧深處。

  攀在陳瞎子下方的啞巴聽到風聲不對,急忙抬頭看去,恰好陳瞎子從半空拖著竹梯落下。啞巴昆侖摩勒眼疾手快,趕忙將手中正拖著的一架蜈蚣掛山梯伸出,正搭在陳瞎子的竹梯一端,可啞巴管前顧不了后,雖然兩架竹梯鉤了個結實,他掛在山壁上的那架竹梯,卻因用力過猛從巖縫里松脫了,兩人做一堆又往谷底跌落。

  陳瞎子和昆侖摩勒兩人,向下落了不到數尺,正巧石壁上有株橫生在巖縫里的古松,兩架掛在一起的竹梯被松樹攔住。蜈蚣掛山梯都用特殊竹筒制成,韌性奇佳,兩人各自抓住一端,被懸吊在了半空。兩架竹梯頓時被下墜的重力扯成了一張彎弓,顫顫巍巍之際,兩人身體就像是天平般搖搖晃晃地一起一落,四條腿在深澗流云中憑空亂蹬,想踩到山壁上凹凸不平的地方將身體穩住,但山壁上都是綠苔,一踩就滑出一條印痕,石屑綠苔紛紛掉落,情況危險到了極點。

  不等二人再有動作,陳瞎子的竹梯前端百子鉤就吃不住力,一聲悶響折為兩段,啞巴雖還掛在松樹上,可陳瞎子卻再次向下跌落。這回再無遮攔,耳畔只聞得呼呼風響,腦中“嗡”的一聲,在一瞬間變成了空白。但陳瞎子自小下了二十年苦功,練就了一身以南派腰馬為根基的輕功,在這種千鈞一發的危急時刻,那二十年苦功終于顯出了作用。

  他下墜的過程中看到兩側山壁巖面間的空隙越來越窄,瓶山上的這道大裂隙馬上就要到底了,好在面臨奇險,心中還未亂得失去理智,非常清楚如果此刻再有遲疑,腦袋就先撞到石頭上了。他身在半空中將全身力量灌注于腰腿之間,把始終緊緊握在手中的蜈蚣掛山梯猛地打了個橫,隨著一陣竹子摩擦巖石的刺耳聲響反復激蕩,蜈蚣掛山梯用它的長度和韌性,硬生生橫卡在了收攏的兩道山壁之間。

  陳瞎子吊在竹梯下面,感覺天旋地轉,雙手都被破損的竹坯割出了許多口子,加上剛才把蜈蚣掛山梯橫甩之際,把胳膊挫了一下,差點沒掉環兒,這時候好像兩條胳膊已經和身子離骨了,除了一陣陣發麻,竟然完全不覺得疼。

  這架蜈蚣掛山梯已經發揮了它自身數倍以上的功效,此刻已是強弩之末,他的身子再多懸一會兒,梯子非斷不可,于是趕緊用盡最后一點力氣,攀回梯子。附近只有一塊很小的凸巖可以立足,想也沒想就立刻站了上去,張開雙臂,平貼在冷冰冰的巖壁上,心中狂念了數遍:“祖師爺顯靈?!?/p>

  陳瞎子緩了片刻,心神稍定,看了看前后左右,心想自己現在這是在哪?上下左右全是白蒙蒙的霧氣,前后兩側是陡峭的山壁,下面還遠遠沒有到底,但看石山裂縫的走勢,少說下面還有十余丈深才能合攏。由于上行下行之時,為求巖縫松石的縫隙掛山而行,并不一定是直上直下的方向,這回落下來卻已遠遠偏離了那座古墓里的大殿。

  山底的空氣還有幾分陰寒潮冷,石壁上盡是濕滑的綠苔,據他估什距離大巖縫底部還有十多丈的高度,而且白霧中的能見距離只有十余步,縱有夜眼也看不清下面的地形。拿鼻子一嗅,聞到古墓中燃燒的味道,算是知道了大致的方位,是離此十余丈開外。估摸這處山縫的最底下,不是亂石便是更窄的縫隙,跳下去等于是自己找死,最要命的是蜈蚣掛山梯已快散架,無法再用。

