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16章 防以重門

  陳、羅二人聽那邊的工兵一片大亂,說什么挖出了“人頭、西瓜”,知是有異,便率眾過去查看。此時天色將明,下了一夜的大雨也已停了,地門是在山陰處,地勢高燥,流水周旋,雨停后便無積水再涌過來,但地上被工兵們挖得坑洼不平,除了稀泥便是污水,繞過幾條施工的土溝,陳瞎子分開人群往內一看,也是大為詫異,不禁“咦”了一聲,暗道“怪了”。

  原來在地下十幾尺深的地方,有許多西瓜一般的東西,也都有枝蔓藤葉,只是全深埋土中,瓜皮上凹凸起伏像是人臉,臉上點點斑斑的似有血跡,若是不知情的,冷不丁看見,難免會以為是土里的“人頭”。

  羅老歪用腳踏破一個,里面瓜瓤殷紅如血,濺出好多的紅汁,也不似尋常的西瓜瓤子,便低聲對陳瞎子說:“陳總把頭,兄弟在湘西做過一陣送尸販私的勾當,山區里古怪雖多,卻不曾見過此物,如今挖到了不知是吉是兇?”他雖是殺人如麻的軍閥頭子,做慣了欺心的生意、瞞天的勾當,可畢竟是舊社會的底層出身,對冥冥之中的事情還是有幾分懼意,覺得挖出人頭般的瓜來,絕不是什么好兆頭,故此一問。

  陳瞎子從土中抱起一瓜,看了許久,才道:“弟兄們有所不知,世上只有冬瓜、西瓜、南瓜,可為何沒有北瓜?實則也并非真就沒有,只是絕少有人知道。因那北瓜僅生在夷洞的窮山惡水之地,故此又喚做尸頭蠻,是死者怨氣所結,常產自地底,世上從不多見,如今挖出來的,就是泥土中的尸頭蠻?!?/p>

  早年間有種講頭,凡是屈死之人的鬼魂都往下走,比如吊死鬼腳下的地中,都會有一段黑炭;而被砍了腦袋的尸體地下,則會生出人頭瓜來,是臨死前一股怨氣難滅,結而成物,一般在刑場和古戰場里才有,挖墳掘墓卻很少見到此物。陳瞎子遍識世間方物,雖是認得,卻難斷吉兇。不過瓶山附近本就是古時戰場,七十二洞的苗人曾被屠戮無數,鎮在瓶山下的亡魂定是怨念沖天,所以在地下挖出尸頭蠻也并不奇怪,反倒說明山腳下陰氣深重,離那墓門已不遠了。

  羅老歪雖是目不識丁殘暴成性的軍閥,可也知道有些時候不能單憑槍頭子說話,如今那些工兵見挖出異物,各個膽戰心驚,必須穩定軍心,以免開小差的逃兵越來越多。他眼珠子轉了兩轉計上心來,又將一個人頭瓜搬出泥坑,口里念道:“橋歸橋,路歸路……衣服歸當鋪,東海哪咤都不怕……最怕年輕守空房啊……”他想把當年做送尸匠學來的那套咒語,假意念幾句來超度冤魂,以便讓工兵們心中安穩一些,別耽誤了盜墓的大事。

  那些套口多年不用,早就生疏了,只好順口瞎說,不料羅老歪剛胡言亂語了沒幾句,他捧著的那顆尸頭蠻,像是活了一般,突然從他手中滾落下來,隨即滾上了土坡。

  群盜和一眾當兵的無不駭異,羅老歪更是被嚇了一跳,當場一屁股坐倒在泥水里。在旁的陳瞎子手快,早把手中的小神鋒揮出,將那尸頭蠻一刀砍做兩半,原來瓜中有條烏黑的蜈蚣,貪圖陰涼寄身瓜內,此刻已在利刃下被斬成了兩截。蜈蚣體內有指甲蓋大小的明珠數十,這東西叫做蜈蚣珠,不可近人口鼻,但身上有疥癬毒痂的,用之在患處反復摩擦,可以拔毒,是種難得的藥材。

  羅老歪以為是夜明珠,忙讓手下把地底的尸頭蠻悉數挖了出來,挨個刨開來檢驗,卻再無所得,不禁發了一場脾氣,也沒心思再做他的道場了,喝令工兵接著開工,今天不挖出瓶山古墓的墓門,就他奶奶的不準停下來歇息。

  工兵掘子營的軍卒,多數都是大煙鬼,挖了整整一夜,早就筋疲力盡哈欠連天,有幾個實在支持不住犯起煙癮來,當場癱到了泥地上,就被立即拖到林中斃了。這殺一儆百的辦法果然有效,其余的只好接著大鏟大鋤地開挖。

