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42章 虎車

  湘西最有名的猛洞河,這“猛洞”二字,就是夷人居于山洞之意。當地洞多那都是出了名的,山有山洞,樹有樹洞,崖有崖洞,更有一個最大最深的地洞,廣不可測,乃是歷代洞夷祖先埋骨的所在,是土人眼中的禁地。

  形如古瓶的巨大石山斜聳于地,山巔里的元代將軍墓穴,不依山形水勢,取的是一種“厭勝”之術,用以壓制苗人祖洞龍氣。瓶口般的山頭下方,正是怒晴縣老熊嶺下的鳳凰坳,這片山坳草木茂密,把原本地下洞穴都掩埋遮蓋了。

  瓶山崩塌之后,千萬鈞的巨大山體砸落下來,“祖洞”洞口外的地殼遭到沖擊,初時并未顯出什么塌陷跡象,但那壓在紫金槨下的蒼猿年久通靈,伏在地上已有所感,知道立刻就會有塌天大禍,故此掙扎哀嚎,狂嘯不止。

  恰在此時,棺中的尸王忽然詐尸起來,攫住了苗子不放,不等鷓鴣哨再次動手相救,猛然間天塌地陷,大地就像裂開了一張魔嘴,方圓幾里之內的樹木巖石,以及棺槨猴尸,都一股腦地墜人地下,轟隆隆煙塵陡起,星月無光。

  鷓鴣哨雖然手段高超,畢竟沒有三頭六臂的神通變化,翻天覆地的劇變來得好生突然,事先竟沒半點征兆,身子一晃便跟著塌落的地面陷入虛空,一落就是數丈。

  他情知眼下自保都難,實是救不得那向導了,急忙抬臂遮在額前,以免被煙塵迷了雙眼。地面雖然塌陷,但地底下的祖洞里也自有許多柱石古樹,從上方塌落的土殼巖石,都被地穴里亂七八糟的東西阻擋,并不是直墜到底。

  鷓鴣哨踏著一塊八仙桌面大的上殼子,落到一半之時,硬土殼子被地下橫生倒長的樹根阻了一阻,砰的一震,立刻碎為土屑,他便借此機會提身縱躍,用夜行衣中暗藏的百子攀山甲掛住洞中古樹,將身體懸在半空。鷓鴣哨在混亂之中,也無暇去看周遭環境,不知這苗人祖洞究竟有多大多深,更不知苗子和那紫金槨里的僵尸落到了何處,只好先求脫離險境再做理會。這時就聽風聲呼嘯,悶響如雷,頭頂都是大片碎石斷樹裹在一處陷落下來。

  洞中飛沙走石,塵土激揚,使人難以呼吸,鷓鴣哨只好含住了一口氣息,抓住粗大泥滑的古樹根須,足上一點,悠著老藤般的樹根把身體蕩向遠處,避過了頭上落下的碎石硬土。黑暗中只覺有一只柔軟的纖手將自己胳膊捉住,急忙松掉即將被扯斷的樹莖,借力附在凹凸不平的洞壁之上。定睛看去,原來是紅姑娘也在地陷時落了下來,她慌亂中抓住了。蜈蚣掛山梯,掛在樹根處才沒繼續摔人洞底,正自驚得花容失色,見鷓鴣哨從半空里閃身過來,就連忙伸手將他扯住。

  鷓鴣哨屢涉艱險,此時毫無懼色,看到地面越裂越大,深處黑茫茫的陰氣縈繞,料來地顫還沒結束,必須抓緊時機脫身,便反手抓住紅姑娘的手腕,另一只手拽了掛在洞壁的蜈蚣掛山梯,縱起身來,三躥兩躍,就攀到梯頂,抬腳鉤起竹梯,正要再把梯子向上送去。

  此刻塵埃落定,天上的月光照入祖洞古墓之中,只見洞內是百來根數圍之粗的圓木,如殿柱般支撐著廣闊的洞穴,柱身上多是密如蟲洞般的墓室,一室便是一洞,墓洞里都是沒有棺槨的枯骨,一時也看不盡那許多。就這么稍一愣神,忽然又是地動山搖般一陣巨顫。先前地面塌陷,只是地層中接連幾聲巨響,此番卻是自上而下,勢若奔雷,轟然不絕,就連鷓鴣哨這等心硬膽豪之人,聽得如此動靜,也難免有些心肝托不著五臟地栗六起來,不知禍端起在哪路。

  驀然間月色被遮,頭頂出現了一片巨大黑暗的陰影,鷓鴣哨與紅姑娘抬頭看去,不住口地叫苦,原來林中地面下陷塌落,落在不遠處那塊從瓶山上崩落的巨巖,順著松動傾瀉的地面緩緩滾了過來,堪堪就要從洞口處砸下。

