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鬼吹燈之怒晴湘西>第55章 瞞天過海

  孫教授為了找到地仙城這處古墓博物館,頗下了一番苦功,最終卻毫無所獲。他將這些年來從民間搜集整理有關明代盜墓賊觀山太保的資料,全部記載在了這本工作筆記之中,到最后未免有些心灰意冷了。

  但在研究觀山太保的過程中,他從鄉間野談以及各種史料方志上,了解了許多古代盜墓活動的秘聞,知道這世上自古無不死之人,又無不發之冢,只要是古墓,就早晚有被挖盜的一天。盜墓之術,不外乎“望、聞、問、切”四門。

  “望”是指觀望風水形勢,通過上觀天星、下審地脈來確定古墓的位置和布局,這需要洞悉山川河流與日月星辰的脈搏,極為深奧龐駁,不是普通盜墓者可以掌握的;另外這望墓之法,還可以觀察地表、土壤、植被的差異來尋找墓穴,又稱“觀泥痕、辨草色”。

  “聞”字訣,也可分為兩種方法,有一種人天賦異秉,嗅覺極其敏銳,可以通過鼻子辨別深山老林中的特殊氣息;“聞”又指盜墓者敏銳的耳音,練到“雞伺晨、犬守夜”的境界,就可以通過聆聽自然界的聲音,推斷地底的情形,耳音普通之輩,也可借助工具,比如埋甕于地以耳認穴的“甕聽法”。

  據說“問”字訣是通過向當地土人“咨詢”,從側面了解古墓的情報和方位,運氣好的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問’’字訣另有一種比較神秘的方式,即問天,據說古代盜墓賊可以通過占卜推演,來確定古墓結構和墓中吉兇,但此術在很早以前就絕跡了,再也無人通曉。

  最后是“切”字訣,主要是盜墓者挖掘古墓的各種辦法,是如何避實就虛地利用各種工具來挖掘盜洞,有分金定穴、直搗中宮,也有長鋤大鏟的崩山揭天頂,更有施術驅獸的穿山穴陵甲。

  孫教授知道歸知道,但這“望、聞、問、切”之術,多是傳了幾千年的倒斗絕學,或許在民間可以打聽到這些事,可要真想學會這些本事,不得真實傳授,是完全不可能掌握的,何況大部分盜墓之術都是失傳已久。

  按說到廠這個地步,差不多該死心了,可孫學武性格偏執,對認準的事情格外執著,他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仍是沒黑沒白廢寢忘食地想找地仙,妄想窺探璇璣樓中所藏的古卦天機。

  也許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孫教授在一次整理古籍文獻時,意外了解到一則秘史。在周穆王時期,曾有過一尊以南海龍火鍛造的古鼎,鼎上有卦鏡卦符,古鼎出自歸墟,其材質是青銅器中罕見的器物,由于鼎器中的海氣凝結,其銅性歷千年而不失,年代愈久銅色之幽綠愈深。

  古鼎上鑲嵌的卦符、卦鏡,都是西周時期照燭演卦的精髓,可以利用青銅中蘊藏的海氣,推演喪葬之象。古代人迷信風水中的形勢理氣,其中最看重的是“氣”,也就是所渭龍脈中的“生氣”,大海上的海市蜃樓異象.多是由于海氣變幻所生。歸墟中的海氣即是“龍脈龍氣”。這尊歸墟古鼎上的任何一塊碎片,都可以將普普通通的墓穴,變為生氣凝結的風水寶地,而鼎上的卦鏡,更可以用來窺測推演古墓方位。

  孫教授開始并不相信真有歸墟古鼎,但順藤摸瓜地略加考證,才知道此事絕非空穴來風。不過此鼎曾作為陪葬品隨周穆王下葬,后來周穆王陵寢被人挖開的時候,發現銅鼎已被雷擊碎,卦鏡和四枚古符分別被人取走,就此散落四方。

  歷史上盜墓者問天I、卦尋找古墓大藏的傳說,很可能就來源于歸墟古鼎。據說歸墟卦鏡上機駁繁奧,通過卦符的指引,便能根據周圍生氣聚散變化呈現不同卦象。孫教授知道周天卦符共計一十六枚,古鼎上僅有龍、鬼、人、魚四枚,專是觀取陰陽氣穴所用,想以此破解西周的龍骨卦象雖然不太實際,但這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憑他幾十年潛心研究古代密文符號的積累,自問還有幾分把握能解讀四枚卦符呈現出的卦象,只要有了這面玄機無窮的古銅鏡,也許有一線機會能找到地仙城。

  可到此時為止,這些設想還僅是孫教授腦海里的一座空中樓閣。歸墟古鼎碎裂之后,銅鼎被熔化改鑄為丹爐,卦符卦鏡更是下落不明,它們都是古人眼中的風水秘器,天知道是否被哪個識貨的墓主帶著長眠地下了。孫教授無財無勢,僅憑一己之力,想把它們重新收集起來,又談何容易。

  不過有道是天意難料,天機最巧,也是機緣巧合,還就真讓他等到了機會。兩年前孫教授到內蒙出差,借宿的時候,有位牧民對他談起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當時內蒙草原已經沙化嚴重,但有一片沙草地上的青草卻格外茂盛,遠遠看去就像·片綠色的草甸子,面積不是很大,約有幾十米的范圍。

