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37章 夜幕

  山陰下有軍閥頭子羅老歪率領部隊搬運寶貨,千百號人的隊伍都聚集在山底,那片區域地形崎嶇,他們就算發覺到頭頂的山體崩塌了,也絕難在一時三刻之內逃個干凈。瓶口這塊千萬鈞的巨巖砸落下去,聲勢凌厲已極,連參天的古樹都被壓為了齏粉,料來山下的絕大部分人都已死于非命了。

  鷓鴣哨身懸半空,聽得紅姑娘所言,低頭向下看了看,雖然自己逃得了性命,卻也是心下慘然一片,想不到一瞬間竟然死了這么多人。鷓鴣哨感覺到臂上漸麻,難以在峭壁邊緣再做耽擱,他急忙讓紅姑娘攀在他背后捉牢了,隨后展開攀山甲,如壁虎游墻一般貼在百仞絕壁爬行而上。

  紅姑娘實在不敢往下再看,干脆閉上了眼睛,只覺耳畔呼呼風響,凌空涉虛,云生足底,似乎是亂云迷霧——陣陣從身邊掠過,上升得卻甚是平穩。自問平生遭遇,從未有如此之奇險,又不禁佩服鷓鴣哨的身手和膽量。

  二人攀著峭壁而上,快到丹宮后殿的缺口時,便有卸嶺盜眾以蜈蚣掛山梯接應。此時陳瞎子等幸存之人,都已到了后殿,眾人會合一處,各自驚嘆不絕,還以為鷓鴣哨已經墜崖身亡了,這搬山道人當真命大。眼見藏在山巔里的元代古墓,竟如自身具有靈驗感應一般,在被盜墓者發現之后,這墓穴便從山體上崩塌斷裂,砸死了許多卸嶺盜眾。群盜都以迷信的角度去揣摩此事,卻并未考慮到山體崩斷,實是因為炸藥爆破之故。

  眾人惦記著山下弟兄的傷亡狀況,急匆匆掉頭出了瓶山,到山陰處一看,果然是死傷慘重,被巨石砸成肉餅的不計其數,又有許多頭破血流身受重傷的,連橫行湘陰的大軍閥羅老歪也是當場斃命,落得個粉身碎骨。那瓶口巨巖掉下來順坡滾到了一片密林中,離山陰處已經遠了。地面被砸出的大坑里,樹木山石,以及人肉人血,還有驢馬牲口都混為一片狼藉。僥幸沒死的個個面如死灰,神色一片呆滯,抽一個耳光過去也毫無反應。

  陳瞎子見狀心中涼了半截,暗道一聲:“真乃天亡我也!”苦心經營多年的局面,似乎都跟隨瓶山一起崩裂了。死傷幾百號人本不算什么,但地方軍閥本就是烏合之眾,如今羅老歪一死,他手下的幾萬部隊就立刻變得群龍無首了。湘陰乃是卸嶺群盜的老巢,此事后果之嚴重,已難估量,而且三盜瓶山,死傷折損的弟兄是一次多過一次,常勝山舵把子威信掃地,要不再盜得十幾座大墓,這場子是找不回來了。

  正所謂是“掬盡湘江水,難遮面上羞”,陳瞎子沮喪到了極點,覺得自己這一生的事業和野心,都已經在今朝一并付諸東流了,是非成敗轉頭空,轉眼間,泰山化作冰山,想到這些,不由得一陣急火攻心,險些吐出血來。

  他的手下趕緊將他扶在一旁坐了,紛紛勸道:“陳總把頭神鑒蓋世,咱們這回雖是栽了個大跟頭,但常勝山的根基卻不曾動搖,將來必有東山再起的時候。當初首領不是總教誨小的們勝敗兵家不可期嗎,羅帥雖然福維尚饗了,死得也是慘烈,卻算得上是刑天舞干戚,猛志故長在。英雄好漢不死就算了,既然要死就一定要為舉大事圖大名而死,只要常勝山舵把子沒出意外,咱們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p>

