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43章 顛倒乾坤

  墜入夷人祖洞的瓶山巨巖,不上不下地卡在洞穴當中,巨巖早被沖撞得殘破了,里面的古墓也面目全非。那山巔墓室暴露在外的墓道口,恰好如同井穴般直指夜空。

  鷓鴣哨是百年一出的搬山奇才,他自入行至今,出沒于荒墳野墓不下十余載,盜過的古墓丘冢,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這墓道墓室顛倒反轉的,卻還屬平生初遇。

  而且墓室從高空跌落,內部建筑早已面目全非,原本的墓門墓道都已被亂石堵死,反倒是厚重的墓墻上卻破出幾個大洞,一切皆不能用以往的經驗判斷了,不由得加了十二分的小心,挑亮了馬燈,當先跳下墓道。

  鷓鴣哨覺得落足處磚石松動,四壁都在微微發顫,心知這巨巖懸在地洞當中,下邊沒著沒落,周圍的樹木巖石若撐不住重量,它還會繼續砸落下去,此時穿過墓室進入夷人祖洞,便如同頭頂上懸了千柄利劍,隨時都有可能斬落下來。

  但鷓鴣哨也是藝高人膽大,不將這些艱險放在心上,抬手將緊隨其后的紅姑娘接了下來,低聲囑咐她:“瓶山巨巖懸在半空,風吹可動,在墓室中舉手投足之際,務必謹慎則個?!?/p>

  紅姑娘點頭答應,二人躡足屏息,小心翼翼地攀在殘破倒塌的墓道墻壁上,如涉冰淵險壑。一步步向下挪動的過程當中,絕不敢有半分用力之處,饒是如此,仍是碰得那些碎石殘磚嘩嘩掉落。

  此時墓中的銷器兒機括多半都已撞毀了,一具也發作不得,二人轉過幾條斜倒的石梁,從碎磚縫隙中下去,腳下就是墓室的殿門了。

  瓶山山腹中依次有城門、甕城、甬道、丹宮、后殿,以階梯形修建丹宮無量殿下是煉丹藏藥的秘洞,搬山卸嶺的群盜最初見這丹宮全貌,氣象恢弘壯麗,不異古之皇宮內苑,滿以為元將墓室定是藏在層層殿閣當中,卻忽略了山巔里還藏了一座相對獨立的殿堂。

  鷓鴣哨這時將那山巔里的殿門踏在足底,覺得此情此景極是怪異,參照物全是歪斜傾倒的,原本的地面和房頂,都變為在身前身后了,仿佛天地乾坤顛倒了一般,自身的重心也被這種錯覺帶得不穩。

  他急忙抱住殿門前橫倒的大石碑,收攝心神,逐漸適應了這種怪異的環境。觸手所及,碑上滿是凹凸的文字,鷓鴣哨和紅姑娘在馬燈下看了一眼,見碑文詞句古奧,似乎都是古時皇帝禱告天地求仙藥的內容,估計山巔里這座被當成墓室的大殿,曾經應該是用來收藏術士煉成金丹的密殿,不過料來丹宮里始終都未煉得金丹大成,因為從沒見歷朝歷代,有哪個皇帝老兒通過服食丹藥活過百歲的。

  再看那殿門早已飛脫了,里面的梁柱房椽倒得一塌糊涂,封住了門戶,但殿頂揭開廠半面,里面黑咕隆咚的似是極深,隱隱聽到下面有蒼猿哀呼慘叫之聲,看來那老猿被困在下面脫身不得,想要招呼同類前來相救,卻不想山中的猴群都被鷓鴣哨嚇破了苦膽,遠遠遁人密林深處再也不敢出來了。

  鷓鴣哨心想既然那老猴子沒死,祖洞墓穴里必無瘴癘毒氣,下去無妨,他和紅姑娘救人心切,不顧那殿閣隨時有可能坍塌活埋的危險,當即便在殿頂破了的大窟窿處攀梁抱柱而下。

  墓室分做前后兩進,前殿偏小,后殿卻極是寬闊,殿后墻壁都已碎裂,那具紫金槨就是從那里甩落而出。殿內陪葬的明器大多都成了碎片,玉瓦瓷石混在一處,只有兩側山墻還算比較完整,墻上古彩斑斕,盡是壁畫,在馬燈昏黃的燈光照射之下,但見得畫中人物栩栩如生,多是戎裝結束頂盔貫甲的行軍之事。

  鷓鴣哨和紅姑娘對這些墓中壁畫并不在意,管那將軍生前何等耀武揚威,到頭來還是不免一死,“爾曹身與命俱滅,也不廢江河萬古流”,盜墓倒斗之人,誰又會理會那古尸的生前事跡,可鷓鴣哨在燈光一掃之下,猛然見到壁畫中有一珠酷似人目,只這一眼,竟看得鷓鴣哨心中氣血翻搬山道人發掘古墓,實是為了尋找一枚珠子,那珠子來歷不凡,不知:是上古生靈內丹凝結,還是天地造化而生,其形狀色澤與人眼無異,據說藏在世上某處墓中的古尸口里,喚做雮塵珠,別名鳳凰膽。

  千年易過,古咒難消。搬山道人世世代代咨墓,也不知為此斷送上了多少性命,始終連那珠影都沒見著分毫,反倒是人丁凋零,可能不出百年就會斷絕香火。鷓鴣哨發過大愿,拼上粉身碎骨也要將此物尋到手中,想不到竟在這顛倒反轉的古墓中見著,止他如何能不心驚神搖。