  這片草甸子里藏有許多黃鼠狼,成群結隊地進進出出,神態極其鬼祟。從前當地牧民很少見過黃鼠狼,以為此兆不祥,就相約帶了大批牧犬獵槍前去剿殺。草原上的牧犬最擅長捕捉地鼠,捉起黃鼠狼來也不遜色,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咬死了大小上百只黃鼠狼子,尸體亂糟糟地擺滿了一地。

  清剿干凈之后,牧民們開始剝黃鼠狼的皮筒子,也有人點火焚燒草叢,其中一人見里面的土窩子中,有一枚青銅的龍形器物,看起來也不值得什么,并不知是古物,隨手掛在了坐騎卜當裝飾品,想過幾天去旗里趕集的時候,帶到供銷社換點紙煙。

  孫教授是個有心之人,聽到這個消息,二話沒說就連夜到供銷社買了一條香煙,向那撿到無眼龍符的牧民毫不費力地將此物換了回來,暗中收藏起來,第一枚卦符,就被他瞎貓撞上死耗子般地弄到手了。

  此后孫教授對卦鏡古符之事更加上心,但一直沒有其余幾件秘器的下落,直到不久前才又有了一些眉目。原來卦鏡早已在清末流到境外,并在一次走私途中,隨船沉入大海。孫學武知道自己的老朋友陳教授有海外關系,就編了個謊話,告訴陳教授沉人海里的是秦王八鏡之一的秦于照骨鏡,是件價值連城的國寶,讓陳教授想辦法找人打撈。

  那卦鏡背后都是密密麻麻的符號圖形,非常精細復雜,收藏者擔心遭到磨損,另外也是為了使銅鏡中的海氣持久凝聚,就以火漆封蓋儲存。孫學武事先早已獲悉此事,卻瞞天過海,告訴陳教授說:“那是由于照骨鏡鎮尸千年,鏡中陰晦猶存,不可照人面目?!?/p>

  孫學武知道沉船茫茫大海之中,不易打撈,他利用陳教授的關系打撈歸墟卦鏡,也是存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念頭,并未抱有太大希望,想不到竟然真的從南海完好無損地取回古鏡,實是意外之喜。拿到手后并未上交,而是秘密地藏在家中,暗中分析鏡背的卦圖。陳教授在美國治療期間耽誤了不少工作,回國后始終忙碌不停,又對他的老朋友深信不疑,心甘情愿將找到國寶的功勞讓給了孫學武,從來都沒追問過他是否已將國寶獻出,更不知道那面南海古鏡根本不是秦王照骨鏡。

  四枚古符中的銅魚,歷時幾千載,仍然嵌在古鏡上未曾分離,孫學武連做夢都沒想到,兩符一鏡已到了自己手中,看來合該自己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如今只差一人一鬼兩枚銅符,把這些東西都湊齊了,就可以人川開啟觀山古墓,周天卦數的秘密似乎已近在咫尺了。

  孫教授近日得知,解放前有人從湖南盜墓賊手里買到一批文物,在民間輾轉多年,幸未殘缺丟失,前不久由愛國僑胞捐獻了出來,目前正在全國各地巡回展出,其中就包括由歸墟古鼎改鑄成的丹爐,以及另外兩枚青銅卦符,而且在鑄造丹爐的時候,還將古鼎從周穆王陵寢中的出土經過,以及鼎身原本的形制—一在丹爐上鑄成圖形記載。

  孫教授當時恰好回到北京,見這批古物就在天津展出,便再也忍耐不住。他本就性格孤僻,竟然連假都沒請,就直接趕到博物館來看個究竟。不過在博物館的展室中離遠了看怎能過癮,而且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歸墟古鼎,所以不能通過正式渠道接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深夜里溜進博物館,把丹爐上的銘文和圖形都抄錄下來,想要從中窺探到卦符、卦鏡的使用方法。

  筆記本的最后幾頁,都是丹爐上的銘文和圖案,但只有一半便截然而止,這本記載著孫教授秘密的筆記本,也就再沒有接下來的內容了。想來那時恰巧被我撞見,孫教授唯恐暴露身份,匆匆逃離了博物館,他百密一疏,把他最重要的筆記本丟在了現場。

  我看完之后合上了工作記錄本,冷哼了一聲,罵道:“這老小子平時裝得一本正經,實際上整個就一黑后臺,藏得比觀山太保還深,真是他媽的老奸巨猾,竟然拿胡爺當槍使了。我這輩子沒讓人這么耍過,在驚濤駭浪中提著腦袋出生入死走了一個來回,險些把命都丟在南海,要不是這會兒看到這本變天賬,到現在還得被他蒙在鼓里——跟傻帽兒似的以為自己是為國立功了??伤牌úm得了響,卻瞞不了臭,只手遮天的陰謀詭計終有敗露之時,既然被我知道了真相,定要讓他吃不了兜著走?!?/p>

  Shirley楊卻搖頭道:“你先別急著動火,我看此事未必如此簡單,恐怕尚有隱情亦末可知?!?/p>

本章節地址:http://www.clovesc.com/nuqingxiangxi/415.html

如果您喜歡本站,可以點擊收藏本站或者設為首頁,方便您閱讀本站小說內容!