  有話就長,無話就短,這一挖直挖到晌午時分,果然在那片生有尸頭蠻的地下深處,挖到一座氣度宏偉的大石門。

  原來恰好昨天夜間風雨雷電交作,陳瞎子那套聽風聽雷的法門正得施展,在雷雨中聽得地下回響不絕,斷定了墓門就在山腳,只是埋得極深,一路挖下去必有所獲。要是尋常盜墓的賊人,都無這等聽穴尋藏的本事,否則就算把著幾百名工兵累吐血了,也不可能這么快挖到墓門。

  羅老歪大喜,吩咐給挖到石門的工兵,每人犒賞二兩上等的福壽膏。說著話,已和陳瞎子率領群盜走了過去,推開那些累得東倒西歪的工兵,只見暗青色的石門分作兩扇,都有三人多高,橫處也是好寬,猶如一座緊閉的城門。深埋地下的石門極是厚重,怕是不下三五千斤,門縫間隙處都澆灌的鉛水鐵汁,澆鑄得嚴絲合縫,想用鋼釬子來撬都沒地方著力。古墓地宮甚大,雖然那偏殿沒有什么珠寶玉石,可按照當地傳說,當年道君皇帝供奉神仙的珍異之物,都藏在大殿的一口深井中,羅老歪貪心大盛,想及此處,只覺得喉嚨發干,連咽了幾口唾沫。

  這時有眼尖的盜伙發現石門上鑿有古字,撥凈泥土一看,卻不認得,卸嶺群盜都是綠林響馬,雖然其中也不乏有些肚中有墨水的,可畢竟學問淺薄,認不出刻了些什么古篆。但這好奇心是人人皆有,越是看不明白,越想知道是些什么內容,以往盜發了不少古墓,還真沒見過墓門上有字的,這不合葬制。

  這伙人里只有盜魁陳瞎子是飽學之人,常以滿腹經綸典故自居,當此便被群盜請至前面,看那石門上的古篆。只看得一眼,陳瞎子心中就猶如十五只吊桶打水,動了個七上八下。原來墓門上的一行大字,并非什么碑刻篆書,而是一道墓主對發丘摸金之徒的詛咒。墓里埋的雖是蒙古人,可盜墓的向來都是漢人,所以這些字都用漢字刻成,是碑上的篆體,卻不是古篆,內容是對膽敢動此陰宅的盜墓者,做了許多怨毒陰損的詛咒。

  陳瞎子做的是卸嶺魁首,平生專發各地古墓巨冢,向來都不相信盜墓會遭報應的這些鬼話,但站在墓道的大石門前,心中竟自覺得好生異樣,不祥之感油然而生,隱隱感到這門后的幽冥之中,埋藏著巨大的危險,一旦破門而入,等待眾人的將是一場噩夢。有道是“蒼天在上不可欺,未曾舉動先思量,萬事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盜墓的勾當干得多了,縱然是橫行天下的卸嶺巨盜,也難免會有心里發虛的時候。

  可開弓哪有回頭箭,數百雙眼睛都盯在陳瞎子身上,也不容得他有些許猶豫畏懼,這些念頭只是一轉,他便指著那墓門對群盜說:“試讀碑上文,乃是昔時英……這都是墓主的名諱官爵,刻在石門上正是那些西域番子的習俗,我等不必少見多怪?!?/p>

  群盜聽罷連連點頭,在心中暗挑大拇指。羅老歪笑道:“果然還是陳總把頭有見識,這些鬼畫符的鳥字,我就認不得半個?!闭f完點手喚過工兵營長:“來呀,快給老子準備炸藥,轟平了這番人的屌門!”

  卸嶺盜墓自古便是長鋤大鏟,挖開一墓就搗毀一墓,從不顧慮些什么,當即留下二三十名通曉埋設炮眼的工兵,讓他們在墓門上鑿出孔來炸門。那青石巨門堅硬厚重,一鑿子下去只留一個白點,這種活不是一時片刻就能完工的,其余的趁機到林子里吃飯睡覺,養精蓄銳等著進墓倒斗。

  到得下午,最后幾個炮眼的爆破聲響徹群山,幾千斤的墓門終于被炸開了,只見墓門里隆隆不斷地冒出許多煙霧,只到玉兔東升方停。群盜料定墓道里的晦氣都已被山風吹盡,進去一探,叫了聲苦,原來墓道深處,都被石條堵死,那些石條都大得出奇,小的也有兩百來斤。墓道里卻不好用炸藥強行爆破,只好再派工兵在石上鑿出牛鼻孔來,以粗索拴了,趕著騾馬向外強行拖拽,正所謂“牛牽馬拽,無所不用其極”。