  陳瞎子又向上望了望,在這深縫里根本不見天日,而且這里邊還不太攏音,無法大聲喊叫通知啞巴等人,上邊的人往下喊他也聽不到。絕壁上那唯一可以容身的凸巖又窄又陡,必須張開身體貼在山壁上才能立足,剛站了一會兒便已腿腳發酸,暗道不妙,就算有手下前來救應,等他們一步步攀到這里,黃花菜也都涼了。

  陳瞎子心中有數,如今已入絕境,自己最多能保持這個姿勢在山壁上站一盞茶的工夫,到時候腿一軟,就得一頭栽到下去。在摔死之前自己可以有兩個選擇,第一是苦等救援,但遠水不解近渴,不能全指望其余盜眾能及時找到自己;另外便是憑著自己的身手,找到能攀爬的地方,攀巖下到大裂縫的底部,看看兩側有沒有路可以出山。

  稍一思量,他便已想明白了,要想活命還得靠自己,而且時間拖得越久越為不利,強忍著腰腿拉伸著的酸麻,望著附近的山巖,想找下一個立足點。但霧氣太濃,稍遠處全籠在霧中,只是在左側的斜下方,白霧中若隱若現有個陰影,細加辨認,那東西像是長在山壁上的一株歪脖子松樹。

  陳瞎子為了確定那里是否承得住他,先摳下一塊碎石扔將過去。石頭打在樹干上傳出“啪”的一聲響,然后又滾落下去,隔了許久才傳上來石頭落地的聲音,復又掐算了一下距離,懸在半空不能助跑,直接跳過去的把握不大,但除了那霧中的歪脖子松樹之外,四周都是近乎直上直下的山壁,再無其余地方可以落腳,手腳已經愈發酸麻,再耗上片刻必死無疑。

  由于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陳瞎子的腿已經開始打哆嗦了,他咬了咬牙,決定孤注一擲跳到那株歪脖子松樹上,閉上眼睛讓自己盡量放松一點,擬定先一步躥出,踩到那架橫卡在山隙間的蜈蚣掛山梯上,再躍向最遠處的歪脖子松,這樣是最為穩妥的,但前提是蜈蚣掛山梯還經得住他這一踏之力。

  體力和時間都不允許他再多想片刻,陳瞎子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深深吸一口氣,雙手在壁上輕輕一撐,橫著一步跨了出去,飛身提氣踏向了蜈蚣掛山梯,這一下是開弓沒有回頭箭,拿自己的生命做乾坤一躍,決定生死的一步就在這瞬息之間躍了出去。

  腳掌剛踩到竹梯,立刻猛地向下一沉,竹梯被踏成了一張彎弓,僅存的韌性把陳瞎子彈了起來,隨后蜈蚣掛山梯喀嚓一聲從中斷開,落進了亂云迷霧深處。借著那一彈之力,他口中呼嘯一聲,全身凌空躍向云中的歪脖子松樹。他已竭盡所能,貓腰弓身,雙臂展開,耳邊氣流呼呼作響,整個人像是一只大鳥般落向斜下方的古松??删驮谒麑⒁涞剡€沒落地的那一瞬間,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霧中的古松也越來越清晰,他看那亂云間的松樹黑糊糊在微微顫動,好像根本不是什么松樹。

  陳瞎子心中大驚,但身體已經落下,他就是大羅金仙也不可能中途轉折,還沒等他看明白那原本以為是歪脖子松的東西是什么,雙腳便已踏到一處好似枯樹皮的地方,身體也隨即被下落的力道摜倒。

  大裂縫越往深處光線越暗,而且底部白霧更濃。陳瞎子剛剛著地,還立足未穩,只見落足之處,是一層層黝黑發亮的甲殼,竟像一只大蜈蚣的腦殼,沒來得及再看,眼前就是一花,“轟隆”一聲騰云駕霧般迅速升向天空。

  巨大沖擊慣性使陳瞎子一個踉蹌,哪里還顧得上看腳下的是什么東西,他手底下當真了得,雙手死死扒住能著手的地方。面前百丈高的陡峭山壁飛快地在眼前晃過,身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了起來,穿破云霧,越升越高。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74.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