  鷓鴣哨為了看得更加真切,就將雙腿掛在一根盤龍抱柱之上定住身形。他身輕如燕,橫掛殿柱提了馬燈觀看,原來殿中古老的壁畫,正是記載著紫金槨中古尸的事跡,其姓名難以從壁畫中考證,只能推測出此人出身西域,多有戰功,蒙古滅西夏之后,獲悉西夏王宮中藏有異寶,此人便受命盜發西夏王陵,要在其中尋找雮塵珠,掘了若干陵寢,卻始終無獲。

  后來終于得知鳳凰膽藏于西夏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之中,但黑水城古跡早被黃沙掩埋,沙草茫茫沒有標記,難以尋找離城不遠的寺院蹤跡,又值大軍南征,要平定洞夷之亂,此事才不了了之。

  其后的山墻壁畫脫落破碎,都已不可辨認了。鷓鴣哨二日幾欲噴出血來,恨不得肋生雙翅,立即飛到西夏黑水城,去挖出那座埋在沙漠里的古剎。想來信奉唯一全知全能真神的扎格拉瑪祖先顯靈了,這千年之中斷斷續續的線索,終是在自己眼前有了眉目。

  又嘆惜自己的師弟師妹臨死都不知道這個消息,自己在瓶山隨同卸嶺盜魁陳瞎子盜墓,出生人死幾個來回,數不清在鬼門關里進進出出多少遭了,做的都是刀尖上的勾當,險些連身家性命都搭在此地,但在古墓中能得到這條線索,也真不枉了經受這些艱險危難。

  鷓鴣哨心中思潮翻滾,一時慶幸、一時狂喜、一時傷感、一時失落,全然忘記了身在何方,更擔心那西夏黑水城之事是真是假。

  紅姑娘正要穿過墓室下到洞底,卻見鷓鴣哨如失心了一般,身體懸在半空,盯著山墻一動不動,不免吃了一驚,急忙搖他手臂。

  鷓鴣哨被她輕輕一推,這才回過神來,他雖是心緒如潮,久久難以平息,卻已扣‘定了主意,眼下在瓶山盜墓之事,必先做個了斷,成全了同卸嶺群盜盟約一場的義氣,隨后便要單槍匹馬去沙漠里走上一趟,不挖出黑水城通天大佛寺就絕不甘休。

  紅姑娘奇道:“你剛才咬牙切齒的滿臉殺氣,為何要對著壁畫發狠?”鷓鴣哨知道紅姑娘要是知道真相,必定不顧安危要隨自己同去黑水城。他習慣獨來獨往,當今世上有幾人的身手膽識能與鷓鴣哨相提并論?

  雖然是旁人好心相助,卻凈是憑空增添累贅,只好瞞著紅姑娘不提此事,只是說:“先前在丹并里死中求活,不干不凈地吞了六翅蜈蚣的內丹,剛剛覺得頭疼恍惚,想是丹中藥力未散,現下已不打緊了,那苗子生死未卜,你我快去尋他才是?!?/p>

  紅姑娘道:“正該如此,我看那向導苗子雖然膽小,卻也是精乖伶俐之輩,不像是橫死暴亡的命蹙之人,此刻或許還能有救?!闭f話聲中,她已搶先穿過墓室后壁的破墻,輕捷地攀向洞底。

  鷓鴣哨見她性子好急,唯恐她在前邊有個閃失,急忙隨后跟上。最底層的墓墻下方,是縱橫交錯的樹根古木,堆積著許多原始森林中都已罕見的粗大木料,木料有橫有豎,每一方都有許多天然的樹窟,直徑有菜籃子大小,深可數尺,剛好可容納一具尸體。

  在鷓鴣哨這種盜墓行家看來,這古夷祖洞,是名副其實的“匣子墳”,一墓多尸,沒有棺槨只有墓洞,每具尸體相對隔絕,墓洞密密層層,像是中藥鋪里藥匣排列的柜子。

  古時夷人居于洞中,所以又稱洞民,其中雖也尊卑有序,上有洞主,下有洞奴,但生活條件原始簡陋,其墓葬形式多用“匣子墳”集中安葬。尸體會佩戴一些生前常用的飾物,不設金玉之器,向來沒有厚葬之俗,長江流域的崖洞之墓,實際上也是與之類似。

  直到后來有朝廷官府設立的土司,才逐漸有了棺槨厚葬之風,所以盜墓行里有這么句話“豎葬坑,匣子墳,搬山卸嶺繞著走”,因為匣子墳皆是洞夷藏骨之所,沒有搬山卸嶺要找的東西,即便見了也不會動手發掘。鷓鴣哨同紅姑娘到得洞內,提燈舉槍四下里一張,滿眼皆是蟲窟般的墓洞,里面的尸骸枯骨尚存,蛛網地菇遍布其中,陰郁的惡臭令人欲嘔。落進來的樹木土石堆積如山,看不到紫金槨和苗子落在了哪里,那哀嗥不絕的蒼猿也沒了動靜。

  正要張口喊他名字,突然聽到洞穴角落里有人低聲呻吟,呼喊聲極是微弱。鷓鴣哨舉燈照向那個角落,隱隱見似有個人影,但從體形和聲音來看,又不是向導苗子。

  紅姑娘當此不禁有些憷頭,手中扣了三柄屯刀,壯著膽子問了一句:“誰在那邊?”然而那邊的人影佝僂著身子依在墻邊,全身瑟瑟發抖,卻始終不肯作答。

  鷓鴣哨膽色過人,偏不信邪,拎槍走上幾步,舉燈一照,不由得倒吸了一門冷氣,見一個干瘦的老頭蹲在一排墓洞前邊,滿臉訝異地看著走過來的鷓鴣哨和紅姑娘。那老者滿頭白發,兩腮都癟了,賊眼轉動,直如蒼猿老猴一般,看那神態,又哪里是人。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403.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