  那塊千萬鈞的巨大青巖,里面藏著元人的墓室,崩塌后連撞帶滾,山體己碎去了三分之一,內部的棺槨明器,以及殉葬的鐵甲干尸都散落出來,但剩余的這部分空心巨巖仍然如同一座小山,如果墜人祖洞古墓,攀在洞壁上的二人,自是沒有生機可言。

  巨巖壓斷樹木的聲音咔嚓嚓亂響作一片,出現在洞口的陰影也越來越大,一旦落下來,難免玉石俱焚。鷓鴣哨從十三歲人行,盜墓搬山已歷一十四載,沒少見過大風大浪,每口都在撕撲里行走,他自恃盡得搬山秘術真傳,又兼身手不凡,常有傲物之心,情形越是危險,心中越是鎮定,不過撞在這沒著沒落的境地,如雀在籠中,他便真有沖天之翅也難以施展,不由得口干舌燥,進退無策。

  正焦躁間,忽聽頭上巨巖墓室中“咔啦啦”鐵輪滾動,鷓鴣哨不禁心中一怔:“山間墓室里哪來鐵車輪子?”紅姑娘也奇道:“莫不是戲文中的鐵滑車?”戲劇中有一回本子,喚做《鐵滑車》,戲中演的是金宋激戰于牛頭山,金兵陣中有鐵葉滑車,都是千百斤的生鐵鑄就,從山坡上推下來一沖就是一趟血胡同。岳飛帳下大將高崇神勇絕倫,槍挑十一架鐵滑車,終因力竭,被第十二架鐵滑車壓死在陣前。紅姑娘先前在月亮山中,多看過這出戲文,聽得巖中墓室里鐵輪響動,便立時想到了此節。

  鷓鴣哨聽她提及此節,心中恍然,不及再想,就見懸在頭頂那片破損的山體中突然從中裂開,鏗鏘聲中轟然撞出一輛古代戰車,車前都是利刃,在露下來的月光里泛著幾點寒芒,車身上筑著數只鐵虎頭,虎口銜著鐵環,車身一動就跟著亂響,整車皆是鐵鑄,底部有八道滑輪,正是宋元時期出了名的“虎車”,多用來從高處沖撞敵軍陣勢。

  宋代以后的古墓里,常有傾斜狹窄的墓道,內藏飛虎車、飛龍車等大型器械,盜墓賊觸動銷器兒,就會使得虎車撞出,將墓道里的賊人碾撞成一團肉泥。想來元代將軍墓里也有類似機括,可山崩地裂,千斤虎車還沒露面,就跟著墓室一并滾落山底。

  瓶山內的墓道墓室雖然堅固,在連番沖撞之下,墓磚墓墻也早已經碎裂了,此時不早不晚,鐵虎車的銷器兒偏在此時松脫,便撞破廠墓墻,夾著一股疾勁的金風,以上蓋下,直砸向鷓鴣哨與紅姑娘頭頂。

  鷓鴣哨知道洞下深不可測,人向下跳絕沒有千斤鐵車落下的速度快,身在半空就得被撞得骨斷筋折,只好死中求活,效仿古時名將高崇之舉,冒死接它一接。想到這將身體從竹梯上移出,虎吼了一聲,頂起蜈蚣掛山梯來,對準轟然落下的虎車就挑。

  不過那鐵甲虎車凌空沖擊之勢何其迅猛,真如雷霆一擊,鷓鴣哨深知萬難以一架竹梯之力撥開千斤虎車,他使的是個巧勁,方位分寸不差分毫,梯尾頂住祖洞內凹陷的墻壁,梯頭斜指,剛好戳在虎車邊緣。

  耳輪中就聽得“嗆啷啷”一陣巨響,金鐵摩擦撞擊洞壁之聲,在地穴里來回鼓蕩,那千斤鐵虎車被蜈蚣掛山梯彈在一旁,整個竹梯被壓成了弓形,一端插入壁中,另一端卷住鐵虎車的亂刃,死死卡在洞穴對面的圓木柱子上。卸嶺群盜制造的蜈蚣掛山梯,不愧是倒斗行中一等一的器械,關鍵時刻竟然擋得千鈞之力。

  鷓鴣哨與紅姑娘都被剛才落下的鐵車勁風帶動,覺得臉面雙手都是疼的,緊緊攀住洞壁不敢稍動,鼻中所聞,全是地下泥土的腥臭潮濕之氣。蜈蚣掛山梯將虎車擋得懸在半空,自身也已吃了這生鐵砣子猛烈一挫,竹身咔咔崩裂,終于同鐵車一同掉落下去,過了許久才傳來沉悶的落地撞擊之聲,夷人這處祖洞墳墓實是深得可以。