  陳瞎子見手下人凈說些不疼不癢的屁話,并無半句當用的良言,心中更是懊惱,揮手讓他們退在一旁,只把鷓鴣哨請到近前,嗟嘆一聲,對他說道:“兄弟啊,你我結義一場,從不曾虧負了義氣,如今為兄方寸已亂,實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也只有你能幫我拿個主意了?!?/p>

  鷓鴣哨是絕頂機靈的人物,他自是明白陳瞎子眼前的處境,這卸嶺盜魁的金交椅怕是坐不穩了,為今之計,只有亡羊補牢,綠林道上做事,自古便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且絕難回頭。

  當務之急是首先穩定軍心,防止羅老歪的部隊嘩變潰散?,F在各路軍閥之間搶地盤的戰斗很是激烈,如果不把部隊穩定住了,一旦出現大批逃兵,周圍的大小軍閥很可能就會乘隙而人,那樣一來,卸嶺群盜在湘陰就站不住腳了。

  其次還要再盜瓶山古墓。如今那山巔里的墓室隨著山體崩塌落人坡下密林了,里面的棺槨明器不知是不是也跌碎得七七八八了,但要不把這座古墓盜空,陳瞎子就更沒臉面了。

  鷓鴣哨愿意單槍匹馬前去林中盜墓,而陳瞎子則應該指揮手下聚攏殘部、安撫傷兵、收殮死者,并且派人星夜趕回湘陰,找羅老歪軍閥隊伍里的二號人物,用些手段讓他為常勝山效命出力,以便盡快穩定局面。

  陳瞎子道:“此乃萬全之策,只不過那座古墓已經是顛倒無常了,讓賢弟一人前去盜墓太過冒險,有道是孤掌難鳴,須得有人相助才是?!?/p>

  鷓鴣哨本不想再有旁人相幫,搬山與卸嶺手段不同,從不依仗人多,對搬山道人而言,人手眾多之時反倒不得施展,但也不好回絕陳瞎子。最后兩人一商量,只讓紅姑娘和苗人向導跟隨同去,如遇險情,可放火箭為號,附近收拾殘局的盜眾都會立刻趕去接應。

  那紅姑娘是月亮門里的好手,破關解鎖都有過人之處,又有飛刀袖箭的絕技,并且她不像尋常盜眾一樣急功趨利,跟在身邊是個得力的幫手。而那苗人雖然膽小如鼠,卻是當地土人,熟悉老熊嶺的地形地貌和一切風物掌故,進山鉆林,都離不得他。這廝貪圖陳瞎子多賞他幾兩煙土,當即豁出性命了愿意跟搬山道人前去盜墓。

  等到安排已定,吃了些干糧,夜幕便已降臨了。鷓鴣哨和紅姑娘都換上黑色的夜行衣,讓那向導拖上一架蜈蚣掛山梯,三人又各自背了一只竹簍,將怒晴雞和另外兩只雄雞裝入其中,看看皓月初生,光同白晝,便立即動身前行。

  那座斷裂的山體一路滾人谷底,沿途壓斷了許多樹木,滿目皆是血污碎肉,并無一寸平地可行,只好從另一邊的林子迂回入內。這晚的月色似水般明澈,也就并未挑起燈火,都把馬燈熄了掛在腰間,穿林過去,一派林深人靜。轉進山坳沒走多遠,身后卸嶺群盜收尸整隊的噪動之聲便聽不到了。

  路上三人談論瓶山古墓之事,紅姑娘趁機謝過了鷓鴣哨日間相救之恩,鷓鴣哨對此毫不在意,些許小事,何足掛齒。

  紅姑娘說救命之德豈是小事,雖然暫且托寄在綠林中棲身避禍,專跟著舵把子做些沒王法的勾當,可也不敢忘了點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的為人處世之道。搬山道人在日間也折了兩人,她眼見鷓鴣哨再無其他的幫手了,便說今后愿意脫離常勝山,跟在他身邊去各地倒斗,雖然力量單薄,卻必定不計安危舍命相助。