  這一來頗耗時間,又費了一晝夜的力氣,急得羅老歪抓耳撓腮,陳瞎子卻早知道這種“斬山為槨、穿石做藏”的元代古墓就應如此,若沒這般布置,這幾百年來豈不早就被人盜空了?于是沉住了氣,指揮群盜一步步地發掘,等把條石都運出去,又鑿破了內側的一道石門,長長的墓道才暴露在眼前。從這些巨石墓門的材料構造來看,都是拆了瓶山上的道觀殿宇,將那些石階石梁堵塞了墓道,防止盜賊,而這段入口處的墓道,離地宮的冥門尚遠,不知還有多少門戶,其間少不了有些機關布置,當即吩咐眾人,都須放仔細些,萬萬不可大意了。

  群盜一隊隊列在門前,有的背負了臨時運來的草藥袋子和石灰,用來對付墓中潛藏的毒蟲毒蜃;也有的拖著一架架蜈蚣掛山梯,用來在古墓地宮里面逢山搭梯,遇水架橋;最前排的每人舉著一大捆稻草,中藏九層皮革,上面都淋透了水,另外群盜都攜有藤牌,用來遮擋墓中的伏火暗箭;羅老歪手下的部隊也都吸足了大煙,槍中子彈上膛,只等首領一聲令下。

  陳瞎子見幾百號手下站在墓道前,不免生出得意之情,這陣勢雖然比不得當年幾十萬大軍挖掘漢代帝陵,可也算得上是可觀。眼看已屬日落西山的卸嶺之盜,如今在自己的帶領下儼然已有中興之象,胸中豪氣頓生,便朗聲對眾人說道:“咱們也不是天生的響馬賊寇,只因當今世道大亂,與其在水深火熱里苦熬,還不如到綠林道中當回英雄好漢,做出些掙氣的舉動來,也好教世人刮目相看。這墓道后的地宮里,都是殉葬的金銀財寶,此等明器當真是墓中古尸之物嗎?試問哪一件不是他們從民間搜刮得來?生前受用了,死后還要擺在身邊一同朽爛,難道真以為頭頂上那個老翁沒有眼睛嗎?如今正是天道循環,我等取之乃是替天行道,這便叫做一報還一報。諸位兄弟,能舉非凡之事的必是豪杰,常言道,膽大能得天下,小心寸步難行,都放開膽子跟我倒斗去也!”

  群盜應和一聲,跟在盜魁身后進了墓道,羅老歪也拔出槍來,邊走邊替陳瞎子補充了幾句,叫道:“向前的個個有賞,退后的……難免要吃老子的槍子兒。我操他祖奶奶,那些屌般的明器一件別留,都給老子搬回帥府去!”

  陳瞎子善會看人面相,知道羅老歪雖然是個急性的活閻王,可他也是綠林道上混出來的,極是講義氣,又兼以后盜墓還得指望陳瞎子,想來不會做反水之事。此時他這盜墓成癮、窺尸有癖的軍閥頭子要跟隨前往地宮,自然無妨,不過守在墓門外的一部分手槍連軍兵,都由羅老歪的一個副官統帥,雖說是他的親信,可也不大讓人放心。他老謀深算,便命紅姑娘帶著一伙卸嶺盜眾留下,以免突生變故。

  群盜用黑布蒙了面,一發擁進墓道。最前邊的一排,是那些舉著整捆長稻草、腰上掛著鴿籠的盜眾,后邊專門有人挑燈照明、火燭、馬燈一應俱全。這墓道原本是煉丹仙殿前的穹頂甬道,古道寬闊平整,能通馬車,兩邊每隔十數步,就都有華表般的石柱,約是一人高矮,原是放置燈盞照明之用。

  最近山中雨水多,墓道里面略有滲水,在寂靜黑暗的遠處,發出滴滴答答的響聲。墓門閉得久了,晦氣難以盡除,眾人又擔心這段墓道里有毒蟲機關,所以推進得格外緩慢。每向前一段,就在墻邊的燈柱上留下燈火照明,見到墻壁上有裂縫的,就立刻用石灰堵住。

  如此攢行了三四百步,墓道逐漸變寬,但群盜人多,仍不免覺得呼吸局促壓抑,燈火也由于空氣不好,顯得十分昏暗。盡頭是道朱紅的磚墻,像城墻般砌嚴了墓道,并不見頂,下面有個圓拱形的城門洞,兩扇帶有銅釘的城門閉合得并不嚴密,門環卻被鐵鏈鎖了。啞巴昆侖摩勒抄起開山斧,上前幾斧子劈下去,就砸斷了那些鎖鏈。

  陳瞎子抬手指了指前面,命人用蜈蚣掛山梯頂開銅釘門,幾名盜伙將四架長梯探出,前端頂到門上落力推動,兩扇大門隨著嘎吱吱吱的銹澀聲響,被緩緩推了開來。盜眾們凝神屏氣,都盯著這道墓門,不知里面是何光景??蛇@道墓門剛一洞開,就聽里面發出一個女子凄厲的尖叫,這女人的慘叫聲在攏音的墓道里聽來格外驚心動魄,群盜腦瓜皮緊跟著都是一陣發麻。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76.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