  鷓鴣哨和紅姑娘長出了一口氣息,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鐵虎車剛從身邊砸過去,懸在洞口的萬鈞巨巖就緊跟著滾了下來,鐵車雖然沉重,畢竟體積有限,在洞中還有個騰挪回旋的余地,町那瓶山巨巖鋪天蓋地,漫說是高崇還魂在此,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擋不得它,直如滾石一般壓碎了土石樹木直墜而下,頓時遮蔽了月色,整個地洞里陷入了一片漆黑。

  但在月色被遮的前一刻,鷓鴣哨已見到洞壁上有片深凹處,是天然形成,正可容身藏納。他聽聲辨形,也不回視,就一把拖住了身后的紅姑娘,拽著她從壁上彈身起來,躲入山壁之間,巨巖緊貼著他們二人的藏身之處砸入洞穴深處。

  兩個人緊緊貼著凹壁中,幾乎被震破了耳膜,身上也被刮出了幾條口子,流血不止,好不容易挨到巨巖過盡,震動平息,這才覺得有些后怕,暗叫一聲僥幸,若不是古苗人的祖洞里有這一塊天然造化的凹壁,即便二人是銅頭鐵臂怕是也被砸為齏粉了。

  鷓鴣哨低頭看時,見那塊巨巖半卡在洞穴深處,巖中墓室墓道都暴露在外。那墓中也有宮殿建筑,不過規模比丹宮小得多了,只不過一兩進深,同樣是重檐走瓦、朱漆抱柱的古樸格局,但磚瓦凌亂、柱梁倒落,皆被沖撞震蕩得不成模樣了。

  巨巖墓室并未落到洞底,伏在壁上似乎還可以聽到洞穴深處蒼猿啼哭之聲。鷓鴣哨拉著紅姑娘落在巖石上,各自簡單裹扎了一下身上傷口,抬頭看看上面,憑他們的身手,爬上去易如反掌,不過鷓鴣哨想單獨穿過元人墓室,進入古苗祖洞里搜查—番。既然那蒼猿還活著,說不定向導也同樣沒死,那人的命雖不值什么,卻是同來的伴當,進山前都是起了盟誓的,可不能就此撒手不管。

  古苗祖洞里皆是夷人歷代首領貴族的尸骨,陰氣深沉,里面是否有什么兇險尚且不得而知,鷓鴣哨心想讓紅姑娘一個女流之輩—同下去,萬一有照顧不到之處,讓她送了性命,但紅姑娘這女子極是要強的人,這話絕不能當著她的面直接說,于是就讓紅姑娘先回去找陳瞎子,請他想辦法派些人手來相助。

  紅姑娘卻已察覺到鷓鴣哨是想單干,忙道:“你莫不是嫌我礙著你的手腳?卸嶺舵把子先前吩咐過了,若遇危難,可放響箭為號。如今這林子里地動山搖,又是槍聲,又是山里猴子們的鬼哭狼嚎,瓶山那邊的同伙自然是聽得清楚,但始終無人過來接應,恐怕那邊的殘局更是難以收拾,我回去又能搬得誰來?”

  鷓鴣哨不想惹得她著惱,就說道:“哪有此言,有月亮山里的高手相助,在下求之不得,只不過出來得久了,理應予陳總把頭通個訊息……”紅姑娘不等他說完,便搶道:“你要是看得起我,就讓我跟你一同前去,那苗子生死未卜,再不快去救他,說不定就被湘西尸王吃空了腦髓。

  他還有一家老小尚要養活,要在此遭了橫死,也該算是常勝山害他遭殃。我們常勝山里的人物,雖專做殺人放火的勾當,卻最講義氣二字,難道避艱畏難見死不救不成?也許我月亮門的手段不如你那般高強通神,但只此義氣一節,斷不肯輸給你這搬山道人的?!?/p>

  鷓鴣哨根本不是優柔寡斷的噦唆之人,一看自己還沒說兩句,就惹出紅姑娘振振有詞的幾十句來,趕緊住口不提了。既然她有這個膽子,索性就并肩字一起上了。立刻緊了緊裝束,他兩支快槍都已失丁,但他是常在刀槍叢里行走的,身邊多是利器,就把以前裝著怒晴雞的雞籠從背上取下,這竹筐底下藏的都是分拆開的槍彈。

  鷓鴣哨三下五除二,就組裝上了一柄英國造斯坦恩式沖鋒槍。這些軍火都是從洋人的走私船上直接買的,在當時屬于極為犀利的槍械。在腰間插了三兩個長彈匣,又同紅姑娘二人把馬燈綁在胸前,就踏著那卡在洞穴內部的巨型山巖,找到一處坍塌的墓道口,—前一后跳下了前后顛倒的墓室之中。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402.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