  鷓鴣哨何等之明,見紅姑娘如此說,早知她是有意以身相許,就只好把話擺明了,免得日后情愫糾纏生出許多不必要的麻煩。搬山道人雖也和外人通婚,可這一族中之人盡受鬼洞惡咒折磨,壽命都很短暫。

  紅姑娘見對方識破心事,覺得臉上發燒,好在月光下也看不分明,倒不易被那不相干的苗子看到,只好說些旁的,把這話頭岔開。她對這世上的得失成敗并不關心,但要說到命苦,月亮山自古便是處在社會底層,備受壓榨欺凌,短命夭折的藝人何曾比身受惡咒的搬山道人少了。紅姑娘的師妹黑丫頭就是十六歲丟了性命,她家里連老帶少七口人,也都是被官府逼死的,說起來就止不住要流眼淚。

  鷓鴣哨不想談及世態炎涼,說起來難免讓人心灰意冷,只是覺得紅姑娘的師妹竟叫黑丫頭,這月亮山里的藝名卻真古怪,都是以顏色做字。瓶山附近的老熊嶺義莊,本來是座“奶奶廟”,里邊供著白老太太,難不成那老貍子也是月亮山里的?難怪會使幻術。

  說話間差不多就快三更天了,月色已高,煙霧四合,密林中又是妖氣朦朧。鷓鴣哨讓那二人暫時停住腳步,縱身攀上一株大樹舉目四顧,看清了那塊巨巖在林中的方位,都籠在一片詭異的薄霧之中,看罷便溜下樹來,仔細尋問苗子這后山的地形。

  洞蠻子忙不迭地回答:“好教這位墨師哥子得知,山后林谷重疊,盡是不見人煙的荒涼地界,四周那些天然生成的石筍石柱,咱們洞民們稱其為笏巖。笏巖密林之地,正是形如飛鳳展翅的怒晴坳,最深處據說早年間是七十二洞的祖洞,如今好像還有些玄鳥、黑熊的石像遺跡,荒廢已久,現在的當地人也不怎么看重此地了?!彼麑p鴣哨的印象先人為主,還以為此人是陳瞎子請來幫忙盜墓的扎樓墨師,兼之當地洞民對木匠極是尊敬,便仍是以墨師相稱。

  鵬鴣哨暗中點頭,心想瓶山古墓果然取的是厭勝之法,以懸空墓穴的陰氣壓制夷人祖洞的祥瑞之氣。元人壓勝之道并非鮮見,元滅南宋后,江南釋教總管楊璉真迦曾把南宋歷代皇陵盜挖一空,將南宋多位皇帝的尸骨搗爛,混合在豬狗牲畜的骸骨之中,埋在一個大坑里,又在上面建了座鎮南塔,用以鎮壓南人的龍興之氣,這辦法便是典型的厭勝。又想:“夷人祖洞卻不知是否真有什么名堂,看這林中薄霧不散,料來也不是太平的去處,不可不加防備?!?/p>

  念及此處,便讓紅姑娘和苗子都放輕了腳步,尋那月光照不到的樹影里潛行過去。這時就聽得那林于深處哭聲四起,哭得嗚嗚咽咽極是悲切凄慘,好像死人出殯時號喪的一般,中夜的密林里聽來極是凄楚,使人毛骨悚然。

  苗子知道這山里絕對再沒旁人,怎么會有這許多哭聲,心道莫不是祖洞里的先人冤魂在夜里出來訴苦了?想到這嚇得他抖成了一團,頭皮子上的毛發都一根根豎立起來,腳底下發虛如踏棉絮,當場就要一屁股坐倒在地。

  鷓鴣哨抬手將他后領子揪住,沒讓他坐到地上發出聲響,并對二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帶頭把黑紗蒙了門鼻,掩蓋住了活人的氣息,隨后抽出德國造鏡面匣子,撥開了機頭拎在手中,使之處于隨時可以擊發的狀態,對紅姑娘和苗子指了指方向,示意二人在后邊緊緊跟上,他就當先躡足潛蹤,慢慢順著那片林中的哭泣慘嚎之聲摸了過去。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397.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